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夏子君易云深免费在线免费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夏子君易云深的书名叫《报告爹地:妈咪又在装柔弱》,本小说的作者是又见胡杨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订婚前夕,又傻又丑的夏子君被爆出未婚怀孕,成为全城笑柄。前未婚夫:“长得丑就算了,居然傻得怀了谁的孩子都不知道,娶你只会拉低我的智商。”“你有智商吗?”夏子君嘴唇扬起讥诮,潇洒转身。五年后,夏子君化身白富美逆袭归来,前未婚夫手捧鲜花跪地求婚:“子君,以前是我有眼无珠,只要你肯原谅我,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第14章

夏子君委托的私家侦探逐渐反馈信息给她,那就是——

查不到五年前她孩子的去向!

私家侦探提供的信息是,这五年,没在陆家见过小婴儿,到目前为止,陆家没十岁以下的孩子,最小的是陆盛鑫的堂弟陆盛茂,今年也十七岁了。

陆家没有小孩子,那当年陆盛鑫的父母是不是把那孩子给送人了?

如果真送人了,就说明一个问题,当年她生的孩子,的确不是陆盛鑫的。

正纠结是再找陆盛鑫,还是直接去陆家找他父母问个清楚,没想到陆盛鑫却再一次打电话给她了。

电话刚接通,陆盛鑫略带兴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子君,我爷爷这周六生日,我正式邀请你参加我爷爷的生日宴,到时候我们可以在爷爷的生日宴上为你正名。”

夏子君眉梢微微挑了挑,懒洋洋的开口:“正名?正什么名?”

“说你当年生的孩子是我的呀,然后,再把我们的关系正式公开一下。”

“哦——”夏子君打了个哈欠:“周六是吧,地址发我手机上,我会准时到的。”

正好趁此机去找一下陆盛鑫的父母,问问他们当年把她孩子送哪去了。

找孩子要紧,至于正名什么的,有什么重要?

…….

易云深从楼上下来,发现儿子坐在餐桌边,正晃动着一双小腿吃着早餐。

“今天怎么没去幼儿园?”易云深在儿子对面坐下来问了句。

易鸿煊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他莫名其妙,他都多久没去幼儿园了,难不成他今天才知道?

没回答冰雹的问题,继续用力切着盘子里的牛排。

今天的牛排煎得有些老,切起来有些费劲,他用力的拉动着手上的小刀,刀叉和盘子磕碰出哐啷的声响,以示着他的不满。

易云深见状忍不住吐槽了句:“一块牛排都切不断,怎么这么笨?”

易鸿煊毫不退缩的反驳回去:“就你聪明,你这么聪明,怎么我妈咪还是不要你。”

易云深:“…….”

小煊三岁上幼儿园时见别人有妈妈,他回家也问妈妈在哪里,而他为了切断儿子想妈妈的念头,直接编造了一个谎言。

“你妈妈是个见异思迁的女人,她在生下你后就跟别的男人跑了!”

一顿早餐在父子互不理睬的僵持中结束,易鸿煊因为生气,一块牛排被他切得乱七八糟,惨不忍睹。

“我上班去了,你吃完饭去幼儿园吧,你姑姑今天好像没时间过来。”

易云深出门前叮嘱了儿子一句。

易鸿煊从椅子上跳下来就直接上楼,他才不要去幼儿园,幼儿园的小朋友幼稚单蠢他还能忍,但他们骂他没有妈妈他是绝对不能忍。

才不要跟那群又单蠢又没有涵养的小朋友一起上课,会拉低他的智商和雅量。

易云深刚坐上车,特助陈北就向他汇报:“易总,已经通过物业管理处联系过隔壁业主了,对方没有卖房的意思。”

“高价,比市场价高三百万。”易云深淡淡的回着。

“我已经帮你出到比市场价高五百万了,可对方说别说高几百万,就是高一倍的价格也不卖,他不缺钱。”

易云深的脸色当即阴沉下去:“查到对方姓名了吗?”

“物业管理处以替业主保密为由拒绝提供,但管理处经理也说了,隔壁的人很神秘,管理处至今没人见过业主,一切都是其助理代办的。”

“知道了。”易云深看向窗外,手指轻轻的在平板上扣着。

看来,要赶那个女人走,还得用别的方法才行。

车从麓湖别墅东门开出来,却意外的看到路边站着秦芷芯,她貌似在等车。

恰好一辆出租车被她拦下来,易云深沉着的吩咐司机:“跟上那辆出租车。”

司机是陆云深的贴身保镖,自然领会易云深话里的意思,没有多嘴,直接跟上了夏子君刚上的那辆出租车。

夏子君坐的出租车一直开入望海路一处巷子里才停下来。

掏出现金付了出租车费,夏子君推开车门下车时还礼貌的跟出租车司机说了声:“谢谢。”

反手关上出租车门,夏子君回头看了眼,那辆一直跟着的迈巴赫太招眼,她根本做不到视而不见。

易云深的车开到望海路来了,是巧合吧?

他那么有身份的人,不至于跟踪她这个因为五年前生下私生子在滨城臭名昭著的女人才对。

迈巴赫车里的易云深,一首拿着平板,一首搭在车窗边上,左手腕上那块定制款的手表缠绕着他小麦肤色的手腕间,像是紧固着一头慵懒假寐的狮子。

他朝前面看了眼,那女人已经转身朝旁边一栋棕色的小洋楼走去了。

虽然滨城不是常住城市,但他对滨城地价那是了如指掌的。

这望海路位于滨城市中心,可以说是黄金地段,而这片商业区的门面价格不菲,而这种类似于独栋类的私人工作室,那价格更是不可能便宜。

调查回来的资料显示,夏子君是夏家找回来的孩子,但是在夏家并不受待见,更是因为五年前怀孕生下私生子声誉尽毁,甚至被夏家送到国外去,其实就是赶出了家门。

但是,五年后回来的夏子君,不仅租了他隔壁的别墅,而且还来这种天价的地方?

他的目光看向旁边座位的特助,陈北不待他吩咐,即刻掏出手机来对着那栋棕灰色小洋楼拍了张照片,

片刻,陈北的手机度娘就跳出了小洋楼的信息。

“惠民牙科诊所!”

陈北对易云深道,“度娘上说这牙科诊所在全滨城私人牙科诊所排行第一,当然价格也是第一,门诊号还出奇的难约。”

易云深抬眸看向车窗外,眉梢本能的挑了下,前面那女人已经走进那栋棕灰色的小洋楼了。

牙科诊所?

天价诊金?

夏子君这女人给他的印象就是典型的花痴女,不是讨好他儿子来接近他,就是骗那陆少爷说自己孩子是他的。

嗯,不对?

夏子君的资料他看过,五年前夏子君怀上孩子,当时就说怀的是陆盛鑫的,而陆盛鑫死活不承认。

难道,她五年前生的孩子真是陆盛鑫的?

正准备推开车门下车去看个究竟,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电显示。

按下接通键,易云深声线低沉:“什么事?”

“易总,小少爷出事了!”

易云深的面色当即一沉,刀削般的下颚线在瞬间紧绷,无心再管夏子君的事,即刻对司机吩咐:“赶紧开车回去!”

黑色的迈巴赫绝尘而去——

小说

帝帅归来沈凡余雅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2021-11-26 0:02:35

小说

蛇君娶妻

2021-11-26 0:02: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