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大结局)

这年年底,大家似乎在盼望着刘彩霞和杨立平回来,可是没有他们的影子。这一年,刘彩霞连电话都没给马志强打过一次,她连女儿的学习都没有问过一声。第二年

这年年底,大家似乎在盼望着刘彩霞和杨立平回来,可是没有他们的影子。这一年,刘彩霞连电话都没给马志强打过一次,她连女儿的学习都没有问过一声。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大结局)

第二年秋天,就在村里人没想到的时候,刘彩霞突然回来了。果然不出所料,她是和杨立平同时回来的。这一次,大家见怪不怪了,好像是在心里认可了他们一样。如果是刘彩霞一个人回来,大家反而有点不习惯了。只不过村里人有一点不明白,还没到年底过春节,他们现在回来干什么呢?

杨立平再次住进老屋。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镇上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开始走村串户收购农副土特产品,然后弄到镇上去卖给外地客商。

几天后,刘彩霞去了一趟镇上。她在镇上租了两间铺面,经过几天的装修,彩霞发廊就正式开业了。很快,她招了两名年轻漂亮的外地女子,洗头、洗脚、按摩。从此以后,她摇身一变成了老板,虽然她手下只有两名员工。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大结局)

如今的刘彩霞走在村里,再也没有了当初的低眉顺眼,贤淑可人,而是昂首挺胸。她说话的声音比以前大,她的笑声比以前悦耳。她已不觉得她和杨立平之间的事有啥了不起,反而有一种炫耀的味道。这样一来,反而让村里那些背后说过她坏话的几个女人更加气恼的同时又心虚不已。

当上老板的刘彩霞长期呆在发廊里,经营着她的生意,难得回一次家。就是偶尔回一次家,也是和马志强吵架。马志强不和她吵,让着她。她觉得没有意思,就吵不下去了。女儿在镇上中学读书,从来不到她那里去,她也从来不管女儿,形同陌路。

时间顺着村里那条小河依依流淌,一晃就到了第二年春天。

马志强到镇上办事,他突然想起来,该去看一看刘彩霞了。不管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再说,两人还是名义上的夫妻。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到彩霞发廊里遭遇的一切,让他哭笑不得。

那是下午,彩霞发廊的玻璃门关着,马志强在门外看见两个年轻女子和刘彩霞在打牌,看来这会儿没有顾客光临。他犹豫了一会儿,轻轻地推开了玻璃门。

当马志强突然出现在刘彩霞面前时,她明显地愣了一下。

马志强想对刘彩霞说,我来看看你。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刘彩霞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先开了口,热情地招呼,你是洗头,还是按摩?

刘彩霞说完,还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马志强的头像是被电流击了一下,回过神来平静地说,我不洗头,也不按摩,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你又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

刘彩霞突然笑了,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甚至用右手捂住了胸口,然后又拍了几下,说,我现在好端端的,你来看我干什么?到我这儿来的,都是我的客人,客人就是上帝。咱们公事公办,怎么样?我可以给你打八折。

马志强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仿佛觉得整个房子都在旋转,耳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嗡嗡嗡地响。他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踉踉跄跄,脚下的路仿佛变得深不可测。

那两个年轻女子相视一笑,笑得意味深长。

有些事情,真是做梦也想不到。那次马志强去见刘彩霞,竟然成了永别。

杨立平对朱老大说,他在界岭村收山货时无意中弄到了明代的青花瓷,他发财了,可以卖好几万,可他从别人手上买过来时竟然只花了两百多元。他马上就要盖新房,让刘彩霞尽快和马志强离婚,他要大操大办,把刘彩霞娶进门。

杨立平随后去了镇上,在彩霞发廊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他用摩托车带着刘彩霞回村里。刘彩霞当然不是回家,而是去杨立平家看那件青花瓷。杨立平带着刘彩霞风驰电掣般前进,在滴水岩那个急转弯的地方,由于速度太快没来得及减速,径直冲向了十多丈高的悬崖。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大结局)

马志强得知消息后,骑上自行车没命地奔向滴水岩。当他和村里得知消息的人先后赶到滴水岩时,刘彩霞和杨立平早已咽气了。他所看到的是惨不忍睹的景象,不由天旋地转。这个对刘彩霞一往情深的男人,双目圆睁,额上青筋暴露,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嚎,然后晕了过去。众人一阵手忙脚乱,按胸口,掐人中,过了很久他才醒过来。

刘彩霞和杨立平的后事是马志强一手操办的,他甚至没有和杨立平的大舅舅商量一下。几天时间下来,马志强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十多岁。

石灰窑上面的那片荒草地里,添了两座新坟。

三天后,是上坟的日子。那个大雾弥漫的清晨,两座新坟前烟雾缭绕,一阵风吹过来,树叶翻飞哗啦啦地响。

马志强在坟前久久地站着,一动不动,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座雕像立在那儿。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彩霞的故事(四)

2022-5-15 19:31:40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乌绾

2022-5-15 19:31: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