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胃出轨

我点上一枝烟美美地吸了一口,说素兰我和你说实话,其实绢子对我特好,这点我非常知足,可就是有一点让我没有办法,这么贤惠的一娘子居然不会做饭给老公吃

文/薛兆平

1

我说素兰你能不能给我弄一点吃的,我已经两天没有怎么吃东西了。素兰哈哈大笑。素兰说绢子这个没有心肝的她不管你饭吃啊?我说她如果管我饭吃我能只剩下这140斤啊?素兰你说我这1米80的个子被绢子给整成现在这副模样我屈不屈啊?素兰掩着嘴巴笑着一边煮面一边说崔朋,不会吧,我听说绢子对你可是没有的说啊,你们这两年过得幸福着呢,我们都很羡慕你们。我点上一枝烟美美地吸了一口,说素兰我和你说实话,其实绢子对我特好,这点我非常知足,可就是有一点让我没有办法,这么贤惠的一娘子居然不会做饭给老公吃,这实在是美中不足,也让我是哭笑不得。我曾努力唆使绢子学做几样菜,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居然学不会。绢子也曾经想努力提高自身素质,企图让自己的手能做出最起码不难以下咽的饭菜来给我吃,可她还是失败了。用绢子的话说她失败的一塌糊涂。素兰一直笑。我忽然感觉素兰的笑特有女人味。

素兰的炸酱面做得实在让人垂涎三尺,让我的胃狠狠过了一把隐。我一边用洁白的纸巾揩着嘴巴,一边打了几个饱咯,这几个饱咯打得是那么地放肆和夸张,我觉得这真他妈的舒服。这几枚放肆的饱咯响过之后,我突然吃了一惊。我居然在素兰的面前这么肆无忌惮地打着饱咯,就象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样那么实在与随意。我的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和过意不去。我说:素兰对不起。我发现我很认真的说了一句对不起的时候,正在收拾桌子的素兰似乎有点惊讶,她抬起头来不解地望着我,说:崔朋你刚才说什么?我说,哦,我说对不起。我居然这么莽撞地来打扰你和麻烦你,还这么随意地打饱咯,太没有教养和礼貌了。呵呵。我自己不好意思地傻笑了起来。素兰说: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其实崔朋我不瞒你说,你这突然的造访和麻烦让我感到非常高兴。首先我并没有觉得你的唐突,我觉得很自然也很实在,我喜欢这种感觉,其次,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女人,能被人这么信任和赏识,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是说,我的厨艺。经素兰这么一说,我便释然了,我感觉实在好极了。素兰说:如果真的喜欢,我随时欢迎你来。我高兴地说:素兰,真的假的?你不会是只说了句客套话吧?素兰一笑,说:你看像吗?一抹阳光透过浅绿色的窗帘照在她的脸上,我发现素兰的笑暖暖的,让人顿生眷恋之意。我喜欢这份暖融融的安贴。

短篇小说:胃出轨

2

大暑在电话里说:你过来吧。过来看看我的新房子。崔朋你说我到底是怎么了,本来弄套新房子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可我总有种惶惶的感觉。我嘿嘿的笑。我说大暑我告诉你,这种惶惶的感觉其实是必然的,毕竟你算是对不住刘小洁,你说你把她撂在乡下家里自己在城里沂河边弄套房子金屋藏娇,能没有负罪感吗?大暑说:好了好了,你来了再说吧。我没有邀别人来,就叫你这死党过来喝喝酒,算是给我温温锅吧,也算是密谋一下我下步怎么办。

遥遥的确要比刘小洁漂亮和性感,怪不得大暑这小子被迷得一个愣一个愣的乐不思蜀呢。我冲遥遥点了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虽然我们在不同场合见过了一两次面,可这次遥遥还是显得很不好意思,我发现她的脸微微有了一抹羞红,毕竟这算是光明正大地和大暑住到一起了,当然在别人面前显得局促不安了,说到底这算是一段不属于阳光下的情感,是需要隐秘的。大暑说崔朋你看我这房子位置怎么样?我看了客厅阳台餐厅卫生间卧室厨房和书房,然后把目光投到窗户外面去,阳台那面正对了浩淼烟波风景秀丽的沂河,垂柳依依鸟影绰绰凉风习习,后窗对着繁华喧闹日新月异的城市,楼房林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我说:值!3000元1平米,值了。大暑似乎高兴了起来,说,喝酒。我们便开始喝酒。我们喝酒的时候遥遥没有喝。遥遥烧了四个菜一个汤端到桌上后就说她要到外面去一趟。我说遥遥干嘛呢,今天是乔迁新居的日子为什么不喝上两杯你出去做什么呢?遥遥说崔朋我真的有事我必须出去一趟你们喝吧,要不我敬你一杯再走。说着斟上一杯递到我的面前就让我喝,我推辞不喝我说遥遥你不喝我为什么要喝。遥遥的脸上早已经不再有羞红的颜色而是恢复了本来的样子,见我不买她的帐突然奔到我的面前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灌到了我的嘴里,灿然一笑出门而去。大暑见我一副窘相哈哈大笑。我说大暑大暑你看你这遥遥怎么这样?大暑说我喜欢的就是她的这份狂野,崔朋你知道吗一看到她我的心就觉得年轻了不少我就充满了激情,你说人到中年看破一切内心死水一潭了,不寻找一份激情还能让自己燃烧吗?

