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龙骨图腾(短篇小说)

“在马虎山上呀,有块石头,那石头就跟咱炕这么大,不知哪年,有个白胡子老头骑一条青龙,从咱这儿过,在石头上歇了歇脚,留下个龙脚窝子。

故事:龙骨图腾(短篇小说)

半夜里起了雾,天冷得穿透心。

罗万像条垂死的狗蜷缩在潮乎乎的草皮上,听着自己粗重的喘息声。黑乎乎的山沟静得吓人,据说山沟里的马虎(狼)早绝了迹,可他时常听到几声“嗷嗷”的叫声,罗万老以为是耳朵出了毛病,可有几次他分明看见就在眼前蹲伏着一条狼样的畜牲,罗万又想肯定是眼出了毛病。不管怎样,反正他已经跟死人差不多,还会怕什么呢?

罗万试探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出了马虎窝往山头上迂回。什么也看不清,天地昏昏沉沉,罗万的头也昏昏沉沉,感觉自己在摇晃。

摇啊晃啊,这样很好,像坐在驮篓的驴背上。

带驮篓的驴背,驴背,颠儿颠儿的。

噢,那只不过是小时候的梦,那只是个故事,想起那个故事,罗万的头就涨,就感到累。

“马虎山腰里呀,有块石头,就跟咱炕这么大个儿,那年,有个白胡子老头骑着条青龙在这里走过,站在石头上歇一会儿,留下一只很深的龙脚窝子……”这个故事爷爷不知讲了多少回了,他还是爱听,时间长了,就神往,偷偷摸摸往山沟里跑,想去看看山腰的石头,被爹揪回来痛打了好几回。“你还小,过几年爹领你上山,不光看脚窝子,还有龙呢!”爹像在哄他。

那块石头迎过来,罗万的眼皮也被雾珠死死地粘住了,头发上的水顺着脸皮子淌,脚边就是那方石头,石头上的龙脚窝子朦朦胧胧的,他倒上去,迷迷糊糊地睡。

早上日头出来没长时候,照得山尖血红血红的,不远的村子却还在黑影里死睡。

罗万醒过来,直觉得胳膊腿与身子下的石头粘在了一起,僵了的皮肉已感觉不出痛疼,刚坐起不多久眼里头就滚下滴溜转的眼泪来。

爹该送吃得来了。

听到石子滚下山的声响,他盯着脚底下的路口,看见了爹的身影,那张老脸越来越清晰地往上晃。

爹叫罗汉,却名不符实,小鼻子小眼小腿小胳膊,只不过心眼儿比别人多。罗万自小跟爷学石匠活儿,爷死了,爹又把他送到千大爷手下学徒,成了一名不赖的石匠。

罗汉的后半辈子就打算吃罗万挣的了。

可罗万却成了野汉,用法律的活说成了逃犯。

“冻着了没?”爹凄凄地问。

“挺冷,没事。”罗万接过饭盒子,望爹一眼,罗汉摇摇头,点起半截子烟,往干瘪的嘴上送。

“福儿没有信?”罗万惦记着她。

“没信儿。”爹说的时候喷着烟和气。

罗汉还想说下去,却没力气讲,咂一口烟屁股,没奈何地扭头去看蓬头散发的日头。

罗万盛了一肚子主意到千大爷家,去做重大的抉择。

“看小姐呀,使出来许多破绽,被红娘偏遇着……”罗万进院就听见千大爷在屋里头尖声尖气地唱。千大爷好戏,好唱,他身上没有石匠的风采。

正间屋烟气缭绕,墙皮被薰得黑黄。锅里头熬着猪食,飘散着呛鼻的怪味儿。福子在灶间忙活个不停。

罗万脚下绊着了什么,摔了个趔趄,却又听见一声温柔的招唤,是福子买回家不久的媳妇。小媳妇没名没姓,按风俗,叫嫚儿吧。于是长辈们就大嫚小嫚地叫开了。罗万避都来不及,从没叫她一声。

