短篇小说:深明大义的女人

有了共同话题,那天两人聊得很开心,临别时还互留了电话号码,从那以后,他们的三人小组就把吴立军扩充进来了,四个人渐渐熟络起来。

#2021生机大会#

短篇小说:深明大义的女人

01

  李娜和吴立军是在一家儿童福利院认识的,李娜喜欢孩子,周末闲暇的时候经常和夏菁、夏立一起去福利院陪孩子们玩耍。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周末,夏菁姐弟俩陪父母去旅游了,李娜独自一人来到福利院,吴立军正好也在,孩子们亲切地喊他“吴叔叔”,问过才知道他也是义工,经常来陪这些孩子。

  有了共同话题,那天两人聊得很开心,临别时还互留了电话号码,从那以后,他们的三人小组就把吴立军扩充进来了,四个人渐渐熟络起来。

  后来他们才知道吴立军原来是孤儿,从小在贵州一个小县城的福利院长大,长大后,辗转在好几个城市打过工,最后习得一门做饭的好手艺,现在在一家知名饭店做主厨,也算是苦尽甘来。

  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李娜,听完吴立军的奋斗史后,崇拜不已,甚至芳心暗许,她的理想老公就是像吴立军这样,敢于拼搏,从不向命运低头。而她身边的追求者大多数都是享受着父母的庇佑,经不起任何一点风雨的奶油小生。

  在李娜的主动追求下,两人恋爱了,起初李娜父母坚决不同意,但是李娜性格倔强,凡事爱认死理,他们拗不过李娜,就邀请吴立军来家吃了几次饭,本想等李娜新鲜劲一过就主动分手了,谁知一番接触下来,吴立军为人勤快,待人也实诚,竟是深得李娜父母的喜爱,不久后两人结婚了。

  02

  李娜闲来无事躺在床上刷抖音,手机屏幕突然一闪,闺蜜夏菁发来一张图片,“娜娜,你看图片上的男人像不像你家吴立军?”

  李娜坐直身子,打开图片仔细看了起来,这张图片应该是用一张老照片翻拍的,照片上一男一女相拥着站在一颗开满槐花的老槐树下,两人深情对望,笑容真挚而灿烂,整个画面既唯美又浪漫。

  照片上的男人的确和吴立军十分相像,只是吴立军看起来更加成熟,稳重,而照片上的男人更像十年前的吴立军,对,就是十年前的吴立军。

  李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曾经在帮吴立军收拾东西的时候,见到过他以前的照片就是这个样子的。

  想到这里,李娜立即起身去找那张照片,她记得那张照片就放在吴立军存放旧物件的那个铁皮盒子里面,当时李娜还拿着照片打趣他说是老大叔的青葱岁月,吴立军看见后笑着从她手里夺过照片,放进这个铁皮盒子里了。

  李娜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见,她把东西放回原地,发了一条消息给夏菁:“小菁,这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

  “夏立不是去贵州边远山区支教了吗,他在一个学生家里看见的,觉得照片上的男人长得和你家吴立军特别像,就随手拍了下来,还打趣说万一是吴立军从小走失的亲人,他就立大功了。”夏菁想到弟弟每次和她聊天都会给她发几张山区孩子的照片,讲述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那一张张渴望知识的小脸,虽然没有见过,却总会牵动她的心绪,而这个孩子就是其中之一。

  “你让夏立打听一下照片上的男人和他的那个学生是什么关系?”李娜在看见那张照片时,一股无法言喻的不安就盘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娜娜,不会真的和吴立军是同一个人吧,吴立军虽说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但是我记得他说过他老家好像就是贵州的?”夏菁感觉到李娜的不安,疑惑地问道。

  “你说得没错,他的身份证前六位的确是贵州遵义的,我们当时去办结婚证的时候,办证的那位阿姨还开玩笑说我俩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呢。”李娜越说心里越没底,迅速收拾了一番打算出门,临出门她给夏菁发了一条信息:“小菁,你赶紧让夏立这会去了解了一下那孩子的情况,我已经出门了,老地方,我们见面聊。”

  03

  李娜来到两人常去的那家咖啡馆,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夏菁随后就到了,她坐下后面色有些难看。

  看着李娜郑重地说道:“娜娜,夏立刚刚回消息说,问过那孩子了,照片上的男人是他爸爸,但是从他出生到现在一直没有见过他爸爸,他妈妈总说他爸爸去很远的地方打工了,等挣到钱就会回来。”

  李娜听完沉默了一会问道:“那个孩子多大了?他知道吴立军吗?”

