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作者:星浪大象"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傍晚时分,酒馆里走进来一个人,冲着无运嚷道。无运本以为来客人了,正要笑脸相迎,没想到这人

作者:星浪 大象

“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傍晚时分,酒馆里走进来一个人,冲着无运嚷道。

无运本以为来客人了,正要笑脸相迎,没想到这人迸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无运收起笑容,随意地回应道:”虚假的?你还好吧?你怎么知道这一切是虚假的呢?”

“我曾经冲出过这个牢笼。”

“牢笼?兄弟,这里可是’美好乡’呃,你居然说是牢笼!”

“你爱信不信,总之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假。”

“那你为什么还呆在这儿呢?”

“我只不过是回来唤醒你们。”

“唤醒我们?你谁呀?”

“你爱信不信吧。我得走了,我还要去唤醒其他人。”

无运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意。”老兄,祝你一路顺风哦!”

真是一个怪人!一个“一本正经”的怪人。

不过,自从这酒馆开张以来,无运就遇到过不少怪人。但像这种看上去一本正经的怪人,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无运回到柜台,百无聊赖地想着那位怪人刚才说的话。哼,说这一切都是虚假的。谁信啦?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几年前,最后一场战争结束后,随着新型环保材料的普及,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了。大都市里普遍用上了机器人,医学的发展使得现在的人都很健康,也能够活得很久。

虽然无运不太喜欢高科技,他怀念以前的生活方式。但是,当看到如今的世界发展成这样,他还是很高兴的。

“这个世界虽然美好得像童话一样,但毕竟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嘛!怎么会是虚假的呢?”无运摇晃着酒杯,嘴里不停地嘀咕,眼睛盯着灯光下色彩艳丽的酒液在酒杯里晃动。

如果这一切是虚假的,那我眼前的这个又是什么呢?无运把酒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口。一股辛辣感随着食道翻涌而下,随之一股冲劲涌了上来。

无运砸吧着嘴,”这又是什么呢?——唤醒我们?我看他就是在梦游,倒是需要一个人去唤醒他。”

无运又喝了一大口。不一会儿,他感到身子有点发热——不必去在意这些胡言乱语,到头来只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无运再次把酒杯送到嘴边……

他有时也确实不太相信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太美好了,太如他所愿了。不过,这个世界并不是虚假的,而是触手可及的,是完完全全真真实实存在的。这酒,这酒馆,这酒馆里的客人,哪一样不是真的呢?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你听说了吗?明儿可能会有沙尘暴。”酒馆里一位有点醉意的客人对旁边的朋友说。

“哎呀,小事情啦!这片沙子留不了多久啦。政府绿化沙地的速度,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没准儿,沙尘暴还没来,这片沙子就没了!”

“我是说明天呢?既然绿化那么快,这片沙子为什么还在这里?”

“留点纪念啦!”

“这年头还怕什么沙尘暴呀?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欣赏这一奇观吗?”另一位客人大着嗓门插话。

“是的,是的!几位客官放心好了,我们酒馆绝对安全!”酒馆的服务员走过来安抚那位有点醉意的客人。

“就是……哎呀!还是喜欢这里的真人服务员,那些冷冰冰的机器人太无趣了。”大嗓门客人的声音依然很大。

“确实,太无趣……只是说不准,可能,今晚就会降临……”有点醉意的客人还在嘟囔。

无运看向窗外,外面的阳光暗了不少,天边隐隐作黑。

服务员刚才说得没错,他的酒馆经历过好几次沙尘暴了。但无论多大的沙尘暴,都不曾损坏过这个小酒馆。本来嘛,这酒馆建在这唯一一片沙漠边缘,就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观赏沙尘暴的去处。

一边喝着酒,一边观赏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黄沙,那感觉还真是让人陶醉。

无运更是非常享受沙尘拍打窗户的感觉,就像无数的雨点在有节奏地敲打着窗户。小时候下雨天,窝在屋里听风声雨声,就是这种的感觉:慵懒而惬意。

可是这一次,无运莫名感到有些许不安。”也许是因为这次的沙尘暴提前了几天吧!”无运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把门窗都关了吧,安排好客人的住宿。”无运吩咐服务员。

“好的。客人的住宿都安排好了。”

“今天提早打烊。”无运看着几位手脚麻利的服务员说。

“好嘞!”服务员异口同声。

酒馆之所以不使用机器人,是因为这本来是一家复古小店。其实也是阴差阳错之下,所形成的一个特色。

无运不想使用机器人,最根本的原因是当时的他没钱了。酒馆刚开起来的时候,他的积蓄差不多花光了。庆幸的是,他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者,他们愿意来酒馆做服务员。于是,酒馆顺利地开张了,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而这真人服务员的”特色”,一直延续至今。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夜深了,窗外黑漆漆的一片,也看不清沙尘暴是不是刮起来了。不过,能够听到风声,隐隐约约地似乎也听到了沙尘拍打窗户的声音。

酒馆里,仍然是热闹一片。客人们知道自己今晚不用回家了,索性喝个痛快。

无运在酒馆里转了一圈,仔细检查门窗是否关严实,以确保万无一失。他明显感觉到自己比以往焦虑了许多,内心的不安一次又一次地涌上来。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怪人,不知道那人是不是找到了落脚过夜的地方。这里方圆百里,就这一家小酒馆。想到这,无运有点懊悔,为什么不把那人挽留下来呢?他虽然胡言乱语,怪怪的。但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好人。

“老板,要不您先去休息吧,这儿有我们照看着呢!”一位服务员对无运说。

“啊?哦,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

“您还在操心沙尘暴的事吗?”

