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龙仲) 中篇

这一天,本市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非常大。这一天,全市有一条新闻在朋友圈飞速的转发,震惊了所有人。

这一天,本市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非常大。

温度一下进入了寒冬。

这一天,全市有一条新闻在朋友圈飞速的转发,震惊了所有人。

这是一段视频,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镜头前,对着镜头说道:

“大家好,我是刘义军。”

“相信大家知道,我儿子被绑匪绑架撕票。”

“刘小军是我的独子,我和我老婆非常难过。”

“事情过了半年,公安局那边还没有破案,甚至没有一点线索。”

“所以,本人现在郑重向全世界发布这条悬赏通告。”

“所有能提供线索的人。”

“所有可以抓住绑匪的人。”

“即使你是绑匪的同伙,只要你没有主使或亲自动手杀死我儿子都可以向我举报。”

“所有人,除了主使或凶手。”

“所有提供线索的人,可以得到一千万到一个亿人民币的赏金。”

“为避免官方和我本人对本通告和提供线索人员的威胁,做到对提供线索人员的保护,本人已经将关于本次的所有事务全权交给美国的Revenge律师事务所处理,并成立相关基金。”

“所有人可以放心提供线索。”

“提供线索者,可以致电视频最后的电话。”

“最后,希望你能提供帮助,谢谢。”

这条视频疯狂在朋友圈及各种平台上转发,就如同石子丢入水里,无疑是一颗炸弹。不仅是本市,很快传遍了全国。

马上,就引来警察的关注。

没过多久,段强就来找刘义军。

“刘老板,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但你这么做,是对国家的挑衅。你要知道,这是在中国,过火了。”

“谢谢你段队,我今天对你说,小军是我们夫妻的全部,如果能为儿子报仇,我不惜一切代价。”

“刘总,这是中国,国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这里。如果你一意孤行,即使你生意再大,再有钱,国家一样会治理的。我今天是做为朋友来劝你的。”

“谢谢,我知道这一切的后果,我也做好了一切准备。我在欧洲买了一座古堡,公司已经转让给了其他人,国内的产业现在也只有这座房子了。”

段强看着刘义军,皱着眉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义军向屋外走去,转回头说道:“对了段队,我要走了,今天晚上的飞机。你走时帮我关上门。谢谢。”

刘义军走了,段强看着他的这所别墅,摇摇头,走了出去。

一个月后,瑞士。

刘义军和沈蓉相依坐在湖边的长凳上。

从后边看,两个人像一对老年夫妻一样相依为着。

一个月前两人来到这里,每天在这里散步,沉默着看着眼前这个小湖。

刘义军买下这座古堡,还包括周边大概三十公顷的土地,有草地、森林、还有眼前的这个胡。

夫妻俩每天就是在自己的庄园里散步,沈蓉现在的情况好了很多,有时两人也说说话,但刘义军知道,妻子心里一直放不下小军的事。

这时,刘义军的手机响了起来。两人都非常紧张,自从两人搬到这里,几乎断了外界所有的联系,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Revenge律师事务所。

刘义军拿出手机看到手机的号码,是事务所的麦克,他负责刘义军的所有事务。

刘义军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了麦克的声音。

刘义军听着电话,口里机械的回应着。只说几句话便放下电话,转过脸对着注视着自己的沈蓉说道:“找到了,我要去一趟非洲了。”

“我也要去。”沈蓉坚定的注视着刘义军。

刘义军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同意了妻子的要求。

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一个母亲的要求。

麦克。

其实麦克并不是Revenge律师事务所的员工,他是由刘义军提议,并授权Revenge律师事务所委托麦克来完成刘义军的委托事项的。麦克是刘义军国内的一个朋友介绍的。怎么形容麦克呢,他是一个中国通,在美国时专门替人解决难题,五年前来到中国,结果这家伙爱上了中国,娶了中国老婆,生了孩子。在中国做起了美国的生意,高级别的偷渡,走私,利用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只要有利润,任何事他都愿意干。刘义军需要这个人的帮助。整个事情都是麦克帮他策划的。

两人约定,麦克在国内如果找到绑架的人,就将人偷渡到非洲的S国,因为这里还在进行着战争。在这里只要有钱,谁管你在干什么,在这里人的生命,没有一包面包值钱。刘义军在这里买了一所废弃工厂,相对外面,这所工厂,还算安宁一些。

现在,刘义军和沈蓉坐在一辆轿车里,开车的正是麦克。

一行五辆车,刘义军的轿车在最中间,前后都是皮卡车,上面驾着重机枪,几个黑人坐在上面。

不能不说麦克的能力,即使远在非洲,都可以搞定这些事情。

刘义军向窗外看去,非洲,草原,一望无际的草原,偶尔还能看见一些凶猛的动物。

一群狮子在一棵树下卧着休息,旁边不远一群羚羊在河边饮水。

狮子看来没有攻击羚羊的打算,羚羊也一点不害怕狮子。

刘义军没想到两个天敌居然可以这么近的相互不影响的生存。

“刘总,不要害怕,这里的地方武装都是朋友。这是他们的地盘,而且是后方,所以很安全,之所以派这么多人,无非就是想像你证明,你的钱没有白花。”麦克在前面向刘义军说道。

“我现在什么都不怕麦克,你来中国太久了。”刘义军回答道。

“很好,刘总,放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刘义军没有再说话,麦克继续向前开着车。

又开了一段路程,刘义军看到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建筑。

“前面就是,马上就到了。”

刘义军和沈蓉坐直身子,不约而同的注视着前面的工厂,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情。

车队停到一座白色大门前,刘义军下了车,在麦克的带领下走进大门,这是一座废弃已久的中国工厂,由于战乱,无法继续经营下去。

当刘义军通过朋友见到这座工厂的原主人时,表达自己想要购买工厂的想法后,那个老板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刘义军以极低的价钱买下了这座工厂,刘义军和原主人签了一纸协议后便算成交了。这个买卖那个老板是绝对不亏的。

