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队要抱抱》林声乔柏大结局精彩阅读

甜宠新书《乔队要抱抱》是森木岛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声乔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乔队,你真不去啊?今儿可是赵局请客啊,难得铁公鸡拔毛,不宰他一顿?”“对啊,老大,”李子也附和,“案子总算交代了,你也跟我们去放松一下呗?”...

1.

“乔队,你真不去啊?今儿可是赵局请客啊,难得铁公鸡拔毛,不宰他一顿?”

“对啊,老大,”李子也附和,“案子总算交代了,你也跟我们去放松一下呗?”

……

车子在警队门口停下,几个人还在七嘴八舌地劝着。

前段时间队里接了个明星遇害的案子,因为牵涉太广,又有舆论压着,一队人忙前忙后赶了好几个通宵,才总算有了结果。今天得了半天空,一群人正收拾着去吃顿好的。

“不去了。”乔柏捡起车后座上的外套,俯身跳下车,“回去整理资料,你们多吃点儿。”

不等李子再接话,“砰”的一声,他甩手直接关上车门转身。

七月份的天气,空气里都是燥热的气息。

几天没好好睡过,这会儿终于放松下来反倒没了困意。

乔柏捻了捻眉心,抬腿往局里走,满脑子都还是案子最后的汇总整理工作。

手机“叮”了一声。

他从兜里摸出手机,随手解锁屏幕,刚点开语音,乔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立马透过话筒传了过来:“柏啊,你见过那姑娘了没?感觉怎么样啊?能结婚不?啥时候能生个重小孙孙给我玩啊?”

接着,又是两条:

“要是觉得不行,你张婶说她还认识一个,要不我把照片先发给你?”

“乔柏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带个姑娘回来,我就去找你们局长……”

乔柏没听下去,直接锁屏,把手机丢进兜里。

乔老爷子今年把他的餐厅全权交给小徒弟打理,自己安心做起了甩手掌柜,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悠闲。直到前段时间受邀接连参加了好几场婚礼,看着人家儿孙满堂的很是眼红,闲来无事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家孙子身上。

先后几次鼓动乔柏无果后,乔老爷子索性亲自上阵,发动广大广场舞大军张罗起乔柏的终身大事,隔三岔五就来个电话轰炸什么的,打电话没用,他又让徒弟教他学着用微信开始各种狂轰滥炸。

乔柏实在头大,也懒得再应付,见绿灯亮,直接抬腿过马路。

只不过,他还没走几步,远远就听见隐约的争执声。

“小哥哥,你就让我进去呗!我真是警队新来的,今天报到,骗你是小狗!”林声举了举手,一副对天发誓的样子。

值班的小警员被她这一口一个软萌的“小哥哥”喊得有点心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板着张脸无奈地道:“小姑娘,你回去吧,这里是省刑警大队,真不是你能来玩的地方!”

“不是,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真是来报到的,只不过……”

只不过早上只顾着在奚凯那里胡吃海喝顺东西,临走的时候倒把自己的包和证件给落下了。

“没有证件我真没法放你进去。”

“小哥哥通融一下嘛,我朋友马上送证件过来,外面真的很热,你先放我进去吹会儿空调也好啊,求求你啦!”

林声把纸袋换到另一只手里,露出粉白掌心间勒出来的一道红印,然后攥了攥手指,偷偷瞄了瞄小警员略微松动的表情,继续扮可怜:“小哥哥,你觉得我像是会骗人的那种人吗?不然你放我进去跟你们头儿对一下,不就是啦,求求你!”她擦了擦额角的汗,眼睛里泛着晶亮的水汽,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可是……”

“没有可是。”她继续劝说对方,“我朋友马上就送证件过来,我在这里等也是等,进去吹会儿空调也是等,一样的呀。再说了,就我这么一个小丫头,进去也不会炸了警队对不对?”

小警员迟疑了一下,似乎被她说动,刚要开口,看到从马路对面过来的人影,立马双脚并拢,站得端端正正:“乔队!”

林声下意识地回头,撞进一双漆黑沉静的眸子。

男人穿着黑色的T恤,头发剃得极短,利落干练,神色清冷倨傲,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脚步没停。

嘿,还挺好看。

林声立马往前追了几步,笑了下,冲他伸手:“乔队!”

