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短篇小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老赵好强了多半辈子,他年轻的时候从村子里的民兵连长开始,一直做到村主任、村书记的位置,现在已经是村里二十多年的老村干部了。

作者:凡夫

故事:短篇小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老赵好强了多半辈子,他年轻的时候从村子里的民兵连长开始,一直做到村主任、村书记的位置,现在已经是村里二十多年的老村干部了。

老赵在村子里可谓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即使在乡里边,那名声也是响当当的。村子里无论谁家有个什么大事小情的,只要老赵一开口,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现在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的好了起来,老赵家里也盖起了二层小楼,在村子里虽然算不上是首富,也基本上是排在前列。

老赵虽然挺风光的,但他也有自己的烦心事,那就是自己的儿子赵大壮娶不到媳妇的事。

按理说,一个村书记的儿子娶媳妇不应该是一件难事,可不知为什么,儿子赵大壮不但个头矮小,说话还有些结巴。好姑娘不愿意嫁,差一些的老赵又不甘心。就这样拖来拖去,赵大壮一晃就二十六七岁了。老赵的老伴儿着急,天天嘟嘟囔囔的念叨着,使老赵越来越心烦了。

有一天吃晚饭,老赵本来心情不错准备喝上两杯,可一杯酒刚下肚,老伴儿就又开始念叨起儿子的婚事了。赵大壮也不爱听母亲的唠叨,扒拉几口饭就出去了。老赵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然后气哼哼地对老伴儿说:“我就纳闷儿了,我一个一米七几的汉子,怎么就生出个身材这么矮小的儿子?我真的怀疑到底是不是我的种!”

老伴儿听了老赵的话,立刻瞪大眼睛对老赵大吼道:“你怎么又开始说这种话了?不是你的种是谁的种?难道我还背着你偷汉子了不成?我可告诉你,现在做DNA可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你要是再冤枉我,我可跟你没完!”

老赵一听老伴儿这样说,一拍大腿,接着叹了一口气说:“我也就这么一说。可大壮这种情况,你说他哪一点像我啊?真是上辈子作孽呀!”

沉静了一会儿,老伴儿突然间对老赵说:“对了,今天白天大凤子说她有个外甥女处的对象刚黄,要不然让她把外甥女给咱大壮介绍一下?”

老赵听后叹了一口气说:“唉,死马当活马医吧,你们婆娘之间的事儿你们自己办。”

老赵的话刚说完,老伴儿就放下碗筷走出门去……

故事:短篇小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几天后,大凤子带着外甥女过来相亲了,老赵的老伴儿把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干净净,也把儿子赵大壮打扮了一番。

那天上午,赵大壮特意穿上一双鞋跟高一些的皮鞋,妈妈告诉他多笑、多点头、少说话。赵大壮坐在沙发上答应了一声,然后低头玩起了手机。

当大凤带着姑娘走进客厅的时候,老赵夫妻俩和赵大壮同时一愣,看这姑娘皮肤白嫩,身材窈窕,说起话来软声细语的,没用几分钟时间,老赵两口子与大壮就都看上眼了。

聊了一会儿之后,老赵当场表了态,说亲事要是成了,如果孩子们想进城里生活,可以在城里给他们买一套房子。

大凤子一个劲地与外甥女说:“小丽啊,大姨没骗你吧?你刚才进院也看到了,这样的家庭条件,你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哇。”

小丽笑了笑,看了一眼站在身边一言不发的赵大壮说:“我进屋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见你说一句话?”

赵大壮对小丽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仍然没有说话。

老赵夫妻俩对视了一眼,老伴儿急忙笑呵呵地对小丽说:“这孩子有些腼腆,不怎么太爱说话,你们要是成了,你也得多担待一些才是。”

此时,大凤子抢过话头说:“小丽啊,大壮可是个好小伙子,你要是嫁给了他,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小丽看着赵大壮又开口问了一句:“我想听听你对我的看法,你说一下吧。”

此刻,大凤子对老赵夫妻俩说:“咱先去别的房间坐坐,让他俩单独聊一会儿吧。”

在老赵两口子与大凤子在另一个房间里聊得正欢的时候,小丽突然间走进房间板着脸对大凤子说:“大姨,他说话结巴的事,你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大凤子脸红了一下,然后笑呵呵地对小丽说:“小丽啊,大壮是有点口吃,但不那么严重。也许今天他见了你有些激动,才严重了一些吧。其实啊,这也不算什么毛病,以后慢慢地也许能改变过来。”

