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阡骆之潜是哪本小说主角 夏阡骆之潜主角的小说

主要人物包括夏阡骆之潜小说的名字是《光》,此书是网络作家阿茝的倾力之作,是一本内容非常给力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的是:在云嬷嬷家补习了一个多星期后,夏阡已经慢慢习惯这种每天早上走几步路过来,傍晚又走几步路回去的生活方式,跟云嬷嬷和骆之潜的相处也少了很多一开始的拘束和尴尬。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的感觉其实跟在姑姑家也没什么差别,反而倒更加轻松了点。...

精彩内容试读

2016年的夏天,似乎比以往要更热一点,夏蝉隐秘在枝叶繁茂中嗡嗡地叫着,太阳猛烈地晒着柏油公路,整一个夏日好似被拖得异常冗长。

正值午后三点,夏阡就这样直直站在路边的树下,颇为认真地盯着树上的蝉,平时略显营养不良的脸上此时带着被晒后的泛红,额头上带着一层薄汗。

夏阡忍不住看了看时间,无奈地叹了口气,蹲了下来靠在树旁,刹时竟有些困,脑袋垂了下来,两条胳膊圈在一起,用额头抵着,心中突然想“换以前,大概觉得委屈死了吧”,扯了扯嘴角,闭上了眼。

耳边的蝉鸣声顿时被放大了好多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刹车响起,夏阡缓缓醒来,愣愣地望向前方朝自己奔来的人。

夏阡清醒了点,站起身来,蹲了太久,突然站起有些发晕,赶忙扶着旁边的树稳了稳身子,朝前走两步,喊了声“姑姑。”

大概是急忙回来的,姑姑脸色都是着急“三三,你怎么在这蹲着呢,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这大热天的,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夏阡淡淡地笑了笑,摇摇头“姑,我爸说,夏天待树下最凉快。”

仿佛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姑姑也笑了“那你爸这么说倒也没错,可是这下午太阳猛的啊,而且路上没人,你一个小姑娘待这,要出了什么事我拿什么赔你爸呀”

“姑你都说没什么人了,哪还能出什么事啊。”

“嘿就你这小嘴,咋越来越能说了呢”,姑姑带着夏阡走到对面一栋三层楼房,夏阡手快拿过行李,跟着姑姑走了进去“阿远今天发烧了,你丈又刚好这几天到外地看货去了,我这急急忙忙地送着阿远去了医院就给忘了你今天要过来这事,不好意思啊”

李灏远是姑姑的儿子,独生子,不足月出生的,家里又殷实,从小就是像被家里供着长大的,大概是被这种家庭长大,有些幸福过头了,才七八岁的孩子,闹腾起来谁也拿他没辙。

“没事没事,我也…没等多久,”夏阡顿时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那阿远怎么样了?姑你要不先去照看阿远吧,我这么大的人了一个人可以的。”

“我就知道你这孩子省心,阿远那边情况还没稳定呢,我回来收拾点东西就得赶紧过去了”姑姑忙碌着收拾东西,不忘给夏阡交代“三三呀,这两天可能我都住在医院了,等阿远病好了再回来,你卧室还是三楼靠右那间,平时要吃什么冰箱都有哈,钱我发给你,想吃什么自己出去买也行哈,有什么事就微信我。”

“好,您放心去吧。”夏阡帮着姑姑收了些东西,就送着她出门了。

夏阡关上门,转身看着这个空荡荡,处处透出陌生气息的房子,这一瞬,夏阡感觉自己好像突然闯入外来者,并且成功占领了这块地方。

夏阡猛的甩了甩头,暗自叹气,拖着行李上了楼。把东西安置好,躺在床上,看着这个曾住过的房子,依然觉得很不适应,没什么安全感。

夏阡下学期要升初三了,因为成绩不上不下的,爸妈就跟姑姑姑丈商量着,让她来市里姑姑这边住,争取考上蒲宁市一中这所重点高中。

小时候夏阡就经常跟着哥哥们过来姑姑家玩,明明那时候很自在的,姑姑待自己也挺好的,怎么越长大反而越拘束了呢,夏阡有时也想不明白,只能把这些奇异的感觉推给青春期,嗯,可能青春期吧。

在床上躺了会儿,翻起身来,看了看时间,快五点了,嗯可以做晚饭了,就算只有一个人,也得给自己整点吃的吧。

走下楼看了看冰箱,东西倒挺多,姑丈不在家,就姑姑跟阿远两个人,也买了这么多菜看来是想着自己来了,做了准备的。

夏阡心头澄亮了一下,把需要的东西拿到料理台上,切了块肉和酸菜,给自己煮了碗酸菜肉丝面,吃完后整理了下厨房,坐在沙发上想了想,想起姑姑家还有辆单车的,便骑着出门消食去了。

毕竟小时候常来,虽然周围变化了,但还是认得出路。骑到了江边时,干脆下来走了走,六点多的傍晚,西面的天泛着橘红,夕阳洋洋洒洒下来,江风阵阵,舒服极了。

沿着江边走了一阵,走到了旁边的篮球场,随便往里面一扫,就将目光移到了别处了。

夏阡其实挺喜欢看人打篮球的,家里除了她就剩两个哥哥,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哥哥们玩,后来到了长个的时候,被哥哥们美其名曰她个子太矮,经常拉着她一起出去打球,慢慢的,自己也挺喜欢的,只是这两年近视加深了,不戴眼镜的话看不清,加上学习任务变重,也就没怎么打了。

