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沫宫九卿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林沫宫九卿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主角是林沫宫九卿的小说叫做《纨绔王爷仵作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冉闵不纳妾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林沫本来是做公主的命,可惜她爷爷被一个姓宫的夺了江山,她只能窝在村庄白手起家当仵作。十多年后,她打量着眼前一身红衣的高大男子。“你就是那个姓宫的孙子?”“不嫁就不嫁呗,怎么还骂人呢!”...

《纨绔王爷仵作妃》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沫宫九卿的小说叫做《纨绔王爷仵作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冉闵不纳妾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林沫本来是做公主的命,可惜她爷爷被一个姓宫的夺了江山,她只能窝在村庄白手起家当仵作。十多年后,她打量着眼前一身红衣的高大男子。“你就是那个姓宫的孙子?”“不嫁就不嫁呗,怎么还骂人呢!”…

《纨绔王爷仵作妃》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柳长垣被一把甩开,踉跄了两步才停下。

“大晚上的你跑这里来肯定没好事,你这肚子里憋什么坏水呢?”宫九卿很不客气地问柳长垣。

柳长垣也是满脸怒容,冷冷地睥着宫九卿。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凝固,好似随时都能打起来。

林沫实在是受够了他们只要一见面就吵架,上前一把将宫九卿拉开,没好气地说:“柳公子只是路过,你不要总是欺负人。”

“你说我欺负人?小爷还不是担心你,真是个白眼狼。”宫九卿那样子倒是颇为受伤,立即甩袖而去。

临走时还不忘用肩膀,狠狠地撞了一下柳长垣。

小家伙竟然敢对他这么放肆,肯定是柳长垣那个伪君子从中挑拨,实在是可恶至极。

林沫略带歉意地对柳长垣道:“他是无心的,还请柳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无碍,我从来不在乎外人怎么说我。”柳长垣嘴角微微扬起,忽而负手向前凑近林沫,狭长的凤眼顺着她的耳畔看向她身后,声音幽冷,“你的这把神机弩不错,我很喜欢。”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林沫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警惕地盯着柳长垣,拔腿就向外面跑去。

她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院子,还是心有余悸,刚才柳长垣贴着她耳边说话的样子,着实吓人。

“就算你跑着回来跟小爷道歉,小爷也不会原谅你的。”宫九卿正站在他房间的门内,幽怨地看着林沫,说完就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莫名其妙。

虽说得罪了宫九卿,不过一想到他因为生气,或许就不会缠着自己了,林沫又觉得有些畅快。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宫九卿就像是催债似的,拼命地来敲她房门。

“我家小沫沫起床没,该去查案了!”

“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进去了?”

林沫用被子蒙住脑袋,都抵挡不住他在外面的连环催促。

她将被子猛地掀开,坐在床上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要在宫九卿那小子睡觉的时候吹唢呐。

片刻后,林沫冷着脸打开了房间的门。

“世子爷不是说不想看见在下,也不原谅在下吗,为何还要来敲在下的门?”

“小爷我又不是女人,才不会那么小心眼呢。”宫九卿冲她挑了挑眉。

“也不知道是谁,昨晚上气得要命。”

林沫虽是这样说着,可毕竟已经起来,还是查案要紧。

二人来到柳家后院的下人房,这里是下人们居住的地方,杂乱拥挤,地上的沟壑里还有腥臭的脏水。

宫九卿扯着他的衣摆防止弄脏,一身锦缎白衣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用衣袖捂住鼻子,看起来浑身上下都很难受。

反观林沫很是淡定,这里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你这鼻子是不通气的吧,怎么一点都不嫌臭?”宫九卿诧异地瞥着林沫,这丫头是怎么做到这样淡定的?

林沫回答得云淡风轻:“我自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习惯了。”

她和她爹因为都是仵作,经常与死人打交道,故而村子里的人都不愿意和他们住在一起,他们就只好住在村子最边上的地方。

那里正好挨着村里的粪坑,每年一刮春风,家里的味道久散不去。

当然这些寻常百姓吃过的苦,宫九卿一个自小金尊玉贵长大的贵族子弟是不会懂的。

“你做我小弟,以后我不让你吃苦,如何?”宫九卿又恢复了他往日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林沫直接白了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跟他说。

在一排下人房的最里间,阴暗的破门被锁了起来,管家不情不愿地将门打开让他们进去,自己则站在外面等候。

“提醒世子爷一声,里面那丫头疯言疯语,若是做了什么冲撞您的事情,还请您不要和一个下人计较。”

管家不放心地叮嘱,他实在想不通,一个皇亲贵胄跑来他们这下人房做什么。

见管家这样紧张,林沫就更加好奇了。

她迈过门槛走了进去,发现这屋子有些狭小,而且地上脏乱,东西被丢的乱七八糟。

一个穿着丫鬟衣裳的小姑娘被绑在椅子上,披头散发,口中还念念有词。

林沫站在她的正前方。

“你就是柳心儿身边的贴身丫鬟芳芳?”

芳芳是第一个发现柳心儿尸体的人,只是她看到柳心儿死状可怖,被吓得神志不清,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

当时大理寺的人来问过芳芳,她说自己看见有人进了小姐的屋子,只是再问别的时候,她就又哭又闹,什么都说不出所以然来了。

这芳芳的样子倒是让林沫想起自己之前遇到过的一个案子。

妻子杀害丈夫以后,装作被吓成疯子妄想躲过审问,结果还是露了馅。

“我没有,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看见。”芳芳口中翻来覆去的,就只有这几句话。

“那天晚上你看见闯进你家小姐屋子里的人,是个大概什么样子的,你可还能记得一些细节吗?”林沫问到。

不过她的询问就像是对牛弹琴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芳芳还在念叨着那两句话。

“你这样问不行,看我的。”宫九卿在一旁看得着急,这丫头验尸的本事不错,但是人心,她不懂。

他将林沫换下来,双眸死死盯着芳芳的眼睛。

“我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别来找我。”

宫九卿提了一口气,忽而冲着芳芳大喊:“你看见了!我知道你什么都看见了!”

芳芳被喊得惊慌失措,有一瞬间愣住,随即竟然哭了起来,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你吓到她了。”林沫还以为宫九卿能有什么好办法,原来又是他那些唬人的法子。

这下可好,芳芳哭得根本就停不下来,连话都说不了。

眼看着芳芳的这条线马上就要断了,林沫还有些不甘心。

据柳家的人说,是芳芳将柳心儿的尸首给放下来的,可要是芳芳真的那么胆小的话,又怎么敢触碰一具尸体?

这完全是自相矛盾的。

小说

张穆穿越小说 张穆李丽质小说叫什么

2021-4-17 8:01:51

小说

特战天狼叶枫林诗雨 叶枫林诗雨小说

2021-4-17 8:02: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