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他们”

戈尔丁的《蝇王》讲述的是,有一群孩子因为飞机失事,被困在一座孤岛上。一开始,这群孩子还能够团结在一起,并努力建立起纪律和秩序。但是很快,孩子们就分成了两派:一派孩子代表理性和文明,另外一派则代表野性与原始。拉尔夫是一名海军军官的儿子,成了理性派的代表。杰克是唱

  戈尔丁的《蝇王》讲述的是,有一群孩子因为飞机失事,被困在一座孤岛上。一开始,这群孩子还能够团结在一起,并努力建立起纪律和秩序。但是很快,孩子们就分成了两派:一派孩子代表理性和文明,另外一派则代表野性与原始。拉尔夫是一名海军军官的儿子,成了理性派的代表。杰克是唱诗班的大孩子,代表着野兽本性。杰克把打猎时得到的野猪头插在尖木桩上,逼着其他孩子像野蛮人一样,把脸涂得花花绿绿,跳舞狂欢。野蛮派的孩子逐渐占了上风。两派孩子最终陷入互相杀戮,整座小岛陷入恐怖和火海。

  戈尔丁因为这部小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响尾蛇”和“飞鹰”

  1954年,也是《蝇王》发表的同一年,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的几位社会学家做过一项社会实验。他们精心挑选了22个孩子,这些孩子要尽可能地一样:他们都是11岁的男孩,学习成绩在班上都是中等;没有戴眼镜的孩子,没有胖得引人注目的孩子,孩子们都没有不良嗜好;这些孩子来自不同的学校,之前互不熟悉。研究者将孩子分成两组,每组11个孩子。一组叫响尾蛇,另一组叫飞鹰。

  孩子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实验对象,他们以为要参加一个为期3周的夏令营,然后分别坐着不同的公车来到一个国家公园的童子军宿营地。头一周,他们各自活动。到第二周,研究者才告诉他们,还有另一组男孩。这才是实验的真正目的。研究者想看看,当两组男孩互相接触之后会发生什么变化。果然不出所料,两队男孩看到对方,都本能地产生了敌意。他们刚开始也一起打棒球、拔河、玩寻宝游戏,但很快就出现了冲突。当响尾蛇队看到飞鹰队踢球的时候,就想赶他们走。棒球比赛获胜之后,响尾蛇队把自己的旗帜插在球场上,愤怒的飞鹰队队员把旗帜撕碎、烧掉。飞鹰队赢了拔河比赛,响尾蛇队认为这是一种耻辱,他们夜袭飞鹰队的营地,把床掀翻,将蚊帐撕碎,抢了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来当他们的新旗帜。飞鹰队的报复是,第二天白天袭击响尾蛇队的营地。要不是研究者干预,局势就会失控,因为孩子们已经带着棍子和球棒倾巢出动了。在研究者的劝说之下,他们才各自归队,但回去之后,两队都在自己的营地外边挖了壕沟。

  怎么让孩子们和解?研究者告诉男孩,可能出现了新的敌人,因为营地的水管被人破坏了。他们需要把供水系统修好,得齐心协力,把卡车推上山坡。让这群男孩彼此仇视的原因,是在“我们”之外,出现了“他们”。让这群男孩再度合作的原因,是出现了更厉害的“他们”,所以,所有的男孩都成了“我们”。

  著名作家吉卜林写道:

  所有的好人都同意

  所有的好人都这样说

  所有的好人都在我们这里

  剩下的他们,其心必异

  “我们”和“他们”的界限是极其随意而模糊的,但我们根深蒂固地要把人分成“我们”和“他们”。你可以让一群人穿上蓝衣,另一群人穿上红衣,穿蓝衣的人就会自动团结在一起。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或是来自一个家乡,都能形成自己的部落。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对待我们和对待他们,人们会有不同的道德标准和行为模式。如果是自己人,那一切好说,因为所有的好人都在我们这里。如果是他们,那肯定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人是群居动物。所有的群居动物都有一个共性:在团体内部会有很多利他主义行为,但在小团体之间存在着激烈甚至残酷的竞争。我们会为亲人牺牲自己,我们会热心帮助自己的朋友,我们会为保卫祖国献出生命。但是,要是遇到“非我族类”的“他们”,我们会立刻进入警戒状态。

  人总是宽于律己,严以待人。如果你上班迟到了半个小时,你会跟老板说,这是因为街上有交通管制,或是昨晚忘记设置闹钟了。总之,你会从具体的情境解释自己的行为。不是我这个人不好,而是有某些特殊的原因。要是你的下属迟到了半个小时,你肯定觉得这个人不靠谱,对工作不负责,没有敬业精神。同理,对待小团体内部的成员,我们会在具体的情境中解释他们的行为,不会轻易地评判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但一旦要评价团体外部的成员,我们就容易按照某种刻板的印象,武断地下结论。

  有人觉得,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最后会出现世界大同,大家用同一种语言,成为好朋友。这是不可能的。就算大家都学会了同一种语言,也一定会出现不同的方言。方言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刻意地和其他“部落”分开。我们会高估群体内部的一致性,同时也会高估群体之间的差异性。群体内部的成员会互相模仿,但他们会刻意寻找和其他群体之间的差异。

  找同伴是人类的本能,区分“我们”和“他们”本无可厚非。为了保护自己,为了“部落”内部的团结,我们会有意无意地寻找来自外边的假想敌。这是一种强大的黑暗力量。这种黑暗力量强大到如果我們不了解、不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就会把我们自己吞噬掉。

  (清荷夕梦摘自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大局观:真实世界中的经济学思维》一书,黎青图)

杂志文摘

旅伴

2022-1-15 22:30:45

杂志文摘

电光石火般的灵感

2022-1-15 22:31: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