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难

我在大学阶段,恋爱之事很是失意,因此常感到苦涩。毕业以后,有老师要引荐一名女生给我。老师安排我在一间屋子坐下,悄悄交代了几点,才决定把在另一间屋子里的女生带过来。老师分别为我们做了介绍,笑一笑,就走了。  女生进门的一瞬间,我感到她充满活力。她低我一届。不过我

  我在大学阶段,恋爱之事很是失意,因此常感到苦涩。毕业以后,有老师要引荐一名女生给我。老师安排我在一间屋子坐下,悄悄交代了几点,才决定把在另一间屋子里的女生带过来。老师分别为我们做了介绍,笑一笑,就走了。

  女生进门的一瞬间,我感到她充满活力。她低我一届。不过我对她总的印象是平淡的,因为我觉得她缺乏一种强烈的吸引力。我当然不会立即与她分手,因为她身上也许蕴藏着令我倾倒的优点,有待我发现。于是,我就约了她再次见面。

  我打算去看看她的宿舍。我知道,要了解一个人,非常有效的途径便是去其生活的地方,那里应该满是她生活的影子。

  那天晚上,她的同学都在教室自习,宿舍里只有她。我们并排坐在她的床边。她似乎很高兴,一会儿拿出藏书,一会儿取出影集,但我颇为被动,觉得寡味。她偶尔斜着身子,用一只胖胖的手支撑在床上,我才醒悟自己所担任的角色。我终于明白,虽然无法挑出她的缺点,不过我也难以对她产生热烈的感情。平淡对恋爱似乎是不宜的。我决定结束与她交往。

  放假以后,她来看我,并提出在她回家的那天,我能否送一送她。在默然和叹息之余,我答应了。不过我也暗暗决定,假期结束以后一定收兵,这样含含糊糊是不妥当的。

  为了不搅乱她的安宁,我送她到车站,并尽量热情、亲切,一直送她进入车厢。

  周围也有送行的青年男女,有的真是难舍难分。也许是被这种气氛感染,她显得很兴奋,又是告诉我她过去的旅行之趣,又是告诉我她家的花园之盛。但我只是礼貌地回应,甚至常常残忍地将目光投向窗外,看天桥上匆忙奔跑的人。

  列车要发动了,我便下车穿过通道返回。陌生人在我身边匆匆地走过。我默默地走着,看到通道的出口处晃动着人的影子,有微弱的白光散布其中。这时候,我感到泪水突然奔涌而下。我现在都不知道,当年的泪水是为这个厚道的姑娘涌流,还是为孤独的自己涌流,或是为苍凉的青春而涌流?

  (珠柱摘自中國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在峡谷享受阳光》一书,黄思思图)

杂志文摘

我也曾是个穷困潦倒的文艺青年

2022-1-9 17:01:43

杂志文摘

祖父的遗物

2022-1-9 17:01: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