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笔记从来不看,别人的笔记价值百万……

魔云兽点评卡片笔记写作法:各位想过一个问题没有?为什么已经有了txt和word,还有人要付费购买类似印象笔记、...

各位想过一个问题没有?为什么已经有了txt和word,还有人要付费购买类似印象笔记、有道云笔记这样的app服务呢?

你的笔记痛点,总有人关心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因为人的笔记需求是多种多样的。你写txt文档时,插图就不如word方便。你要是需要整理、同步你的笔记,甚至分类查询等,word就不如印象笔记方便。

我自己写公众号每次花很多时间排版,那我就不如用Typora写markdown文档方便,这时候bear、Ulysses笔记本可能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笔记应用层出不穷,正是开发者在满足一代一代的新生需求。

那么最近如果大家留心,会发现各种笔记app,传统的也好,新生的也罢,都开始集体添加一些关联的新功能:双链、关系图谱和块引用等。Roam Research、Obsidian首当其冲,主打双链笔记这样的概念。Notion和印象笔记也火速加入了双链笔记功能。

%title插图%num

别人在用的双链笔记是怎么一回事?

所谓双链笔记,就是你在记笔记的时候,可以非常方便地给一些关键词创建一个链接(在obsidian里面,你只需要输入“[[” 这样的符号即可 ),这个链接可以直接创建一条新笔记,而且这个新笔记还可以方便地链接回来。你可以看下图:

%title插图%num

这个功能有什么好处呢?最直观最容易理解的作用,就是方便建立我们自己的网状的信息库。通过超链接,你可以从一篇笔记链接到其他任何一篇笔记上去,以前你做这样一个效果,是先有链接再复制,现在你随时随地都可以直接插入。

可能有人会很诧异:就这吗?这不就是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维基百科吗?如果我们这么想,只能说“对了一半”,卢曼卡片笔记法配合现在的软件工具,确实能产生你自己的维基百科。但是伴随着卢曼的笔记体系,网状的笔记其实不仅是存储和分类,按照卢曼的笔记法来使用的话,这一套东西其实是自生长的有机体。能帮助我们发现关注的不同话题间隐秘的联系,能让我们拓展研究课题的新思路。

什么是关系图谱和块引用?

%title插图%num

配合双链还有关系图谱和块引用,所谓关系图谱就是像下面这样的东西:

你的双链笔记一旦建立,在不少软件中,这个图谱就自动出现了。它的意义在哪里?在我看来主要有两个,第一个是能帮我们发现笔记之间的联系。第二个是能让我们站在更高的维度去思考我们关注的知识和信息。你看着这些图片,其实跟看思维导图的感受很一致。如果你认同思维导图的价值,我想你不难明白这种视图对一些人的意义吧。

所谓块引用,就是一个笔记里面,你可以建立同一个笔记页内部的超链,还是用一个图来展示吧:

%title插图%num

这个块会自动生成一个代码,你编辑这个代码为一个容易记的东西,可能在你写长文的时候,引用比较方便。

好了,当我们知道这些概念以后,我们大概对双链笔记有个印象了。那么就可以思考两个问题了:

这一波软件的群体性的变化,到底满足的是什么需求?真有那么必要吗?我们普通人要不要跟?

我先直接说后一个问题我的看法:这一波潮流确实值得跟一下,如果你热爱写作,有志于持续不断地输出内容,那么双链笔记背后的理念是可以学习的。这个东西的关键词就是“卢曼卡片笔记法”,出版物里讲这个问题讲得最清楚的是这本书——《卡片笔记写作法》,原书名叫《How to Take Smart Notes》,在国外很火。

%title插图%num

新变化反应的需求本质是什么?

一个刚接触双链笔记的人很容易会对它宣称的意义不以为然:一个双链,还值得写一本书来讲吗?百度百科不也链来链去的吗?并没有觉得对记笔记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没错!

这正是卢曼笔记法不好推广的原因。传统的笔记思路几乎全部重点都在精华知识点的存储和分类上。这时候你会觉得“一支笔,一个本子,足够了”。

如果你几乎不进行深度工作,不经常深度思考,也没有大量输出,那么双链笔记的收益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但是,如果你工作和生活里有一些问题需要长期思考,你需要统合多种书的相关信息并发现未被注意到的部分,或者你有大量的写作计划。那么恭喜你,双链笔记满足的正是这类人写作中的高频需求。

告别信息坟场,要关注检索思路

双链的价值不在于方便地检索,你要只是检索,那任何可以打标签的笔记工具都能满足。说到这个,我特别想推荐Utools工具里的备忘。这个备忘它的应用场景就是随时用快捷键调用高频易忘的信息,所以你给备忘打标签的时候,就要思考了,尽量不要以归纳总结的方式来打标签,而必须是假设你将来怎么也想不起来,你觉得什么词儿最有助于你想起那个信息来,那你就用那个当标签。

