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翔张曦主角的小说 主角楚天翔张曦小说免费阅读

楚天翔张曦是小说名字叫《赌石小子》里的主角,作者是老鬼63,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一个身份高贵的少年,却成长于西南边陲的大山里,拜异人为师,学得一身古老的技能,看小子如何成长,如何将泼天财富揽入怀中,如何抱得美人归...爱恨情仇,尽在其中。绝不开挂,现实写实,不喜勿喷。...

精彩内容试读

第18章

戴东原来想法是从京城调人,现在看来有点不现实,一是时间不允许,新来的人需要一段时间学习,虽说大部分干的是粗活,但也有一些技术含量的活。比如如何上锯,如何卡尺等。豆豆要是来了一切就都可以省了。二是来这边远山区,外地来的你给多少工资,给多了不合适,毕竟只是低级别的工人,给少了人家还不愿意来呢。

正说着,陈胖子回来了,看见二人,兴冲冲走过来说:“搞定,三天后拿执照。”

“这事也就你办,你知道那些官老爷喜欢听什么。”戴东说。

话音没落呢,就听到外边响起了汽车喇叭声,楚天翔说:“可能是机器到了。”

出院一看,果然看见一辆装着满满机器的汽车,车上还跟着五六个搬运工人,楚天翔连忙指挥工人往屋里搬机器,最大的那台机器六个工人搬都吃力,搬完最大的,其他就好办多了,不一会就完工了。

戴东跟工头结完尾款,来到机器房看楚天翔收拾机器,上皮带,加冷却油,试机器忙的不可开交,戴东和陈胖子在一边看着却帮不上忙,戴东心想:“这人还得赶紧招,我们这些人不懂行,插不上手啊。”

楚天翔忙完,三人就坐在亭子聊天,没茶喝,一人拿着一瓶矿泉水。

快天黑的时候,谭总和张曦也回来了,累的张曦直吐舌头,大喊:“今晚得吃好的,不喝酒了,我要犒劳自己一下。”

谭总说:“吃个屁,吃盒饭吧。”

又对戴东几个人说:“我说明天送货,他非要今天,威胁人家老板说今天送不到,明天就退货。”

“等着吧,七八家,今晚只好点外卖了。”说完向屋里一扫,眼睛顿时一亮,大声喊道:“呀,切锯到了!”,说着快步进了屋里。不一会儿,就听见屋里喊:“天翔,天翔,过来一下。”

阿翔听到谭总喊他,一边答应着,一边向屋里走去。

谭总见楚天翔进来,激动地问:“机器能用了?”

“能用啊。”

“那干嘛不赶紧切那块石头啊。”谭总说。

“石头在你们车上啊,我们怎么切?”

谭总直拍大腿,车是他们开走的,他急忙走出屋,喊道:“快干活,干活了。”

几个人都诧异看着他,谭总来到车后面打开车门,说:“赶紧帮忙,抬石头,开切。”

“轰”地一声儿,大家一听切石头,都来了劲,楚天翔把新买的手推车也推了过来,把石头放在推车上,几个人费劲地把推车挪进屋里,戴东问:“天翔,怎么切?”

楚天翔没说话,他拿过一个信号笔,用手慢慢地摸着石头,一点一点往前移动,然后在摸过的地方开始划线,他画的速度非常慢,偶尔还要用手触摸一下石头表面,几个人没说话,也不敢问,就是静静地看着。十几分钟过去了,楚天翔长出一口气,站了起来,说:“就按这条线切吧,应该看出结果了,可能有点小惊喜。”

几个人这才上前看楚天翔画的线,没什么特别的,画的也不怎么直,划线水平不行啊。

“陈叔,张哥,你们俩帮我就抬上去行了,人多施展不开。”

100公斤重的石头三个人费了很大的劲才抬上了机器,楚天翔找好角度,让刀具前进方向正对着他画的线,反复试验了几回,感觉没问题了。这才锁好夹具,关上机器盖子。

他回头问:“开锯吗?”

陈胖子有点紧张,问:“晚上切石头没什么讲究吧,要不白天切?”

他这么一问,那几个人也有点紧张。

戴东说:“天翔,你师父那边有什么忌讳吗?”

“晚上没事,白天不行。古代人认为切翡翠是偷天之举,只有晚上才能切出好东西。”

张曦急道:“那还等什么,赶紧的呀。”

楚天翔看向戴东说:“戴叔,你来吧。”他指了指机器正面的那个开关。

“天翔,还是你来这第一锯!”戴东用不可置疑的口气说。

阿翔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按下开关,机器“轰”地一声儿转了起来。

噪音太大,几个人都走出屋子,谁都没说话,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想想也是,现在就是在等结果,如果这块再切涨,那就能完全证明楚天翔确实是有逆天本领,如果切垮了,怎么办?每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架子已经搭起来了,再退回去不可能,往前走就得仔细考虑怎么走的问题了。

这时候,陆续有人送东西过来了,这倒冲淡了一些紧张的心情,大家又忙碌起来。

机器房摆一张台子,几把椅子,几个小凳,工具箱;仓库的货架是现场组装的。一楼会客厅是小茶台,实木圆凳,这是瑞宁赌石行的标配。

二楼是红木沙发,一个办公桌,还有几张单人床,喝茶的茶具就买了三套,每个人都有单独的杯子。什么脸盆,纸篓,小刀,手纸办公用品一些小物件都买回来了,难为谭总和张曦的细心。

机器早就自动停了,却没人说停下手里的活去看看,没活的人找活干,就是不想停下来。

紧张,真的紧张!

实在找不到活了,大家看着楚天翔,戴东说:“天翔,去看看石头吧。”

几个人来到机器房,一个人拿一个手电筒,严阵以待,面色都有点紧,有点参加敢死队的气氛,这时阿翔走向前轻轻抬起机器盖子,抖了抖,这是习惯动作,里面油气太大,机器盖子边缘也会往下流油,嘀嗒得那儿都是,很脏。

把机器盖子整个翻过去后,四个人一齐朝着机器里望去,只见一块大的石头掉在机器槽子里,平整的切面油汪汪,黑乎乎的,谭总打开手电放在掉到槽子那块石头切面上:“没水!”

谭总左右前后移动手电,哗哗地做响,但切面上一点手电的余光都露不出来,根本不透光,全是癣!

众人的心

凉了!

小说

无广告小说九零萌妻有点野 梁茵段文博在线阅读

2022-1-9 2:37:22

小说

苏昕严司爵小说全文阅读

2022-1-9 2:38: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