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和小商人

从前有一个学生,住在一间阁楼里,什么也没有;同时有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商人,住在第一层楼上,拥有整幢房子。  有一个小鬼跟这个小商人住在一起。因为在这儿,在每个圣诞节的前夕,他总能得到一盘麦片粥吃,里面还有一大块黄油!这个小商人能够供给这点儿东西,所以小鬼就住在他

  从前有一个学生,住在一间阁楼里,什么也没有;同时有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商人,住在第一层楼上,拥有整幢房子。

  有一个小鬼跟这个小商人住在一起。因为在这儿,在每个圣诞节的前夕,他总能得到一盘麦片粥吃,里面还有一大块黄油!这个小商人能够供给这点儿东西,所以小鬼就住在他的店里。

  有一天晚上,学生从后门走进来,给自己买了一些蜡烛和干奶酪。没有人为他跑腿,他必须亲自来买。他买到他所需要的东西,付了钱。小商人和他的太太对他点点头,祝他晚安。

  这位太太能做的事情并不止点头这一项——她还是个会讲话的天才!学生也点了点头。接着,他忽然站着不动,读起包干奶酪的那张纸上的字来。这是从一本旧书上撕下的一页。

  这页纸本来是不应该被撕掉的,因为这是一部很旧的诗集。

  “这样的书多得是!”小商人说。

  “我用几粒咖啡豆从一个老太婆那儿换来的。你只要给我三个铜板,就可以把剩下的全部拿去。”

  “谢谢,”学生说,“请你给我这本书,把干奶酪收回去吧;我只吃黄油面包就够了。把一整本书撕得乱七八糟,真是一桩罪过。你是一个能干的人,一个讲究实际的人,不过说起诗来,你不会比那个盆子懂得更多。”

  这句话说得很没有礼貌,特别是用那个盆子做比喻。但是小商人大笑起来,学生也大笑起来,因为这句话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但是那个小鬼却生气了:居然有人敢对一个卖最好的黄油的商人兼房东说出这样的话来。

  黑夜到来,店铺关上了门。除了学生,所有的人都上床去睡了。这时小鬼就走进来,拿起小商人太太的舌头,因为她在睡觉的时候并不需要它。

  只要他把这舌头放在屋子里的任何物件上,这物件就能发出声音,讲起话来,而且还可以像太太一样,表达它的思想和感情。

  小鬼把舌头放在那个装报纸的盆里。

  “有人说你不懂得诗是什么东西,”他问,“这话是真的吗?”

  “我当然懂得,”盆子说,“诗是一种印在报纸上补白的东西,可以随便剪掉不要。我相信,我身体里的诗要比那个学生的多得多,但是对小商人来说,我不过是一个没有价值的盆子罢了。”

  小鬼又把舌头放在一个咖啡磨上。

  哎哟!咖啡磨简直成了一个话匣子!于是,他把舌头放在一个黄油桶上,然后又放到钱匣子上——它们的意见都跟盆子的意见一样,而多数人的意见是必须受到尊重的。

  “好吧,我要把这些意见告诉那个学生!”

  小鬼悄悄地从一个后楼梯走上学生所住的那间阁楼。房里还点着蜡烛。小鬼通过门锁孔朝里面偷看。他瞧见学生正在读他从楼下拿去的那本破书。但是,房间里是多么亮啊!那本书里冒出一根亮晶晶的光柱。

  光柱变成一根树干,接着长成一棵大树。

  它长得非常高,而且它的枝丫还在向四面伸展。每片叶子都很新鲜,每朵花儿都是一个美女的面孔——脸上的眼睛有的乌黑发亮,有的蓝得分外晶莹。每一个果子都是一颗明亮的星。此外,房里还有美妙的歌声和音乐。

  嗨!这样华丽的景象是小鬼从没有想到过的,更谈不上见过或听过。他踮着脚尖站在那儿,望了又望,直到房里的光熄灭为止——学生把灯吹熄,上床睡觉去了。

  但是小鬼仍旧站在那儿,因为音乐还没有停止。那声音既柔和又美丽。

  “这儿真是美丽极了!”小鬼说。

  “这真是超出我的想象!我倒很想跟这个学生住在一起。”接着,他很理智地考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这学生可没有粥给我吃!”所以,他还是走下楼,回到那个小商人家里去了。

  他回来得正是时候,因为那个盆子几乎把太太的舌头用烂了——它已经把身子这一面所装的东西全都讲完了,现在正打算翻过身来把另一面再讲一通。正在这时,小鬼来了,他拿走舌头,还给了太太。

  不过从这时候起,店里的所有东西——从钱匣到木柴——都随声附和盆子了。它们尊重它、佩服它,以至于后来店老板晚上在报纸上读到艺术和戏剧评论文章时,它们都相信这是盆子的意见。

  小鬼再也没有办法安安静静地坐着听它们卖弄智慧和学问了。不成,只要阁楼上一有灯光射出来,他就觉得这些光线好像锚索,硬要把他拉上去。他不得不爬上去,把眼睛贴在那个小钥匙孔上朝里面张望。

  他胸中激起一种豪迈的情感,就像我们站在波涛汹涌的、正受暴风雨袭击的大海旁一样。他不禁潸然泪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流眼泪,不过他在流泪的时候却有一种幸福感:跟学生一起坐在那株树下该是多么幸福啊!

  然而这是做不到的事情——他能透过小孔看一下就很满足了。他站在寒冷的楼梯上,秋风从阁楼的圆窗吹进来。天气变得非常冷了。不过,只有当阁楼上的灯灭了,音乐也停止时,这个小矮子才开始感觉到冷。

  嗨!这时他就颤抖起来,爬下楼梯,回到那个温暖的角落里去了。那儿很舒服安逸!圣诞节的粥和一大块黄油来了,这时他才体会到小商人是他的主人。

  半夜,小鬼被窗扉上一阵可怕的敲击声惊醒。外面有人在大喊大叫。守夜人在吹号角,因为发生了火灾——整条街都成了一片火海。

  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烧起来的呢?

  大家都陷入恐慌。小商人的太太给弄糊涂了,连忙扯下耳朵上的金耳环,塞进衣袋,以为这样总算救出一点儿东西;小商人则忙着去找他的股票;女佣跑去找她的黑绸披风。

  每个人都想救出自己最好的东西。

  小鬼当然也是这样。他几步就跑到楼上,一直跑进学生的房里。学生正泰然自若地站在一个开着的窗子面前,眺望对面那幢房子里的火焰。小鬼把放在桌上的那本奇书抢过来,塞进自己的小红帽,同时用双手捧着帽子。

  现在,这一家最好的宝物总算被救出来了!

  他赶快逃跑,一直跑到屋顶上,跑到烟囱上去。他坐在那儿,对面那幢房子的火光照着他——他双手抱着那顶藏有宝贝的帽子。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心里的真正感情,知道他的心真正向着谁了。

  不過,等到火被扑灭后,等到他的头脑冷静下来后——“嗨……我得把自己分给两个人。”他说,“为了那碗粥,我不能舍弃小商人!”

  这话说得很近人情!我们大家也到小商人那儿去——为了我们的粥。

  (去日留痕摘自译林出版社《安徒生童话精选》一书,勾犇图)

杂志文摘

2022-1-7 14:48:49

杂志文摘

说给星星

2022-1-7 14:49: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