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卷

汉宫春晓图(局部)(明)仇英  西方的艺术家在文艺复兴时期奠定了西方美学的基础——透视法,即找到单一视觉焦点,固定空间,固定时间,形成一个接近方形的画框。  东方的视觉没有被画框限制住,文人优游于山水间,时间和视点是延续的。  视点上下移动,形成“立轴”;视点

  汉宫春晓图(局部)(明)仇英

  西方的艺术家在文艺复兴时期奠定了西方美学的基础——透视法,即找到单一视觉焦点,固定空间,固定时间,形成一个接近方形的画框。

  东方的视觉没有被画框限制住,文人优游于山水间,时间和视点是延续的。

  视点上下移动,形成“立轴”;视点左右移动,就是“长卷”。

  “立轴”“长卷”“册页”“扇面”,都是东方文人创造的美学空间。空间并不固定,不被“框”住,而是在时间里一段一段慢慢地展开。

  东方传统文人的诗画形式被遗忘很久了。在西方美学影响下建造的美术馆、画廊,都不是为文人的“轴”和“卷”设计的。“立轴”“长卷”“册页”“扇面”都很难在现代西式的美术馆或画廊展出。

  传统文人多是邀一二好友,秋凉时节,茶余酒后,在私密的书斋庭轩,“把玩”長卷。“把玩”不会发生在美术馆,也不会出现在画廊。

  “把玩”长卷是慢慢展开,右手是时间的过去,左手是时间的未来。一段一段展开,像电影,像创作者自己的生命过程。时间是长卷的主轴,与西方艺术中的定点透视大不相同。

  100年来,东方输了,全盘接受西方的形式,忘了“立轴”“长卷”“册页”“扇面”“屏”“障”这些传统美学形式。

  长卷的展开,如何看“题签”,如何看“引首”,如何读“隔水”上的题记、印记,如何进入“画心”,还有“后隔水”“跋尾”,那是一门时间的功课。

  (照夜白摘自《中华读书报》2022年4月22日)

杂志文摘

另一半

2022-1-9 17:03:47

杂志文摘

读帖

2022-1-9 17:03: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