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乌绾

我叫乌绾,是只赤嘴黑羽的乌鸦。人间三月,我从遥远的南方迁徙而来,一路冰雪消融,春意盎然。唤道:“青涯,你瞧,这是我从江南给你带来的。”

我叫乌绾,是只赤嘴黑羽的乌鸦。人间三月,我从遥远的南方迁徙而来,一路冰雪消融,春意盎然。我携着一袭风尘,终于在他身上落下。唤道:“青涯,你瞧,这是我从江南给你带来的。”

我把口中所衔之物在他身上放下,是一株含着花苞的桃花。青涯很是惊喜,愉悦地伸展了枝丫。没错,青涯是一棵树,一棵生在北方的枳树。三月了,春意正浓。青涯舒展了身上鹅黄的嫩芽儿,春光融融,冬日的冰雪着实把他闷坏了。

他看着我,愉悦地笑着,声音醉人,似陈年的佳酿:“乌绾,你今年来得愈发早了。”

我被他无意言中了心事,顿时飞红了脸。还好他瞧不出来。

我张了张嘴,尽量压着嗓子,让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嘶哑嘲哳:“许是今年春到的早了。”

青涯沉吟了声,并没有深究我随意扯的缘由。他举目眺望山下那座繁华的城镇。嗓音愈发温润:“或许是这样。不知她这个冬天过得怎样?”

我闻声,心脏往下沉了沉。我知道,能让青涯这般心心念念的,只有山下那座城里的那个人类姑娘。

青涯看着我带来的那株桃花,温声赞美着:“这桃花真好看。细算起来,我倒是好些年没见过桃花了。”

青涯说的是对的。这山上没种桃树,自然也没有桃花。

“乌绾,娇花配美人,你说是吗?”我被他问得有些迫不及防,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我可不傻。同青涯认识这么些年份了,他心里所想的,就算不说,我也能意会。

我不高兴地噘着嘴嘟囔着:“我不喜欢去人类多的地方。”我化身成人形,是个水灵的姑娘。我坐在青涯的枝干上,两条小腿晃啊晃。

青涯轻声笑了起来,那声音真好听,他道:“乌绾,帮帮我。这花配她。”

青涯看着那片城镇,眸光深远。他沉吟着:“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我安静地听着,心里默默给他打着拍子。尽管我不太能理会其中意思,但我知道,这歌唱的对象,并不是我。

不知怎的,我心尖儿上忽地泛起一阵酸涩。我抬手狠狠地敲了下青涯的枝干:啐道:“真是块木头!”

我重新变出黑羽,衔起那株桃花往山下飞去。城镇里正逢集会,百姓们熙熙攘攘,一条街上热闹非常。我飞向那幢朱红的楼阁,那是城镇里最奢靡的地方——妙音坊。还未靠近,远远地便有靡靡的歌声传来。那是歌女在练习曲子。

我停在二楼的窗前,屋内传来悠扬的歌声,声音清脆婉转。比和我同族的百灵唱得还好听。我有些自惭形秽,感觉身子顿时矮了半截。我没有那么动听的嗓子。我闷闷地把桃花在女子的梳妆台前放下。适逢歌声戛然而止,她从屏后走了出来。

她叫杜莺莺,是这妙音坊里的头牌歌姬。凭借着夜莺般的嗓子和姣好的容貌艳压群芳。惹得无数王公贵族摧眉折腰,甘心拜倒在其石榴裙下。更有甚者不惜一掷千金,只为得美人一次垂青。

我站在窗栏上,看着她坐在雕花镜前。她眉头紧锁着,眸光暗淡,不知在想些什么。女子机械地往她的脸上擦着脂粉。纵然香腮再红再艳也遮不住她满脸的憔悴。她的眼里,没有光。

果真是岁月不饶人,去年见她时,她比现在要明艳得多。看来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她偶然瞥见桌上的那株桃花,顿时身形呆滞,眸中有一缕星光缓缓升起。姑娘的唇角扬起了笑,好似三月的春风。蓦然,她抬眼瞧见了窗前的我,双眼顿时怔愣着。

“是你么?”她突然开口问着,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的双眸。我知道,她不是在看我,她只不过误以为我是另外一个人。我不敢有太多的动作,生怕被她瞧出了端倪。妖族长者有交代,切不可同人类交往过密。

我出神了片刻,一节掸子顿时朝我扫了过来。幸而我反应过快,但仍不免被抽落几根乌羽。着实疼得厉害。

“哪里来的乌鸦?大清早的,真是晦气。”那手持掸子的丫鬟朝我啐了一口,一张脸上满是尖酸刻薄。

我自然听得懂人语,气得展翅而去。果然,族中长者说的都是对的。我吃一堑长一智,发誓此生再不与人类来往。

“臭青涯!”我落在他的肩上,气得用喙啄着枝干。

青涯却总是那么温柔,一点儿也不生气。他笑着问我:“那株桃花,她可喜欢?”

