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隔壁那个少年好像喜欢我

有那么一部分人,是灰暗里的恶鬼,是肮脏的臭泥巴,一旦尝过了被光温暖的滋味,也不管这道光只是来照亮片刻。

有那么一部分人,是灰暗里的恶鬼,是肮脏的臭泥巴,一旦尝过了被光温暖的滋味,也不管这道光只是来照亮片刻。他们自私,要光要么一直照亮,要么就得与他们一起陷入灰暗,就算是被灼烧的遍体鳞伤,也要紧紧抓着这道光不肯松手丝毫,不达成目的,不死不休。

1

初中毕业那年家里吵的很凶,因为我没考上高中,爸爸嫌供我读个中专贵,想让我直接出去打工,我还有个比我小三岁的弟弟,成绩很好,爸爸重男轻女,说省下这比钱给弟弟以后用反正我也读不进。

妈妈试探的问我想干嘛,我说不知道。奶奶说如果爸爸不供我读,奶奶她供,在亲戚和奶奶的一段时间争执中终于我爸爸妥协了。

那个时候中专普遍大多都要七八千以上,一年两学期的学费。我不敢选,班主任给我推荐了一个一年只要三千五的中专学校,在广东,我是湖南人。

当时还有个本地的一所中专学校学费也差不多,我选了外地的那个。我想离开这个家,早就想了,这个家根本就没有我的位置,我知道,我很多余。

在初中毕业没有暑假作业的那个漫长的暑假中,爸妈外出打工,弟弟每天的行程补习兴趣班安排的满满的,要很晚回家,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于是我找了一份兼职,一个月一千五,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是一个不知道多少线的小城市,工作难找,工资还低。

那天晚上兼职完下班,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歌,放空大脑慢慢走回家。

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有一条要走两三分钟很暗的小巷子,没有灯,之前这边出现过打劫的事件,每次经过这条小巷的时候我都特别怕,爱胡思乱想的我脑子里脑补一些被打劫或者咔嚓的事件。

因为初中老是熬夜躲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看小说,眼睛严重近视,家里人都知道,爸爸觉得给我配眼镜没必要就没配。经过这条暗巷我必须要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不然完全看不清路。

我照常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往前走,微弱的光照亮面前的路,前面出现几个少年的模糊身影,小巷子里一整烟味,有起哄的吹着口哨,几个男生围着一个瘦弱的男生。

离他们有些距离,他们是背对着我的,还没注意到有人来了,我颤颤巍巍的闭了手电筒,手心微微出汗,耳机播放着轻快的歌,感受到自己的心越跳越快,大脑当机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是个胆小的人,不敢惹事,从小被打了也不敢告诉老师或家长。初中学校旁的小巷子里经常也有这样的事情,但是我没有像现在这样迎面碰上看到过。

处在青春期变声的公鸭嗓在安静的小巷显得格外刺耳,:“哥几个最近手头上有点紧张呀,买烟的钱都不够了。”

那个被围着的男生不知道说了什么,声音比较小,离的又有点距离听不到说什么。

一堆人直接围着男生打,吓得我胆战心惊,我往后退了几步,脑子里混乱一片,努力镇静下去想应对的方法。我往外走,迎面碰上了一个打着手电筒长得凶巴巴的大叔,我压下心里的怵意,急忙对着大叔讲,里面有群男孩子在打人抢钱。

大叔是个好心人,一听往里走,看到那群男生围着围着,手电筒往那一照吼了一嗓子:“小兔崽子们不好好学习在这做坏事!报警了!”那几个男生赶紧捂住脸跑,还冲那个被打的男生威胁:“算你走运,下次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你!”

大叔作势轮起拳头要追上去,那堆男生赶紧脚底抹油开溜。被打的男生靠着墙低着头,大叔走了过去,我跟过去站在大叔身后,暗自打量男生。

男生低着头一动不动看不清脸,手上还有血,触目惊心,“小伙子怎么样?哪里痛?出血了,要去医院看看吗?这种事情经常在这边发生呀,这里治安太差了,放学最好结伴走呀。”大叔打量着男生问。

男生抬起来头,长得很清秀的一张脸上是青一块紫一块,一双眼睛特别好看,目光淡漠:“谢谢您,不用去医院的,我没事。”声音很好听,干干净净的少年音。

大叔摆了摆手,:“行吧,伤口要处理,那我走了。”大叔对这件事见怪不怪,转身走。只剩下了我跟这个男生,男生的目光移了过来,猝不及防的对视上,我有些尴尬的连忙移开视线,落在了他有血的手上,从包里掏出包纸巾,递给他:“你的手。”

