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为后穆清歌全文免费试读 顾子衿穆清歌小说全本无弹窗

完整版小说《一朝为后穆清歌》是花弄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子衿穆清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直到陶元城离开好大一会儿,穆清歌才继续开始往出走。道路明显是被人清扫过得,雪被扫到了两旁,走起来方便不少。路过相思苑时,她看见楼前挂了白色的丧幡。整个楼里显得冷冷清清,不似平日里的欢声笑语。穆清歌顿了...

《一朝为后穆清歌》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一朝为后穆清歌》是花弄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子衿穆清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直到陶元城离开好大一会儿,穆清歌才继续开始往出走。道路明显是被人清扫过得,雪被扫到了两旁,走起来方便不少。路过相思苑时,她看见楼前挂了白色的丧幡。整个楼里显得冷冷清清,不似平日里的欢声笑语。穆清歌顿了…

《一朝为后穆清歌》 第十一章 王爷调查我 免费试读

直到陶元城离开好大一会儿,穆清歌才继续开始往出走。

道路明显是被人清扫过得,雪被扫到了两旁,走起来方便不少。

路过相思苑时,她看见楼前挂了白色的丧幡。

整个楼里显得冷冷清清,不似平日里的欢声笑语。

穆清歌顿了顿,吩咐听若道:“你去打听打听出了什么事。”

“是。”听若说着便一路小跑过去了。

穆清歌兀自在前边走着,不多时,听若便气喘吁吁的跟上道:“小……小姐。”

“嗯,是谁过世了?”

“是翠翠。”听若看了看穆清歌的脸色继续道:“就是上一次陶大人找的那位姑娘。”

“是嘛。”穆清歌脚步并未放慢,摇了摇头有些可惜道:

“李欣儿都是太子的未婚妻了,不想还是连一个风尘女子都不放过。”

“可她勾引陶大人毕竟也是真的啊!”听若这次倒是同仇敌忾。

陶元城去青楼这件事,总归叫穆清歌名誉也是有损了的。

“勾引。”穆清歌淡淡的笑了笑,低语道:“她不过是没有选择罢了。”

“奴婢不懂。”

“罢了,与我何干。”穆清歌喝出一口白气,主仆两人朝着王府走去。

这王府是多年前顾子衿住的地方,自先皇过世他去守陵后便一直空着。

这次他回来,自然而然的住回了这里。

虽是旧时的住处,却被打理的十分干净简洁。

似乎料到她会来这里一般,穆清歌刚在门口报了个姓便直接有人将她带了进去。

“王爷,穆姑娘来了。”走到门前,王府的侍卫恭敬道。

“叫她进来。”凉凉的声音在里边响起。

叫听若在门外侯着,穆清歌推门走进去,看见顾子衿正坐在案前作画,暗红色的衣衫随意垂落在地上,表情认真而投入。

穆清歌忽然有些呆住,其实他的容貌比起陶元城来是丝毫不落下风的。

虽然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却叫人望而生畏的多。

“可看够了?”语气带了稍许不悦。

“啊?”

穆清歌猛的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行了个礼道:“王爷。”

“坐。”顾子衿头也不抬,专注于手底下的画。

半晌,将笔一放:“什么事。”

“民女是来谢谢王爷的。”穆清歌笑了笑。

“空手来谢?”顾子衿一针见血毫不留情道。

“呃……王爷见惯了奇珍异宝,民女不好来献丑,是以若是民女有王爷喜欢的东西,倒是可以送给王爷。”

“不必了。”

顾子衿看了过去:“举手之劳而已。”

见顾子衿没有要细说的意思,穆清歌默了默。

忍不住道:“王爷,民女还有一事想不通,昨日在皇宫,你为何几次冲我摇头。”

“蠢。”

一个字就这样带着一点嫌弃吐出,穆清歌略略脸红一下。

顾子衿将画好的画放到一旁,重新拿了一张白纸继续画着,过了一会儿才道:“皇上想做的事,谁都不能成为绊脚石。”

“你的意思是,皇上一开始就是打定了心思想让太子同李妍儿成亲?”

穆清歌有些惊讶,原来顾子衿那日的无意一提果然是装出来的。

想着,她又问道:“可最后换成了李欣儿,皇上也并无不悦啊。”

“只要是丞相的嫡女,是谁又有什么关系。”顾子衿落笔苍劲有力,一笔一划皆行云流水。

“这么说……”穆清歌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时竟震惊的站了起来,难怪顾子衿要阻止她对付李丞相。

一是她目前人微言轻斗不过,而是皇上有意拉拢李丞相,自然会偏帮他们。

如此一来,穆清歌闹起来肯定是讨不了好的。

上辈子她不清楚,但现在看来,这朝堂的水显然比想象中深得多。

皇上怕陶元城娶了李欣儿与李丞相强强联合,便也想同李丞相结亲牵制一下。

结果让她一番捣乱,不想太子竟直接娶了李欣儿。

可这么隐晦的事,顾子衿就这么大刺刺的给她点了出来?