燃烧。是的,我们都需要燃烧。

短篇小说:胃出轨

3

大暑的PK影楼准备赞助一个摄影大赛,大暑说几年的功夫这影楼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一茬一茬地冒了出来,在这个不紧跟着吆喝一声就会在一片嘈杂里被淹没的年代里,我们需要歇斯底里地一声接一声的叫卖。我赞同大暑的想法。其实抛开大暑感情的出轨这事不谈,我还是很欣赏他的,这个38岁的歇顶男人还是有些经济头脑的,要不然这几年他也不会在事业上略有成就的。早些年的时候,大暑是在距离这座城市20公里外的那个小镇开影楼的,那是那个镇上唯一一家婚纱摄影影楼,后来逐渐发展壮大以至于三年前在这座城里开起了PK影楼,据我估算,大暑这小子最起码能有个百儿八十万的现金存款,虽然在这座傍河的城市里连个腕儿也算不上,但也算不错了。

我们具体商谈了一些大赛方面的事情,确定征稿要用图片配以文字,阐述现代人的情感生活。确定之后,大暑说喝酒。我们继续喝酒。大暑说,崔朋你小子真像你说的那样老实本分啊?果真就没有感情出轨的经历?我瞪大眼睛认真的说那当然,绢子和我感情那是没有的说,我跟你说过,我们上初中时候开始谈恋爱一直到高中到大学,后来我不念书了她读研了,可我们的感情一直延续着燃烧着,对,就像你说的那个词,一直燃烧着。大暑又哈哈大笑。大暑这人就爱哈哈大笑,大笑起来气吞山河的阵势。在这点上,我承认,他是个豪放的男人。大暑笑过之后说,看来,你们是金童玉女的绝配了,现在这么认真的感情其实已经不再多见。美满啊。大暑独饮一杯。我说,其实,也算不上美满啊,哪里有十全十美的婚姻呢。要说出轨,倒有那么一种倾向,我的确有种要出轨的倾向,我是说我的胃。要知道绢子念书从读初中到读研全是吃食堂,再就是用她的话说她打小就没有厨艺细胞,从来做不出像样的饭菜也从来不主动做菜烧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迷恋上了素兰的厨艺,每过一段时间我就特想。当我特别想吃一吃那个特有女人味的素兰做的饭菜的时候,我就情不自禁地跑到她的那里去,每次去,我都能得到我想要得到的,她能满足我的胃的一切欲望。大暑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出轨?我以为大暑会哈哈大笑笑话我这歪理谬论,可大暑并没有笑。大暑若有所思。大暑说崔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其实说句实话,我最喜欢一道菜就是红烧鲅鱼。我在那个小镇创业跌跟头的时候赔了不少钱,我非常沮丧甚至心灰意冷,我急速消瘦和颓废。我准备关掉那个小影楼的时候,刘小洁偷偷卖掉了结婚戒指,她烧了一道红烧鲅鱼,和我一起喝酒,说大暑,不用灰心,因为我从来没有对你灰心。那是我吃过的最好的一道菜,从那以后我就爱上了这道菜。一直到现在,每次回去刘小洁都要给我做一次红烧鲅鱼吃。

我说,大暑,近来常回去吗?大暑放下筷子和酒杯,朝虚空里遥望了一会,说,越来越少了。当我忽然觉得对不住她的时候就回去一躺,每次回去她都很高兴,我会很卖力地和她做爱,我明白,这算是种补偿吧。我已经感觉出来,她已经渐渐老去了,也不再抗争,只是每次回去,她都会让我吃一道红烧鲅鱼。

短篇小说:胃出轨

4

素兰每次做的饭菜都不相同,每次都给我以惊喜和满足。有时候我想,假如绢子能有素兰这样的手艺那实在是太完美了。我说素兰,能告诉我你这厨艺是怎么学来的吗?莫非你就有这方面的天赋?素兰就笑,依然是很女人的那种微笑,偎贴得让人温暖。我渐渐对这种微笑有了向往和迷恋。我说,素兰今天你拿什么来拯救我的胃?素兰说给你做个冬瓜汤吧。素兰系上围裙开始劳作。我看见她将一个冬瓜洗净,并不去皮只切成两半,放进锅里沸水蒸熟,用筷子试探已熟烂便取出,小勺刮出瓜泥,那边爆炒海米,放上佐料,再放瓜泥爆炒片刻将蒸冬瓜的开水吱啦啦倒入炒勺。我燃上一枝香烟倚在厨房门口默默地看着素兰,我明白,此时此刻,我的情感已经不再是为了仅仅满足胃的需求的层面了。我忽然又吃了一惊。我知道,我会慢慢被点燃的。男人总是那么容易被点燃并迅速燃烧。我猛吸一口烟,转身回到餐厅坐了下来。