他没有接,感受到他的视线 盯着我看了半响,弄得我浑身不自在,他的呼吸有点深,我们中间隔了半尺多的距离。

我又开始满脑子乱想有些后怕,在我要缩回手的时候他接住了纸巾,:“谢谢。”我赶忙收回手,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不用谢。”

绕过他就往家走,走了一段路快到家了,心里涌上种不好的预感,我飞快回头看了眼,发现这个男生就跟在后面。我有点害怕,赶紧迈开步子跑起来,到了家楼下,飞快上三楼。

楼梯间的灯忽明忽暗,我站在家门口翻着包找钥匙,二楼的灯是声控灯,忽然亮了起来,安静的楼梯间响起脚步声。

心越跳越快,像是要跳出来一样,手怕的抖了起来,翻半天没找到钥匙,着急的掏了掏口袋,在口袋里翻到了钥匙,有的时候真就是越着急越做不好,手抖钥匙插了好几次没对上口。

脚步声逼近,我扭头看过去,忽明忽暗的楼梯间灯光照在男生一块青一块紫的脸上,大脑当即空白,另一只手握住发抖的手去对入钥匙孔扭了几次没打开,这时男生几步走上来站到我身旁。

“门打不开吗?”

我猛的往后一缩,钥匙还插在钥匙孔上面:“太,太近了……你离我太近了,你干嘛跟着我!?”男生低头,我愣愣盯着他清晰的下颚线,指骨分明的手拿住钥匙扭了几下门开了。

“我住在楼上,新搬来。”耳边淡漠的声音拉回我的思绪。

…………我顿时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一钻。

“额……”我想着我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忽暗忽明的声控灯下他漆黑的眼珠盯着我,突然发出嗤笑,语气淡淡的:“真是个心善的好人。”说完转身上楼。

有病,听着让我真的很火大,什么意思,合着我今天帮他他还嫌我多管闲事?

每天的日子都照常普通忙碌的过。

这天周休,出门买些东西回家。刚到家楼下就楼上听到很大声响,声响很大。我好奇上去凑凑热闹,楼梯间站着几个围观的邻居,一个男人和一个头发凌乱满脸泪痕的女人在对峙,女人哭声凄惨的说:“我什么都不要,你把小琳给我,咱们各自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男人一脸冷漠的说不可能。女人见围观着的人多起来哭声凄切:“这个男人婚后出轨,我们都有了两个孩子了……两个孩子,我只要一个孩子,我就跟你离婚。”

“有什么事家里说,你干嘛在这说出来!你有养小琳的钱吗?她的读书费用,各种你出的起吗?”男人有些尴尬想扯女人进屋说话,女人死死扒住门:“你觉得理亏不敢在这说是吧,我就要在这说!是你做了亏心事,是你毁了我们这个家!我就算累死苦死我也会供小琳好好上学!”

“你这就做的不对了啊,家里长辈,叫过来一起好好商量,两个孩子一人一个你这个男的要负责人家一部分的生活费……”围观的人中有人说道,“是呀,不要就要一个孩子,不要这么想,累死累苦的,苦了自己还苦了孩子。”

“我呢?”屋里面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我看见了上次那个男生,他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压抑着情绪,靠着墙大口喘着气努力平复下情绪,脸色很苍白的死死盯住女人。女人愣了下,有些结巴的说:“小礼……妈没用……”

男人暴怒起来,发泄出来一直憋着的情绪,甩了少年一巴掌怒吼到:“程礼!你和你妹妹都姓程!本来就应该跟着老子!你给我回你房间去,在这凑什么热闹!”

少年白净的脸上马上红起了一片。

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指责男人。

少年一把推开男人,往楼下冲去,一阵风略过去。他看到了我,跟我的视线相交,像是要哭了,跑的那么快是要想不开吗?

男人被推的身子歪了下,气的眼睛都红了:“滚了就别再给老子回来了!”

