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公主是锦鲤未删减阅读

主角是云琯琯司明朗的小说是《团宠公主是锦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梨花小带鱼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7章云景焕心思再沉稳也不过七岁,哪能将事事都藏在心里。司明朗一看便知...

《团宠公主是锦鲤》 小说介绍

主角是云琯琯司明朗的小说是《团宠公主是锦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梨花小带鱼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7章云景焕心思再沉稳也不过七岁,哪能将事事都藏在心里。司明朗一看便知…

《团宠公主是锦鲤》 第7章 免费试读

第7章

云景焕心思再沉稳也不过七岁,哪能将事事都藏在心里。司明朗一看便知他已有所怀疑,心道皇家子女果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也愈发谨慎。

说不定那日的行刺还是冲动了。他眼眸微沉。

“父皇,儿臣有一事相禀。”云景焕又行一礼,想试一试司明朗的深浅,便道:“虽说那日赶到妹妹身边已迟,但也瞥见了一眼那刺客的模样。今日儿臣一见世子,倒觉得那刺客年岁身量,皆同世子相似。”

他又对着司明朗说:“景焕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年纪尚轻却武艺高强的能人世间少见。听闻世子曾领军深入敌后百里之外,手刃敌将,不知道世子有没有听说过有这号人物能出入皇宫如无物?”

这是在怀疑他了!

司明朗的嘴角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这云景焕虽小小年纪,行事倒是颇有章法,只可惜在他这里却还不够看。

他只是轻飘飘地回应:“的确。若不是武艺高强,又怎能轻易潜入皇宫接近公主?”

司明朗故意一叹气,目光直直落在云景焕的身上,“只可惜,倘若那日公主身侧的宫人侍卫们更警醒些,也不至于叫刺客轻易得手,让公主白白受惊。”

言下之意还是指责他们看护不力,而大皇子更是首当其冲。

云景焕心头一哽,果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围观了全程的云琯琯在心里大声吐槽:好你个司明朗,果真是个狐狸!

不仅讲话阴阳怪气,自吹自擂还一点也不脸红!

大哥也太沉不住气了呀,指控人也是要讲证据的,这样做反而是把自己暴露在司明朗那家伙眼皮底下了!

云琯琯担心云景焕,有些着急。眼看云承弼要开口责骂云景焕不懂事,云琯琯连忙咿咿呀呀地叫唤出了声,挥挥手想要吸引云承弼的注意力。

没办法,大哥现在肯定斗不过司明朗。还是先把这事揭过去——要对付司明朗,日后也可以徐徐图之嘛!

一直安静吃瓜的云琯琯一出声,三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云承弼果然不再计较云景焕和司明朗的事,而是伸手从宫女处将云琯琯接过,立马换了一副面孔:

“琯琯怎么了?可是饿了?还是受了惊吓?”

云琯琯认真地摇了摇头,先朝着云景焕比划了一通,又撅起嘴,瞪着云承弼,一副气鼓鼓的小模样。

……云承弼立马感到被治愈了。

还是女儿更省心啊。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琯琯虽说还这么小,却已经懂得关心父皇和哥哥啦!

虽说云琯琯看起来气鼓鼓的不愿意搭理他,云承弼却知道,琯琯是不希望他生大皇子的气,便轻轻拍了拍云琯琯的背,柔声哄道:“好,朕知道了,答应你不再责怪你大哥。琯琯也莫要生父皇的气好不好?”

云琯琯这才哼哼唧唧、不情不愿地在云承弼怀里拱了拱,表示我原谅你啦。

“好了,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用不着特意提起。时辰尚早,回去跟着先生念书吧。”云承弼朝云景焕挥了挥手,转而又对着司明朗道:“你也回去修整一下吧,改日也与母后、乐成、星华他们见见。”

“是。”两人一同行礼告退。

并肩走出正殿,云景焕与司明朗仍在暗地里相互打量,两人都想着方才云琯琯出声搅扰谈话一事,心思各异。

司明朗惊疑不定。

前世今生,他对这位大皇子都很是赏识。云景焕如今小小年纪,举手投足已有皇家风范。抛开立场不谈,他也愿与其结交一番。更何况……

前世的云景焕,同样受妖女之害不浅。

再好的文才、再广阔的见识、再缜密的心思,在“云琯琯”所受的宠爱面前都不值一提。若是可以,他不介意在拯救东陵百姓的同时也拉一把这位大皇子。

但情况似乎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云琯琯方才是故意为之、还是碰巧而已?若是前者,那么她便是在帮云景焕?为什么?还是自己想岔了,这不过真是那祥瑞锦鲤所带来的巧合?

他想起自己胸前和袖口濡湿的一小片,又有些僵硬。

有洁癖的云景焕早就注意到司明朗身上有股……怪味。

这东陵也不算是荒莽之地,怎么东陵世子如此不修边幅?

云景焕忍了忍,他向司明朗略施一礼,道:“景焕行事不周,方才殿中多有冒犯,还望世子勿怪。”

司明朗还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他正欲道“无妨”,却又见云景焕面色怪异地说道:“不过世子还是早些回住处,梳洗一番为好。”

说罢,云景焕避之不及,立刻扭过身跟见鬼一样跑开了。

司明朗:……

又被那个妖女坑了!

云景焕在回宫的路上,亦是思绪万千。

他确是对司明朗有所怀疑,也回想起了当日的一些细节。正要与云承弼细细道来时,却被云琯琯打断。

他明白琯琯是在帮他挽回云承弼面前的形象。但他不确定,可爱的妹妹是不是故意不让自己将怀疑司明朗的话说出来?

若后颈上的锦鲤果真是天降祥瑞……是否琯琯对刺客之事,已然有所警觉?

云景焕回忆起方才殿中与司明朗的数次交锋,按下心绪,决定暂且不要打草惊蛇。

松林殿中,瓷器迸裂的脆声在殿内猛然响彻。

“荒谬!皇上真是昏了头!”

容妃摔了杯子还不解气,在红木桌上重重一拍,护甲顿时松动,落在地上,清脆可闻。

周围跪着侍奉的宫女太监们,个个噤若寒蝉。

唯有贴身宫女小声提醒:“娘娘,这话若是叫哪个不长眼的传出去,对娘娘和大皇子可不好。”

容妃这才冷静些许,却依旧恨恨道:“护卫不力,将侍卫宫人一并处罚便罢了,又与大皇子、与子墨何干?!为着这么一个出身卑贱的丫头苛责我的皇儿,皇上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

她冷哼一声,挥手令宫女取笔墨来,预备给宫外的容将军寄一封信。

皇上将公主看得紧,后宫的种种手段使不上力。既然阴谋行不通,便用阳谋!后宫治不了这云琯琯,她倒要看看前朝行不行得通!

小说《团宠公主是锦鲤》 第7章 试读结束。

小说

《太子殿下他真香》赵昔微李玄夜完结版在线试读

2021-11-26 0:03:51

小说

毕虹影明巍然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主角毕虹影明巍然小说免费阅读

2021-11-26 0:03: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