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这个冬天,也可以花团锦簇(原创)

这个冬天,也可以花团锦簇。淅淅沥沥的雨滴中夹杂着雪花,灰暗与寒冷在周遭徘徊,没有风,却冷得刺骨。十月底,沈阳的冬天就这么强势地袭来了。

这个冬天,也可以花团锦簇

文|沧舟

经典散文:这个冬天,也可以花团锦簇(原创)

淅淅沥沥的雨滴中夹杂着雪花,灰暗与寒冷在周遭徘徊,没有风,却冷得刺骨。

十月底,沈阳的冬天就这么强势地袭来了。远处的霓虹在一片湿润中,朦朦胧胧,若隐若现。马路上稀疏的车辆,一边鸣笛,一边朝着目的地飞驰而去。车尾甩起两道弧线优美的水花。进城的最后一班公车停在老塘峪路口,售票员将扩音器伸出车窗呼喊:“沈阳,沈阳,最后一趟!”

在站牌处候车的中年妇女头发早已被雨水打湿,紧贴在脸上,嘴里骂骂咧咧地抱怨着迟迟未开的车门。

售票员堵在车门口,指着车门上的二维码说道:“先扫健康码!戴好口罩!”

不知是不是因为下雨的缘故,那位乘客的手机网速极慢,健康码半天都出不来。她一脸焦急地晃动手机,还不时擦拭屏幕上的雨滴。

经过一番不耐烦的等待之后,那人总算如愿以偿地上了车。

车门当的一声关上了,司机加大油门,车身震动起来,浓重的黑烟从排气筒吐吐地往外冒。

我继续往前走,坚硬的路面有些湿滑,双脚本能地躲避着水洼,身子踉踉跄跄。拐过了一道弯后,便来到了“老秦饺子馆”。这是我工作的地方。准确地说是我以前工作的地方。自打疫情封城之后,饺子馆就关门停业了。虽然现在已经解封,但它什么时候开门还遥遥无期。

银白色的卷帘门紧闭着,门头上的广告牌也少了往昔的熠熠色彩,一切显得死气沉沉。

我呆呆地伫立在门口,脑海中回忆着饭馆忙碌时的场景。那个时候尽管很累,尽管很苦,尽管会因为犯些小错误而被老板谩骂,但毕竟有个活干。只要有活干,就会有饭吃,人生就会有无限的可能和希望。不像现在……

时间在雨夜中悄然流逝,寒冷吞噬着每一寸肌肤。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回过神来,周围已经黑茫茫一片了。

注定又是艰难的一天。

我叹了口气,紧了紧衣领,缩着脖子,凭记忆摸索着往回走。

我已经想不起是怎么回的家了,也记不得有没有吃过晚饭,或许大脑早已经被“明天该怎么过”这一简单而艰巨的难题霸占了。

一觉醒来,阳光洒进屋子,窗外白雪皑皑,整个世界银装素裹。

电子日历上显示着十一月一日。下面还搭配着马丁·瓦尔泽在《梅斯默的想法》里的一句话:“所有的陷阱中最严重的陷阱是自我设置的那个。”

读罢,心中豁然开朗。

日子都已经这样了,何必再为难自己呢?

看,尽管大雪封门,窗台上的三株美女樱不是依旧怒放了。

这个冬天,也可以花团锦簇。

2021.11.01

经典美文

经典散文:一把牛梭头

2022-5-15 19:31:25

经典美文

散文Ⅰ我和你有缘(父亲篇)

2022-5-15 19:31: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