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榫

装修房子的时候,我到林口卖古董家具的店买了几扇清朝的门窗,请木工把窗花的部分拆下来,镶嵌在新家的门窗上。  为我们装修的木匠是台北一流的师傅,任何精细的家具都难不倒他。当他看到那些清朝的古门窗时,也忍不住赞叹,言辞中充满了敬仰与神往。  “无论构图、组合还是接

  装修房子的时候,我到林口卖古董家具的店买了几扇清朝的门窗,请木工把窗花的部分拆下来,镶嵌在新家的门窗上。

  为我们装修的木匠是台北一流的师傅,任何精细的家具都难不倒他。当他看到那些清朝的古门窗时,也忍不住赞叹,言辞中充满了敬仰与神往。

  “无论构图、组合还是接榫,都是一百分,无可挑剔。你看这四面门窗,没有用一根钉子,古代也没有黏合剂,却可以接得如此完美,保留到现代,完全没有损坏。”他说。

  我忍不住问木匠师傅:“如果把这窗花交给你,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不用钉子与胶水,你办得到吗?”

  他沉吟了半晌,說:“我可以做得一模一样,甚至做得更好,但是我不能做,也不愿意做。”

  “为什么?”

  木匠师傅道出了一个现代人普遍面临的问题。他说,如果他以手工不借助任何机器,做出一扇镶满窗花的窗子,至少要花一个半月的时间。以一天工费三千元来算,加上材料,一扇窗至少要卖十五万元,可是买一扇真正的古窗只要五六千元。何况,有谁在装修时,愿意让工匠花一个半月,只做一扇窗呢?

  “再说,古代的人盖房子、做门窗,都是为子孙考虑的,他们的眼光、用心,至少在百年以上。现代人很少在同一所房子住十年以上,何况是对待一扇窗呢?”木匠师傅说,“在时间上,我不能做;在用心上,我不愿意做。”

杂志文摘

最理想的父亲

2022-1-10 17:34:05

杂志文摘

《读者》光明行动

2022-1-10 17:34: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