我心下顿时一紧!整个胸腔被酸楚填满,着实委屈。良久,我强扯着一抹笑意:“她喜欢得紧。”

“真的?我知道,她一定喜欢!”青涯的心情变得很好,枝条迎风招摇。

这样很好。或是见我闷闷不乐,他终于意识到我的不对劲。他笑着问我:“小傻子,想什么呢?”

我委屈地蜷缩着身子,把头蒙到翅膀下,尽量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不去理会他。半晌,我方露出了脸来,呆呆地问他:“青涯,什么是爱情啊。”

“爱情啊……”青涯沉思良久方摇了摇头。“万事万物唯有旁观者清,我一介红尘中人,实在道不明白。”

我仍不死心,急着追问着:“那你爱杜莺莺吗?”

他神色一愣,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般问他。他沉默着,良久才徐徐地叹了口气。“你不懂。”

我闻声,点了点头。宛如没了灵魂。或许,我真的不懂。青涯学识广博,他说的都是对的。

青涯本不是一棵树,他曾经是也是那人类中的一员。

那年他意气风发,同万千书生一样,不远万里奔赴帝京。只为那三载一旬的科举。奈何官场黑暗,人心难测。青涯虽饱读诗书,颇负才气。却终究因家门潦倒,被那些纨绔子弟挤了上面的位置。青涯名落孙山,尽是失意。他终日流连于烟花柳巷,靠卖些淫词艳赋为生。倒是颇招人追捧。

杜莺莺便是其中的一员。但是,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杜莺莺更难懂得青涯身后的悲凉。

她唱着青涯的词,青涯便在一旁以琴喝之。他视她为红颜知己,是青涯落魄时的一缕光。他们彼此心悦。在杜莺莺的劝导下,青涯终是走出了失意,得以振奋。

青涯许诺,他会努力上进,给她赎身。他还许诺,将来会在他们的草屋前种一株橘树——杜莺莺最喜欢吃橘子。

然而终究事与愿违。有一富贵人家的王公子,是当今圣上的小舅子,不仅有权又有势。执意要将杜莺莺纳为他私养的歌姬。

他知道,杜莺莺不从是因为其心上有人。然而王公子素来做事心狠手辣。他暗地派出杀手诛杀青涯。青涯终是寡不敌众,死在了这座山头。那天,他答应了杜莺莺,要来这山上给她采一束最漂亮的花。

临终前,青涯用最后一口气将带在身上的橘籽儿洒在泥土上。他没料到,这橘籽儿受灵气滋养,竟能发芽儿。我和青涯便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我在青涯的枝干上安了巢,当然我也不会白白住着。我每天细心地帮青涯捉赶爬虫,顺带赶走其它的那些想在青涯身上安家的同族。

五月份,青涯的枝丫上开出了簇簇的白花,一朵一朵的,像夜间散落的星辰。着实可爱。到了荷月,青涯的叶子由嫩绿变成深绿。枝干上也挂满了圆圆的橘子,只有手指头般大小。

我见过江南的橘树,相比之下,青涯的果子实在是有些发育不良。我知道他已经很努力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是一棵枳。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岁月不息,时光如流水。

一日,我在城的另一边觅食,偶然望得人间热闹非常,似是有什么喜事。路过的松鼠精告诉我,妙音坊的花魁被一富商看中。那富商对她极为宠爱,不日便为她赎身,娶她为妻。

富商听说花魁最爱吃橘,为了表示他的心意,他不惜发出重额赏金告示百姓,只求一橘树。然而此地没有橘树——除了青涯。

我发疯了一般急得飞了回去,然而,一切都晚了。那些刁民正用粗绳捆着青涯被截断的尸体。青涯的叶子落了一地。我尖叫着朝着青涯飞去,落在他的身上。他似乎还有生息。

他微弱地笑着:“乌绾,你来了。”

我流着眼泪,不说话。青涯把几粒枳籽儿递与了我,交代道:“帮我种在莺莺的屋院前。”

我哭着摇着头,不想答应他。青涯最终还是没了生息。我含着泪吞下那些枳籽儿,展翅而飞。我要离开这处凉薄之地。

我飞去了江南。

“青涯,对不起。让我任性一回吧。”

光阴荏苒,一别数年。有南归的同族告诉我,杜莺莺因年老而色衰,并没有受宠多久。最终郁郁而死。我听在心里,并不言语。那些前尘往事就让它过去吧,和我再也没什么干系。

我注视着身旁的那株幼苗,忽忆起初见他的那年。那时的他也像现在这般一样,是株脆弱的植株。不怕,我会保护他长大,一如当初。

我温柔地笑着,唤道:“青涯。”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大结局)

2022-5-15 19:31:49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深明大义的女人

2022-5-15 19:31: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