素兰说味道如何?我说味道好极了真的好极了。素兰说知道吗,做这道菜的关键环节是什么呢?我想了想,说,不知道。素兰说这道菜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一定不要把蒸冬瓜的水倒掉了,用原汁原味冬瓜蒸水做汤才可保持鲜美,换了别的再好的水也惘然。这就如同婚姻一样,虽然我还没有结婚,但我对婚姻倒是颇有见地的吆。我愣了一愣,心想,素兰怎么忽然对我说这么哲理而深刻的话呢。我说,和婚姻一样?素兰说是的,和婚姻一样。

绢子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着努力。偶尔来了兴致的时候也会给我做道菜吃,但我已经不再抱以希望了。绢子实在是应该属于女强人的行列,读大学,读研,参加工作,做了白领,又做了骨干精英,在事业上日渐显现出她的本领,但在生活中尤其在对我亲爱的胃的关怀上稍有差池。虽然我和她一样甚至比她在事业上还要忙碌,但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毕竟我还有素兰。绢子忽然端出一道冬瓜汤菜放到我的面前是在她歇班的昨天下午。绢子说,哎,尝尝我做的这道菜,我可是费了好大的精力才做出来的哈。我拉开架势认真品尝,寡淡无味,和素兰做的冬瓜汤简直无法相提并论。我说,哎,你是怎么做的啊你告诉我你做的步骤。绢子说我先将一个冬瓜洗净,不去皮只切成两半,放进锅里用沸水蒸熟,用筷子试探过确定已经熟烂了就取出来,用小勺子刮出瓜泥,然后用炒勺爆炒海米,放上佐料,然后再倒入开水,开锅后就行了啊,怎么,有什么不对吗?我把绢子搂到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绢子,其实你做出汤来给我喝我就很高兴了,呵呵,绢子你的厨艺有进步了值得祝贺也值得奖励。我在她的额头上使劲亲了一口。绢子挣脱了我的拥抱,仰着脸问我,你说嘛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拍了拍她的脸说小傻瓜,其实做这道菜最关键的一个环节是你不要把蒸冬瓜的水倒掉了,要原汁原味地倒到锅里去才鲜美。素兰说,原来你知道原汁原味才是最好的啊。说着,绢子又从厨房了重新端出一盆冬瓜汤来要我吃,说这是原汁原味的冬瓜汤了你尝尝。这道菜啊,其实是和婚姻一样,原汁原味的才永远鲜美。

我吃了一惊,我慌忙问道,绢子你告诉我,这道菜是谁教你做的?

绢子一笑,说:你说呢?

5

大暑赞助的摄影大赛迅速收到了大量来稿。按照计划,来稿由我进行初选然后再组织这座城市里的艺术名流当评委进行打分排名。遥遥对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所以她自始至终都不过来帮忙。我问大暑,你那遥遥平时做什么啊,我怎么发现她总朝外跑。大暑说遥遥就喜欢瑜珈,整天跑去练瑜珈都入迷入疯了,去吧去吧,也有好处,练那玩意能保持体型,没有好的体型和状态怎么可以做我的摄影模特呢?崔朋,有没有什么惊世之作啊?我说,作品收到了很多,大部分图片还行,文字却和图片脱节。不过,有一副作品倒是很特别,图片和文字结合得很完美,只是你来看看,它想揭示的是现代人什么样的情感呢?大暑很感兴趣的样子,说快拿来我看看。于是,我取出了那副作品交到了大暑的手上。

作品由三组照片组成。左面三副图片是一个满眼忧郁的显得孤单无助的中年妇女独自在餐桌前吃早餐、中餐和晚餐。早餐、中餐和午餐都很简单而随便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值得注意的是每张照片的餐桌上都有一小盘红烧鲅鱼和一副碗筷。右边三副图片和左面一一对应,分别是吃完早餐中餐和晚餐后的餐桌,显得凌乱而凄然,值得注意的是每副照片上的那盘红烧鲅鱼和那副碗筷都安静如初的放在那里,没有动过的迹象。

这副作品的标题是——后来,你是否学会了离去。

我看见大暑在看到这副作品之后半晌没有言语,坐在沙发上沉默着抽了一枝烟。又抽了一枝。

我默默走了出来。站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十字路口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眼前的都市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拥挤与喧闹里,红男绿女们开始上演着各自的情感剧目,各自演绎着自己的情感故事。只是,我想,后来,你是否真的学会了如何去?去向哪里?

我忽然为我的那副摄影作品而感到丝丝得意。

6

后来,我没有再去找素兰。

一直没有再去。

我开始在网络上留意烹饪方面的讯息,也开始陆续从新华书店购买关于烹饪方面的书籍。因为,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你说绢子的胃是否也需要拯救呢?

短篇小说

故事:1942:喋血皇都(短篇小说)

2022-5-15 16:31:17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老夫少妻

2022-5-15 16:31: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