对方看都没看她,头也不回地往里走。

林声:帅有个屁用!

“乔队,”小警员上前帮忙解释,“她说是警队新人,来报到的。”

乔柏顿足没看小警员,转过头冷冰冰地瞥了她一眼。

黑发红唇,上身米白色的小衬衫,领口处的带子绑了个蝴蝶结,下身裙装,裙摆边缘还缀着一圈细细小小的褶皱。左手腕上套着好几只闪亮的手镯,右手拎着一堆袋子,全是知名品牌。

警队?新人?

呵!

乔柏收回目光,在心里冷嗤一声。

“乔队好。”

林声很是乖巧地扯起嘴角,把袋子换到另一只手里,无比耐心地重新冲他伸手:“我是新来的林声,今天是因为……”

她话没说完,被对方直接冷声打断:“证件。”

“不是,乔队,我东西落朋友那儿了。”林声抿了抿嘴角,开始打哈哈,“你看看我呀,五官端正,作风优良,一看就是根正苗红的正经姑娘,看脸就知道是咱们警队的人,我真的是……”

“孙奇。”乔柏突然出声。

“到!”小警员立正。

“以后别什么人都往里放。”

乔柏抬脚就走。

林声:“……”

出师不利。

林声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目光却还是盯着门内大步走开的背影,然后蓦地赌气一般,把手里大大小小的袋子用力往地上一丢。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她扫了眼手机屏幕接起来放到耳边,语气里不自觉地就染了些火:“我说奚大爷,让你给我送的包呢?你是在家里生孩子吗?”

“哟!”

奚凯被她这火大的语气逗乐了,一听就知道这家伙碰钉子了,他不急不缓地踩了刹车,身子往后一靠,慢悠悠等绿灯的空当儿,对着电话开始幸灾乐祸:“不是,你这怎么还跟我急上了?脸皮被你拌饭吃了吗?到底是谁臭不要脸地搁我这儿连吃带拿的,结果把自己东西落下了的?”

这……也是。

林声有点脸热,咳了两声:“一码归一码,你话怎么就这么多呢?我跟你说啊,你赶紧把东西给我送过来,不然我跟陶桃告状去,你信——”

“哐当”一声。

身后大门忽然打开,三分钟前冷漠离开的男人重新折返回来。

嘿!

反悔了吧?

林声眼睛亮了下,也不顾那边咋咋呼呼的奚凯,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重新站直身体,矜持又傲娇地理了理衣角,往前走了两步,清了清嗓子:“乔——”

“东街西南角正大银行附近,劫匪持有刀具,挟持儿童一名。李子,你带人过去支援。陈韬,从中心广场后边过去抄近路围堵,注意务必保证人质安全。”

他目光疾厉冷静,咬肌收紧,下颚绷得僵直,抬手正了正耳边的蓝牙耳机,对着电话下命令,全程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跳上车疾驰而去。

林声被他这气势慑住,一时间反倒忘了自己刚要说什么。

“嘿!”奚凯停了车小跑过来,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我们林大小姐怎么还被关在门外,要……”

林声回过神来,忽然勾了勾嘴角,然后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车钥匙:“紧急借用,您自己打个车回去,回头我报销!谢啦!”

话音刚落,她人已经上了车,黑色越野车**一甩,呼啸而去。

奚凯愣在原地,嘴边的笑意都还没来得及消退,僵着脸看了看拎在手里的包:“不是,你这包到底还要不要了啊?”

2.

东街。

这里偏离市中心,目前处于正在开发的潜力地段,周围多的是新起的楼盘和重新修整的建筑,人流量相对不算太大。

林声赶过去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包围。

劫匪挟持人质逃窜,又被紧急赶过去的警察们断了后路。前后夹击之下,劫匪慌不择路索性带着小孩儿就近进了旁边一栋未完工的大楼。

楼下全是警察。

劫匪大概也知道自己这次要栽了,这会儿抱着赌徒心态拎起小孩儿直接站在了三楼最边缘的铁架上,手里的尖刀抵着小孩儿的脖颈,整个人红着眼有点丧失理智。他摇摇晃晃地冲着楼下大喊:“来啊,你们如果不怕我弄死他,就朝我开一枪!反正我也活够了,临死前拉个垫背的,不亏!”

