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准子一点细节的想法

木木夕点评我杀了他:读书只花了两个多小时,然而之后画关系图和找线索花了五个多小时……,关于凶手是谁...

读书只花了两个多小时,然而之后画关系图和找线索花了五个多小时……

关于凶手是谁,我的推理结果也是骏河,不过由于是第一版的翻译问题,书中不是“和前妻买了一堆相同的小盒子”,而是“和前妻一起买的”,因此推理一直陷在困顿中。

先说一下我的错误推理,就是关于那枚不明人士的指纹,我推理中觉得是准子的,准子最初时候没有死(关于这个推理,请看后面),而骏河说过如果准子想要把药混进去给渣男吃,他会帮忙的,所以准子假死后,第二天骏河提供了消息,让准子待命,随后准子在美容院调换了药,而后准子赶回自己家,真正地服毒自尽(6颗又少一颗)。

由于最初警察并不知道准子,而调查准子的时候准子已经死了,死在穗高之前,所以没有比对准子的指纹,于是成了‘不明人士’,而后加贺由于查到了准子曾去换药,所以核查了指纹,于是确认了指纹归属。

这个推理中,准子的死亡时间就很关键,于是我就觉得在最后的嫌疑人说出真相的时候,加贺就确定了死亡时间的问题,不是在他们说的前一天中午,而是在渣男同一天的早上,因此推理出凶手。不过后来我又翻了一下书,发现警察曾经告诉哥哥,发现尸体时候已经死了一天以上,发现尸体是在渣男死的当天晚上过了凌晨,那么准子就还是在前一天内死的才对的上。

除此之外,这个推理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知道盒子上会有准子指纹的实际上有两个人,就是骏河和哥哥,最后加贺无法指任谁是凶手。因为只能确认准子曾经把药放进小药盒,而无法确认是哥哥看到那次,还是骏河配合的那次。

因此本推理中关于那枚‘不明人士的指纹’是准子的大错特错。

我赞同其他评论中分析的,是骏河发现了渣男前妻寄来的东西里面一对的小药盒,留下的指纹。

但是我对于准子的死亡时间有其他的看法。

————————————————————————————————————

准子并非中午在渣男后院中,而是在傍晚在自己家死的。

线索一:死状

书中对于渣男中毒死亡时候的描述是:

穗高诚倒在通道上,土灰色的脸丑陋地扭曲着,嘴里还吐着白沫。由于外观变化太大,一瞬间我还以为这不是穗高。但从体型和发型,以及身上的新郎礼服判断,无疑就是穗高本人。

而关于准子的描述有两个,一次是骏河在渣男家看到她时候:

修剪整齐的草坪上似乎铺着一块白布。仔细一看,是浪冈准子,她仍然穿着之前看到过的那件白色衣服。不同的是,她蒙着白色面纱,右手拿着花束。部分面纱翻卷,露出了她那消瘦的面庞。

一次是女编辑在准子家看到的:

那里倒着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白色连衣裙,很眼熟,就是白天在穗高家院子里见到的那个幽灵般的女子。

……

我俯视着到在房间里的女子。从她苍白的脸庞感觉不到任何生气。

警察确定两个人中的同一中毒,穗高和骏河认识多年,但是穗高中毒倒地后,连骏河都无法认出他,只能从体型发型衣服来辨认。但是准子中毒之后,骏河站在老远就一眼认出了她,而且只是面庞消瘦,而不‘扭曲’。如果说当时准子药效还没发作的话,那后来只有一面之缘的女编辑在她家看到她时候也能一眼认出她,而且同样只是说她脸色苍白似乎没有生气。

根据书中所说,毒药是硝酸士的宁,即士的宁,无色柱状晶体或白色粉末,作用在中枢神经,对脊髓有高度选择性的兴奋作用。过量服用会出现焦躁不安、焦虑、头痛、头晕、面色苍白、恐怖、呼吸困难、吞咽困难、颜面及颈部肌肉强硬,继而出现全身性阵发强直性痉挛,角弓反张,全身发绀;颜面肌肉痉挛,呈露齿笑容,成为“痉笑”……

