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的权利不被尊重,就永远不会停止抗争

浅蓝的摩卡点评水中血:自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以来,所有的国家和人民不得不接受如此残酷、无情又感...

自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以来,所有的国家和人民不得不接受如此残酷、无情又感到苍白无力的打击,尤其是对于西方国家来说,整天标榜民主、人权的氛围突然间凝滞了。整个西方国家的医疗体系崩溃了,人权问题受到了极大的讽刺,而典型的西方民主则完全成为了一个笑话。

美国一直是西方国家中民主和人权的典型代表,但同时又是反面教材的典型代表。2020年5月25日,以德雷克·肖万为首的四位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乔治·弗洛伊德死亡,终年46岁。从视频监控中可以看到,美国警察不分青红皂白给他戴上手铐,三名警察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其中一人用膝盖压住他的脖子。弗洛伊德频频呼救,称自己喘不上气,挣扎数分钟后,陷入昏迷。路人也多次要求警察检查他的脉搏,但警察无动于衷。直到医护人员赶到现场,警察才松开弗洛伊德。救护车将其送到医院,在长达一个小时的抢救后,医生宣布弗洛伊德死亡。

光天化日之下,美国警察的这种行径简直骇人听闻。警察是有武装性质的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秩序的公职人员,理应公开、公正、公平,而不是哗众取宠、制造事端。也许是迫于国内社会各大团体的抗议、谴责活动,再加上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2021年6月25日,美国弗洛伊德案量刑结果宣布:涉事前警察肖万被判22年6个月刑期。美国总统拜登表示,弗洛伊德之死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谋杀。我们震惊于路人视频中美国警察面对镜头的冷漠和淡然,他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同样惊讶于美国司法制度的时效性,时隔一年多的时间才做出宣判。毕竟,没有证据、没有任何指控,就可以随意的对无辜的公民做出如此酷刑,在法治社会的今天,这种阳光下的罪恶难道不令人恐慌吗?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至少,在全球的瞩目下和美国民众自发的抗议活动下,美国警察的暴行还是得到了该有的宣判。但是,发生在1971年的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一次监狱骚乱——阿蒂卡监狱暴动,则是在时隔40多年的时间里,才最终在2012年得到了一个迟来的正义的结论。只不过,物是人非,结论只是一个结果,只是一个象征意义上的结局,发生在几十年前的那5天的内情,尤其是最后1天的暴行,真相则是永远也无法完全大白于天下。我们说社会在前进,人类文明在发展,文明的意义不言而喻,对于标榜民主、人权卫士的美国在当下的社会中尚且让人如此感到惊讶和讽刺,那么对于40多年前的阿蒂卡监狱暴动中的残忍行径,也就不奇怪了。这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

由美国密歇根大学历史学教授、博士、历史学家海瑟•安•汤普森女士耗费十年精力,不仅采访了诸多当事人,而且辗转查阅了被掩藏、封存的尸检报告、弹道分析报告、州警的陈述、证词、调查报告、起诉书等,搜集整理了天量的资料写成的《水中血—1971年的阿蒂卡监狱起义及其遗产》是一部详尽描述1971年阿蒂卡监狱暴动的原因、过程以及后续持续起诉、抗争的纪实文学。没有人愿意去回顾这样血一般的历史惨案,但反过来讲,如能真实的还原当时的各种史料,对于民权斗争、司法公正以及社会发展都有极大的历史推动作用。

二战以后,美国国内各行各业得到了高速的发展,但是,社会发展越迅速,贫富差距越大,社会矛盾就愈发的突出。高福利的人群受众数量多,在很多事情上则显得非常冷漠,整个社会呈现一种浮躁、矛盾、压抑的态势。因此国内犯罪率居高不下,并且美国警察和司法制度对于犯罪的类别显然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层次分明的标准。单单是违反了假释条例、未经授权使用机动车,就要和杀人犯一样被关在这座臭名昭着的监狱——阿蒂卡监狱中。很明显的一个事实,监狱建造的再大,也无法容纳如此草率就被判刑的囚犯人数。更暖和的衣服、更多的食物、洗澡的次数、放风的时间、缺失的医疗服务、恶劣的住宿环境、不人道的监管等等,让这些囚犯深恶痛绝。强压的监管令人窒息,囚犯们整天小心翼翼,但不满的呼声越来越高。令人感到的惊讶的是,狱警们整天也小心翼翼,他们完全能够感受到囚犯们的情绪,因此非常沮丧。至少在1971年的9月9日之前,这种囚犯和狱警双方都抱持谨慎和提心吊胆的情况还能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1971年9月9日早上8点多,囚犯们听到他们的一个同伴因涉及攻击狱警被留在囚室中,将在隔离后被拷打的传闻后,这些囚犯中的一部分为表示抗议,他们设法将那个从囚室中释放出来一块去吃饭。一段时间后,当狱警发现所发生的事情后,他们改变了囚犯的常规日程。囚犯们在吃完早饭后意识到他们没有向往常一样前往庭院放风,而是被领回自己的囚室。一名囚犯一拳打在了柯蒂斯警督左太阳穴上,暴乱开始了。

