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神王》邪无忧陈紫樱全本在线阅读

完整版小说《罪恶神王》是乱写一堆所编写的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邪无忧陈紫樱,内容主要讲述:罪血杀伐,善恶有道,以罪恶之名,邪无忧成罪恶神王。...

邪无忧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漫长的梦,这个梦从他记事起经历的种种,到他在断命崖顶自爆元气府方才结束。

邪无忧以为自己死了,可浑身的紧绷感,让他确定自己没死。

缓缓的睁开双眼,在一束强烈的阳光**下,双眼眯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适应周围的光线后,他眯着双眼,从眼缝里看到了几根房梁结满蛛网,布满灰尘。

从房梁的缝隙又看到,蓝天白云,艳阳高照。

毒物山林常年被剧毒嶂气笼罩,想见到这等景象极难。

从天空透明的流水波纹,可以看出,应该是某种移物换象,掩人耳目的阵法纹路。

暗道:“看来乌平威还没有死。”

邪无忧尝试着动弹身体,稍微用力,浑身筋脉像遭受到千万只蚂蚁叮咬一般,十分疼痛。

豆大的汗水,顺着他的额头,往后脑勺流。

“你醒了。”木屋房门被推开,乌雨桐看着邪无忧睁开的双眼道。

邪无忧眼珠顺着声音,向头顶看去。

看到了乌雨桐,他没有惊叹乌雨桐的容貌之美,双瞳怪异,淡淡问道:“我的脸很吓人吧?”

没有了元力维持那张虚假的英俊面容,邪无忧清楚自己变回了什么模样。

坑坑洼洼的小洞布满整张脸,小洞内是不能愈合的黑色血肉,像有人用利器在他脸上开凿出来的一般。

乌雨桐救邪无忧时,他浑身是血,没能看清楚样貌,现在看清楚了,对于从小看惯各种蛇虫鼠蚁的她,觉得没什么。

开玩笑道:“吓是吓人,可吓不到本姑娘我。”

人心的虚情假意,邪无忧看多了,真心或敷衍他看得很透彻,乌雨桐的玩笑很真实。

“谢谢,没吓到你就好。”

“放心吧,本姑娘胆子很大,不会轻易被吓到。”

邪无忧闭眼睡去,没有多言,他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没有问出,一个小姑娘知道的不多,不如等正主来了在问。

乌雨桐在木屋内一阵翻找,小声嘀咕道:“爷爷,真懒,屋子不修就算了,手帕也没有。”

无奈,乌雨桐抬手放在邪无忧额头,轻轻为他抚去额头汗珠。

这让邪无忧内心一暖,依旧闭着眼睛,“不必擦了,只会脏了你的手,随它去吧,会干的。”

“哦。”

乌雨桐想起了爷爷离开时的叮嘱。

“你身体筋脉全部断裂,爷爷刚帮你接好没多久,不要乱动,不然筋脉有可能在断,在断又够爷爷忙活一会了。”

爷爷?想必和万毒教有关。

邪无忧破天荒的挤出了一丝,发自内心感谢的微笑,“谢谢。”

乌雨桐娇笑道:“你这人只会说谢谢吗?连说了两句谢谢。”

除那老道和陈紫樱,能让邪无忧发自内心感谢的人真不多。

邪无忧不语,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陈紫樱,以及她腹中的胎儿。

见邪无忧又不说话了,乌雨桐觉得没趣,走出房门。

乌雨桐走了没多久,忽然一道淡蓝色的身影,从邪无忧肉身脱离出来。

——这是他的元魂。

虽然修为没了,但元魂还在,可以短暂离体,丈游身外几尺。

元魂离体都是以丈来计游身外距离,如今只能游几尺,可见邪无忧元魂状态之虚弱。

元魂离体,邪无忧肉身自然安睡。

元魂环视四周,除了肉身躺着的木床外,地面到处摆满了瓶瓶罐罐。

每个瓶瓶罐罐都贴着一张写着黑字的白纸。

见多识广的邪无忧,看了几张白纸黑字后,惊叹道:“毒之妙用,世间罕见!万毒教除了那老东西也没别人了。”

邪无忧元魂想走出屋子,看一看外面的景象,可元魂才游至房门,就失去了与肉身之间的感应。

元魂回体,邪无忧沉下心神,元魂缩小至米粒一样大小,在肉身内行走。

从头走到腹部,一路查看肉身的筋脉,发现连接的非常完美。

暗道:“老东西,对我挺好挺舍得。”

肚脐下三寸,丹田位置,看着破碎的元气府,以及未彻底消除的点点冰渣。

不禁感叹起阴寒交融蛊的厉害,蛊虫被炸死,残留的冰渣,居然还能随血魂遁法的血液留在丹田。

有些伤感的自语道:“陈紫樱啊!陈紫樱,我承认与你新婚之夜时是鲁莽了一点,可平日里一直温柔待你,你却一直想置我于死地,唉!”

