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之妙

死之果,人所共有,但生之妙則各有不同。有人灵珠在握,转丸乾坤,有人荆玉在怀,独步天下;诗不同韵,各显其美曼,曲不同调,各赋其精神。  西汉时期,有性格迥异却相处得还不错的两个人,一个叫陈遵,一个叫张竦。陈遵才气过人,不拘一格,嗜酒贪杯,家常满客;张竦则博学文雅

  死之果,人所共有,但生之妙則各有不同。有人灵珠在握,转丸乾坤,有人荆玉在怀,独步天下;诗不同韵,各显其美曼,曲不同调,各赋其精神。

  西汉时期,有性格迥异却相处得还不错的两个人,一个叫陈遵,一个叫张竦。陈遵才气过人,不拘一格,嗜酒贪杯,家常满客;张竦则博学文雅,处世严谨,为官清廉,洁身自好。两个人虽个性不一,但都官至太守,爵至封侯。

  恰好有一段时间,两个人都因故被贬,赋闲在家。二人居所不远,却一个家中高朋满座,一个庭院门可罗雀。陈遵天天喝得昏天黑地,好不快哉;张竦只偶尔与前来拜访的人谈论经学道德,亦过得怡然自得。然而,每次二人见面时,陈遵都高诵扬雄的小赋《酒箴》,以揶揄张竦。赋中把从井中打水的陶罐称作瓶,把盛酒的皮囊称作鸱夷。

  陈遵只要见了张竦,张口就是:“子犹瓶矣。观瓶之居,居井之眉。处高临深,动而近危。酒醪不入口,臧水满杯……”

  相较于陈遵的张扬,张竦有着冷暖自知的从容自在。他说:“人各有属于自我的性情,从而有自己处世的尺度。你的潇洒,我学不来;我的谨静,你也做不到。如果我一味地仿效你,只会败得一塌糊涂!为人之道,譬如江河,殊途一归,各有其妙!”

  后来,柳宗元有感于陈遵对《酒箴》的解读,特意作了一篇《瓶赋》,赞曰:“不如为瓶,居井之眉。钩深挹洁,淡泊是师。和齐五味,宁除渴饥……利泽广大,孰能去之。”

  不管是古人陈遵也好,张竦也好,柳宗元也好,还是活在当下的你我也好,依着自己的禀赋去经营人生。为龙不必嘲虎山,为虎也不必讥龙潭,怀珠拥玉,各逞风流吧!

  (清荷若林摘自《思维与智慧》2022年第5期,赵希岗图)

杂志文摘

《水浒传》中的《西游记》

2022-1-7 14:49:40

杂志文摘

要有故事

2022-1-7 14:49: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