小丽瞪了一眼大凤子说:“大姨,今天就先到这吧,我先走了。”说完,小丽转身向门外走去。

老赵看了老伴儿和大凤子一眼,然后跟在小丽身后一边送着客人,一边客套着。在小丽与大凤子走出大门的时候,老赵又承诺了一句:“小丽啊,我建议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人没有十全十美的。你要是与大壮成了,我可以再给你们买一辆小轿车。”

小丽听后脚步停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我回去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再说吧。”说完,低头快步走开了。

老赵与老伴儿回到房门前,见到赵大壮站在门口发愣,他气哼哼地对儿子说:“人家姑娘走了,你怎么也不送一下?”

赵大壮哼了一声后结结巴巴地说:“她、她,她都没看上我,我、我,我干嘛送她!”

老赵听了后,气呼呼地走进了屋内。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老赵与老伴儿本来以为大凤那面一直没有小丽的消息,儿子的婚事又一次凉了,可没想到有一天早上大凤气喘吁吁地来到老赵家,进门就开始报喜说:“赵大哥,赵大嫂,大壮与小丽的婚事有门了!”

老赵与老伴儿一听,急忙开口打听原委。当大凤子把小丽的情况说完之后,老赵与老伴儿突然间沉默了。

故事:短篇小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原来,小丽回家后不久又处了一个对象,没想到对方是一个赌徒,与小丽处了没到一个月就开始与小丽借钱,小丽刚开始给拿了一些,后来不给拿了,对方有一次喝酒后竟然把小丽给打了。后来大凤子劝小丽,说找一个像赵大壮这样老实巴交的男人多好,过起日子还踏实。小丽当场表态,说愿意与赵大壮处一处。

大凤子看老赵夫妻俩没吱声,就追问了一句:“大哥与大嫂表个态,如果愿意,我就安排他俩再见个面,让他俩自己处一处。”

老赵低头思考了一下说:“大凤啊,我也是纳闷了,小丽怎么能与人家处没几天就给人家拿钱?她与那个男人处到什么程度了,能这么近?”

大凤思考了一下低声说:“现在这年轻人啊,处对象用不了几天就可能打得火热,可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会儿,都定婚了,连个手都不好意思拉。”

老赵的老伴儿沉默了一会儿对老赵说:“咱还是征求一下大壮的意见吧,他要是愿意,就让他们处。”

老赵摇了摇头说:“这次这事儿,我是不管了,你与孩子自己定吧。”

让老赵两口子和大凤没想到的是,当老伴儿与大凤把这件事情与赵大壮说了之后,他竟然直接给否了,说自己在网上已经处了一个,说后几天就准备见面了。

大凤碰了一鼻子灰,泱泱的走了。老赵与老伴儿问儿子网上那个人怎么样?赵大壮说,等后几天你们见到就知道了。

几天后,赵大壮把网上那个姑娘接到了家里,老赵与老伴儿一看,都同时皱起了眉头。这个姑娘个头不高不说,说话竟然与高大壮一个样子……

晚上,老伴儿劝老赵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既然愿意相处,咱当老人的也就别管那么多了。”

老赵连连叹了几声气说:“我要强了一辈子,到最后栽到了孩子手里。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听天由命吧!”

老赵夫妻俩虽然没太看好儿子处的对象,可在赵大壮与那个姑娘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儿子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他们俩不但口吃的毛病都有所好转,而且还开起了网店,做起了买卖……

有一天老赵对老伴儿说,古人所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是有一定道理的。老伴儿听了只是暗暗地笑。

在大壮结婚那天,正赶上小丽到大凤家串门,当大凤与小丽在大门外看到院子里那幸福时刻的时候,小丽竟然暗暗地流下了几滴泪水。大凤看着小丽叹了口气说:“女人选对象,可千万不要只看男人的表面,你错过了这么好的家庭,也算你没那个福分……”

短篇小说

故事:纯对话短篇,不开心的时候可以看看,很治愈哦

2022-5-15 16:32:48

短篇小说

我的短篇小说《到底是雨,还是泪》今晚8点就要更新完了,它讲述了一

2022-5-15 16:32: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