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与玫瑰》姜茴陈涞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主角叫姜茴陈涞的小说叫《狼与玫瑰》,是作者宇宙第一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宿徽县纬度高,盛夏时天黑得很晚。八点钟,太阳堪堪落山。天黑之后,姜茴挎着包,点了一根烟,一边抽烟,一边走出了旅馆。姜茴走到了村子的尽头,那天初遇陈涞的那个山坡。她站在山坡前,手里夹着烟,眯起眼睛看着对...

《狼与玫瑰》 小说介绍

主角叫姜茴陈涞的小说叫《狼与玫瑰》,是作者宇宙第一红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宿徽县纬度高,盛夏时天黑得很晚。八点钟,太阳堪堪落山。天黑之后,姜茴挎着包,点了一根烟,一边抽烟,一边走出了旅馆。姜茴走到了村子的尽头,那天初遇陈涞的那个山坡。她站在山坡前,手里夹着烟,眯起眼睛看着对…

《狼与玫瑰》 第14章 免费试读

宿徽县纬度高,盛夏时天黑得很晚。

八点钟,太阳堪堪落山。

天黑之后,姜茴挎着包,点了一根烟,一边抽烟,一边走出了旅馆。

姜茴走到了村子的尽头,那天初遇陈涞的那个山坡。

她站在山坡前,手里夹着烟,眯起眼睛看着对面。

对面空无一人,她却在脑海中勾勒出了少年坐在山坡前背单词的场景。

她想象着他遒劲有力的手翻过纸张的画面,身体抖了一下,夹着烟的两根手指头有些发软。

姜茴用力吸了一口烟,仰起头来朝着天空吐着烟圈儿。

………

陈涞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陈涞刚刚回到家里吃了晚饭,给陈雀检查完数学作业之后,就出来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来,鬼使神差地就来到了这里。

没想到,姜茴竟然也在。陈涞正好想找姜茴说说他堂哥陈刚的事儿。

这会儿天色暗下来了,姜茴的皮肤在夜色的反衬下显得格外地白,像是在发光一样。

她仰起头来看着对面,陈涞看到了她纤细的腰,再往下,是挺翘的臀。

看到这里,陈涞马上挪开了视线。

他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喉结上下滚动着。

陈涞迈步往前走去,这脚步声正好惊动了姜茴。

姜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动静,回头看了过去。

一转头,便看到了陈涞。

陈涞看到姜茴手里夹着烟,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劲儿。

但陈涞不够了解她,毕竟只是见过几次的人,他并不能猜到她此时在想什么。

看到陈涞之后,姜茴将烟头丢在了地上,朝着他逼近。

她走到他面前时也没有停下来,整个人撞到了他的怀里。

陈涞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和烟味,被呛到了。

这样的亲密,让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想要将她推远——

然而,这一下,他的掌心却直接碰上了一团。

陈涞迅速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他马上要抽手回来,却被姜茴按住了。

女人绵软的掌心贴上了他略显粗糙的手背,陈涞觉得自己浑身有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

“喜欢吗?”姜茴踮起脚来,凑到了少年的耳边,声音里带着十足的诱惑。

虽然才刚刚成年,但他的身高已经过了一米八五,姜茴穿了高跟鞋,仍然要踮起脚才够得到他。

她凑到他耳边说话时,呼出来的热气喷在了他的耳畔,带着女人身上特有的味道。

空气中荷尔蒙流窜着,原本就燥热的夜晚,在她的撩拨之下,温度似乎又节节攀升了。

陈涞的手掌被她压着,掌心贴着那个地方,他头皮发麻,身体内像是燃起了不知名的火焰。

有一瞬间,他竟然想要用力地揉……

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陈涞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一个用力,直接推开了面前的女人。

陈涞平时又是搬东西又是干农活,力气很大,他刚才没收敛住力气,加之姜茴那边毫无心理准备,这一推,直接让她崴了脚。

姜茴有些狼狈地倒在了地上,脚腕处钻心的疼痛袭来,让她的表情都带了几分扭曲。

看到姜茴倒下,陈涞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

他走上前,蹲在了姜茴面前,声线有些僵硬:“你……没事儿吧?”

说完,陈涞低头看向了姜茴的脚腕。

她的脚腕已经肿了,膝盖处也擦破了皮,隐隐渗出了血迹。

陈涞有些懊恼,他刚刚竟然用了这么大的力气。

“我说有事儿,你打算负责吗?”姜茴轻笑了一声,似乎并没有把这次的受伤放在心上。

陈涞却认真地说:“我带你去卫生所看看吧,看病的钱我来出。”

“不必了,你给我揉一揉吧。”姜茴直勾勾地盯着陈涞的手,她眼底有欲念翻滚着,丝毫不加掩饰。

小说《狼与玫瑰》 第14章 试读结束。

小说

封总追妻火葬场小说

2021-10-15 1:58:35

小说

夏安心慕北宸章节目录 《病娇宠妻无下限》全文阅读

2021-10-15 1:58: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