我相信,看到这种模样绝对不会忽略错过的……所以哥哥在毒死猫之后想起来还觉得心有余悸。而且士的宁中毒死亡之后尸僵来得很快,而且会四肢不正常地蜷缩,那么他们装箱会很不容易,之后女编辑看到的时候也不会没有注意到。

由此判断,直到女编辑看到的时候,准子都还没有死。

线索二:装着毒药的鼻炎药

骏河自述在穗高家后院就捡到了鼻炎药瓶,见到准子后他打电话给穗高叫他回来,穗高回来后要骏河帮忙把准子的尸体弄回准子自己家,死也不能死在他家里,然后找了大箱子运送了准子。两人把准子放好之后,穗高和骏河一起下楼离开。

女编辑就是在这个时候到了准子家,发现了准子的时候,立刻就看到了旁边的装着毒药的鼻炎药和装着毒药的维生素药瓶。

如果穗高看到鼻炎药瓶,一定会觉得很奇怪,继而很容易就能想到准子想杀他,那他之后还会继续随便就吃下别人给的鼻炎药吗?

线索三:加贺的话

加贺关于准子的死曾经提到两次不同寻常的说法,和女编辑时候说:

在自己房间里服药,没必要特意制成胶囊。

当然如果准子在后院就死了的话,就得吃胶囊,但是如果是在家应该就不会吃胶囊了。之后在和哥哥与美和子时候说:

可能有人参与了浪冈准子小姐的自杀,我们正在调查那个人到底是谁。

如果在后院就已经死了的话,感觉不应该算是‘参与’了自杀,只是事后移动了尸体。感觉参与像是在自杀中有过一定活动,之后准子自杀了。

线索四:毒胶囊的数量

首先,确定的信息是:准子买了一瓶12粒的鼻炎药,桌上1粒拆开的——还剩11粒,然后准子放到穗高小药盒被男主捡走的2粒——还有9粒,少了1粒?——还剩8粒,女编辑拿走1粒——还有7粒,女编辑看到药品里少了1粒——还有6粒,某人又取走了1粒?——还有5粒。于是警方得到药瓶中5粒+拆开1粒

这里我有一个不太明确的地方,原文中女编辑到准子家事后看到:

药瓶周围散落着两个打开的空胶囊……瓶子里共有八粒胶囊

而之后,加贺说,警方得到的是:

药瓶旁散落着一粒拆开的胶囊……瓶子里剩的是五粒

不知道这个是翻译的问题,还是设下了什么提示,在翻译中还特地更改了量词描述。两个打开的空胶囊,和一粒拆开的胶囊,是不是同一个意思?


根据以上线索,我的推理是:

准子带着毒鼻炎药(瓶中有⑪颗)去了穗高家,想要杀了穗高再自杀,结果穗高家人太多,未能实施,被骏河劝走。骏河走后,准子又折了回来,将2粒毒药放入药盒(最终到哥哥手上)(瓶中还剩⑨颗),放完药准子躲起来了。然后看到穗高一行人全都走了,又进了穗高家,但是还抱有一丝希望,想要把穗高喊去,所以打了电话,但是赶过去的人却是骏河。

准子仍不肯死心,求骏河配合她演一出戏,假装自己死在了穗高家,看穗高会有什么反应。骏河并不知道准子真的打算自杀,只是由于之前的视觉冲击和内心的爱意,答应了准子,于是把穗高骗了回来。结果穗高只想撇清关系,于是去找纸箱子,准子和骏河商量后决定假死看情况。然后骏河和穗高把准子运回准子家,穗高离开。

准子心灰意冷,决定自杀。她把毒药拿了出来取了一粒(⑧颗),因为她没有告诉骏河她放毒药,所以骏河也不知道毒药被丢了。此时她大概还想着如果和穗高一样的死法,他们最终还是会被联系在一起,而不会她自己默默的死掉。但她刚把瓶子盖好放在桌上,就听见有人进来,听出脚步声不是骏河,所以躺下装死,没来得及收拾东西。然后就被女编辑进来看到了。

