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未了丨赵德发作品赏读11《小镇群儒》:校园百态图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乡村教育还比较落后,为了尽快改变这一局面,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要求农村乡镇开都要开办中学。

青未了丨赵德发作品赏读11《小镇群儒》:校园百态图

李恒昌

青未了丨赵德发作品赏读11《小镇群儒》:校园百态图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乡村教育还比较落后,为了尽快改变这一局面,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要求农村乡镇开都要开办中学。“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各乡镇中学较为普遍地开办起来。学校是有了,但学校的真实情况究竟怎样,教学质量如何,师资力量如何,教学中有什么困难,教师们到底何思何想何为?对这些问题,除了教育部门的人,其他人都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赵德发的中篇小说《小镇群儒》还原了那段历史的真实,形象地回答了上述一系列问题。

《小镇群儒》完成于1990年3月底,当时赵德发在烟台参加笔会,第一次见到著名作家冯德英,并受到他的鼓励。赵德发正是在老作家的鼓励话语声中,在烟台海滨完成了这部小说。

《小镇群儒》最先刊发在《山东文学》1990年第8期发表。1994年10月,赵德发的中短篇小说集《蚂蚁爪子》出版时,收入了这部中篇小说。著名作家邱勋为此书作的序言《山村群儒的画卷》指出:“读德发的小说,突出的第一印象是一个‘真’字。感情真,细节真,人物真,场景真。艺术的‘真、善、美’,‘真’是基础,是起决定作用的。没有了‘真’,一切都是空中楼阁。德发叙述故事,不急不躁,不温不火,娓娓道来。不煽情,不矫饰,不霹雳闪电,故作惊人之笔。我与德发接触不多,他谈话温言细语,带几分朴讷,似乎从不会高声喊叫,但让对方信赖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文如其人,其人堂正严谨,其文惶惶然,文质兼备。”这其中所说的“真”,也包括《小镇群儒》所反映的校园生活。

2014年7月,商昌宝主编的《凤凰琴》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在该书的序言《那一曲曲唱不尽的赞歌与悲歌——乡村教师题材中篇小说论》里,商昌宝、王珊珊撰专门论述了赵德发的中篇小说《小镇群儒》。不过,《小镇群儒》与其他乡村教师题材的小说相比,绝不是赞歌,也不属于悲歌,虽然它具有一定的悲歌成分,但更多的是批判,是对某些乡村教师“不志、不为和不争”的批判。

《小镇群儒》的素材,来源于赵德发乡村教学的真实经历。因此,无论是场景,还是故事,抑或人物,都具有相当程度的真实性。它以石桥镇初级中学为背景,讲述了从校长到教师到镇长的故事,生动形象地塑造了各色人物,展示了他们的所思所想所为,堪称当代乡村中学校园的“百态图”。

石桥中学的各位老师,是各有自己的心思,各打自己算盘,各显自己“才能”的人,但也都属于胸无大志、格局过低的“利己主义者”。

师专毕业的语文教师李玉,是一个不安心在此教学的人,他走的是一条“政治路线”。他抱怨“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的政策,抱怨学校条件太差,不能留在县城教书,连个女朋友也谈不成。他一心想调到县城里教书,工作上难免“甩大鞋”。年轻女教师宁静的到来,让他改变了主意,他想向她求爱,便决定暂时不走了。面对其他教师的“竞争”,他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式,先争取当上教导主任——学校“二把手”,从而掌握向宁静求爱的“政治主动权”。为了能当上教导主任,他一改往日的“清高”,主动向小说《红与黑》中的主人公于连学习,找到董镇长的老婆——在学校从事仪器管理的陈大芝老师,帮她写论文,以便让其评上一级教师职称。没想到的是,他费尽心机和辛劳,却遭到董镇长的暗算和陷害,污蔑他和陈大芝有不正当关系,还被“捉了奸”,让他百口难辩,“偷鸡不成白搭一把米”。