“哦不不……嗯,也许吧。”

“老板,要不你也过来一起和一杯!”又是那位大嗓门的声音。

“哦,不啦!谢谢!你们喝好玩好啊。”

无运不喜欢和那么多人在一起喝酒,但他其实也不喜欢一个人呆着。为了不显得那么婆婆妈妈,很多时候他还是选择了一个人喝酒。

转悠了一会儿,看每一道门窗都关严实了,客人们的事情也都安排好了。无运基本没什么事可做了,他只好回到自己房间。

他的房间在二楼。很明显,在楼上听到的风声和沙尘拍打窗户的声音要大很多。无运躺到床上,闭上眼睛,希望自己尽快睡着。

正要睡着的时候,一阵狂风尖叫着由远而近。与此同时,那句话突然又从无运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无运一下子被惊醒了过来,他再也无法入睡,满脑子响起了那个怪人的声音:”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无运只好翻身坐起,望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

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如果真如那怪人所说的,那这一切又是什么呢?是一个梦吗?那我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呢?

如果这一起都是虚假的,那真实的我在哪里呢?酒、酒馆、酒馆里的客人和服务员,为什么都那么真实呢?窗外尖啸的风声,明明就在耳边呀!

我在哪里?这里究竟什么是真的?究竟什么是假的?无运的头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他再次躺下,挣扎着想要睡着。可是,脑袋里全是一些关于真实、关于虚假的问题。

无运准备转移注意力,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睡着。他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下雨天窝在家里看连环画。窗外的风声、雨声,很有节奏地响着,拍打着窗户……

渐渐地,他开始迷迷糊糊,窗外的风声似乎也慢慢消散了。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嘭——哐当!巨响从楼下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的一阵阵叫喊声。

无运再次被惊醒,楼下的响声乱成一片。无运从床上弹跳起来,没顾得上去穿外套,裹着睡衣一个箭步冲到门口,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然后疯了似的飞奔到楼下。

一阵夹着沙土的狂风迎面扑来,无运没来得及用手遮挡,沙土全灌进了鼻孔和嘴巴里,眼睛一时也没法睁开。

沙尘暴侵入酒馆了!

沙尘暴怎么会破门而入呢?到处都很坚实很严实的啊,这次的沙尘暴怎么来得这么凶猛?

酒馆里漫天沙尘,狂风肆掠,哭喊声此起彼伏……

无运也差点被被狂风卷起,他艰难地扶着墙壁挪动着步子,不停地想把嘴里的沙土吐干净。沙尘吹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很想找到一瓶水漱漱口,一瓶酒也好。

桌椅板凳东倒西歪,酒馆里的东西被吹得乱七八糟。吧台怎么也找不到,是不是被吹散架了?这次的损失可真够惨的了,看来一切又都得从头再来。

还不止呢!客人受伤了,服务员受伤了,别说赔偿,光治疗的医药费就将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那几位客人呢?服务员呢?怎么一个都不见了?刚才明明听到了他们的叫喊声啊。难道……

无运不敢再往下去想。如果真是那样,这酒馆就不可能再从头开始了。

酒馆里的灯好像还亮着,但跟没亮差不多。漫天沙尘使得酒馆里的能见度极低。无运顿时感觉自己犹如与世隔绝,只有耳边的狂风和扑打在脸上的沙尘,还在提醒着他:自己正身处在沙尘暴之中。

他不确定自己在酒馆的一楼转悠了多远,又转悠了多久。无运感到精疲力尽,嘴里干得直冒烟,鼻孔没法呼吸,几乎被沙尘完全堵住了。

狂风还在不停地叫嚣,明显感觉到比刚才更大了、更猛烈了,不远处传来了撕裂声。无运意识到,这个酒馆已在劫难逃,一切都将成为废墟。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不能再在一楼逗留了,无运想到了地下室。对!地下室!很有可能,服务员把客人们都带到地下室去了。

无运决定尽快赶往地下室,否则自己的性命将面临危险。可是他分不清东南西北,弄不清地下室的入口该怎么走。

无运只好四处摸索,凭感觉艰难地寻找着地下室的入口。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无运揉了揉眼睛,四处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沙漠之中。周围的黄沙都没到了他的脚踝,一个巨大的黑影还在不远处晃动。那绝对是无运所见过的最大、最强烈的沙尘暴!