1281名囚犯接管了阿蒂卡监狱,以抗议多年来遭受的虐待。这些囚犯挟持了30多名狱警和文职人员为人质,在随后的四天四夜里与政府官员谈判,要求改善监狱条件。从9月9日到9月12日的四天时间里,从纽约州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到专员奥斯瓦尔德,再到典狱长曼库斯,以及所有在这四天里赶到阿蒂卡监狱的律师、学者、团体领袖,囚犯和纽约州的临时观察员们展开了一场根本无法达成的连续会谈和磋商。囚犯们提出的请求根本得不到满足,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的强硬态度和漠不关心则加剧了冲突的可能性,专员奥斯瓦尔德不停的协调各方,最终他无能为力。

1971年9月13日,星期一,是阿蒂卡监狱起义的第五天,纽约州方面突然派出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州警、狱警,在直升机释放的毒雾下冲进了监狱,开始武装夺狱。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对抗,手无寸铁的囚犯和全副武装的警察。本来在高压的武器绝对控制下,囚犯们没有丝毫的反抗意图,他们只想给自己争取一点点权利。但是,一经在监狱外面等待了四天,也憋屈了四天的警察们兴奋了,戴着防毒面罩的他们一冲进栈桥,枪声就立刻密集的响了起来。一场根本没有必要的残杀就此开始。他们枪杀了39名男子,死亡的不只是囚犯,竟然还有人质,另外造成100多人重伤。很多人的身体都打成了筛子,无论是从角度上还是情理中,无论后面那些狱警和州警如何狡辩,有些枪击的弹道根本无法解释。如果非要一个说法,再加上参与尸检的法医的证词的话,那就只有一个结论:故意杀人,并且是囚犯和人质之间,无差别的故意杀人。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在收复阿蒂卡监狱以后,狱警、州警乃至于纽约州的掌权者都对囚犯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报复,纽约当局起诉了62名囚犯,在42次起诉中总计被指控1289次。却从未对参与夺狱和善后工作的狱警、州警和相关官员提出过任何指控,也没有向幸存者和遇害者家属道歉和赔偿。而这,也正是这本书中最为关键的部分:从1971年到2012年这40多年来的囚犯极其律师与纽约州政府和官员的抗争过程。

对于作者海瑟•安•汤普森女士来说,本书最难的部分是那些已经被封存多年的文档记录,很多卷宗都没有向公众开放,就算开放的资料,也已经是经过多方修正以后的,关于阿蒂卡监狱暴动的很多关键内容现在依然被藏匿着,无法大白于天下。

阿蒂卡监狱的囚犯和代表他们的律师们,几十年来一直在不停的申诉和起诉,他们想要得到一个公平正义的结果。尤其是囚犯们,他们的要求仅仅是改善监狱的条件,却没想到由此导致的事件影响了他们的一生,而有些人则永远的失去了生命。美国社会对待穷人、弱者、有色人种的歧视并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这在美国的发展历史上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现象,尤其是种族主义盛行,白人与黑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庭审中,全部都白人组成的陪审团是一个绝对的阴谋和灾难,很难得到公正的审判。

对外号称人权卫士的美国四处标榜,但并不只是现在,近几十年来其社会内部的矛盾已然激化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乔治·弗洛伊德只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但绝对不是唯一。美国国内四处频发的枪击案、白人针对非裔、华裔美国人的霸凌以及毫无理由的攻击已经揭示出了美国社会矛盾极其尖锐,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美国现在能做的只是在美国之外挑起各种争端,针对中东的局势部署,与中国的贸易战,跟欧盟互殴,同俄罗斯的强强对抗,无非就是把美国民众的注意力从国内转移到国外,只可惜,今时不同往日,包括美国民众在内,世界各国都看的清清楚楚,这不是喊一两句口号、出动几个航母编队就能解决的问题。

%title插图%num%title插图%num

阿蒂卡监狱暴动事件如此的触目惊心,40多年来的抗争在2012年终于得到了一个阶段性的结果,但结果也仅仅是个结果,无论赔偿的金额有多少,很多人都已经无法看到了,更有很多人造成的心理创伤并不是金钱所能弥补的。说是结果,是因为在与纽约州政府的对抗中,获得上了法庭上的胜利,并且一直得到了广大民众的支持。只不过,无论如何,那场涉及上千人的暴动因为历史原因以及时代性无法得到所有完善的处理,但终归,从司法层面算得上一个略显体面的结论。只可惜,纽约州政府从来都没有为阿蒂卡监狱暴动事件道过一次谦。

1971年的阿蒂卡监狱暴动事件向这个国家表明,即便是最边缘化的公民,只要不被当人对待,就永远不会停止抗争。它证明了对正义的渴求是无法抑制的。而这就是阿蒂卡的遗产。

杂志文摘

各位文人,我们重新认识一下

2021-7-22 16:24:28

杂志文摘

作者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

2021-7-22 16:24: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