“来得不是时候,忙活死了。先进去坐吧,有酒。”福子一边忙一边冲罗万做了个进屋的手势。

千大爷在炕上狗蹲着,就一盘菜,喝得滋润。见是罗万进来,探手从炕角里摸出个小盅,倒上酒,递到炕沿上。罗万在杌子上坐下来,拾起酒盅仰脖儿灌下去,瞅着千大爷蜡黄的、挂着汗珠子的老脸说:“跟您老商量商量,我打算在马虎窝放炮。”罗万本来还有很多想法,可到这时却只讲出一句来,他知道,他的想法,千爷早就看出来了。

千大爷是个不爱担心思的老滑头,他也痛恨别人担心事,于是绷起脸儿来训开了:“你有劲没处使了是吧?”他把灰眼珠子使劲罩着罗万的脸:“没场使就跟福子出去干,省心。多出力挣俩钱够了。”千大爷用筷子杵了下盘子,竟有些恼怒起来。

罗万直冒火,可目前的是大爷兼师傅,比他妈的巴虎山的石头还硬,他转向外间的福子说:“咱挖开马虎窝四周,石矿准能开大,合计几个人一起干,我看行。”

“我看也行。”没想到福子答应得这么痛快。

虽然千大爷摔了筷子,福子却不在乎,只当他又喝醉了。

没过几天,接二连三的炮声震碎了马虎山的宁静。

罗万最爱想的,也就这一节,那爆响的炮声现在还在耳边震荡。 可一切都离他远去了,就像作了一场恶梦。罗万死盯着石头上的龙爪窝,一脸的悲哀。

“回去吧,明天给你妈烧纸。”罗汉想了好大一会,觉得还是叫罗万回去得好。

“抓我怎么办?”罗万还是怕。

“这种日子,是人就讲究,不敢。"罗汉敢打保票。

罗万和福子的矿仅维持了个把月,就遇上塌方,砸死了外村一个毛头小子。

一下子完了,罗万和福子重重地跌倒了,还没从痛苦里挣扎出来,接着而来的就是:勒令停工、罚款、赔偿、讨债,一屁股饥荒。

千大爷气昏了头,卷起了铺盖,搬到东河给人看沙去了。

福子受不了,也到东北烧大窑去了。

罗万三个魂儿丢了两个,什么也不想干,天天在酒里泡着。

罗汉不得不重操旧业——扎纸。“噼哩叭啦”一挂鞭炮,买卖开张了。

买卖好红火,只几天工夫,一副副精美绝妙的纸人纸马便在旋风里追随着亡灵到冥界风光去了,罗汉手里的票子也替罗万堵了债窟窿。

罗万的心仍然不死,他仍然惦记着开矿。他觉得他的好运并没有到头—-塌方那天,人们挖毛头小子,挖出一方平整的巨石,巨石上有一条龙的身骨。罗万一下子回到爷爷的故事里。他扑嗵一声跪下去,虔诚地磕起了头,大伙却说:“毛头小子的死也不全怪你,用不着下跪。”

罗万知道他跪拜的不是神话,实实在在的,他遇上了千遭难逢的财神——当地的特产,名扬海内外的青龙石。

他不敢回村子,也不愿回空荡荡的小屋去,他们都在等他,盼他,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爹下山后,罗万走出石窝子。天虽然暖和了些,却仍然冻得手脚发凉。他免紧了夹袄,翻过了一道棘子坡,来到那方青龙漂浮的巨石下,他冲它虔诚地拜下去。一阵冽风煞然削过石窝口,“啸啸”地响。可不知怎地,罗万似乎看到那青龙在动,向他压过来。

惶惧中,罗万一腚坐在碎石上,使劲抱住头,头疼得一炸一炸的。

“老天爷,我真的完了吗?”豆大的泪珠子断了线样顺脸皮滚下来。

罗万决定还是听爹的话,明天给娘上坟。

罗汉家族盛,朋友多,上坟的人有六十多号,一同招呼了声,就都挑了盛满纸张干粮的大篓,向村外坟地走去。

罗汉和千大爷提早到了,还有几个本家女人,正虔诚地烧着纸,并把供奉在坟前的酒洒到火里去,热烘烘的酒味很快就在四野弥散开来。

大伙把担子放到了一堆,围着坟头站成一圈儿,千大爷立在前头回身讲了句咱都磕个头吧,大伙忽拉拉地跪下去,极为真诚地磕了三个头,还未拍去膝盖和额头的泥土,女人们便一齐扑倒在坟头上揪心扯肺地号哭起来,那种哭声顿时就把人们的心扯得紧紧的。

