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在乎你

文/薛兆平  忽然又看见了老皮。  我和老皮不相见已经有些光景了。想一想看,我和他的末次见面大概是在去年深秋。我记得他穿了件灰色的风衣,还围了一

文/薛兆平

  忽然又看见了老皮。

  我和老皮不相见已经有些光景了。想一想看,我和他的末次见面大概是在去年深秋。我记得他穿了件灰色的风衣,还围了一块暗纹花格子的围脖,样子很酷,手上牵着新认识的女朋友。他给我介绍说:“苏雅,我的女朋友。”我们便握手。我觉得苏雅的手骨感很强,我知道,骨感很强的女人多少有些克夫,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只留在我的心里,并没有说给老皮听。那次他说他们打算到海南住上一阵子,刚好生意上顺手,赚了两笔,想歇歇脚。于是我就看见在深秋的季节里,那个穿着灰色风衣的老皮牵着长发而年轻的苏雅踏上了南去的列车。这一晃就是快一年没有见面了,也没有音信。而今天,忽然又看见了老皮。老皮依然还是老皮,依然是意气风发。

  在酒吧里拣了个背静的角落坐下,老皮说:“我刚刚回来,就遇到了你。我们该有一年没有见了。”

  我说是。

  我却忽然隐约觉察出了老皮有些变化,眉宇间夹杂了些忧郁。以前的老皮,总是风风火火,意气风发,无论衣着、举止言谈,都具备绅士风度,即使落魄,也要绅士下去,活得个精彩。而今天的老皮,眉宇间的忧郁,让我感觉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否则,这个人不会如此的。关于老皮的这微妙变化,我是从刚才响起的那曲伤感的音乐里听出来的,音乐升起的时候,老皮的眉宇间一下就渗出了那种少见的忧伤。

  许久我们都没有发话,只是默默品尝这酒,还有这音乐。

  我是了解老皮的。这个,老皮心里自然知道。

  老皮先是细品,然后猛咽一杯。我知道,老皮咽下去的是一杯痛苦。

  我说:“是关于苏雅吗?”

  老皮点头。

  老皮转过头去喊:“再来一杯酒。”

短篇小说:我在乎你

  外面的风很大,有些微微的寒意。毕竟已经到了初秋季节。昏黄的月光,从马路旁芙蓉树的叶隙里细碎着筛落下来,斑驳着老皮的背,也斑驳着我的手背和我们脚下的马路。

  我们沿着马路一直朝前走。

  老皮点了一支烟,把愁绪吞吐在夜色里。有几次我看见他似乎想努力绅士起来,做出些无所谓的样子给我看的,可最终还是失败了,颓废在那里。

  老皮又续上了一支烟。

  我说:“你还是那么能抽?”

  老皮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望着我,说:“今晚我可以去你那里吗?”

  我看见老皮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我看见老皮手上的烟头跌落在了脚下。

  老皮知道我喜欢在昏暗的灯影里Z爱,他把床头的灯开到刚好朦胧。朦胧的灯光,最可以产生暧昧的幻想。

  老皮要比以前勇猛些,只是,我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身体瘦削下去了不少。他的勇猛,其实是对女人的渴望,是性的饥渴。我可以保证,老皮至少有一个月时间没有好好过性生活了。

  老皮回答说是的,应该有一个半月没有碰过女人了。

  老皮反问我。

  我说:“我大概有一年半没有做过爱。”

  老皮扑哧笑出了声,随手将床头的灯熄灭了。我们仰卧在黑暗里。

  我说:“说说苏雅吧。”

  老皮叹了口气,伸手去摸烟,被我拦住了。

  老皮抽回手去,拨弄我的长发,说:“我什么都没有了。”

  老皮和苏雅的认识,是在一次生意谈判中。苏雅是对方公司的经理助理,老皮无法抗拒苏雅的美丽,终于被她的妖媚俘虏。在苏雅的操作下,老皮在几次生意里很是赚了一把,苏雅也离开了那家公司,和老皮在一起了。他们去海南休假后不久,老皮在一次与那家公司的大买卖中血本无归,自然,苏雅也消失了。很明显,这是一个圈套。这验证了我当初的想法,骨感很强的女人,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对付得了的。其实我和苏雅握手的时候,我可以告诉老皮这一点的,可我没有那么做,因为当时我说了也是白说,他不会相信我的。

  谈完了苏雅,我们静默在黑暗里,仰卧了一阵子。

  时间大概在深夜十二点钟了,我说:“睡吧。”

  老皮说:“睡。”

  我们分别侧过身子去睡觉。

我正朦朦胧胧想睡去,老皮忽然转过身来,扳过我的肩膀,问:“从我走了到现在,你真的一年多没有做过爱了吗?”