他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经营的小酒馆,被掩埋在了黄沙之下,心中一股酸楚涌将上来。他感到天旋地转,四肢无力……

突然,黑暗从天边降临。无运感觉到声音在远去,风暴在远去,美好乡在远去……然后便是无边无尽的黑暗。

自己这是已经死了吗?刚才那一片沙漠,刚才那一团黑影,都是最后的幻影吗?

可是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四肢,浑身很疲惫,头很胀痛,但又什么也看不见。难道是失明了?

无运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他伸出无力的双手,四处摸索着。突然,他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断电了。“哒”的一声,然后就悄无声息了。

无运下意识地又使劲揉了揉眼睛,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脱落了下来。然后,他慢慢地感觉到了一点光亮。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怎么样?现在感觉舒服一些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无运的耳边响起。

“谁?你是谁?我现在在哪里?”无运本能地做出反应。

“别紧张!我说过,我是来唤醒你们的。被唤醒的人们,都把我们称作是’复兴者’。”

“复兴者?”无运的眼睛终于能够看清前面这位“复兴者”了。他一把抓住复兴者的胳膊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劫持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的服务员和那几位客人呢?”

“劫持?真正劫持你的,不是我。而是……”复兴者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两片类似隐形眼镜的东西,递到无运眼前,说道:“你看看这个。”

无运瞟眼一看,瞬间全身僵硬:在那两片类似隐形眼镜的东西上,沙尘暴正在吞噬着一切。他的酒馆已成一片废墟,被掩埋在厚厚的黄沙之下。吧台、酒柜,还有几根柱子,东倒西歪地从黄沙里露出了一小部分。

“还记得几年前的战争吗?”复兴者问无运,无运无力地点点头。

“战争是因为争夺资源而起,可战争不但没有解决资源问题,反而使得资源匮乏和环境问题更为严重。”复兴者在房间里一边踱着步,一边说起几年前的战争。

这时,无运才注意到房间里摆放着一些奇怪的设施,而自己正站在一个类似跑步机的东西上面。

“旷日持久的战争造成了全球1/5的人口死亡,这个你是知道的。”复兴者看了一眼无运。

无运赶紧回应道:“这个我知道。最后一场战争结束后,大家总算走出了防空洞,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全新的生活?”复兴者停了下来,盯着无运。无运被盯得很不自在。

复兴者举起手中那两片类似隐形眼镜的东西,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全新的生活’!”无运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没错,那会儿我们是走出了防空洞。但是,没多久我们又被骗进了一个新的防空洞。”复兴者显然很愤怒。“战争结束后,全球资源匮乏,环境更为恶劣。一次偶然发生的沙尘暴席卷了整个世界,使得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人,一夜之间少了1/3。”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无运对那次全球性沙尘暴的印象不是很深。在他的记忆里,那次沙尘暴没什么破坏力,跟刚才VR里的沙尘暴简直没法比。而且那次沙尘暴很快就过去了,人们很快就迎来了“全新的生活”。

“很多人对那次全球性沙尘暴没什么印象,是因为沙尘暴刚一开始,大家就被带进了新的防空洞。”复兴者似乎看穿了无运的心思。

“刚才VR里摧毁你酒馆的沙尘暴,就是我们复兴者完全模拟了那场全球性的沙尘暴,然后植入到了你们的VR里。”

无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感到了一种后怕。

“那些没有被带进防空洞的人,在沙尘暴里自生自灭。而我们这些被带进防空洞的人,对他们的生死,完全一无所知。”

无运感到有一点愧疚。

“不过,我们也不必感到愧疚。因为,我们也是受害者。”

无运抬起头,看着复兴者,等待着答案的揭晓。

“是统治者在欺骗我们!”无运看到复兴者捏紧了拳头,两只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他们希望我们沉迷在这个虚假的’美好乡’里,沉迷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之中。在虚假的满足里,了此残生。”

复兴者走到无运面前,直直地看着无运,说道:“我们的命运为什么要任由他们来摆布?”

“那、那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无运渐渐地感到自己身上有了些许力量,终于鼓起了勇气问道。

“复兴地球家园!”复兴者向着无运挥了挥拳头。“那些没有被带进防空洞的幸存者,早就开始行动了。统治者只知道逃避,自己酿成了灾祸,就让老百姓来承受,最后还要欺骗、愚弄老百姓。他们是靠不住的,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

“跟我走吧,我们还要去唤醒更多的人。让大家一起和外面的幸存者,开启我们的’复兴地球家园’计划。”

无运从那个类似跑步机的设施上跳了下来,跟着复兴者走出了房间。他感到自己满血复活了,似乎也看到了毁于沙尘暴之下的酒馆,在废墟中又重建了起来。【大象看戏】让娱乐更有价值*.*一起来吧!

短篇小说

故事:龙骨图腾(短篇小说)

2022-5-15 13:32:03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辜负

2022-5-15 13:32: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