刘义军是第一次来这座工厂,这是一座中型的工厂,设备已经被搬空了,留下的只有厂房和一些无用破损的机器。

麦克带着刘义军夫妻二人来到了一间厂房外,指指里边说道:“就在里边。”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刘义军看了妻子一眼,这时沈蓉身体颤抖着,刘义军伸手扶住她,两人蹒跚着走进了那间厂房。

厂房里很空旷,中间放着一把椅子,上面绑着一个男人。

这个人听到有人走进来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他的目光经过麦克,注视着刘义军和沈蓉,发红的眼睛出现了惊恐的神色,但转眼间惊恐的神色消失不见,转而出现了不屑的表情。

“刘义军,我认识你,弄死我吧,老子不怕。”那人冲刘义军吼道。

沈蓉这时跌跌撞撞的跑过去,疯狂的向那个人抽打着,嘴里嚎叫着。

刘义军站在原地,没有阻止沈蓉,想着让她发泄够吧。

麦克在旁边说道:“他叫武强,就是你们本市人,无业,伙同另一个叫苏建国的绑架了你儿子,当你悬赏的视频发出后,两个人都看到了视频,这家伙就开始猜忌同伙,因为是他主张并动手杀了你儿子,最后苏建国害怕了,不知道哪天就被武强杀了灭口,然后也是贪心,就向我举报了。”

麦克边说边递给刘义军一个iPad,上面有一个视频,刘义军点了播放,视频开始。

一间屋子,角落里有一个被捆绑的人倒在那里,刘义军认出那是儿子小军。这时屋子里又进了两个人,两个人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好像争吵起来。

“苏建国说,武强收了钱后想要杀掉你儿子,苏建国不同意,但是武强比较凶狠,最后还是把你儿子杀死了。”麦克在旁边看着视频说道。

刘义军没有说话,继续看着视频。

这时,视频里的武强给了苏建国一个嘴巴,把他推出屋子,一会他又走了进来,走向刘小军。站在小军旁边等了一会,这时刘小军看着他,一直在扭动身体,武强蹲下身子,双手扣住刘小军的脖子。

刘义军这时再也看不下去了,颤抖着把iPad交给了麦克。

麦克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摄像头是为了监控你儿子才装的,结果把经过都拍了下来。还有,苏建国说,武强后来把这段视频烤在手机里,没事就拿出来欣赏,苏建国觉得他已经变态了。”

这时沈蓉已经瘫坐在地上,眼泪挂在脸上,身体不停的抽搐着,刘义军走过去,将她扶起,转头对麦克问道:“医生准备好了吗?”

“嗯,好了,就在外面,他是这里很有名的外科专家,如果不是战乱,估计他是不会来的。”

“好,一会儿等我电话再让他进来,请先把我妻子扶到车里休息,我要单独在这里待会。”

“OK。”麦克耸了下肩,走过去,扶着沈蓉走了出去。

刘义军来到武强面前,武强抬头看着他,脸上被沈蓉挠出了一道道血痕,嘴角也流出了血水。不过他看向刘义军的眼神还是出满了不屑,悠悠的对刘义军说道:“就这个吗,哈哈,该你了吧,来吧,这个太轻了,我就是用手把你儿子掐死的,现在想起来都***爽死了。”

刘义军本来想对他说点什么,但是突然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摇摇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背后传来武强的叫声。

还是这座工厂,这个房间,一张手术床,武强躺在上面,一个黑人医生站在旁边,有些惊恐的注视着身边的人。

刘义军和麦克站在医生的对面,这时武强被注射了小剂量的麻药,意识清醒,但是嘴巴已经不能说话,眼睛看着刘义军,还是那么不屑。

刘义军看着他,说道:“武强,知道接下了我要怎么办嘛,给你剖腹挖心吗,没那么便宜,我现在详细的给你介绍一下手术的过程。”刘义军说着靠近床边,双手撑在武强的脑袋两边,脸靠近武强的脸,眼睛注视着他的眼睛,这时武强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不屑,转而有一丝丝疑惑。

刘义军有些得意。

“第一,我要把你的四肢锯掉,放心,全程麻醉,你不会感到一丝的疼痛。”

“第二,骨盆及肛门、生殖器切除,不用担心你的大小便问题,医生会植入导管。”

“第三,你的眼球会被摘除,耳神经会被破坏,鼻子的感知嗅觉的腺体也会被摘除,还有舌头,嘴巴和下巴的咀嚼肌和骨头都会被摘除,医生会给你胃里引出一根导管,我会把营养丰富的食物直接输入你的胃里。”

刘义军看到武强眼里的愤怒。他更加得意了。

“到那时,你就是看不见,而且没有光感,也听不见,闻不着,说不出话,动不了嘴巴,无法表达,没有味觉的活死人,对了,你还有触觉,那是唯一证明你还活着的了,也必须让你知道,你还活着。”

这时刘义军看到武强眼里出现了惊恐,比面对死亡还惊恐的眼神。他摇着头,喉咙里发出哼哼声,刘义军知道他的意思,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武强,我会让你活着,让你好好活着,健健康康的这样活下去。”

说完,刘义军转身向外走去,背对着麦克大声说道“麦克,让医生开始动手术,记住,不能让他死掉,我要让他健康的活着。”

麦克看着刘义军走出房间,转过脸看着床上那个眼神呆滞的人,无奈的吩咐医生开始手术,然后自己也离开了房间。嘴里发出了一个声音“devil。”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辜负

2022-5-15 13:32:16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红凤妖、天恒国

2022-5-15 13:32: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