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把手上的袋子匆忙挂在家门口把手上,去追少年。少年像风一样,我只捕捉到他的背影,往河边去了,追也追不上突然想起他上次那句嘲讽,转身想回去,但想着走都走过来了,不能白走,于是我慢悠悠的沿着路走。

只有一条路,沿着河边走,尽头是个偏僻没有人烟的废弃小型沙场。

还没走多久我就看见了那道熟悉瘦弱的身影,风蛮大的。下面就是河,他站的这个河位置有很多礁石。

“喂,想不开也得找个体面一点的方式啊,从这跳下去不得死的面无全非。”我朝他走过去说道。

他回过头,我现在还记得他当时那个样子,记忆犹新,红着个眼眶,看着弱不禁风娇娇弱弱的样子,像个爸妈要离婚要流落街头的孩子,奥不能说像,很快了。

“两次,每次见你我都是狼狈不堪。”他面无表情淡淡说着,丝毫不像个刚刚被甩了巴掌的人。

“这算有缘吧,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站到他旁边,和他愣愣看着下面流动的河。

“你跟过来干什么?来开导我?我没想不开。”

“不算开导吧,我不是救世主,就当我是随心来散散步的吧,有这个心情,随便讲几句话。”心里想着他上次在楼梯间的嗤笑嘲讽的语气,不爽的暗暗想怼回去。

想到他现在的情况,我把想暗暗怼他蠢蠢欲动的心思憋了回去,“往前面一直走有个没什么人废弃了的沙场,风景挺好,去看看吗?”

他没做声,但是迈开了步子,我跟上去走在他身侧。

就这么一下午,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我们两个还真就啥都没说在那的木墩子坐了一下午。暖风吹的太舒服了,吹着吹着给我撑着脑袋整睡着了,一觉到太阳落山。

醒来发现我的脑袋靠在旁边那人肩膀上,见我醒了,发神经的目不转睛盯着我,不知道就这么盯了我多久,很突然的问了一句话。

………………

后来每天晚上下班回家,老是感觉有人跟在后面,就是一种直觉,真的有的时候的直觉真的特别准。

某天微信突然弹出一条好友申请,是一个动漫猫的头像,显示从附近添加,我随手点了通过,通过后这个人也没发消息过来,我问了句你是?也没回,时间久了都忘了加了这么个人。

后来听他亲口说出一切的时候只觉得细思极恐。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到了要开学的时间,用挣的钱佩了一副眼镜,戴着显得文文静静的像个书呆子,我辞了暑假工,最后一段时间悠闲的呆在家里。离家的附近有所蛮大的重点高中,职校比高中要晚开学,高中生都已经开始上课。

我有个跟我家离的很近从小玩到大的闺蜜,她的成绩很好,人长得漂亮,追她的人也很多。以她的成绩顺利考上了二中(家附近的重点高中)。

这天下午放学,她叫我出来喝奶茶,远远看到她穿着漂亮的百褶裙,青春靓丽的高中生,和几个长得也很漂亮的女生有说有笑,一时满满的自卑感。我自己放弃了自己,现在羡慕别人也没用。

周婷这时远远的也看到了我,欢快地向我招招手,她转头和那些漂亮女生说了什么,然后向我奔过来,拉住我的手。我怔怔看着她拉着我的手,心下回暖,本来以为她要叫那些女生一起的。

她带着我走向稍微有些偏僻的另一条路,:“走,零零今天我带你去一饱眼福,看帅哥儿去!”

学校右边是一条很偏僻的道,远一些的尽头是一条河,就是上次那个小型的沙场,小时候和朋友们老是在那玩角色扮演,那时候那是大家的秘密基地。(那时候的巴啦啦小魔仙很火……)

周婷带我拐了几个弯进了一个小胡同,看到了一家奶茶店,这个店名就叫“有一家奶茶店”。里面的生意蛮好,貌似都是一些“坏学生”,我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是程礼,明明就住一栋楼,但是自从那一次之后都没再见过他。他跟前段时间的变化……很大。

我的思绪不经有些飘远,想起那天的事情。

在我还小一点的时候,我家里爸妈也闹过离婚,爸爸家暴,打过妈妈,吵着闹着要离婚,但是因为家里我和弟弟的关系,又没离变扭的去和好。

小时候爸爸看我不顺眼了就对我拳打脚踢,很长一段时间,被打的只要别人稍稍抬手,我都会条件反射去躲 ,以为别人要打我。那时候自闭,得过抑郁症,老是想自残,觉得自残给精神上能带来慰藉。尖锐的刀片滑上手臂,慢慢带来刺痛的感觉,很舒服。想过跳楼,十多岁的样子,我恐高,坐在那十二楼的楼顶边缘上,就这么木讷的看着下面,当时居然没有一点怕高的感觉。但是怕死的念头战胜了不理智,想想万一跳下去死不了,截肢一辈子可怎么办,就这么被自己沙雕的念头把自杀的念头打消了。

