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队要抱抱》新书在线阅读 林声乔柏小说免费试读

《乔队要抱抱》是作者森木岛屿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乔队要抱抱》精彩节选:“乔队,你真不去啊?今儿可是赵局请客啊,难得铁公鸡拔毛,不宰他一顿?”“对啊,老大,”李子也附和,“案子总算交代了,你也跟我们去放松一下呗?”...

《乔队要抱抱》 小说介绍

《乔队要抱抱》是作者森木岛屿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乔队要抱抱》精彩节选:“乔队,你真不去啊?今儿可是赵局请客啊,难得铁公鸡拔毛,不宰他一顿?”“对啊,老大,”李子也附和,“案子总算交代了,你也跟我们去放松一下呗?”…

《乔队要抱抱》 第3章 哎呀,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免费试读

1.

周末。

林声终于不用看见队长那张臭脸,一夜好眠。她捂着被子睡了个大懒觉,把约了陶桃的事情彻底抛到了脑后,连电话响了好几遍都没听见。

最后还是门铃和着拍门声一直疯吵,她实在忍不下去了,才眯着眼睛一路裹着被子拖拖拉拉过去开了门。

“天哪!”

陶桃刚从外面的热浪里进来,被她屋内的冷气一激,胳膊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看了眼空调温度:“声声,你是打算把自己冻死在这儿吧?”

林声睡得稀里糊涂,现在还处在半迷糊的梦游状态,根本没听进去她说了什么,胡乱地“嗯”了一声,又把自己摔进床上打了个滚儿,整个人钻进被子里缠得跟一只蛹一样。

陶桃跟个老妈子一样叹了口气,然后到处去找空调遥控器:“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非吵着要搬出来了!”

“叮——”

她把温度调到正常。

“裹着棉被吹空调,”她看了眼掉在地板上的薯片和奶茶,放遥控器的时候手撞到电脑键盘,没关机的电脑从休眠状态恢复,屏幕上还是游戏登录状态,“吃垃圾食品,熬夜打游戏,看恐怖小说……还说什么长大了要独立?老爷子要是知道不得揍死你,你爸爸肯定打死也不会同意你搬出来的!”

这家伙搬出来以后的状态就一个字:浪!

“太阳晒**了!声声你还不起来?”陶桃踹了床上的“蚕蛹”一脚,“我帮你买早餐了,快起来吃点儿东西!”

林声还没睡醒,只听见陶桃跟教导主任似的在她耳边唠叨,迷迷糊糊好像又看见乔柏那张挑事的臭脸。她胡乱皱了皱眉,裹着被子往床里边滚了一圈,离陶桃远了些继续睡,还不忘含混不清地抱怨了句:“陶桃你什么时候变得跟乔柏一样烦人了?”

“谁?”陶桃没听清楚,一边帮她关了电脑,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分类整理好,一边扯她的被子。

林声意识混乱,正梦见乔柏冷着脸训她的事情,就被陶桃从床上提溜起来。

林声顶着一头乱毛迷迷糊糊坐起来,发了三分钟呆,还有点魂不附体的感觉。

回过神来后,她才长长地叹了口气,有点同情自己。

这得是被他荼毒多深啊。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坐在商场的咖啡店里,铺天盖地的冷气也压不住林声的火。

陶桃听着她对自家队长的疯狂吐槽,“啧啧”了两声,有点不相信:“所以,声声,你是觉得他在刻意针对你?”

难道不是吗?

林声愤愤地把纸巾揉成一团,用力点了点头。

“人家好歹是一队之长,犯得着针对你一个新来的小姑娘?”陶桃不是很明白。

“哎,小陶子你怎么胳膊肘还往外拐啊?”林声不满道,“你替谁说话呢?”

陶桃立马笑了两声回话:“帮你,帮你,不过听你说这情况,你确定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得罪他?

“不可能!”林声几乎脱口而出,但是介于陶桃的眼神太过认真,她忍不住又仔细想了想,没怎么有底气地压低了声音,“……吧?”

不可能吧?

她之前也没跟他打过交道啊,除了入职那天帮他抓了个劫匪以外。

可这是在帮他啊!

难道是因为她抢了他的功劳?

影响了他耍帅逞威风?

陶桃点的布丁送了上来,她用勺子舀了一块递到林声的嘴边:“或者你想想,你平时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会特别愤怒或者特别针对你?”

林声一口咬掉布丁,撇了撇嘴,一脸委屈巴巴:“我做什么事情他都会很愤怒,根本就是无脑针对好不好,看见我就恨不得打我一顿,难不成是因为我太可爱了?”