正打算就这样回家时,在篮球场外面的铁丝网旁,一只橘猫正懒洋洋地躺在草上,露出胖乎乎的肚皮,慵懒得很呐。夏阡忍不住停下,蹲下身,摸了摸那只橘猫的脑袋,居然不怕人,任由夏阡摸着。

夏阡逗猫逗得不亦乐乎,丝毫察觉不到球场内的人的注视。

“潜哥!你家猫被调戏了喂”旁边观看的一个男生冲着刚下场的人说。

骆之潜随便拿起一瓶水,灌了几口后才看过去。

浅浅的夕阳笼罩在一人一猫上,女孩脸上淡淡地笑着,眼睛却亮得出奇,猫舒服地蹭着女生的手,嗯,如果不知道那该死的猫中午才挠伤了人,这画面倒挺美好的。

“这是猫调戏人吧”林封这会儿也走了过来,看了过去,他就是中午那个可怜的被害者“喂骆之潜,你不去把那死猫抓回来啊,当心又挠人,别人可没我这么好哄的。”

骆之潜斜看着把手搭在自己脖子上的人,实在忍不住开口“你这手……能先去洗吗,黏糊糊的也不膈应人?”

“嘿我都还没跟你算你那死猫挠我的事,你到嫌弃上我了”林封拉开领子,露出脖子上三条明显的挠痕“睁开你狗眼瞧瞧,这是你的罪恶!”

“你要不跟它抢食,它能挠你吗?它能吗?”骆之潜真是极为看不起林封这倒打一耙的作风“而且,你连名儿都不好好叫它,还指望它能对你多好”

林封不气反笑,指着夏阡那头“行,你去给我把它抓回来,主人不管管,那我只能自个动手了。”

“算啦,我去带爪爪过来,你跟他道个歉,这事就过了”。说完骆之潜放下水瓶朝着夏阡走过去。

林封当下差点没把骆之潜给踹了,旁边的人忙拉住“林哥算啦算啦,跟猫计较啥啊”

“谁跟猫计较,你没瞧见骆之潜那狗样!”

“那那,算啦算啦,别跟狗计较!”

……

骆之潜慢慢走过去,差不多五步远的时候,喊了一声“爪爪”

那橘猫立马喵了两声,冲着骆之潜跑过去。

夏阡愣愣地看着眼前一猫一人,顿时有点无措,好像偷偷触碰了别人的东西还被抓包了的感觉。

夏阡没法,略显紧张地开口“你的?”

骆之潜看向夏阡,看着她有些怯生生的模样,顿时有些好笑,直视她亮亮的眼睛“嗯,我的。”

夏阡听完感觉更尴尬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里觉得有些慌。毕竟未先问过别人就先动猫,实在有些…不太好。

“你没事吧?”

“嗯?”夏阡有些疑惑

“不瞒你说,这猫中午刚挠过人。”

夏阡有些震惊地看向骆之潜怀里的猫。

“看…看不出来啊…”

“这猫平时可高冷的,一般不给人摸的。”

“啊?是吗,那我还挺…挺幸运的。”

夏阡看着爪爪窝在骆之潜怀里慵慵懒懒的模样,觉得真的是太可爱了。

“我们在那边打球,你有事吗,没事的话过去逗猫,那边有的坐。”

骆之潜看着夏阡眼里的光,莫名觉得这姑娘,其实她应该比看上去,胆子更大一些才对。

“不了,我得回去了。”夏阡心中只觉得尴尬慌张,连忙骑起旁边的单车,走的时候想了想还是道了谢“谢谢你,那,再见。”

“嗯,再见。”骆之潜本来就是客套问了句,也没想对方会答应,自然也应得痛快。

抱着爪爪走回去,林封一看到爪爪,立马恶狠狠地对着爪爪说“死猫!迟早炖了你”

爪爪似乎被吓到,蜷缩在骆之潜怀里。

骆之潜拍了拍爪爪,笑了笑“挠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胆子这么小。”

抬头对着那些个男生说“走了,回了。”

“走吧。”

“回家咯!吃饭咯。”

“吃吃吃!就知道吃!打球没见你积极!”

“不就输了三分嘛大老爷们你就这肚量?”

“滚滚滚!滚麻溜点!不然我怕我像潜哥那肥猫一样挠死你!”

“哎哟哎哟来啊来啊,来来来,哥给你敞开这脖子呢。”

“恶心谁呢你!”

“**林哥!我绝对没内涵你的意思!”

“呵呵。”

“骆之潜你干嘛!笑得那么猥琐!”

“没,笑你被人内涵。”

“陆西河你嘴欠呢?”

“林哥!是潜哥啊!那骂他才对啊!”

“嗯?”

“……是,是我嘴欠…”

“哈哈哈哈哈陆西河你怂货!”

“谭弋阳来打架!”

“就你那小身板?”

“**!!!你人身攻击!”

…………

小说

林昕盈羿哲江秋灵的小说名红豆寄相思无弹窗阅读

2021-11-25 16:55:03

小说

《战神王妃:废柴七小姐》小说精彩阅读 夜魅慕容岄小说结局

2021-11-25 16:55: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