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施施傅云辞第十二章 乖乖等我来娶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乖乖等我来娶你》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秦施施傅云辞,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秦施施傅云辞小说讲述了:庶妹联手渣男步步算计之下,秦施施一错再错,不仅丢掉自己的所有,更是亲手弄死了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重生而来,她左手算卦右手行医,虐的渣男贱女生不如死。又入朝为官,倾世容颜惊天下,撩倒一片美男。腹黑公子苏慕“施施,跟我走,写诗养你!”魔王小侯爷宁骁“施施,跟我走,收保护费养你!”第一巨贾郑禀彧“施施,跟我走,摆地摊养你!”摄政王脸绿“都给老子滚!秦施施,回家跪搓衣板!”某女立刻献上亲手做的绿豆糕讨好,“王爷,小女只爱您一个!”摄政王脸色稍霁,侍卫胆战心惊小声提醒。“属下瞧见,王妃错将糖放成砒霜,您千万不能吃啊!”摄政王却似没听见,慢条斯理吃光所有绿豆糕,顶着被被毒黑的脸点头夸赞,“王妃做的糕,就是甜。”秦施施可怜巴巴,“王爷,那搓衣板……”“本王来跪!”侍卫“……”王爷,您的节操呢!...,

《乖乖等我来娶你》 小说介绍

乖乖等我来娶你》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秦施施傅云辞,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秦施施傅云辞小说讲述了:庶妹联手渣男步步算计之下,秦施施一错再错,不仅丢掉自己的所有,更是亲手弄死了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重生而来,她左手算卦右手行医,虐的渣男贱女生不如死。又入朝为官,倾世容颜惊天下,撩倒一片美男。腹黑公子苏慕“施施,跟我走,写诗养你!”魔王小侯爷宁骁“施施,跟我走,收保护费养你!”第一巨贾郑禀彧“施施,跟我走,摆地摊养你!”摄政王脸绿“都给老子滚!秦施施,回家跪搓衣板!”某女立刻献上亲手做的绿豆糕讨好,“王爷,小女只爱您一个!”摄政王脸色稍霁,侍卫胆战心惊小声提醒。“属下瞧见,王妃错将糖放成砒霜,您千万不能吃啊!”摄政王却似没听见,慢条斯理吃光所有绿豆糕,顶着被被毒黑的脸点头夸赞,“王妃做的糕,就是甜。”秦施施可怜巴巴,“王爷,那搓衣板……”“本王来跪!”侍卫“……”王爷,您的节操呢!…,

《乖乖等我来娶你》 第十一章 纸上写了什么 免费试读

同时撞入鼻腔的,还有他身上好闻的熏香,淡淡的,有些凉意,却莫名的叫她着迷。

真的……想就这样揉进他怀里。

心中虽然如此想,但秦施施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站直,主要是怕傅云辞觉得她轻浮。

傅云辞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了尤皖轻面前,伸手虚扶,“母亲,请起。”

母……母亲?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秦孝则乍然听到这声母亲,心中瞬间打翻了五味瓶。

摄政王可从没叫过他一声父亲……

孙氏瑟瑟发抖,摄政王竟然叫那**母亲,这不明摆着是打她的脸么!

众夫人则各个心生艳羡,堂堂摄政王,竟能摒弃尊卑敬这尤氏为母亲,这无疑是对秦二小姐最大的荣宠。

一时间小厅安静非常。

秦施施见尤皖轻呆若木鸡不知作何反应才好,低咳了一声。

尤皖轻立刻回神,也知道自己方才失态,立刻调整仪态,缓缓站起来,朝傅云辞谢礼,仪态端庄大气。

傅云辞微一点头,侧身看向秦孝则,声音冰冷刺骨,“看来是本王太过仁慈,今日牵连此事所有人,通通……”

感受到席卷的杀念,秦施施知道,傅云辞要‘通通剁碎喂狗’了。

趁着他发落之前,她急忙开口说话。

“王爷,小女还有些事情未处理,您先上座,等小女处理完您再发落,可好?”

听到秦施施的话,傅云辞并没有意外,只是眼底闪过一抹无奈,十分依顺的点头,“好。”

见那暴虐如杀神的摄政王一下子卸去浑身的气势,秦孝则和孙氏,以及看热闹的长舌妇们通通身体一松,差点软倒在地。

虽然摄政王的话没说完,但他们都明白,接下来的话,绝对无比残酷。

而现在被秦施施打断了。

别说那些长舌妇,就连孙氏心里都闪过一抹微乎其微的感激。

傅云辞来到主位坐下,视线扫了一眼底下,开口吐出两个字,“起吧。”

秦孝则立刻擦着汗站起来,双腿还在不住的发颤。

孙氏倚着秦孝则才能勉强站着。

长舌妇们战战兢兢头都不敢抬,什么热闹八卦,她们现在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回家!