她想了下:“难不成他嫉妒我的美貌?”

陶桃大呼一声:“那就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

“你知道吧,男生发育比女生要迟缓很多,有些男的呢,看着五大三粗高高壮壮的,但事实上,他的心理年龄可能只有十来岁。”

林声不知道她想说什么,总之乔柏那人最多就是个性冷淡,也不像是十来岁的人吧?

“十来岁的男孩子有什么特征呢?”陶桃一脸认真,又有点神秘兮兮,“为了引起喜欢的女生的注意,就特别喜欢欺负她……”

“停停停!”

林声立马止住她的话。

乔柏哎,大哥!

他那种人,心智怕是已经成熟到七八十岁的程度了好吧。

林声对陶桃这种少女心脑洞表示很是嫌弃,她蔫兮兮地趴在桌子上,转过头看向窗外。

蓝天白云绿树红花……后边是一对正互相喂着关东煮的小情侣,她鬼使神差地把乔柏往男生身上代入了一下。

咦……

她很嫌弃地努了努嘴。

画面实在太美恕她脑补无能。

“那你要不然回来呗?”陶桃也帮林声出不了什么主意了,吃了一大口布丁,腮帮子鼓鼓的,“反正你一个女孩子做这个工作本来就……”

“我不!”陶桃话没说完就遭到了林声的坚决反对,想到乔柏那种鄙夷的眼神她就烦。

“就冲着他讨厌我这一点,我也要留下来,警队又不是他家的,我也没做错什么事,凭什么我就非要走?他不是恶心我吗?我偏要黏在他眼里,恶心死他!”她说完觉得不过瘾,还恨恨地把勺子往盘子里一丢。

陶桃:“……”还真够拼的。

林声正想着对付乔柏的方法,手机一抖,是奚凯发来的微信,问她们到哪儿了。

说起这个,她忽然一惊。

差点忘了一件大事。

上次奚老板给了她那么多好吃好喝的,就是为了让她帮忙再给他和陶桃之间加一把火来着。

这不,马上要到七夕了。

奚老板想给未来老板娘买礼物,但是他一个糙汉子又怕买的东西太直男,昨晚特意给她发微信让她跟着一起来商场,就是为了帮忙打探下陶桃最近想要什么东西,他好背地里买了给陶桃做礼物。

结果呢?

她今天的时间全用来吐槽乔柏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陶桃,陶桃,逛街去!”

林声回完消息收了手机,立马提着包起身,风风火火地拖着陶桃往外面走。

陶桃一脸无语。

明明上一秒还没精打采愤世嫉俗,下一秒忽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善变。

2.

临近七夕,不少店铺都在做活动,商场里热闹得紧。

林声拖着陶桃在女装区随随便便转了一会儿,就接到奚凯的电话说他已经到了,问她们在几楼。

两个没有方向感的人跟他描述了半天具**置,也没说清楚,于是决定直接走电梯去一楼找他。

楼下人也不少。

入口左侧搭了个简易小摊,几个导购扯着嗓子喊着反季大促销棉衣大甩卖之类的话,见人就往里边拽。

林声刚瞥到奚凯,整个人就被拽了进去:“美女随便看一看啊,有喜欢的可以试试,优惠力度特别大……”

哎哟喂,我不买花棉袄啊!

奚凯幸灾乐祸地冲林声挤眉弄眼,然后低头跟陶桃说了两句什么,直接就把人带走了。临走前,他还不忘回头跟林声比了个口型:“别当电灯泡!”

林声:“……”

昨晚在微信上还说得可怜巴巴有模有样的。

说什么要她帮忙打探陶桃想要什么,就是怕他约不出来人,所以利用她把陶桃约出来呗!

见色忘友,过河拆桥,臭不要脸。

说是这么说,但她也没有真的那么不讲义气上去做电灯泡,随便应付了两句摆脱了身边那位强烈跟她推销花棉袄的阿姨,转身往卖金银首饰的柜台去。

为什么?

因为那里人少一点儿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悲惨的时刻她竟然还能分神想起奚老板以前跟她讲过的奢侈品和必需品的需求弹性问题。

像乔柏那样的就是奢侈品吧?

还是顶级那种,顶级奢侈品,简称“极品”。

一般人还真驾驭不了。

她边走边胡思乱想,也不知道该同情他未来的女朋友呢还是该佩服呢?