短篇小说:我在乎你

  落地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了一缕阳光,刚好照在我们的床上,老皮躺在被窝里蜷缩着,像个小孩子。我喜欢看老皮的这个样子。其实,我是将这个即使落魄也要作出无所谓的样子的老皮当成弟弟看待,在我的眼睛里,他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从我心底里说,我是爱他的,我在深深地爱着他。

  老皮比我小三岁。

  我们是在三年前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结婚的。那时候我还算是年轻,我27岁,老皮24岁。

  我是一个真诚的人。新婚的初夜,我将我的过去向他作了表白。我觉得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可我们之间在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大概都是因为我的坦诚所致。我告诉其实还属于懵懂间的老皮,在此之前,我有过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那个男人和我非常相爱,我们一起生活了1年零5个月,我们之间的变故是因为一次车祸,我失去了他。之后,我在极度悲痛中浑浑噩噩地生活。我说:“老皮,我是不是对不起你?”

  老皮无所谓的样子。老皮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是发生在我们相爱之前,你让我怎么能责备你的过去呢?你的过去我没有来得及参与,所以,我没有权利要求你的从前怎样。可你的未来,是属于我的。”

  那一夜我在老皮的怀里痛哭了一场。在我第一个男友死去之后,我谈过几次恋爱,可每当我向他们诚恳地诉说了我的从前,他们都会问:“你们同居了一年多?”之后态度急转直下。老皮的态度让我好感动。我下定了决心,就冲他对我说的那句话,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要心平气和地对待,我都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去真心地爱他,爱那个小我三岁的男人。

  其实,老皮的心里还是在乎的,这我看得出来。毕竟老皮一天天长大,他的思想也越来越复杂。尤其在我们一起看电视,出现男主人公责问女主人公过去的时候,我都发现他脸上的微妙变化。我知道,他心里一个结已经开始滋生成长了。有时候他会不自觉地说些奇妙的话,他说他渴望着拥有一段另外的情感,和别的女人发生点什么。那似乎是在开玩笑,可多少可以折射出老皮的内心。

  对于这一切,我都无法说些什么。其实,我的心里并没有自卑感,因为我的过去,虽然我隐约觉得有些对不住这个男人,可还不至于到低三下四委曲求全的地步。只是,我真的觉得,我在深深地爱着他的。

  我说:“老皮,你去吧。”

  我是在发现老皮和那个叫洛克的网吧管理工程师的那段婚外恋情的时候对他说那句话的。

  老皮似乎一愣神,他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望着我。

  我继续说:“你应该有一段自己的恋情的。真的,你去吧。”

  我望着被窝里的老皮,睡得那么酣畅,我突然百感交集。其实,我这样纵容这个属于我的男人,是不是不应该呢?我是在成全他让他心理平衡,还是在作践自己的情感?他和洛克的那段感情纠缠,失败后又与苏雅的恋情,都在我的漠视里发生着。我在漠视,我在认可这一切,那一年半的孤寂里,我是那么的自强和有主见,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在作痛。而在这个清晨的阳光里,看到那个一年半不曾回来过的我的男人,我所有的坚强忽然都坍塌了。

  我知道,我再也不可以纵容他的欲望了。一些事情,一旦形成了习惯,我们将无法把握得了。

短篇小说:我在乎你

  晚上,我弄了整整一桌饭菜,都是老皮喜欢吃的。

  老皮离开我,离开这个家之后,我似乎只做过两次像样的饭菜。第一次是老皮拿着行李去找洛克的时候。那天天空飘着霏霏细雨,我弄了六个小菜,对着窗外的都市,对着生命的来来往往。那次我基本没有吃菜,而是喝了个泪落如雨。第二次是我目睹了老皮牵着苏雅的手走向列车的那天。回来后,我在床上痛哭了整整一个下午,晚上,又对着窗外闪烁着霓虹灯的都市之夜,狼吞虎咽地吃我做的那些都是老皮喜欢的菜,只喝了一口酒。当时我想,不可以让酒伤了我的身子。在看到苏雅的时候,我真的有落败的感觉。我意识到,我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

  我说:“老皮,我们喝些酒吧。”

  老皮坐到我的对面,望着满桌的饭菜,望着我特意准备的蜡烛,望着烛光里的我,环顾这个我们共同的家,眉宇间再次闪现了那份脆弱和伤感。

  老皮说:“好。”

  我们碰杯。

  我放了那曲《心会跟爱一起走》。

  那是我们刚刚恋爱的时候都喜欢听也总在一起唱的歌。

  老皮握住我的手,抚摸着,说:“对不起。”

  我强忍泪水,尽力将自己的悲伤情绪放得平稳,微笑着说:“老皮,我知道你迟早会回来的。”

  老皮问:“你这么确定吗?”