%title插图%num

Utools备忘的这个思想,也正好就是《卡片笔记写作法》的精髓之一。当你记笔记的时候,你的目的不是把它存在你的电脑上,最重要的是要意识到,这些东西你迟早是要用的。那么既然是用,你总不能到用的时候才从N万条信息里面寻找吧。然而在实际情况中,当我们笔记越积越多的时候,确实它就成了一个负担。这东西不仅是搜标签很麻烦,有时候你甚至不记得你曾经记录过。所以,构建笔记的脉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可惜Utools备忘没办法让人看到笔记间的联系。如果你的资料是海量的,又强相关,用这个工具效果就次一点了。

构建笔记脉络之所以重要,那是因为我们并不把笔记软件当一个知识库,而是要发现我们关注的问题是怎么一点点变清晰的。我们不要非常勤奋地复制粘贴,最后把软件变成了永远不去使用的所谓信息库,这种笔记那它就是一个信息坟场。卡片笔记的最终目标之一是让双链笔记app服务于人的思考。

所以,便于提取笔记资料的方法,这是卡片笔记法最提倡的东西。而双链笔记工具在这个层面上能给标签检索法增加很多便利。

找到不是目的,发现才有意义

传统笔记观中,如果你脑力足够强,你都不一定要记笔记。但是在《卡片笔记写作法》的作者看来,卡片笔记完全可以作为第二大脑来用。换句话讲,不管你脑力是不是强,这一套笔记方法是会直接促进你的思考的。

跟我们想象的生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维基百科不同,也跟Utools的备忘不同,卡片笔记法要解决的问题是高效率地阅读和思考。

当我们长期研究一个主题的时候,其实它会衍生出很多新问题来。这些问题并不会灵光一闪你就找到解决方案,你经常需要参考大量的资料,去阅读和消化你发现的东西。这个时间跨度是如此之长,如果你没有这种辅助工具,仅凭记忆能力,效率就上不来,看新的忘旧的,然后只能硬想。

但是卡片笔记法的思路就不同了。因为它记笔记的时候,就要求你思考新内容跟你关注的重点之间的联系,所以搭建这套系统的时候,笔记之间内生性的脉络也在交叉互动。围绕你关注的核心问题,会产生一个又一个新的视角、新的议题。尤其是双链笔记app可以非常方便地构建这样的链接。这样,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并不单纯把笔记当成是分类和保存信息的工具,相反,它直接促使我们思考,并发现那种类似跨界产生的奇妙化学反应。

你不断添加笔记,你的这个问题关注体系就在变化,你就能发现更多的脉络和线索。而且由于现在软件一般都能很轻松地展示知识关系图谱,所以卢曼这一套东西就更能助力你的研究。

一个“粗糙”的卡片笔记案例

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举一个真实的例子吧。我本人其实也勉强算这种笔记法的受益人。

我的工作是要把优秀的绘本推荐给需要的家庭。这样我就需要通过写文章,或者做视频的方法,把一本书展示给目标受众看。

因为要打动买家购买,所以我必须学会用合适的方法去展示一本书的价值。而要展示价值,首先就要发现价值。

发现一本书的价值,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绘本被设计成为它最终的样子,会有一些背后的理由。但是绝大多数的书很少就这个问题去解释更多。所以我们会花很多的时间,查资料去了解一本书。当我们真正发现一本书背后的理念,尤其是它的核心价值的时候,这些案例就会被我们收集起来,成为学习拆解其它新书的参考资料。

这些书就像卢曼的卡片盒子一样,摆放在我们身后的书架,还有我们乱糟糟的办公桌上。当然,我们也会把这些案例写成公众号的文章。但是,最终我们使用的时候,很少会拿着这些文章来看,相反,我们总是顺手从书架上把书拿下来。

这个过程中,有一些特别的书会成为重要的节点。你比如《儿童艺术大书》和《当孩子遇见书》。

《儿童艺术大书》介绍了很多艺术大师的创作细节,你能感受到一些思考的过程。拆解这样的书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有一些内容跟我们其它书是有联系的。毕竟,某种程度上,绘本也算是一种艺术创作。比如,我们看到书上作者问孩子名画儿上发生了什么,我们意识到真正的儿童视角是很关键的。这样我们找出来以前的书,会发现有的有明显的儿童视角,而有的书其实没有这样的意识。

而第二本《当孩子遇见书》则让我们对阅读塑造人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所以这就带来另一个价值发现的视角:一本书在塑造一个孩子的方面,起到了何种作用?我们用这个来衡量一本需要发现价值的新书时,可以更快地理解作者的意图,和它最终的效果。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有疑惑,这跟卡片笔记有什么关系?