因为遇到了一直陪着自己,活泼开朗的朋友们,带着自己慢慢走了出来,变的正常起来。她们是自己灰暗生活里来拯救我一道光,不是来短暂照亮的光,是把我拉出了灰暗的世界的光。

大部分在灰暗里的人都是渴望有光去拯救他们的,那些死去的,有些甚至没有光去照亮过他们,他们没感受过光,没有期盼,所以才毫不犹豫的去赴死。

有那么一部分人,是灰暗里的恶鬼,是肮脏的臭泥巴,一旦尝过了被光温暖的滋味,也不管这道光只是来照亮片刻。他们自私,要光要么一直照亮,要么就得与他们一起陷入灰暗,就算是被灼烧的遍体鳞伤,也要紧紧抓着这道光不肯松手丝毫,不达成目的,不死不休。

男孩站在门口,穿着宽松的黑色圆领长袖,肩上搭着二中的校服外套,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下颚线清晰明了,骨节分明的手夹着一根烟,低头玩着手机,剪了个寸头戴着个鸭舌帽,不看脸就这么看都痞帅痞帅的感觉。

周婷见我怔怔看着人家一把勾上我肩压低声音:“好看啊?”

“好看。”我下意识回答说,周婷明了的点点头松开我走过去,“唉……?”我疑惑的站在原地看着周婷走上去。

“学长,要个联系方式,方便吗?”

……很好,这闺蜜有事她是真上啊。

男生抬头先看了眼周婷,再顺着周婷的目光看了过来,对上了他淡漠的目光,我突然一瞬间想扭头就走,忍了下来结结巴巴的想解释:“不是…………”

他灭掉烟,声音抽过烟之后有种微哑的性感:“怎么来这种地方?”他一副熟捻的语气仿佛我们认识了很久。

周婷迅速瞪了过来,一副“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偷偷勾搭上了帅哥”的样子。

我选择无视了周婷的目光,心头浮起一股道不明异样的情绪,看着他来了一句:“不能来吗?”

周婷诧异的看了我眼。

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每次见到他就忍不住的想怼他。

他也有些诧异的看着我,然后目光很温柔的看着我回答:“当然不是,来喝奶茶的吗?我请你们。”

我皱眉,有些抗拒他的温柔,奇怪他的态度,摆手要拒绝,“周婷!”奶茶店里径直走出来一个阳光帅哥直奔周婷。

(中间加了改了一些,前面看的小可爱可以再去看看,很多小细节时间有些久模糊了,写完之后又会去中间加或者改。这段时间有点事要忙,有空闲想写了,会不定时更新。)

2022.3月3日更

我见过这个男生的照片,周婷的前男友。

这个男生是初三转到周婷班上的,叫林晏,很帅成绩很好的一个男生,优秀的人与优秀的人互相吸引,两人玩到一块,慢慢熟悉对方,然后林晏喜欢上了周婷,开始轰轰烈烈的追求,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后分手了,周婷讲的很清楚。但是林晏还是喜欢周婷,说以朋友的身份陪着周婷。我很佩服能和分手后的前对象还能继续处成好朋友的人。周婷是个不定心的人,谈恋爱的速度来也快去也快。周婷给我讲尽管她身边换了很多人,但林晏一直都陪在她身边。

我见过林晏的照片但是林晏并没有见过我,估计是周婷在他面前提过我,林晏笑容灿烂的向我介绍他自己。

“我知道你。”我回答林晏说。

林晏说要请我跟周婷进去喝奶茶,问我要喝什么,我正要推脱说不用,旁边沉默很久的程礼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有些愕然的回头去看,正好对上他固执的眼神,:“我请你。”

我被吓到了,要挣脱他,他握我的手腕握的更紧了,低下头看我。瞬间变了一个样,表情变乖,凑近用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就当上次的谢礼行不行?”

我回头瞄了眼另外两个人,周婷冲着林晏挤眉弄眼的拉着人就进奶茶店去。

旁边没有人了,我有些无奈的回答他说:“你放开我,都不用,我喝奶茶我自己会买。”

一副没听进去的样子,:“走吧先进去别在这外边站着了。”

一进去就看见周婷和林晏坐在最里面,我想过去找他们但是他们那边已经坐满了人,周婷也看到我们进来了,不怀好意的冲我笑。

当时我尴尬极了,然后程礼拉着我的手腕坐在了最前面一头,这才松了我的手。

程礼向店员要了两杯柠檬茶,我当时心里蛮诧异的,因为我不喜欢喝奶茶,平时只喝水果茶之类的,尤其钟爱柠檬茶。

“这家的柠檬茶很好喝。”程礼向我说到,我想着这估计只是个巧合,他怎么可能会知道我那么小的习惯。

然后程礼就要付两杯水果茶的钱,我要拦下他说不用他付,他直接付了,说上次我开解他让他想开,现在还好好活着的一份小小谢意,这都不接受。

……当时某个人说自己没有想死的念头来着的,我又没干什么。

付都付了我只好接受了,想着有机会要请回来。

然后两个人就坐在那,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就试图去找话题,:“你在二中上学吗?高几?”