他吼一句,小孩儿的哭声就更大一些,一大一小颤颤巍巍地站在楼层边缘,随时都有坠落的可能。

大楼尚未完工,大楼四面还搭着钢架,地面上满是凌乱的废弃工料,本来就给营救增加了不小的难度,再加上人质小孩儿年幼,根本没有办法配合行动,现场陷入了僵持状态。

“要是不想让他死,”劫匪颤着声音,几乎是在嘶吼,“你们就放我走!”

林声皱了皱眉,仰头打量周围的形势。

这栋楼还未封顶,三楼南面也就是劫匪所处位置,大概是落地窗设计,整面呈空旷的开放状,正好便于他与楼下的警察对峙,西面则是……

林声愣了一下,目光落在西面二楼窗户处的身影上。

黑色T恤常服,身姿矫健利落。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避开劫匪的视线,独身爬上了二楼。

如果走正常楼梯,很容易引起劫匪的注意,一旦出差错,对方情绪失控则会危及人质,所以……他是打算从西面二楼窗户的位置借钢架直接爬上三楼,好从侧面下手?

林声吸了一口气。

劫匪似乎有预感似的,突然警惕地回头往四周看了看,扯着脖子暴躁起来,冲着楼下喊:“你们别想跟我拖延时间,十分钟!给我弄车子和钱过来,不然老子跟这小崽子同归于尽!”

二楼处,那身影一顿,他单脚踩着窗台,两只手握着钢架,肌肉紧绷,整个人半悬空地紧紧贴在墙壁上。

“你别冲动!”

“不要冲动!”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李子比画着手势示意其他警察后退两步,然后看了看旁边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死死地盯着三楼的小孩儿,急急忙忙地搭话:“你别激动,要什么都行,只要你放过我儿子,你放心,我保证你什么事都没有……”

他哑着嗓子跟劫匪谈判,旁边的警察不动声色地跟二楼的身影交换了个眼神。

林声抿了抿嘴角,眉头一压,迅速折身从车里拿了一件奚凯的外套系在腰间,然后绕开人群往相邻一栋楼的北面跑过去。

两栋楼紧挨着,在楼与楼的间隙处停着一座塔吊,楼后外层全是钢架。

如果从另一栋楼爬上三楼,从西北角攀上塔吊,再借助外层的钢架平移,不出意外,可以悄无声息地到劫匪的正后方位置。

距离劫匪不到十米的直线距离。

问题应该不大。

林声目测好距离,从置物架摸出医用胶带往手腕上缠了几圈,想了想,又拿了两根棒棒糖塞到外衣口袋里,然后转身爬上楼梯。

唐安联系谈判专家回来,一抬头就看见这边跟猴子一样的小姑娘已经攀上了塔吊,瞬间倒吸了一口气,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爬到了两层楼的高度。

对上他的视线,她扬着头朝他一笑。

张扬明艳,自信跋扈。

唐安吞了口唾沫,怕影响到行动,他也不敢出声,只皱着眉头默默地闭了嘴,紧张兮兮地盯着她的背影。

楼下,李子还在竭力分散劫匪的注意力。

乔柏已经爬到三楼西面的边缘位置,他找了个着力点攀着墙沿稳住身形。

小孩儿已哭得脱了力,这会儿整个人软塌塌地被劫匪拎着衣领,哑着嗓子脸色发白。

乔柏背着手冲李子比了个手势。

李子立即会意,有警员开了车子到楼下。

“车子帮你准备好了!”李子指着那辆车子对楼上的劫匪喊,“你先把孩子放下!”

劫匪往楼下看的空当,乔柏一使力整个人翻上三楼。

“警察叔叔——”小孩儿蓦地出声。

“嘿,这里!”