陈紫樱一直是他的软肋,没几人知道,包括陈紫樱自己也不知。

……………

邪无忧没有在去多想陈紫樱的事情,眼下还是尽快恢复修为最重要。

有着《罪血神功》,修为恢复不过是时间问题。

在断命崖顶肉身连同元魂一起自爆,使用的血魂遁法,就是《罪血神功》上的秘法,邪无忧自感做得天衣无缝。

以陈剑秋的性子,段然不会冒着,闯毒物山林的风险,来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彻底死去。

同样他背后的黑手,负魔水域也不会。

元魂变大,与肉身相融。

邪无忧默念《罪血神功》口诀。

“以吾身之血,继罪血之名,承罪血之力,永罚人世罪恶。”

《罪血神功》是一本残缺的功法,是邪无忧在战武遗迹的战武古城中所得。

功法并非不完整,而是创功法者,未能将功法写完,有可能是境界不够,也有可能是没写完就身死了。

不管是残缺还是完整,这本功法让他从受人唾弃,遭人冷眼相待的两个身份,转变为威震一方的邪王。

至始至终是他,傍身保命的最大依仗。

随着口诀念动,天地之间的元气,化做流水,徐徐汇入邪无忧体内。

修炼八境:元气,元力,元灵,空渡,魂识,天引,灵王,劫身。

当初邪无忧便是灵王境的修士,劫身境不出他几乎无敌于云海大陆。

感受到元气之中并未有毒气,他放心的吸收起来。

元气境,做为修士第一境,须感应天地元气,在将元气吸入体内,锤炼肉身,才算成功。

重修一次,自然轻车熟路,在元气的温润下,连接的筋脉更加结实。

肉身内的血液与元气结合,在经过《罪血神功》的洗礼,开始缓慢的蜕变成罪血。

当肉身内血液全部蜕变为罪血之后,邪无忧的修为便可突破到元力境,届时便可释放罪血元力。

修炼了几个时辰,血液几乎蜕变为罪血,只待重筑元气府,即是元力境修士了。

邪无忧猛的起身,大喝一声“破”。

刺啦!

缠绑住他肉身的纱布,顿时四分五裂。

感受着体内流动的罪血,邪无忧邪魅一笑道:“哈哈,陈剑秋,负魔水域你们给老子等着,还有陈紫樱老子就要你做我一辈子的妻子。”

门被推开,一句怒吼声,打断了邪无忧对未来的畅想。

“邪无忧,光天化日之下成何体统,快点给衣裳穿上!”

站在门外的乌平威,翻白的眼珠狠不得瞪下来,手指因生气而不停颤抖。

邪无忧并未觉得尴尬,看了看胯下,这“东西”你没有?

“衣裳?乌平威你这房子里有衣物吗?”

乌平威拍头一想,还真没衣物。

转身走出房门。

“不许乱跑出去,我给你去找衣物。”

毕竟有着救命之恩,邪无忧自然乖乖的躺在床上等着。

乌平威手掌一吸,从一间房门大开的木屋内,吸来一堆衣物。

走进木屋,魂识感应到邪无忧,悠闲的躺在床上。

用力一扔,衣物上附着些许元力落在,邪无忧身上。

闷哼一声“喔”,邪无忧被衣物上附着的元力,压疼得呲牙咧嘴起来,拿起一身破烂处还算少的衣物穿上。

不悦道:“乌平威你出手真狠。”

乌雨威冷冷嘲笑道:“威震云海大陆的邪王,连一点元力都受不了吗?真是丢人。”

邪无忧不与乌平威计较,虎落平阳被犬欺,你这老犬爱欺就欺吧。

穿好衣物后,邪无忧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个老东西没这么容易死。”

乌平威气愤道:“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邪无忧笑了笑与乌平威擦身而过,推开房门,看向外面的世外景象。

呼吸着充满生机的气味,心神都变得宁静了不少。

“想不到啊!毒物山林,云海大陆四大禁区之一,有如此适合隐居的田园山村。”

话锋一转,问道:“乌平威,有几十年不见了吧?”

乌平威走出房门,站在邪无忧身旁,感慨道:“是啊!匆匆岁月几十载,我选择放下了,俗世纷争,隐居于此,只为享一清净晚年。”

邪无忧讥笑道:“哈哈,不愧是当年闻名就让人胆寒不已的毒王。儿子身死,万毒教上下满门被灭,说放下就放下。”

乌平威沉默半晌,低语道:“我老了,心累了,与其在掀起一场大战,生灵涂炭,不如就此放下,各不相扰。”

乌平威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交谈。

问道:“你呢?气府破碎,筋脉尽断,怎么回事?”

邪无忧道:“你还不了解我吗?因为那个女人,我被负魔水域,利用陈剑秋算计,中了阴寒交融蛊。”

五大流域:沧海,清河,恶江,负魔水域,洞庭湖。

其中以沧海百岛势力最为强盛,洞庭湖最为神秘。

沧海百岛处处打压负魔水域,自然引起负魔水域不满。

只是让邪无忧想不到的是,陈剑秋居然会为负魔水域效力,牺牲女儿谋害自己。

不争俗世,远离战乱,这是乌平威立世外村的遵旨,邪无忧的遭遇他很同情,知道后就没有多问。

问多了反而不好,似自己有意想要参与他的报仇大计,不问他就不提,不提这事就与他无关。

邪无忧等着乌平威接话,因为二人是几十年的好友,现在又有救命之恩的联系,彼此可以成为盟友。

等了好一会儿,乌平威也不曾在说半句,暗笑道:“老滑头,看来是真的不想报仇了。”

邪无忧率先打破这安静的气氛。

“我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可以吧?”

乌平威看穿了邪无忧心思,质问道:“住是假,学毒道是真吧?”

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这位惜别几十年的老友。

邪无忧坦然道:“如果我学有毒道,就不会中了阴寒交融蛊的道。”

乌平威沉思起来,在教与不教之间犹豫。

邪无忧走到一旁,一间房屋前,坐在房屋主人放在门外的椅子上,盯着乌平威,颇有耐心的等待他的答复。

小说

热文《萌宝来袭:爹地不许和我抢妈咪》林清易安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2021-7-18 15:36:31

小说

陆寒秦慕烟小说章节目录 《仙道医王》全文阅读

2021-7-18 15:36: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