他本来在看手机,听到我问话收起了手机认真回答我:“嗯,读高二,你呢?”

我顿时觉得非常窘迫:“我没考上高中,读的技校。”

他眼神很温柔,语气也很温柔盯着我,“读的哪个技校?本地的还是外地的。”

“不在湖南,在外地,过几天也开学了。”在他眼里我并没有看到看不起和蔑视的一丝一毫,我的心落了下来没有再感到窘迫。

他沉默了,我看了他几眼,莫名奇妙这种气氛让我都不敢正视他,脑子转啊转想着该说些什么,沉默的久到在我以为他不会有回应的时候开口了。

“外地?哪里?”

莫名其妙,让我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广东。”

3月8

“……广东吗,广东哪里?”他低垂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让我遮住了他眼底翻涌的神色,面上是毫无波澜,让人完全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我有些不安的说了一个地方名字,“我想离家远一点。”

“这样啊。”

“……你最近怎么样?”我扯开话题问他。

“都挺好的,对了,能不能加你个微信,我们现在好歹也算朋友了吧。”

然后就加了微信,随后就到了开学的时间,我去了广东的一个城市,他每天都会给我发消息,早安啊晚安啊,每天分享各种事情,我都回他了也给他分享我身边有趣的事情。

我在新学校认识了很多朋友,性格变得越来越好,能大大方方的社交。各种社团活动,班级事务,等等让我每天都很忙生活过得很充足,每天早睡早起。都没怎么回程礼消息,慢慢他的发的消息变少了,偶尔看到他有发的一些朋友圈,一些奇奇怪怪的话附带废弃沙场的照片,我也没在意。

直到我谈了对象——

我在班级担任的纪律委员,我一开始处事一板一眼,得罪了班上好些人。有一个特别叛逆的男生,(先简称H,不怎么重要)他是真的太叛逆了。老是做一些坏事情,我就点他名,记他名字,然后他老觉得我在针对他,他老是不规矩了,我纪律委员做的死板,就是觉得要按老师的规矩来。

后来我觉得是莫名其妙的,这个男生喜欢上了我,开始轰轰烈烈的追我,对我很好,在这之前,他是我们学校好多人都知道的大渣男,我就对此很抵触他,没什么感觉。但是他就这么追了我一个月天天送早餐各种,我拒绝什么都没用,照送,转账给他他不收。

当时身边的朋友都有对象,每周星六星期天就我一个单身的在寝室,说追我追那么久那么深情答应试试。当时没想很多,就觉得谈个恋爱也不错,试试,然后就在一起了。

H让我发朋友圈秀在一起的照片牵手啊什么什么的各种,我就发了。那个沉寂已久的动漫猫头像的人在我朋友圈评论了,这是你男朋友吗,你谈对象了,你怎么可以谈对象,语气就好像我绿了他,我都不认识他,他发了好多激进的话,然后我就把这个人删了。

紧接着程礼在某个晚上,发了消息,明知故问的问我谈对象了是不是,我回了他是啊,然后也像一颗小石子继续沉寂下去了。

(我真的是吸渣体质,谈的每一任对象都很有毛病。)

H是我的初恋,当时在学校的时候,他谈过的对象很多,很明显的看的出来他对女生有一套。我跟他讲我还没有谈过恋爱,牵手什么的都没有过。然后他就很小心翼翼的对我,他很想牵我手什么的,但是会看我脸色,我稍微有一点抗拒,就不敢进一步变得规规矩矩。我初吻和初牵都给了H。

然后后面开始有点喜欢他了,结果他觉得没意思了,呱,就分了。那段时间情绪都特别低落,朋友圈那些都私密了不舍得删,发了条分手emo的说说,程礼估计是看到朋友圈,马上来找我私聊,安慰我各种,又开始频繁找我。让我烦的很,我很直接的跟他说很谢谢你的安慰,最近这段时间没什么心情,别给我发消息了很烦。

