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家

安提诺乌斯洗澡时被雅典娜看到了,她非常喜欢他的俊美,以至于她还穿着全身盔甲,就不管不顾地跑下奥林匹斯山,去向他求爱。  但不幸的是,因为她展示了有着美杜莎头像的盔甲,这位俊美的凡人只瞥了她一眼,就立即变成石头,这让她很不高兴。  她直接去请约弗把他复原,但在她

  安提诺乌斯洗澡时被雅典娜看到了,她非常喜欢他的俊美,以至于她还穿着全身盔甲,就不管不顾地跑下奥林匹斯山,去向他求爱。

  但不幸的是,因为她展示了有着美杜莎头像的盔甲,这位俊美的凡人只瞥了她一眼,就立即变成石头,这让她很不高兴。

  她直接去请约弗把他复原,但在她返回之前,一位雕塑家和一位評论家从那里路过,而且发现了他。

  “这是一座非常糟糕的雕像,”雕刻家说,“胸部太窄,一只胳膊至少比另一只短了半英寸。这种姿势是不自然的,我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啊!我的朋友,你应该看看我的安提诺乌斯雕像。”

  “在我看来,这件作品,”评论家说,“是相当不错的,尽管过于伊特鲁里亚人化了,但其脸部表情显然是托斯卡纳人的,因此不可能自然。顺便问一下,你有没有读过我那本《论艺术体型的不合理》?”

  (一米阳光摘自微信公众号“陈荣生文字小屋”)

杂志文摘

最重要的信息

2022-1-12 9:59:41

杂志文摘

文学是“精巧的说谎”

2022-1-12 9:59: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