  “十岁,孩子说他不知道爸爸叫什么名字,他妈妈不让他问。”

  “你怀疑照片上的男人就是吴立军?”夏菁用手捂住嘴巴,吃惊地问道

  李娜艰难地点了点头道:“我见过一张吴立军20多岁的照片,和那个男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且你看,这个男人脖颈上的这个黑痣,和吴立军脖颈上的那颗痣是在同一个位置。”李娜打开手机上的那张照片指给夏菁看。 

“天呐,真的是在同一位置,如果真是巧合那也太巧了吧。”夏菁盯着照片上的男人看了半天,不可置信地说道。

  “那孩子的妈妈……”李娜开口想问点什么,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知道什么。

  夏菁知道李娜是想问一问那对母子的情况,她把自己所知道的娓娓道来。

  记得夏立曾经说过,这个孩子叫徐念回,家庭条件特别困难,妈妈常年卧病在床,爸爸外出打工后也不知所踪。

  他们娘俩的生活就靠村里好心人的接济和这孩子每天帮别人家捡柴火和打猪草换来的。

  夏立刚去那会正好是冬天,看见他穿着一双脱帮的鞋子,十个脚指头冻得跟红萝卜一样粗,夏立不忍心,第二天就去镇上的集市给他买了一双棉鞋,男孩双手捧着棉鞋,盯着看了好久,眼底尽是渴望,但他随后又把鞋还给了夏立,弱弱的问他:“老师,我能用这双鞋给我妈妈换点药吗,她最近咳嗽的太厉害了。

  夏立看着眼前小心翼翼询问自己的孩子,心里酸涩不已,他把棉鞋和一些他自备的治疗咳嗽的药物全都给了这个孩子。孩子接过棉鞋和药物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后来夏立通过校长了解到,徐念回的妈妈徐香梅是外出打工时认识他爸爸的,后来两人私定终生,徐香梅就带着那个男人回家拜见父母,但是当她父母知道自己女儿谈的这个对象不仅是个孤儿,还拿不出丰厚的彩礼时,就强硬的把徐香梅关在屋子里,男人也被赶出了村子。

徐香梅的父母很快就为她定下了一门亲事,是邻村张木匠的儿子,人虽有些木讷,但是家境殷实,在当地算是数得上的富户。就在结婚的前两天,徐香梅去了一趟镇上的卫生院,回来后那桩婚事就作罢了,后来人们才知道她怀孕了。

  未婚先孕,这件事不知道是被谁传了出去,在小山村引起了轰动,徐香梅父母受不了村里人的指指点点把她赶出了家门。

  徐香梅离开几个月后大着肚子又回到了村里,父母嫌她丢人把她拒之门外,村长可怜她,就把村上以前生产队时放东西的一间库房腾出来给她住,这一住竟是10多年。

  04

  李娜回到家,吴立军还没有回来,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照片上的那个男人就是吴立军,而那个孩子有可能也是他的孩子,就是不知道吴立军是知情还是不知情。

  吴立军到家的时候李娜正坐在沙发上等他,见他进来神色有些复杂,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吴立军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走过来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谁惹我家娜娜生气了?”

  李娜有些生气地瞥了他一眼,把手机屏幕往他面前一推,说道:“自己看!”

  吴立军在看见那张照片时,眼底猛然一缩,他愣愣的看了好久,才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你别管我从哪得到的,就告诉我照片上的男人是不是你就行了!”李娜其实从他看见照片时的神情,就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但还是不死心地问道。

  “是我,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吴立军没有躲闪,大大方方地回答道。

  “你和他这些年都没有联系过吗?”李娜追问道。

  “没有,自从那年离开,我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怎么,一张照片而已,就让你醋意大发了”吴立军戏谑地说道。

  李娜观察吴立军的神情平静,不见一丝异常,她故意撇了撇嘴,撒娇道:“你都没有用那样深情的眼神看过我!”

