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天鼎之灵修眷侣 主角羽安风承琰免费试读

主角是羽安风承琰的小说叫《天鼎之灵修眷侣》,是作者白麓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到本家大宅,风承琰并未回自己的晚枫院,而是径直往主殿方向去。穿过规模...

《天鼎之灵修眷侣》 小说介绍

主角是羽安风承琰的小说叫《天鼎之灵修眷侣》,是作者白麓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到本家大宅,风承琰并未回自己的晚枫院,而是径直往主殿方向去。穿过规模…

《天鼎之灵修眷侣》 第7章 大贵族 免费试读

回到本家大宅,风承琰并未回自己的晚枫院,而是径直往主殿方向去。

穿过规模庞大建制精美的前苑花园,一路上或行色匆匆或步履稳健的下人,见了风承琰都恭敬行礼,风承琰一一点头;绕过姬妾们住的蓉苑,从镂空的玲珑花墙里,能看见花枝招展的年轻美姬们三五成群的说笑打闹,风承琰敛着眸子不曾多看一眼;经过小姐们住的绣楼时,他意外遇见二叔家的长女风锦瑜,这假小子般的堂姐一如既往的和他死不对付,上来就是一番叫嚣嘲弄,风承琰一笑置之;离主殿不远的演武场还是那般热闹,这个时间风氏子弟多在族学上课,演武台上对战的便只是寄居风氏的清客们,风承琰经过时认出他的清客们纷纷行礼,他便不管行礼的认不认识等级高低,都一一还礼,这让一些实力低下没什么地位的清客大有面子,纷纷赞少主好风姿好气度。

这就是风家,世间一切阴私不堪一切荣辱兴衰都蕴藏在小小的庭院里。这里有高高在上权势滔天的家主和长老,有暗地里比男人比子女比首饰的各家夫人,有生来地位崇高嚣张跋扈的嫡系子女,也有为了出人头地削尖脑袋的庶出旁支,有想方设法求前程的清流客卿,也有不顾一切往上爬的家奴女婢…无数不同的人交织离散,一日日一年年,上演着或荒诞或悲情的大戏。

风承琰少时因为无父无母,性子很是孤僻。现任家主自然是不喜欢他的,大长老不能过多的插手家族政务,不能时时护他,他因此吃了许多暗亏,受过很多欺负。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随着年纪增长,风承琰渐渐明达事理,他摸清了和每类人相处的方法。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风家所有人眼中的风承琰,由讨人厌的孤僻孩子,变成了英姿无双,礼数周全,性子谦逊亲切,天资又绝高的完美少主。

他确实变得亲切了,如今他脸上时时挂着笑容,抿起嘴皱起眉的表情,少年该有的任性叛逆,他从未有过,至少风家没人见过。

沉浸在思绪里的时光总是格外短暂,风承琰抬头时,主殿恢弘的匾额已经近在眼前。

踏进大殿,出人意料的是里面很空旷,没有常在议事时吵闹的家臣,只有高坐主位的家主和立在大殿中央的壮实少年。那少年黑发黑瞳,一身紫色骑装几乎被隆起的古铜色肌肉撑爆,身形壮的像一头小牛犊,面容却和风承琰足有五分相像。

两个少年的眼神在空中对撞,一瞬仿佛有火花爆开。不过只是一瞬,风承琰便移开眼,躬身朝着主位上的中年男子行礼:

“少主风承琰,拜见家主。”

长相粗犷的中年男子表情倒是很和气,他呵呵一笑,摆手道:“侄儿呀,都说了多少回,你来见我的时候不用行礼,你怎么就不听?”

风承琰笑了笑:“家主厚爱,承琰愧领,只是礼数不可废…”

旁边壮实少年哼了一声,轻蔑之意溢于言表。家主瞪了他一眼,呵呵笑着对风承琰道:“你这小子怎么越长大越迂腐了,行了行了,你要想拜就随你吧。对了,你今天来是…”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放出的一丝灵力在风承琰身周转了一遭,惊道:“你突破了开境?”

