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散文——大漠,命犯桃花

文 / 梁福贵依依不舍地离开张掖丹霞,他们径直西行,走进大漠,来到敦煌。敦煌古属瓜州,是汉代玉门关和阳关的所在。古人叹道,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

文 / 梁福贵

依依不舍地离开张掖丹霞,他们径直西行,走进大漠,来到敦煌。

敦煌古属瓜州,是汉代玉门关和阳关的所在。古人叹道,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世界已变化万千,人物早已作古,千古遗韵的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却源远流长!

大漠,命犯桃花,一直是他们心里的一个结,起自王维,缘于三毛!三毛笔下的撒哈拉承载了最柔美的爱情。与荷西朝夕相处的每一个日子,都平实得让人嫉妒。荷西去逝后,她独自一人来到祖国西北,看到鸣沙山的每一粒沙,便想到撒哈拉。一年后,三毛了却了自己的肉身,托故人将生前心爱之物埋于敦煌的鸣沙山,至此魂归故里,让希望再一次在大漠孤烟中得到了升华!

他们深深地吸着异乡干燥的空气,品尝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美,欣喜着长途跋涉后的回报。这对情侣没有被生活掩埋,而是以积极的姿态,走出尘世的束缚,将会牵着手直至走到世界的尽头。

他们一路向西,追赶着桃花般的阳光。三千里路云和月,追沙逐梦丝路行!同心爱的人儿牵着手,他们看到了大多数人没有见过的美景,来到了别人没有到过的地方,听过了别人没有听到的方言,吃过了别人不曾吃到的美食。

幸福不过如此,没有万贯缠身也就没有了不舍与贪念!他们爬上鸣沙山脊,美丽的月牙泉映入眼帘,好美,美得一塌糊涂!甚至词穷末路,脑海里找不出词语形容!没有刻意的雕饰,没有半点打造,就是自然原生态的呈现!心潮起伏的他们,开心得相拥着在沙丘上手舞足蹈,翻来覆去地一直滚到沙丘边缘,溅起一溜沙尘,活脱脱引得鸣沙山乌烟瘴气。那情景,丝毫不亚于昨夜的风雨交加,翻江倒海!

大漠,我们来了!难怪三毛那么爱沙漠。“每当我想你时,天空都会掉下一粒沙,从此就有了撒哈拉”,每每读起三毛至情至真的句子,这对爱侣就在想,总有一天,也会看到广袤柔情的沙海,听到驼铃声。风沙扬起时,看不到来人的面庞,却会找到自己向往的一帘雨梦!

今天,事实成就了这对恋人,大漠梦终于实现了!玩沙劳顿了的他们,赶往敦煌的夜市,要来两瓶红酒,选尽大漠美食,一边欣赏美轮美奂的歌舞《丝路花雨》,一边你杯我盏。她兴奋,不时跃上露天舞台,轻歌曼舞,亮相反弹琵琶。直到月上中天,才在微醉中相互搀扶着回到住所。这一夜,这对情侣把故事浓缩,借了大漠的一轮圆月,把红豆的心结,燃烧成夜光杯中的沧海,滚烫着豪饮,免不了风雨大作!

敦煌的博雅庄肃,是一朵绚烂的历史桃花,盛开在弯月里。那缕抹不去的芳姿,在时光中盘旋,氤氲的味道,长在敦煌的指尖。风吹泉水,鸣沙山晃动。几棵小草,在阳光的追赶下逃窜,像生在她唇边的殷红根须,躲不过牛羊般的他的亲睐。莫高窟的那尊佛,即使禁欲吃斋,坐看云起,也不再飞天。

而风的脸上,那枚朱砂痣还在,可能久居塞北之故,看上去犹如来自江南的小花伞,遮不住孤烟。羌笛中没有一点丁香般愁怨。长河里,落日正圆!

又是一个千年,能让爱和艺术忍受的,恰恰是时间。即便岁月长了皱纹,马蹄踩痛沙漠,敦煌和这对情侣,也不会再次哭泣。因为反弹琵琶在即,月牙泉水清清,是挥之不去的侣伴!

追逐命犯桃花的阳光,他们来到阳关,玉门关,汉长城凭吊,最后到达雅丹魔鬼城。

途经玉门关,没想到上学时咏诵的《凉州词》中“春风不度玉门关”和“孤城遥望玉门关”,他们今天真的看到了。

玉门关始建于汉武帝时期,曾是丝绸之路上的繁盛地,新疆的和田玉经这里出关至中原,故名玉门关。关外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比起金黄色的沙漠来,显得憔悴而孤独。玉门关,如今残缺得如一座废弃的城堡,金戈铁马、商旅富甲早已不复,就连那一片完整的汉长城都不禁惹人感叹。哎!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可这对爱侣实在欣喜若狂,像似牵手去想去的地方,全世界都会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在大漠西行,常人的小情绪很难怀春,他们却浑身都在发芽!

那些粹死在沙漠中的岁月,即便是阳光的感召,惺忪的眼,还是很难苏醒。是啊,一缕清风,撩不乱边愁,只好解开历史的衣扣,让一艘小船,沮丧着在古陶罐中徜徉。

他们的到来,使阳光都有些暧昧,懒懒地蜗居在时间的风里;锈蚀的汉城墙,于是有了一些斑驳的光晕。无需佛的庇佑,只能在生锈的骆驼蹄印中,捡回几缕箫声的碎片,然后,继续西行。任凭狂暴得像酒一样的肆意,横加对他们的折磨!