  吴立军失笑,原来小娇妻真的是吃醋了,揽过他的肩膀,含情脉脉地看了她好一会,直到李娜脸色变得绯红,才打趣道:“这样算吗?”

  李娜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他带偏了,抬起拳头对着吴立军宽阔的胸膛打了几下,清了清嗓子说道:“不要嬉皮笑脸的,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吴立军知道这件事情交代不清楚,自己今后都没有好日子过了,他悄悄地在心里把给李娜提供照片的人问候了好几遍。

  刚梳洗完毕,打算睡觉的夏菁突然一连串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嘀咕道:“这么晚了,谁这么想我。”

05

  吴立军和徐香梅是在县城的一家餐馆打工时认识的,那是两人才十七八岁,相恋一年后,徐香梅家里人不同意他们就分手了,分手后吴立军就离开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李娜听完沉默了好久,她心里的两个小人正在打架,一个说不要告诉他孩子的事情,过自己的日子就好;另一个说做人不能太自私,那母子俩那么可怜,哪怕不让吴立军回去,让他帮衬点也好。

   吴立军看着李娜一会邹眉头一会瞪眼睛的,以为她不相信他说的话,继续解释道:“我和徐香梅真的没有联系过,以前不告诉你,是觉得已经过去的事情,你知道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她有可能给你生了个儿子。”李娜说出口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算说出来了,她自我安慰地想着,善良可爱的她怎么能做有违良知的事情呢。

  “你什么意思?”吴立军错愕地看着她。

  “这就是字面意思呀!”李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说道,暗搓搓的想着,你自己造的孽不能让我一个人难受呀。

  李娜把从夏菁那里听来的关于徐香梅母子俩的事情一字不差地告诉了吴立军,吴立军听后脸色变得很难看,久久不语,就在李娜觉得他今晚应该不打算说话的时候,吴立军开口了,声音变得有些嘶哑。

  “娜娜,我想回去一趟,行吗?”

“好啊,我陪你一起去”李娜柔声说道。

  06

  一个月后,吴立军和李娜回来了,跟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小男孩,正是徐香梅的儿子徐念回来。

  原来两人回去的时候,徐香梅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灵了,她死死地撑着不肯离开,就是担心她死后儿子无人照料,当她看见吴立军的那一刻,眼底闪过一道亮光。

  她死死的拽着吴立军的手不放开,嘴里含糊的和他说着话,吴立军却一句都没有听懂,这时徐念回头走过来,眼底充满怨恨,抽噎的说道:“我妈说我是你儿子,让你以后好好照顾我。”

  徐香梅听见后艰难地冲他点点头,等待着他的回答。吴立军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李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是徐香梅才看见站在人群中的李娜,她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试了几次都起不来,徐念回扑上去抱住母亲大声哭道:“妈,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你不要担心我。”

  李娜这时才反应过来,徐香梅是在叫她,她赶紧走到床边和吴立军站在一起,吴立军有些歉意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躺在床上,形同枯槁的徐香梅,眼底尽是无奈。

  李娜往前一步,蹲在床前,拉住徐香梅干枯的手,看着床上瘦得脱了衣服的女人,心里一阵难受,红着眼眶冲她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念回我和他爸会照顾好的。”

  徐香梅听见李娜的话,费力的朝她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她拉起徐念回的手放进李娜的手里,断断续续的说道:“叫,叫妈!”

  徐念回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使劲地摇了摇头。

  徐香梅焦急的用手捶着被子,声音嘶哑的喊着:“快,快叫!”

  村长上前摸着徐念回来的头,声音沉重的说道:“孩子,快叫,让你妈安心的去吧!”

  徐念回转头看了李娜一眼,嘴唇微微一动,一声“妈”脱口而出。

  李娜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发呆之际,吴立军从后面推了推她,说道:“孩子叫你呢?”

  李娜赶紧看向徐念回说道:“好孩子”

  徐香梅看着一切尘埃落定,不舍得看了一眼儿子,撒手而去。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乌绾

2022-5-15 19:31:56

短篇小说

墨尔本的中国女人(短篇小说集)

2022-5-15 19:32: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