壮实少年猛地转过头来,眼神一瞬惊诧里夹杂如火的愤怒,甚至还有一丝杀机。

风承琰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几个时辰前才突破,这次来正是要跟二叔说这件事。”

家主很快恢复了镇定,笑道:“承琰果然是资质非凡,难怪老爷子当年说什么也要立你当少主。”

壮实少年突然咧嘴一笑,低声道:“你怎么会进阶的这么快,是不是大长老他们给你吃了什么天材地宝?”边说便往风承琰的肩膀抓来。

风承琰身子巧妙一让,轻松躲过。少年不死心的又抓,风承琰再侧身的同时抓住他的胳膊狠狠一扭。

咯吧一声,粗壮小臂被人毫不留情的翻转扭曲,骨骼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哀鸣。

风承玦的脸色一瞬间被剧痛冲击的扭曲狰狞,他怒极,空着的另一手猛地朝风承琰面颊挥下,风承琰却像早有预料,在他抬手之际便已放开后退,虎虎拳风不过撩过他额角黑发。

家主的斥责此时才响起:“承玦、承琰,这是主殿,容得你们胡闹?承玦,退下!”

风承琰适时罢手退到一边,风承玦想再追,奈何手臂疼的厉害,只得作罢。他阴沉着脸低吼道:“风承琰,你竟敢…”

风承琰拂了拂并没有灰尘的袖子,淡道:“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是少主你只是主家嫡系的一位公子,你见我从不行礼我也没怪罪,你主动挑衅我还不能还手了?”他抬起眼皮,面无表情道:“顺便提醒你一句,我如今突破开境,刚入入境五品的你,还是少挑衅为妙。”

风承玦的怒气一瞬几乎压抑不下,但他还是平静了下来,这个少年这样平静甚至阴森的看人时,眸中也有如风承琰早前一闪而逝的戾气,但不同的是,风承玦的戾气强烈而不加掩饰,真像一座毫无定数的活火山。

他轻而慢的冲风承琰比了个“你给我等着”的口形,转身大步离去。

风承琰不置可否的一笑,他对于这样的挑衅已经习以为常了。

风承玦是二叔唯一的儿子,从小天资出众,心性狠绝,被二叔寄予厚望。当然,这个寄予厚望是指寄予二房长久掌权的厚望,也就是抢过风承琰的少主之位。

两人从小不对头,风承琰小时候受的欺负基本都来源于风承玦,毕竟别人也没那个胆子敢招惹他。随着两人年纪渐长,这种不对头正在朝生死不相容的趋势发展。

事实上,不管从他们自己内心还是风家形势来看,风承琰和风承玦确实会生死不相容。

风承玦身后是大权在握的家主一派,风承琰身后则有威信极高的长老一脉,虽然长老们没有插手家族事务的权力,但他们是家族的柱石和屏障,团结在一起的实力仍然让家主忌惮。风承玦是名正言顺的家主嫡长子,风承琰则是老家主过世前亲自指定的隔代继承人,论继承资格也半斤八两。

论为人心性,风承琰虽然因为谦逊低调从不摆架子,人缘极好,但风承玦天生的狠辣睥睨也颇具上位者气势。

风承玦比风承琰差就差在修灵的天赋,风承玦天资卓绝,有精纯的风属性灵力,且初始灵力满级,毫无疑问是个天才。但风承琰在初始灵力满级的情况下,拥有风、火双属性,修炼速度还快了同岁的风承玦一大截。风氏作为大陆上最古老的修灵贵族之一,对力量极其崇拜。甚至对于家主的评定,比起灵力修为来,掌权治世的手腕都是其次的。

这两年随着风承琰的绝强天赋逐渐展现,整个风氏的嫡系旁支都开始注意他,一直把他当成孩子的家主也开始有所重视。

风承琰已经不可避免暴露众人眼前,也不可避免的成为整个风氏内部斗争的漩涡中心。

座上家主的脸色已经不复先前笑意灿烂,他淡道:“承玦刚刚来找我,提到有风氏旁支在风都城里强抢民女,滥杀无辜,现在城中民怨沸腾,你觉得,这件事怎么处理为好?”

风承琰抬头看了家主一眼,看到那高深莫测的表情,垂眸笑了笑。

小说《天鼎之灵修眷侣》 第7章 大贵族 试读结束。

小说

《报告将军:长公主她又炸了》小说在线试读 《报告将军:长公主她又炸了》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26 16:08:20

小说

天鼎之灵修眷侣精彩章节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天鼎之灵修眷侣小说免费阅读

2021-11-26 16:08: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