卡片笔记的精髓在于通过构建新旧笔记的联系,而发展创见。我在办公室的操作正暗合这样的模式。

我把这些书的笔记记录下来,还写了推荐,但是这样的文章并不方便研究使用。尤其是疫情期间,当我在家办公的时候,因为没有丰富的书架,我整个创作的效率都慢了下来。那会儿,我才意识到我对书的依赖,本质上是因为我可以在短时间内通过随机浏览书从而激发灵感。

当我前几天看完《卡片笔记写作法》的时候,我发现我日常工作其实潜意识已经把一些书归类,或者也可以说把它连成了一些链条。看到实体书,相当于一种知识图谱,这种全局性的预览让潜意识形成了真正的想法。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日常的笔记整理中,关注两本书之间的联系。这样一来,我们几乎是用碎片化的时间,把设计还有儿童心理还有绘画一类的东西重新学习了一遍。我们没有时间自上而下的去系统学习相关课程的时候,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这里我们也必须得强调一句,卡片笔记也并不是说任何时候都绝对优于树形笔记。事实上,我们在从事这个工作的时候,还是有按照树形笔记指导我们的学习。

可以这么来讲:「在学习的时候,树形笔记给我们提供了完整的知识架构,而当我们探索的时候,卡片笔记法指导下的双链笔记则给了我们无限可能。」

让笔记变成自生长的智慧体

写到这里我还可以再补充一件小事。当我在阅读《卡片笔记写作法》的时候,看见了这样一段话:

刻意制造变化和对比可以促进学习。内特·康奈尔和比约克在实验性地教给学生不同的艺术风格时,就揭示了这一点。首先,他们采用传统的方法,将同种风格的不同画作一次性展示给一批学生。然后,他们又故意把不同风格的画作随机呈现给另一批学生。后者更快学会了区分艺术风格,而且在将画作(他们从未见过的)与艺术风格和艺术家相匹配方面也更加成功。由此可见,与按主题分类相比,详细阐释笔记的异同点,不仅有助于提高学习效率,而且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分类能力,建立合理的分类方式。

我立刻把它放在了我的Obsidian笔记本里,并且让它跟《万物比比看:认识我们的世界》还有《谁是谁?那些相似的动物》这两本关联了起来。

与此相关的另一则笔记则是这样的:

我们的大脑通过重复扫描周围环境,将注意力从一个区域转移到另一个区域,从而进化出注意细节的能力。大脑在扫描的时候比在专注的时候更容易注意到细节。”(Zull,2002)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把所要思考的事物放在眼前时,思考就会更有效的原因之一。这是我们的天性。

而我之所以把它们联系起来,并不是因为他们都出自这本《卡片笔记写作法》,而是因为它们跟我目前工作遇见的事情高度相关。这也是这个卡片笔记写作法的精髓之一,你的初心和出发点,都是为了解决自己最关心的那些问题。也只有这样,你的笔记才会在你与它的互动中,变得越来越复杂,但也越来越有用和清晰。

《卡片笔记写作法》教给我的事

最后,我们分享一些这本书里我觉得笔记核心的信息吧。

第一个,创建一个【闪念笔记本】来搜集我们的灵感;

第二个,创建一个【读书笔记本】来做简短的读书笔记;

第三个,创建一个【永久笔记本】来收集根据以上两个笔记本而形成的思考。

第四个,梳理这些思考,并在他们之间建立链接。

第五个,长期去投喂你的笔记,然后思考你关注的核心问题。从永久笔记中发现新的主题或者新的关联。

第六个,把你发现的东西写成文章。这时候可能你会继续寻找论据。但是你已经发现,碎片化的输入居然真的可以成为像模像样的篇章。

为了让这个系统跑得通,所有这一切,也要遵循一些原则。

第一个,做这类笔记,一定要简洁。其次,也要克制。并不是什么大事小情都要记录在卡片日记系统里。

第二个,要经常性地整理你的笔记,该删的删,该留的留。

第三个,要保持开放的心态。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偏好,但是往往我们意识不到这种偏好本身的弊端。所以作者在书里建议我们做笔记的时候,唯一的标准是能否对已有笔记的讨论构成补充,而不能是我们的偏好。很多时候那些让我们不舒服的观点,才带给我们更多有价值的思考。

最后还有一点,叫做写作者和独立批评家角色的分离。就是说,我们在写作的时候,创作过程可以高度自由,但是当你真要发布的时候,你应该以批评家的角色来要求自己。千万不要错位,就像很多人写一个东西开不了头一样,这就是独立批评家角色跟写作者错位了。其实你没必要一气呵成,能写哪部分咱们先写,写完再开头不好吗?

其实,这本书远不止以上这些内容。卡片笔记写作法,它作为一个系统,肯定不是一篇文章,就能让大家意识到它的好的。这也是为何作者能写一本书的原因。所以,如果你真的对深度思考有兴趣,要长期保持写作习惯,那么这本书确实值得一看,也许你这个笔记系统改变了,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另外,我也特别建议大家思考《卡片笔记写作法》最后那个flomo·浮墨卡片笔记联合创始人刘少楠写的文章,TA的笔记实践对我很有启发性。

写在最后

最后,我想说的是任何方法技巧,都不会让你瞬间脱胎换骨。我们需要做的是坚持,还有永远保持思考的习惯。

杂志文摘

读《李育辉组织行为学讲义》浅谈“人工智能与内卷”

2021-7-22 16:24:59

杂志文摘

生亦何欢 死亦何苦

2021-7-22 16:25: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