  我说:“其实你去找洛克的时候,我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的。可当我见到你牵着苏雅的手去海南的时候,我心里有底了。你是我手里的风筝,你飞多远多久,迟早还会回到我跟前的。”

  老皮有些惊讶,说:“那是为什么呢?”

  我坚定地说:“因为那块暗纹花格子的围脖!”

  老皮一笑,独自喝了一口酒。

  那是我们恋爱时,我送他的生日礼物。

  老皮说:“其实,这一年多时间,我的灵魂总也得不到安宁,我的灵魂在经受着惩罚。尤其在我把苏雅介绍给你,说是我的女朋友,你和她握手的那一刹那,我心里是那么痛苦和自责,我觉得我太残忍了。其实,有些事情我还是在乎的。我想,很多人也会像我这样在乎的。开始知道你的过去,我真的抱有无所谓的态度。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结识了你后来相处过的男友,他们诉说你的事情时,他们的那种表情,那种让人屈辱的感觉,让我无法按捺得住自己。有时候我就想,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纷纷扰扰和纠纠缠缠呢?”

  我说:“老皮,一切都过去了。其实,爱有好多好多的方式,最终,这次你会留下来的,对吗?”

  老皮独自饮下了一杯,说:“秀珍,不,我会选择真的离开。”

  我的手颤抖了一下,慌忙问道:“到底为什么呢?”

  老皮望着我,很郑重,说:“我们之间的爱,似乎太沉重了。情感的深度纠缠,其实,会让你也让我感觉到很累的。再说了,这一年多来,我实在太对不起你了,我已经在欲望的放纵里陷得太深了,我怎么有脸再和你一起生活呢?”

  我无语。

  老皮说:“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和苏雅之间的纠缠,使我血本无归了。”

  老皮在我面前放下一个存折,说:“这是10万元,我最后的财产,是用你的名字存下的。每做成一笔生意,我都要在你的账号存下一笔钱,我觉得,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爱你了。我走之前,惟一求你的一件事情,就是请你收下它,无论如何也要收下,否则,我会死的!”

  我的心似乎在滴答滴答地流血。我说:“你是真的要走吗?”

  老皮伤感地望着我,说:“秀珍,对不起了,我无法承受今后我们在一起的思想的沉重。真的,这次,我是专门为别你而来的。原谅我。我衷心祝愿你幸福。”

  老皮猛饮一杯酒,起身走了。

  门撞上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彻底地碎了,我似乎经历了生命新的轮回,所有的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这就是坦诚的代价吗?这就是对自己过去无辜的惩罚吗?

  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我无论如何要去追回老皮,否则,我这次是真的要失去他了,那个小我三岁的、落魄时候也要绅士着活出精彩来的男人。我拼命地冲出了房门,冲到楼下,可都市的夜,是空蒙的,是虚幻的,我看见惨淡的月光细碎着从芙蓉树叶里筛落下来,斑驳着我的手背,和我脚下的道路,可那个斑驳的宽广的后背就真的消失了吗?我从此再也无法拥有了吗?我立在马路中央,望着茫然的远方,远方是夜。

  我彻底承认,我苦心经营的爱情,是完全破碎了。可我总觉得,我是无辜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回家?我不知道那个地方还可不可以称为家了。

  可我毕竟还是要回去。

  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我猛然看见了老皮,他竟然正得意洋洋地陷在沙发里看电视,见我回来,还弄了个得意的表情给我看。

  我突然扑上去,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使出了我所有的力气。

  老皮痛苦地笑着求饶。

  我就是不松口,我深深地咬了下去,我嘴里淌满了老皮的血,那味道咸咸的,我的泪水流到了我的嘴里,那味道苦苦的。

短篇小说

怎样写好一篇短篇小说?短篇小说故事写作技巧,短篇小说写作指南

2022-5-15 16:31:56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往后余生都是你

2022-5-15 16:32:1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