假设拆开的就是一粒药,女编辑此时看到的就是外面两瓣装坏的一粒药,和瓶子里的8粒,此时还有一粒要么被准子吃了(猜测1)要么在她手里(猜测2),然后女编辑拿走了一粒药(⑦颗),听到骏河回来躲了起来。

因为知道准子死亡是装的,所以骏河送走穗高之后停了车又回来了。但他看到准子躺着,然后也看到了桌上的药品,立刻明白过来准子真的准备了毒药而且可能已经服下了毒药,所以扭开了瓶子查看,然后哭着呼唤准子,想确认准子是死是活,所以扶住了准子的肩膀,发现她还活着。因为女编辑再次出来之后没有看出准子毒发,此处准子要么吃了毒药还没发(猜测1,士的宁10分钟后才开始起效,再加上胶囊延时症状还要更久),或者毒药在手里被骏河拿走了(猜测2

发现女编辑的存在后,骏河立刻克制住了自己,然后告诉女编辑准子死了,然后骗着女编辑一起走了,并且因为准子还活着,所以不能报警。和女编辑走了之后,之所以不锁门是因为他还得回来,如果锁上了,准子不给他开门,他就进不去了。

此处骏河和女编辑先走到了门口,女编辑说碰过门把手,于是骏河擦了门把手。然后女编辑说还碰过药瓶,然后他们又进去擦了药品,之后女编辑才注意到药少了一颗(⑥颗)。(猜测1)若是准子那颗药她已经吃了的话,那么骏河打开药瓶时候可能取走了一颗药(或许打算殉情?);(猜测2)准子的药若是被骏河拿走了的话,那么就是准子在他们到门口的期间立刻又取了一颗药服下自杀。

送走女编辑走后,骏河再次回到准子的房间。发现准子已经毒发,甚至目睹了她的死亡惨状,(放弃殉情),打算让穗高用一样的死法去死,给痛苦的准子报仇。然后他想到了支使神林(哥)的办法,但为保险起见,又从瓶子里取了一粒(⑤颗)。

假设桌上实际上是拆开的两颗,那可能是骏河送穗高出去时候,准子心灰意冷,但求速死,拿出一颗药拆开了直接吞下药粉(猜测3),士的宁的反应时间还是要有10分钟,女编辑立刻就进来了,所以准子当时还没彻底毒发,女编辑一来看到准子脸色苍白,没准是刚吃了毒药开始略有反应。然后照样是和猜测1一样,骏河取走一颗,送走女编辑后回来又从取走一颗。——不过这个猜测有个问题,如果一心求死为什么这样还要麻烦拆胶囊,直接吃瓶子里的毒药粉又多又简单。而且胶囊壳少了一粒的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猜测4)还有一种可能是准子一开始就只做了10颗(加贺也没明确说剩下那颗就一定是做坏的,只是猜测是做坏了的),放药盒后还剩8颗,被运回家后,在骏河送穗高走,女编辑还没来期间,她打开毒药粉瓶直接吞了药粉,然后仍旧是听见声音装死,脸色苍白。然后女编辑取走一颗,骏河发现准子服毒也取走一颗,送走女编辑后骏河有了嫁祸神林的计划,回来看到准子惨状后又取走一颗,确保穗高必死。——问题仍然是多出来的一粒胶囊壳为什么要取走?

猜测5)只做了10粒,然后准子没吞药粉只是装死,骏河取走一粒(还剩⑥粒)折回来时候准子吃了瓶子里的一粒(还剩⑤粒),然后用桌上的药壳自己填装了一粒带走——可为啥他要自己装一粒,为啥不直接取?

所以猜测3、4、5都不能成立,所以大概还是这个版本的翻译有问题吧?桌上就是拆开的那一粒,只是分成了两瓣壳。

不过我感觉准子是在家里才死的,只是她因为一开始在草地上摔倒过又被当尸体搬运,所以头上才有穗高庭院里的草。(自杀躺在庭院里时候还铺了布理论上头不会粘上草,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什么障眼法)

杂志文摘

《飞鸟集》诗词节选(郑振铎 译)

2021-7-22 16:23:57

杂志文摘

地上本没有路 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2021-7-22 16:24: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