音乐教师聂聂也是一个不安心在此教学的人,他走的是一条“艺术路线”。他对音乐有一种痴狂精神,声称自己有六只耳朵,要超过“聂耳”的四只耳朵。他业余时间除了练琴,便是写歌曲,希望有一天成为音乐名人。与李玉相比,他对宁静的追求更为直接,第一天见面就直接向其表白。当其得知自己的音乐作品不能发表的原因之后,遂采纳编辑的建议,改写厂歌,拉赞助,为肥皂厂写厂歌。他原本以为作品发表后,追求宁静能够成功,但最终也是以失败而告终。

体育教师秦小健,也是一个不安心在此教学的人,他走的是一条“上层路线”。当其他人试图通过走“政治路线”和“艺术路线”实现自己目的的时候,他假称母亲病了,私下里跑到省城找关系,试图通过上层领导打招呼调到镇武装部工作,“再也不干地位低下、人人瞧不起的教师行当了”。在追求宁静问题上,他属于“闷头狗,暗下口。”他偷偷给宁静写信,以自己马上调走,帮宁静调动到团委或妇联作为“诱饵”和“武器”。但他最终也没有成功。

与此同时,小说还塑造了校长万其玉和“半导体”教师大老郝的形象。他们也是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心事。最终大老郝在老家劳动因过度劳累致死。

应当承认,这些镇办中学教师的地位的确低下一些,条件的确艰苦一些,生活也的确困难一些,他们于工作之余,考虑一些个人的事情,原本无可厚非。但他们的最大悲催就在于,这些人心里想的、日常干的,都是自己的调动问题、升迁问题、成名问题、婚姻问题,都是个人私利问题,唯独没有如何忠于教育事业,如何提高教学质量,如何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问题。这是他们的最大悲催,也是教育的最大悲催,时代的最大悲催。

与学校里的老师们相比,董镇长夫妇可谓镇里的两个“奇葩人物”。说董镇长奇葩,就在于李玉老师帮其妻子陈大芝写论文,他非但不表示感谢,却作为摆脱妻子,娶其情人的一个机会,趁机污蔑两人“通奸”,甚至主动找校长万其玉前来捉奸。个人尊严完全不顾,做人一点底线也没有了。

与镇长相比,妻子陈大芝更为奇葩。人家李玉帮她,被丈夫诬陷,她应该站出来理直气壮地证明双方的清白才是正途,没想到丈夫和她离婚后,她却以此纠缠李玉,逼其与自己结婚。真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有什么样的丈夫,就有什么样的妻子。

这两个“奇葩人物”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它深刻地揭示了当时镇办中学上层的政治生态和政治环境。如此素质的人当镇长,如此素质的镇长老婆在学校,教学能搞好吗?又怎么能够搞好?

青年女教师宁静,是学校里的一个另类人物,是世俗社会的一泓清泉。面对学校里诸多老师不同方式、不同手段的追求,她全部回绝,一个也没有答应。小说最后,她说,“你们别逼我了!我需要清静,从城里跑来,就是图个清静,你们懂吗?”

这不说明她清高,而是显示了她的境界。

“我想一个人,她的名字叫静静!”这句“一语双关”的当今时代的网络时尚用语,原来发明人不是别人,而是作家赵德发,他比我们普通人早使用了接近三十年。

(本文摘编自李恒昌著《大地上的歌吟·赵德发创作评传》,时代传媒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安徽文艺出版社2021年8月出版,定价:62元。)

作者简介:李恒昌,男,汉族,铁道战备舟桥处党委书记,济南铁路作家协会副主席、济南市签约作家。先后出版文学作品10部。散文随笔集《爱之苍茫》获第八届山东省精神文明建设“精品工程”奖,文学评论《王小波小说误读》获第八届中国铁路文学奖。近年创作完成并陆续出版“当代作家创作评传系列”之《莫言创作评传》《王蒙创作评传》《铁凝创作评传》《张炜创作评传》《赵德发创作评传》等九部,主持创作大型组诗《泉城九歌:济南之诗》《大地飞歌:中国高铁组诗》、报告文学《1976:铁血舟桥》等。

青未了丨赵德发作品赏读11《小镇群儒》:校园百态图

壹点号 山东海岱艺苑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青未了丨赵德发作品赏读11《小镇群儒》:校园百态图

名家美文

当代中国一流散文家,我都列出来了!照书单买吧,信不信由你

2022-5-15 13:33:23

名家美文

藏地生死书(散文)

2022-5-15 13:33: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