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曾经在大学里流传这么一句话,“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其实这句话细想起来有那么一些不讲道理,但考究这句话的用意,大概是男人要学习王

曾经在大学里流传这么一句话,“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其实这句话细想起来有那么一些不讲道理,但考究这句话的用意,大概是男人要学习王小波的浪漫,女人要学习周国平的理智。

王小波:自由的价值,自由的爱情

王小波,1952年出生于北京一个干部家庭,他的父亲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母亲是国家教育部的干部。1952年他的父亲在“三反”运动中被错划为“阶级异己分子”,1979年平反恢复党籍。王小波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对他后来自由人生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1984年王小波赴美求学,2年后获得硕士学位。1988年回国,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任教。1992年9月辞去教职,做自由撰稿人。他先后写了《沉默的大多数》、《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等作品。

在人世间有一种庸俗势力的大合唱,

谁一旦对它屈服,就永远沉沦了,真是可惜。

——王小波 《爱你就像爱生命》

因为文章中过多的性描写,他的小说其实一直不大被出版社接受,这原因涉及到中国人的文化传统、社会心理、伦理价值等一些更深的层面。

1991年,王小波的中篇小说《黄金时代》获得第十三届台湾《联合报》中篇小说大奖,引起港台文学界的关注,但却并没有进入到中国大陆批评家的视野。当年只有《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了《黄金时代》获奖消息,称王小波为“文坛之外的高手”。《黄金时代》在香港出版时,还被称作“王二的风流韵事”。

正如他的妻子李银河所说,人们喜欢王小波,首先是喜欢他的自由精神。“王小波一生酷爱自由,不懈追求自由的价值、自由的写作和自由的生活方式”,“自由是一个最美好的词,一个最美好的价值”。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周国平:把哲学当成一种生活方式

周国平于1945年生于上海;1967年,毕业于北大哲学系;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哲学系。作品包括译作、散文、哲学专著以及催人泪下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广受追捧。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周国平主要写哲学类的文章,但因表述平白和题材接近生活,也被很多人认为是“鸡汤”。他的文章常常引用尼采等哲学家的名言警句,也曾被认为截取别人的思想碎片来填充自己的思想。他的文章除了被选为语文课本,也因言辞优美、寓意丰富常常被选做语文阅读题,对此周国平笑称:“我的文章出的题我也不会做。”

不是每个人都能静下心来品味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尼采的哲学,周国平的文章正是以亲近人的方式,对普通人谈生命的意义、自我的价值、死亡的命题。

总之,他更像文人与思想者而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哲学家。正如他的观点:把哲学当一种生活方式。

周国平的文章犹如一剂镇定剂,扎入这个浮躁的世界,将他的思考源源不断的带给读者。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关于自我

一个不曾用自己的脚在路上踩下脚印的人,不会找到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路。——周国平

如果一个人不会唱,那么全世界的歌对他毫无用处;如果他会唱,那他一定要唱自己的歌。——王小波

关于幸福

一个人要获得幸福,就必须既不太聪明,也不太傻。这种介于聪明和傻之间的状态叫做生活的智慧。——周国平

罗素先生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王小波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关于苦难

苦难可以激发生机,也可以扼杀生机;可以磨练意志,也可以摧垮意志;可以启迪智慧,也可以蒙蔽智慧;可以高扬人格,也可以贬抑人格,——这全看受苦者的素质如何。——周国平

人无论伟大还是卑贱,对于自己,就是最深微的“自己”却不十分了然。这个“自我”在很多人身上都沉默了。这些人也就沉默了,日复一日过着和昨日一样的生活。在另外一些人身上,它就沸腾不息,给它的主人带来无穷无尽的苦难。 ——王小波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关于幽默

幽默是一种轻松的深刻。面对严肃的肤浅,深刻露出了玩世不恭的微笑。——周国平

有些人生活的乐趣就是发掘别人道德上的“毛病”,然后盼着人家倒霉。——王小波

关于寂寞

人在寂寞中有三种状态。一是惶惶不安,茫无头绪,百事无心,一心逃出寂寞。二是渐渐习惯于寂寞,安下心来,建立起生活的条理,用读书、写作或别的事务来驱逐寂寞。三是寂寞本身成为一片诗意的土壤,一种创造的契机,诱发出关于存在、生命、自我的深邃思考和体验。——周国平

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于是我开始存下了一点希望–如果我能做到,那么我就战胜了寂寞的命运。——王小波 《黑铁时代》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关于经历

世上有一样东西,比任何别的东西都更忠诚于你,那就是你的经历,你在经历中的感受和思考。它们仅仅属于你,不能转让给任何别人,而只要你珍惜,也会是你最可靠的财富,无人能够夺走。可是,如果你不珍惜,就会随岁月而流失,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了。——周国平

人活在世界上,需要这样的经历:做成了一件事,又做成一件事,逐渐地对自己要做的事有了把握。——王小波

关于沉默

我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从话语中,你很少能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 ——王小波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周国平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关于理解

被人理解是幸运的,但不被理解未必不幸。一个把自己的价值完全寄托于他人的理解上面的人往往并无价值。——周国平

质朴的人们假如能把自己理解不了的事情看做是与己无关的事,那就好了。——王小波

关于想要什么

一个人只要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找到最适合于自己的生活,一切外界的诱惑与热闹对于他就的确成了无关之物。你的身体尽可能在世界上奔波,你的心情尽可以在红尘中起伏,关键在于你的精神一定要有一个宁静的核心。有了这个核心你就能成为你奔波的身体和起伏的心情的主人。——周国平《只有一个人生》

人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王小波

关于倾听

光阴蹉跎,世界喧嚣,我自己要警惕,在人生旅途上保持一份童趣和闲心是不容易的。如果哪一天我只是埋头于人生中的种种事务,不再有兴致扒在车窗旁看沿途的风光,倾听内心的音乐,那时候我就真正老了俗了,那样便辜负了人生这一趟美好的旅行。——周国平

生活是天籁,需要凝神静听。——王小波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关于行路

当我沿着一条路走下去的时候,心里总想着另一条路上的事。这种时候,我心里很乱。——王小波

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周国平

关于平庸

一颗平庸的灵魂,并无值得别人理解的内涵,因而也不会感到真正的孤独。孤独是一颗值得理解的心灵寻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剧性的。无聊是一颗空虚的心灵寻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剧性的。寂寞是寻求普通人间温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然而,人们往往将它们混淆,甚至以无聊冒充孤独。——周国平

一切都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王小波

有人说,“男不可不读王小波,女不可不读周国平”

关于往事

人分两种,一种人有往事,另一种人没有往事。有往事的人爱生命,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没有往事的人对时光流逝毫不在乎,这种麻木使他轻慢万物,凡经历的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什么也留不下。——周国平

有的事情一下子过去了,有的事情很久也过不去。——王小波

关于悲剧

就算人生是出悲剧,我们要有声有色地演这出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地做这个梦,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周国平《悲剧的诞生》

2、我还知道很多悲惨的事——在我看来,人生最大的悲哀,在于受愚弄。这些悲惨的故事还写得完吗? ——王小波《似水流年》

名家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李娟:百年的月光

2022-5-15 13:32:44

名家美文

冷冷的,这月光(散文)

2022-5-15 13:32: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