罗万夹在人群中,他时刻保持着警惕。果然,他看到山路上走来几个陌生人。

他又逃回了马虎窝。

福子去了东北后,嫚儿除了偶尔到罗汉家帮忙扎点纸活外,是哪里也不去的。

吃了晚饭不长时间,嫚儿又来到罗万家,她用很浓的外地口音问候了爷俩,就拖了根凳子坐在正间地上拣那些花花绿绿的纸片。

罗万总想寻个话头跟她说话,却越想越没话,只好作罢。屋里静静的,只响着扎纸的沙啦声。

不知什么时候“头儿”站在屋门口。罗万们都抬头来看。

“头儿”是村里管治安,威望不低,他所到之处,带给老少爷们的净是些是些意想不到的事儿。

“有什么指示,下达吧!”罗汉硬梆梆地扔过去一句话。

“头儿”一开腔就震得屋顶直晃悠:“新文件新指示,老罗同志。”他很严肃地从衣兜里掏出一页纸来:“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在工作小组的指导下,确认你所经营的行业是封建迷信活动,限两日内停工,并烧毁封建迷信品。”

要砸饭碗?罗汉一口拒绝,还骂了句难听的。“头儿”气得脸发青:“等着吧!等着强制执行。”

“头儿”临走时,又冲一旁的嫚儿发出一条指示:外地流动人口,明天起到大队说清楚!

罗家大难临头了。

第二天一早,头儿率队伍来强制,岂料罗汉家族的爷们早有准备,发一声喊:“杀人啦!”操起家伙冲了上去。

“头儿”见事不妙,从腰里抽出火枪来,指着罗汉吼:你再动,我开枪了!他这招不仅不凑效,反倒惹怒了罗万,一钢钎拎过去,砸在了“头儿”的胳膊上。

“头儿”败下孙、阵去。

从这天起,罗万开始了逃亡。

不久,嫚儿也失踪了。

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罗万偎着石头坐下去,他感到头发昏,眼发花。

不知什么时候天阴起来,傍晌时,起风了,夹带着纷纷扬扬的细雪。

罗万想站起来,可刚一动弹眼前就发黑。索性不再动,缩作一团。朦胧中他看到雪地里蹲伏着一条狗——不,是狼。

罗万死死盯着这畜牲,狼开始朝它走过来,罗万惊恐中大喊一声,那畜牲胆儿特小,夹起尾巴灰溜溜地跑开了。罗万脸上有了丝得意的笑容。

罗万感觉浑身有一股热血往上涌,他突然那么渴望下山,对,下山!他罗万是一条堂堂正正的汉子,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他摸摸自己的脸,不也是有棱有角的吗? 罗万“哧哧”笑出声来,苦的、辣的、酸的、甜的都涌上心来。他要下山了,要回家了。

可是没走几步,却一头栽倒在那里。

……真舒服啊,摇摇晃晃地走。这样很好,像坐在带驮篓的驴背上,带驮篓的驴背,颠儿颠儿的,眼前是瘦瘦的、臊气顶人的驴和矮墩结实的爷。

“在马虎山上呀,有块石头,那石头就跟咱炕这么大,不知哪年,有个白胡子老头骑一条青龙,从咱这儿过,在石头上歇了歇脚,留下个龙脚窝子。”爷又在讲那个故事。

罗万摇摇晃晃地走,看见爹把扎纸挣来的几百块钱塞给他,并对他说:“去,再干吧,把那龙请下来,只有你才能请下来。”

……

罗万真得被摇摇晃晃地抬下山,不过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抬他下山的是福子,也看不见福子眼窝子里的泪水了。

福子从东北回来时,拎着一只大挎包,那包虽然不起眼儿,可里边装的全是钱,还有一本开矿的执照。

(作者:唐风新月)

短篇小说

短篇古风故事:公子如雪

2022-5-15 13:31:59

短篇小说

故事:短篇小说|沙尘暴下的酒馆

2022-5-15 13:32: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