听见小孩儿的声音,劫匪下意识就要侧头看向西面,正后方却忽然传来带着笑意的女声,他分神往后看去。

林声嘴角忽地一沉,抬腿一个横踢正中劫匪裆下。

乔柏反应极快,趁劫匪吃痛松开小孩儿的瞬间,立马扑上来扣住劫匪的肩膀将人往后一拽,以手为刀劈在劫匪握刀的手腕上。

劫匪痛苦地踉跄两步,手里刀具落地,乔柏跃过去制住劫匪。

林声眼疾手快地反身前扑,单手捞起面色惨白、哆哆嗦嗦的小孩儿。

劫匪被乔柏压制住,紧要关头,他也什么都不顾了,猛地抱着乔柏的手臂疯咬一口,趁乔柏脱力之际,用力滚了一圈,捡起地上的刀直接向林声冲过去。

林声一心顾着怀里的小孩儿,也没留意身后动向,一回头就看到凶神恶煞迎面扑过来的劫匪,她下意识地侧身将小孩儿护住。

然后,“咚”的一声,骨肉撞击的闷响。

速度极快的乔柏一记横踢,直接将劫匪踢倒,又连续动作将劫匪制伏。

“带走!”

李子带了人上来,抬手直接给了还在骂骂咧咧的劫匪一巴掌,然后押着人往楼下走。

乔柏扫了眼对面正拿着棒棒糖安抚小朋友的林声。

林声扬了扬下巴,冲他得意一笑。

乔柏咬了咬牙,下颌紧绷,训斥的话还没说出口,面前闪过一道人影。

3.

“棒啊!”

乔柏回头,结果唐安看都没看他一眼,脚底生风直接冲到林声面前,满脸崇拜:“你也太厉害了吧!”

“徒手走钢管!三层楼呢!”唐安两眼发光地盯着林声,将人上下打量一番,拱手道,“女侠,请受在下一拜!”

林声把小孩儿交到匆匆忙忙上楼的中年男人的手里,抬头冲着唐安笑了下。

她扯开缠在手上的胶带,拿掉之前系在腰间的男士外套,抚平衣角。

白衣黑裙。

又是一副温良无害的软萌淑女样儿。

仿佛刚才利落攀爬钢架的女疯子不是她一样。

唐安惊呆了,半晌没回过神来。他冲她比了个点赞的手势:“厉害啊,女侠!佩服佩服!”

也不知道是佩服她爬楼的速度,还是佩服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貌。

林声想着。

应该都佩服吧!

嘿嘿嘿。

唐安还跟在她**后边无脑地吹嘘:“女侠你是不知道,我在下边看得真是心惊胆战、头皮发麻!好家伙,体力真棒,女中豪杰啊!女侠你简直就是活的女版钢铁侠……不不不,你比钢铁侠萌多了!”

乔柏扫了眼叽叽喳喳的狗腿唐安。

林声没想到自己随手爬个楼还能捕获一只小迷弟。

不过说起来,不是她自夸,这三层楼的高度,对她来说,还真算不上太高难度的挑战。

她出身军人世家,虽说是整个林家捧在掌心里的宝贝,但军人家庭从不兴娇惯,硬骨头也是打娘胎里就带出来的。好吃好喝可以依着,训练也不能少,更何况林老爷子和林爸爸都是出了名的严格。林声打小就跟院子里那帮男孩子一起训练,小到百米冲刺、单腿伸登、擒敌拳,大到挂钩梯训练、负重越野、射靶……

她又是个不安分的主儿,成日里跟奚凯鬼混,翻墙爬树掏鸟窝坟园冒险,总之,学来的正经本事全活学活用拿来做不正经的事儿了。

别的不说,体能是绝对过硬。

照奚凯的话说,她就是一身硬汉本事白瞎了那张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纯情小脸。

林声正被唐安夸得心花怒放,本来想大手一挥谦虚谦虚,结果她一起身就看见乔柏那张冷得跟东北大冰碴子一样的臭脸。

不是,你总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她学着他的样子,冷冰冰地回瞪了他一眼。只不过气势不足,同样的眼神到了她这里没了冷冰冰的力度,看着倒更像是挑衅。

乔柏眼角轻佻:“唐安!”

唐安忙着跟林声搭话,根本没留意到自家老大的脸色,拿着一块创可贴往林声胳膊肘上贴:“这里破皮了,贴一下!”

他这么一说,林声这才有点感觉,一低头看到小臂处蹭破了皮,没有出血,这会儿有**辣的刺痛感。

她倒吸一口气又生生止住,大手一挥,大气道:“没什么,没什么,为人民服务,义不容辞!”说完往乔柏的方向看了一眼。

瞧瞧这思想,这觉悟!妥妥的警队新成员啊。

她还惦记着被乔柏关在门外的事情,嘴角一撇,回头继续跟唐安说:“下次我再给你表演个胸口碎大石或者徒手劈砖头。”

唐安:**!