真可谓悲壮啊! 他们奋力爬上沙丘,寻找汉唐里孤烟的细节。秋风,正在咆哮,把一粒粒沙尘,收入囊中。这里没水,却波澜四起。阳光,被戈壁牵着,使秋水无法拍岸。风这个怪物,时而仰面高歌,时而浅吟低唱,在悬空的历史里呜咽。最美的,要算落日忠贞的情节,把自己嵌入戈壁的祥和里,不纠结,也不怨悔,加上风再助推一把力,犹如有情人穿透对方心房的样子,阴影全部消失,黎明又开出了鲜花!

那只苍鹰,坐守着千年明月。路,越走越瘦,不再是丝绸的绵延。只有大漠的风,唱着唱着,就走进了孤城。通关与闭关,都被泛黄的历史珍藏。一座土丘,高过日月和星辰。和田玉,啥都不怨,无论春风,度还是不度,都要进出关门! 玉门关,依然昂首着激情,仍然在阳光下坐等春风拂动杨柳,以一座山的气度,为过往行人尽情发力,甘当坐标,指点迷津。热了,撕一片云擦汗;冷了,抱紧自己的身子取暖!多像把她身心全都揽入怀中的他啊!

而他们的到来则不同了。佛在千万年后的今天,独自为这对可人儿于这大漠金海现了身,一路上浮光炫眼,福星高照,仿佛阿兰若出现。他们不求经书日月,粉黛春秋,但愿彼此的荒漠常绿,桎梏全无!任心中爱意的野云蔓草,随命犯桃花的暖阳滋生,如这茫茫戈壁,化作绵延狂沙,莽莽入天!携梦前行,钩月如点绛,晕染了大漠孤烟的绝唱;交错的夜光杯,琥珀宜人,犹如引领他们走进了悠悠汉唐!

戈壁睡了,风送来佛的问候。山路从窄处拓宽,一直向西域的空旷延伸。大漠穷秋的边塞草,礼貌地低着头,如汉唐侍女,为他们的前行饯别。三叠《阳关》已过,羌笛更吹,咽下所有的蓝天与朵云。捶胸顿足的杨柳,看风抱着沙丘哭泣。一种癫狂的抒情,无须动用理智去为明天剃度;荒野中长成的浪漫,没有丝毫的叹息。西出阳关,他们用缠绵和忠贞去丈量天堂。发力的歌喉,只为一个“爱”字呐喊,他们绝不会选择半点沉沦!

从玉门关到雅丹地质公园,一路是苍茫的戈壁滩,隐隐若现的戈壁植物,助长着生机。如同他们的爱,这些植物习惯了白天的灼热和夜晚的凄凉,偶尔传来风的嚎啕声也不会将其吓到,而是绝世地孤傲屹立在这片土地上。

雅丹魔鬼城很是霸气,喜怒无常。俨然如西海舰队,浩浩荡荡地开进茫茫沙海。风从岩石穿过,山呼海啸,万舰齐发;孤烟弥漫,浊浪滔天。时而从容雅定,轻歌低吟;时而鬼哭狼嚎,哀鸿遍野。他们租来景区的交通车,犹如乘了旅行船,在洪荒沙海中徜徉。她很是兴奋,索性脱下外套,把披肩解下当长裙 ,用发夹锁住,于夕阳下这样那样地摆着各式POS,一个跳跃,本想让他拍个“雅丹空中飞人”,不料一用劲,帽子飞天,发夹挣脱,披肩落地,于洪荒之中曝光,露出两条洁白如玉的莲藕,与霞光交相辉映,美不胜收!幸亏男导游躲在阴凉角落抽烟,才免了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宭样,仅由自己的爱侣目睹为快,坐享其成!

这是天意,无需人为。在魔鬼城,太阳和黄沙,按自己的想法升起和落下。经幡经不住折磨,已经枯萎;列队了千万年的小土丘,依然昂首,像似等待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无法在沙漠中入眠。而风却醒着,时不时把云朵揉碎,往空中撒盐。莫问秋风关山月,孤烟,刮不去阳光命犯桃花的痛,那一刻,长裙飘落,玉藕泛起,一定煽起了摄影爱侣的万般诗情!

大漠,像一位时间的老者,满脸沟壑而疮痍,只有风和阳光,如同这对情侣,才是这里的主角,在戈壁和大漠上唱着且悲且壮且柔的边塞诗。而戈壁和大漠,正适宜他们用爱的力量去垦荒。一路箫声,铺展在行程。风,传送着吉祥而愉悦的物语。偶尔有一棵红柳摇曳,像似被桃花笑声惊醒了的梦。又如一柱孤烟,在佛的庇佑下,尽情绽放。热浪,如夜里的爱,不断地高潮叠起。看来,朵云和阳光都命犯桃花,读大漠这本书,他们已经爱不释手了!

经典美文

人生必读的十大经典美文

2022-5-15 13:32:08

经典美文

精美散文:一个人,煮雪,烹茶

2022-5-15 13:32: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