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醉小说 元槐芜元槐安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元槐芜元槐安的书名叫《七日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楚褚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答破庙已经过了午时,我饿到头晕,用保存下来的火种烧了水,灌了两大碗,才略微有一点饱腹感。...

果不其然,已经走到山的外层了,还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早上吃的那点东西根本不顶饱,我的肚子又开始了每日一“嚎叫”。

“二蛋,咱们得往山里走走,不然今天怕是就要无功而返了。”我皱着眉,不到万不得已,我实在不想冒险。

二蛋显然没想过要去山里面,他愣了一会儿,我看他踌躇不已,刚准备开口让他留在原地等待,他就说话了:“好!”

掷地有声,像是为了给自己打气。

“不用担心,不去太远,就去看一看,好歹弄点吃的。”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气氛陡然轻松多了。

也幸好这次去了,我竟然在山里面发现了已经完全成熟的连翘!

泛黄的花蕊和果实,在一阵阵寒风中微微摇摆着,可爱极了。

这下子我也顾不得寒冷和饥饿了,连忙招呼二蛋一起摘果实。

二蛋不明所以,但好在乖巧听话,也不多问,就开始和我一起摘了起来。

回答破庙已经过了午时,我饿到头晕,用保存下来的火种烧了水,灌了两大碗,才略微有一点饱腹感。

“这个东西是连翘,可以入药,咱们没有炮制的工具,简单拾掇一下,就去卖给药铺吧。”我向二蛋解释道。

“好啊好啊。”他的大眼睛里,全是兴奋。

我俩拣净杂质,搓开,除去枝梗之后,带着这些来之不易的连翘,去了药铺。

这个小镇里只有一个药铺,他们当初也不是见死不救,坐堂的大夫出门看诊去了,学徒自己在家看门,就舍不得那些药材,于是只给了药渣,却只熬过一次,药性还在,也算得上救了我的命了。

“您好,请问您这里收连翘吗?”我尽量把自己收拾得干净一点。

其实也没好太多,衣不蔽体,乱七八糟,不过手和脸看上去都干干净净的,讨喜多了。

老大夫上下打量了我,弄得我有些紧张,就在我以为这是拒绝了的意思时,他开口说话了:“拿出来叫我瞧瞧罢。”

“好!”我惊喜地不知说些什么好。

赶忙拿出那些连翘来,捧到老大夫的面前。

老大夫拿起其中一个,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之后点了点头,“嗯,可以。阿东,去取一百文钱来。”

“那个,老先生,”我忍着怯意,开口打断了老大夫的话,“一百文不够我们两个人买冬衣的……”

话还未说完,就被那个叫阿东的学徒工打断了,带着嘲笑和不满:“好啊,嫌钱少就……”

“好了阿东。”老大夫冷着脸截住了徒弟的话。

我赶忙解释:“不是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不如您给我们换成两套旧棉袄,我们不要钱。”

说完,我忐忑不安地看着他。

似乎是被我这个回答惊到了,老大夫一时间没说话,静默了片刻,他咧开嘴笑了,“好。”

“谢谢您。”我拉着二蛋向老先生鞠躬致谢。

回到破庙,我俩穿上厚棉袄,哪怕是旧的,也比一件单衣强得多。

二蛋摸着身上的衣服,眼里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我,“二妮儿,你好聪明哦。”

我笑了笑,没吭声,现在勉强解决穿衣这一件事情了,要熬过这个冬天,还得更努力才行。

从那以后,我和二蛋经常去采一些药材,贩卖给老先生,换取吃食或者钱财,也算马马虎虎能度日了。

那种每日里睡觉之前,脑子里全是想着明日去哪里弄吃的日子,我过了三年,再然后,一场大水,冲毁了一切。

意识消散之前,我好像看见一张熟悉的脸,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无悲无喜,无欲无求,如漫天神佛,万物都不放在心上。

“师妹?师妹!你可算是醒了。”一个变声期的少年,带着些许沙哑的嗓音叫喊着,看见我睁开眼睛,他长出了一口气。

“我……我……这是哪里呀?”我摸了摸还有些钝疼的额头。

那个少年用狐疑的目光打量了我一圈,才开口说道:“这里是仙灵秘境。”

“师妹,你怎么啦?”他俯身凑近我。

“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低声回答。

“什么?!!!”这一声大到惊飞了许多正在树枝上栖息的鸟儿,“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子可完了,师尊命我保护好你,谁能想到刚进秘境,你就出了事,天要亡我啊!”少年猛地一下跪在了地上,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我在旁边也不敢随意说话,实在现在的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记得了,更遑论眼前这个少年郎了。

“哎,算了,现在懊恼也没用了,我是你师兄,叫林景阳,你是我师妹,叫阿芜。”少年郎走到我身边,把我拉了起来。

“我,我没有姓的吗?”我轻声细语地问道。

“啊这,师尊带你回来就只交代了你的名是阿芜,至于其他的,师尊没多说,我也没敢问啊。”林景阳红着脸,挠了挠后脑勺。

小说

仙途凡修免费阅读 许易贺林最新章节更新

2022-1-13 22:30:09

小说

重生医妻战少别太黏app免费阅读 景盼战刑宵小说在线看

2022-1-13 22:31: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