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短篇诗意图

“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蒲松龄以数十年时间,写成志怪小说集《聊斋志异》,其书运用唐传奇小说文体,通过神鬼狐妖话苍生。《聊斋志异》全书共有小说近五百篇,长短约各半,其中长篇多被改编为影视、戏剧等艺术形式,短篇则往往被摒置不闻。  

  “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蒲松龄以数十年时间,写成志怪小说集《聊斋志异》,其书运用唐传奇小说文体,通过神鬼狐妖话苍生。《聊斋志异》全书共有小说近五百篇,长短约各半,其中长篇多被改编为影视、戏剧等艺术形式,短篇则往往被摒置不闻。

  王弘力(1927-2019,中国著名连环画家)读《聊斋志异》数十年,深感短篇与附则同样具有艺术表现力,其精悍如小品,威力若匕首。有些故事虽罩以迷信外衣,但其讽刺性十分强烈,其幽默处亦足令人喷饭。王弘力没有将《聊斋志异》的故事置于一个不十分确定的时代环境中加以表现,而是把它的时代背景放在蒲松龄生活的年代,都画成清代的人物,以体现作者的用心。最终,他选取六十则短篇,文图兼制,合为《王弘力绘聊斋短篇六十则》。

  (图片选自辽宁美术出版社《王弘力绘聊斋短篇六十则》)鸲鹆魁星骂鸭诸城某甲小人夏雪杨疤眼禽侠附鞠樂如牛飞车夫鸿邵临淄三朝元老司札吏放蝶附

杂志文摘

幽默

2022-1-7 14:52:09

杂志文摘

意林

2022-1-7 14:52: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