秦施施上前抱了尤皖轻的手臂,扶着她来到厅中,看向孙氏。

“那些事情我原本是不想说的,可今日姨娘的所作所为实在令我寒了心,既然已经闹成这样,那我索性就趁着人多,把当年的事情说道说道。”

秦孝则拧眉,不明白秦施施在说什么。

他不明白孙氏却明白。

这小蹄子是想替尤**洗冤呢。

呵,当年的事情她做的十分严密,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把柄。

今日不管她怎么说,都只会让尤皖轻‘偷人’的事情传的更广!

“哦,不知施施想说什么。”孙氏挑了一边的眉毛,表情十足的挑衅。

尤皖轻抿唇,拉了拉秦施施,示意她什么都别说。

秦施施却没有理会,看向秦孝则,“爹,您还记得十年前吗?那天您外出回家,推开门却看见娘和曾倾慕她的男人单独在房里。”

秦孝则的脸顿时像吃了屎一样难看,愤怒的盯着尤皖轻母女,恨不得上去掐死她们。

孙氏笑了出来,却又故作威严的呵斥,“这种烂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施施,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好的不听,偏要听这些肮脏事情!”

尤皖轻则白了脸,身子瑟瑟发抖,险些站不稳。

秦施施扶着尤皖轻,不理众人目光,继续说,“那个男人说,他爱慕娘,说和娘两情相悦,要带娘离开。”

小厅安静如斯,没有一个人说话。

“后来您从娘房里找到许多男人写给娘的信件,里面都是淫诗艳曲,那个男人身上也有很多娘的亲笔信,都是一些诉说思念的字句……”

“够了!”秦孝则忍无可忍,就算有傅云辞坐镇,他都无法再对秦施施和颜悦色。

此刻,他只想掐死这个蠢东西!

一个男人内宅不净,本就是奇耻大辱,谁愿意在大庭广众下提及,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女儿。

“老爷别生气。”孙氏关心的抚着秦孝则的背,眼底却忍不住的露出笑意。

果然,还以为这丫头变聪明了,原来只是更蠢了!

尤皖轻已将嘴唇咬破,她紧紧握住女儿的手,声音沙哑,“施施,不要再说了。”

秦施施用力摇头,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看着秦孝则一字一句的说:“男人,亲笔信,这些都是孙姨娘安排的!”

“我以为过了四年,你们娘俩能学聪明点,可没想到……”秦孝则冷笑,“还是一成不变的用这种低级谎言诓骗我!”

“爹,我说的是真的,您为什么不相信呢?”

“真的?我谁都不信,只信我自己的眼睛!”

孙氏拿出帕子,委屈的抹眼泪,“老爷,别说了,当年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杏儿木讷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孙姨娘进府这么多年,总算是说对了一句话,这些事情,确实都是你的错。”

“贱婢,这里岂容你开口!”秦孝则怒火中烧,现在连一个丫鬟都敢挑战他的权威了吗?!

杏儿却丝毫不怯,迎着秦孝则的目光道:“老爷,当年的事就是孙姨娘一手设计的,奴婢有证据。”

此言一出,孙氏的眉头不禁跳了一下,心底忽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秦孝则皱眉,“你到底想做什么?”

杏儿不再多言,直接脱了外罩的小袄,一把撕开,便见里面竟有一个缝死的牛皮袋。

杏儿将牛皮袋的线头拽开,里面的东西便露了出来。

一看到里面的东西,孙氏脸色大变。

那是!……

此时秦施施满脸疑惑的开口问道:“杏儿,这是何物?”

杏儿没回答,而是直接上前,将牛皮袋双手奉给了主位上的傅云辞。

侍卫立刻接了牛皮袋,将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摊在傅云辞眼前。

长舌妇们立刻踮脚看,就见那桌案上摆着一沓厚厚的纸。

在所有人紧张疑惑的目光中,傅云辞将那些纸张拿起来,一张张的看下去,俊脸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

秦孝则一头雾水,忍不住问道:“王爷,这纸上到底写了什么?”

小说

别人出生的时候是哇哇大哭而我是盘腿而出全文免费试读 沈南辞顾崇明小说全本无弹窗

2021-4-17 5:30:17

小说

《第一章留不住的男人》时苏秦沂舟尹笙抖音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2021-4-17 5:30: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