“毕竟我这几年警校也不是白上的不是。不找机会表现表现,指不定还要被人家当作什么冒牌货呢。”

意有所指的一番话,她又很刻意地瞟了一眼乔柏。

唐安还没搞明白林声话里的意思,林声朝他伸出手,微笑着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刚来咱们警队的林声,今天第一天报到。”

唐安惊呆了,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

“那……”林声笑,“以后多多指教……”

“无视国家法律,冒充警察招摇撞骗,可以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乔柏看也没看她,冷嗤一声。

胆大妄为、冲动嚣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少本事!

他面无表情地捡起地上的刀:“唐安,归队!”

唐安看了看队长,再看了看林声,嘴角微动:“不是,乔队,这看着也不像啊,刚刚还多亏了她帮忙救……”

“私自行动、胡作非为,妨碍警队行动,”他拍了拍手上的灰,也没理会唐安,自顾自往外走,“我劝你最好老老实实回去,妨碍公安机关执行任务,你再敢跟着——”

他突然顿住步子。

紧跟在他身后的林声猝不及防差点撞上去。

他回过头,居高临下,看着她一字一顿,语气冷冽,又带点恐吓的威胁味道:“我请你吃牢饭。”

什么鬼东西?

有毛病吧!

我就是来报到的啊!

林声被他盯得来了脾气,仰头同他对峙:“你是不是有……”

“我说林大小姐,我的姑奶奶!”

她话没说完,奚凯的大嗓门从外面传来:“林声,你还真把老子当全职管家使唤了是不是?”

他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儿肩上那只兔子背包格外跳戏。

察觉到周围人打量的眼神,他立马把包丢到林声怀里,一脸嫌弃:“还没入职呢,这就抢着赶着出任务!你的破包,收好了,再找不到了可不关我的事啊?”他抹了把汗,还在念叨,“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好歹我也是分分钟上下几百万的人好吗?这一中午全耽误在你这儿了!你自己算算我这是多大的损失,赶紧想想怎么赔吧!”他嘴巴不停,见没人理他,又絮絮叨叨,“哎,不是,你坏人抓到没啊?”

……

林声没搭理奚凯,只顾着低头在包里翻起来。

乔柏扫了眼咋咋呼呼的奚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乔柏没再多待,扭头就往外走,唐安把他的手机递过来:“乔队,电话。”

乔柏扫了眼屏幕,转身避开人去旁边接起电话,入耳就是赵局的大嗓门儿:“小柏啊,我忘了跟你说件事!”

……

半分钟之后。

乔柏板着张脸又折了回来。

林声看着他的脸色,也大致猜到了电话内容,她嘴角一咧,心情大好,不急不缓地从包里拿出钱包。

警员证、身份证、驾驶证……

所有的证件都摊开到他面前。

“乔队?”她懒散一笑,牵着嘴角,“海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林声报到。”

乔柏脸色更阴沉了一点儿。

很好。

“以后——”她故意顿了顿,嘴角的笑意更深,还冲他眨了眨眼睛,“多多关照哇。”

说完,她还很是嘚瑟地扮了个鬼脸。

挑衅味道十足。

乔柏无声地咬了咬牙,又不好发作,耳边都是赵局刚才的叮嘱:“小柏啊,我给咱们队里弄了个新人,小姑娘厉害着呢!你平日里多关照哇!”

他看着面前的家伙,只觉得脑仁子疼。

不服管教、自以为是、冲动跋扈。

这就是他对她的全部印象了。

关系户。

少女时期“中二病”发作,一时热血上头,有点小本事就冲动跑来警队逞英雄,没有责任没有担当,三分钟热度。

反正早晚得走。

他眸色收敛,握了握拳,下颚绷得僵直,淡淡地瞥她一眼:“归队!”

小说

《我是阳间引魂使》陈木曦范无救完结版免费试读

2021-4-17 5:29:05

小说

穿越之将军独宠妻主角徐明月关越单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2021-4-17 5:29: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