他回了个好,后面就没频繁找我了。

刚好学期结束回家快过年,家里大人又闹吵架,爸爸已经很久没给家里打钱了,家里靠着妈妈微薄的工资过,妈妈和爸爸吵了起来,妈妈说的话有些难听,爸爸打了妈妈,打的很严重,闹得很僵。

然后爸爸一气之下摔门出去,妈妈也气的收拾东西回外婆家,当时弟弟已经放了寒假,早就去老家了。我不想去老家,因为那些人都不喜欢我,只在乎我弟弟。

那天很晚的时候,一身酒气烟味混杂被我称作父亲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后面天天就是在家喝酒叫人到家里打牌。

我实在受不住,很少出门的我天天往外跑。

要么就是去公园坐着就是一天要么就是去奶茶店,还有书店等等,掐着时间家里没有打牌的了才回家。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天,那天在书店的小角落看书,看的睡着了,一下就睡过头,到了九点多的样子,睡到人家店里打烊,还是人家店员发现了我叫醒我。

很戏剧性的下了好大的雨,还打雷。回家路不是很远,身上也没什么钱,当时天好黑打着雷,我很怕打雷,当时怕的要死,脑子糊成了一片,不管太多就想着要赶紧回家。

到家楼下整个人都浑身湿透了,当时一月份的样子,湖南是刺骨的冷,冷的要命。

到家门口去掏口袋发现没带钥匙,就敲门啊,整个人冻的发抖,手机也没电了,敲半天门都没人来开门,里面都没声。

就蹲在门口缩着,一直敲门,心里委屈死了,想着想着就在那掉眼泪。

也不知道在那蹲了多久,冻得整个人都没有知觉了,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脑子浑浑噩噩的,然后迷迷糊糊就看程礼了 。

还有些自嘲的想着,这是要上演一场小说里的精彩戏码。

脑子糊成了一团,耳边响着他的声音好像是问我怎么了,我一个劲的摇头。他问我怎么了,心里委屈劲又上来了,一个劲的掉眼泪。

然后就开始出现重影,面前的男生好像分成了两个人。然后他说什么已经完全听不进了,就开始扶我,看着好瘦的一个男生,我当时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然后他就抱着我去他家。

他就照顾我,我很迷迷糊糊的在他家里洗了澡,头痛的厉害,脑子很不清醒,搞到凌晨,凌晨的时候又发烧了,他一直守着我,看我发烧又弄了好多,大多记不太清。

第二天醒过来快中午了,整个人感觉就是飘飘然感觉要升天的状态,冷死了缩在被子里发懵,嘴巴莫名有些发麻的痛。懵了好一会,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又继续发懵。

然后开始打量四周,房间干干净净的,右边摆着一个长桌子,一台电脑,一盆不知道是什么都绿植摆在窗旁,床头贴着写薛之谦林俊杰的照片,我随意的顺着看过去,到床头柜那空了,有明显的照片撕下之后的痕迹,当时只简简单单看了几眼,没多在意。

然后低头发现自己穿着一件女生的长袖,又开始回想昨晚的事情。

只记得好像自己一直抱着人家哭吧啦吧啦说什么,然后就断片其他都没印象了。

等等等,自己的衣服是——怎么换的!!

一下子血压蹭蹭升高,脑子晕乎乎的。

不知道就这样坐在床上呆愣了多久,门被人打开了——程礼。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赶紧钻进被窝里捂住整个人。

蒙着被子说,“我的衣服怎么换的!”

“我妹妹帮你换的。”清澈的少年音什么时候变成了低沉磁性的声音,听的人酥酥麻麻都。

“别闷在被子里了,会闷坏的。”男生把手轻轻柔柔的搭在了我捂着脑袋的被子的那一块。

我慢吞吞的掀开被子露出颗脑袋,“昨天谢谢你,麻烦你了……”

“嗯,没事。”房间一下子陷入了沉寂。

“昨天干嘛要淋雨回家?有什么很着急的事吗?”他突然温温柔柔的问,我感觉他这个温柔里面还掺杂着不知道从哪的怒气。

“……不是,我怕打雷。”我坐起身来,莫名其妙气势变弱,他对我的态度是温温柔柔的,但是我从来不觉得他是一个温柔的人。

【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原创作者联系删除。】

短篇小说

你值得更好的(短篇小说)

2022-5-15 19:31:24

短篇小说

故事:巴豆的流河(短篇小说)

2022-5-15 19:31: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