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文学的“直通车”

《史记》对文学的第一個贡献,就是发明了纪传体,这是最符合一般人欣赏趣味的体裁。  可以说,纪传体不仅降低了阅读的门槛,也降低了历史写作的门槛。拿《史记》里的列传部分做范文,写人物传记,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你只需要把某人的姓名、籍贯一介绍,再拍拍脑袋想几件他生平

  《史记》对文学的第一個贡献,就是发明了纪传体,这是最符合一般人欣赏趣味的体裁。

  可以说,纪传体不仅降低了阅读的门槛,也降低了历史写作的门槛。拿《史记》里的列传部分做范文,写人物传记,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你只需要把某人的姓名、籍贯一介绍,再拍拍脑袋想几件他生平有意义或有趣的事,大致做个先后排序,一篇人物传记就算完成了。

  这么写下来的传记当然不见得靠谱,于是干脆以不靠谱为常规,这便连带着刺激了小说创作。一部中国小说史,多少作家一动笔,难免都带着纪传体的腔调。

  大家都熟悉《史记·项羽本纪》的开头:

  项籍者,下相人也,字羽。初起时,年二十四。其季父项梁,梁父即楚将项燕……

  再看几篇小说:

  汧国夫人李娃,长安之倡女也。(《李娃传》)

  王子服,莒之罗店人。早孤,绝慧……(《聊斋志异·婴宁》)

  为首闪出一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官拜骑都尉,沛国谯郡人也,姓曹,名操,字孟德。(《三国演义》)

  都是这样,人物一出场,就老老实实介绍姓名、籍贯,标准的史书写法。

  (冬冬摘自《国家人文历史》2022年第1期)

杂志文摘

朋友

2022-1-12 10:00:34

杂志文摘

识人

2022-1-12 10:00: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