穆清歌狐疑的看过去,却见顾子衿仍旧是面无表情的作着画。

“那个……王爷,若是没事的话,民女就先回去了。”

这个是非之地,她还是早些远离的好。

沉默。

顾子衿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穆清歌便站的有些心虚,末了突然想起什么一般。

“对了,王爷您是不是该把解药给民女了,再不给,民女半夜毒发身亡可如何是好。”

顾子衿被她那煞有其事的样子逗得唇角略微上扬,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道:“放心,还死不了。”

“王爷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民女!”

穆清歌索性坐回去,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模样。

“本王说过,梨儿的解药拿到了自然会给你解药。”

“王爷,恕民女直言,药是陶元城下的,您不去找他老是为难我一个女儿家是否有失偏颇。”

“不偏颇。”

“…………”

“民女觉得还是挺偏颇的。”

“那就偏颇好了。”顾子衿再次将笔一放。

悠悠的站起身,将刚画好的画举起来欣赏道:

“据本王所知,穆姑娘此前是对陶元城十分情有独钟,而且所作所为甚是疯狂,何故近段时间来反差这般大?”

“王爷调查我?。”

穆清歌闻言脸色忽然沉下来:“这应该是民女的私事吧。”

“本王只是好奇。”顾子衿说着慢慢靠过去。

“一个可以为了他命都不要的人,怎么会反目至此。”

他的目光还是那样清冽,定定的注视着她的每一个表情。

穆清歌猛的撇过头去不与之直视,皱起眉头道:“无可奉告。”

“你这样的女子,果然不讨人喜欢。”

顾子衿将画铺在穆清歌眼前道:“可本王不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做出改变。”

“王爷可以接着调查。”

穆清歌无所畏惧,反正重生这么离谱的事怎么可能查得出来。

目光忽然触及那副画,她蓦然一愣。

画中是一位女子,女子一身红衣张扬明媚,眼角眉梢尽是笑意。

而那女子的脸,正是她。

穆清歌眸光闪动,顾子衿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可画中的神态却与她曾经分毫不差。

“你怎么……”

“穆姑娘现在叫自己过于沉重了,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

“我不需要那个样子。”穆清歌笑了笑,笑意却未及眼底。

顾子衿不语,收起画扔到一旁的火炉里。

火舌迅速吞噬了单薄的纸张,火苗蹿起,照的周围红彤彤的。

“那就烧了吧。”顾子衿站到窗前没有回头的说道。

“嗯。”随着火焰一点一点的消失,穆清歌觉得自己的心也一点一点的冷下去。

“解药的事你不必再提,梨儿没有好之前,本王是不会给你解药的。”

“王爷这会不会太欺人太甚了!”

“如果你有实力,也可以欺负本王。”

这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感觉自己还特别有理。

穆清歌被气的语塞,愤然站起身离去。

听若在门外看见自家小姐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有些摸不着头脑。

忙跟了上去道:“小姐,怎么了啊,你同王爷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穆清歌极力忍住不叫自己看起来太生气。

末了一咬牙:“走,咱们去药铺!”

“是。”

两人出了王府便直奔离此地最近的一家药铺。

进去任由大夫检查一番后大夫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便以为穆清歌是在骗自己。

严肃道:“好好的来药铺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家绣花去。”

“大夫,你再好好看看,我应该是被人下毒了。”

穆清歌此时已经恢复了清冷的样子,说起话来也沉稳了许多。

“老夫已经仔细看过了,你确实是好好的。”

大夫不耐烦的挥挥手:“回去吧,后边还有人等着看病呢。”

穆清歌无奈只得退出来。

可一连跑了好几家药铺,所有的大夫都说她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这倒是棘手,穆清歌可不认为这是顾子衿心慈手软没给她下毒故意诓她的,这应该是一种特制的毒药一般人查不出来而已。

有些烦闷的走在大街上,穆清歌仔细思量这该如何找到解药。

不防腿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穆清歌惊了一下,转过头看时,却是相思苑里的老鸨。

“姑娘,姑娘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老鸨一张浓妆艳抹的脸配上深深的褶子看起来有些扭曲,语气是受了惊吓的。

穆清歌将老鸨扶起:“妈妈此话怎讲?”

“姑娘,我指证李小姐买药被惦记上了,姑娘一定要救我,否则,我的下场只会比那翠翠更惨!”

老鸨死死抓住穆清歌的手害怕道。

“是丞相府。”穆清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种事你自去报官好了,或者去找皇上做主,恁的找上我们,我们没权没势如何能救你。”听若在一旁不悦道。

“官官相护,报官若是有用翠翠就不会死了,再说皇上岂是我这等平民想见就能见的。”老鸨也很是无奈。

“这么说,你是故意在这里堵我。”话语并非询问而是肯定的。

老鸨也懒得撒谎,坦白道:“是的。”

“可是正如听若所说,我又如何能帮你呢。”

“姑娘只需带我回穆府即可,您现在是护国公的未婚妻,想来他们也不敢做的太明目张胆。”

老鸨说完便期翼的看向穆清歌。

穆清歌斟酌了一下,如果没记错的话,她记得上一世因这老鸨眼光独到,又十分有经营头脑。

是以没过多久相思苑便发现成了天齐国人尽皆知的第一青楼,很多地方还设了分苑。

虽说带老鸨回去可能会引来一些麻烦,可这个人显然是值得去结交的。

更何况,就算老鸨不回穆府,她相信李家人也不会叫她太平的。

心里虽打定了主意,穆清歌面上还是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可我现在若是收留了妈妈岂不是等于公然选择跟李丞相作对,这……”

“姑娘放心,你这一次救了我,她日妈妈我定会好好报答。”老鸨许下承诺道。

“报答倒不至于,只是以后有妈妈提点的地方还希望妈妈不吝赐教。”

穆清歌说道,毕竟论起做生意,她是真的一窍不通,有一个会的人在身边总归要好许多。

她穆家当初的辉煌,她也一定会慢慢找回来的。

只是现在手头上的事有些多,还顾及不到那里去罢了,不过现做个铺垫也好。

带着老鸨回到穆府时,穆清梵不在府里不知道去了哪里

穆清歌专门僻了一处小院子给老鸨住,带她过去后正要离开,却发现老鸨脸色极差。

之前因为厚厚的妆容盖住没有看清,仔细问了问才知道原来她昨夜挨了板子回来后只是简单的上了药。

这天寒地冻的,伤口有些加重。

忙叫听若去请大夫,穆清歌有些不快道:“妈妈什么时候也这般不爱惜自己了。”

“姑娘以为我不想好好治治。”老鸨叹一口气。

“昨夜要不是我跑得快走了小道,估计早被那伙人截住下了杀手了,这药也是我自己偷摸回去涂的。”

“他们还真是一不做二不休。”

穆清歌将老鸨扶到床上分析道:“短时间内你最好先别出现,在穆府将伤养着,待风头过去再做打算吧。”

“好。”老鸨答应的爽快。

接着说道:“相思楼那边我已经吩咐信任的人暂时打理着,就是委屈了翠翠,不声不响的人就这么没了。”

“一切皆有定数。”穆清歌安慰道。

没过多大会儿听若便手脚麻利的叫来了大夫,穆清歌付了诊金后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听若则留下来照顾行动不便的老鸨。

晚上的时候,太子要大婚的消息忽然传遍了大街小巷。

大家在得知太子成亲的对象是李欣儿时更是露出了八卦的本性,而心口相传的版本大抵有三个。

第一个:皇宫流传版,星官算出太子跟李欣儿良缘夙缔,乃是天定的一对。

于是护国公成其美事,主动将夫婿的身份腾了出来,造就一段佳话。

第二个:坊间流传版:李欣儿脚踏两条船,分别抱上了护国公和太子的大腿。

最后衡量了一番到底是太子以后要继承皇位家大业大的,便果断的踢掉了护国公接受了太子的求婚。

第三个:穆清歌故意流传版:李欣儿从相思苑老鸨那里买合欢散勾引太子上了龙床,太子不得已只能娶李欣儿。

而李家更是过河拆桥,要置老鸨于死地。

这三个版本两个版本都于李欣儿不利,大家闺秀的形象顿时跌了下去,大有跟穆清歌并驾齐驱之势。

而因长久没什么大事发生从而闲的发霉的邑都老百姓对此事津津乐道的高涨情绪更是史无前例,对太子的大婚格外的期待起来。

小说《一朝为后穆清歌》 第十一章 王爷调查我 试读结束。

小说

顾眠楼澈小说章节目录 《玄门大师也种田》全文阅读

2021-7-22 16:23:59

小说

穿书女配追大佬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许倾黎瀚小说完结版

2021-7-22 16:24: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