正想着,旁边忽然闪过一道身影。

有点熟悉。

林声差点以为自己思虑过度出现幻觉了,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就在两米之外柜台边的柱子后,标志性的大长腿,笔挺的身形,线条流畅的小臂,紧绷的下颌,以及再熟悉不过的冰冷到苛刻的表情。

这不是极品……

啊呸!乔队吗?

他紧贴着身后的墙壁尽量把自己藏在角落,难得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时不时侧头往外看两眼,似乎在躲什么人。

嘿?

这世界上还有他害怕的东西?

林声来了兴趣,狡诈一笑,悄**地从后边凑过去,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不远处正四处张望的女生。

**浪,大红唇,恨天高,V领大红裙。

啧啧啧。

林声蹦了一下,刚抬手准备拍乔柏的肩膀,乔柏有预感似的忽然回头,一眼看到身后的林声,几乎本能地蹙了蹙眉。

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一言难尽。

这是个什么意思?

林声心里一下子就不乐意了。

但是,她也没有直接表现出来,只是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不远处那抹大红色身影,然后回过头来扬着嘴角冲他嘻嘻笑。

乔柏顿时头皮发麻,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她突然扬声冲着外面高叫:“呀,乔队,好巧啊!”声音足足比平时高了两倍,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

乔柏:“闭嘴!”

他躲着韦奕,又不敢大声,只好压低声音冷着脸用眼神恐吓林声,一脸“你再喊一句信不信我弄死你”的样子。

林声不吃这一套,她直接装瞎,继续咋呼:“呀,乔队你怎么在这里?乔队你累不累,饿不饿,你是不是来买钻戒的呀?好事将近啊?”

乔柏:“……”好事将近个屁!

他憋着一肚子火,偏偏又不好发作。

说起这个就烦。

他一大早刚从房间出来,一眼就看到老爷子跟韦奕坐在院子里又是下棋又是喝茶的,好不乐呵。

他平时躲那个疯女人都躲不及,爷爷倒好,直接把人给带家里来,还一副对准孙媳的态度。见他起来,二话不说推着俩人就往外走,直接喊了个出租车将人带来商场,说是什么“联络联络感情”。

他好不容易才支开韦奕一小会儿,立马趁机溜走,没想到刚避开一个,又撞见一个。

他也是头大。

3.

林声难得见他这么狼狈的样子,那叫一个身心舒爽。

“乔队啊。”她笑吟吟地喊他。

乔柏懒得看她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偏头看了眼还在找他的韦奕,满脸不耐烦:“说。”

“嘿嘿嘿——”她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正疯狂找人的小姐姐,然后压低了声音,试图跟他谈判,“其实吧,我有办法帮你解决掉她,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乔柏:呵呵。

他就知道这家伙心思从来就没简单过,想也不想:“不行。”

“你确定吗乔队,很简单的,”林声不死心,继续说,“反正我也没得罪你嘛,这个条件就是我们和好。也算不上和好,就是你以后不要再针对我了就行,你做你的大队长,我做我的小警员,咱们互不相干……”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

乔柏根本懒得听她说话,已经自顾自瞅准时机,准备从这里直接溜到大门口走人。

结果,刚迈出步子。

“乔柏!”

韦奕听到声音回头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乔柏立马又收回步子,忍无可忍地转头看向林声:“你再喊句试试!”

林声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他,露出一脸天真无辜的表情,很听话地再扬了扬声音,语速飞快:“那位穿红裙子的小姐姐,你男朋友在这里帮你买钻——”

“戒”字还没出口。

乔柏没忍住爆了句粗口,情急之下,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将人捂住嘴扯了进来。

柜台旁,墙壁与广告牌之间,很狭小的空间,突然拉近的距离,掌心柔软温热的触感。

一瞬间的尴尬。

乔柏反应过来,立马抽回手,一把将人推开,不自然地压着嗓子咳了一声,然后故作淡定地移开目光:“你安分点儿!”

猝不及防被推开的林声:有必要吗?我又不是什么巨型病毒!

不过——

她稍微一想,忽然瞪大眼睛,她好像发现了一个秘密。

“嘿嘿嘿……”林声故意把脑袋凑过去。

乔柏现在只要听到她这种笑,就觉得头皮发麻,比被一百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团团围住还恐怖。

他不由得又往里边挪了点儿,柜台与墙壁之间,不过一点儿小小的空间,还真是委屈了他那双大长腿。

“你站好。”

林声看着他泛红的耳尖,又凑过去了一点儿,笑:“我就不!”

乔柏:“……”

“乔队,你是不是,”她酝酿了一下,直勾勾地看着他,眼底全是戏谑,“有恐女症啊?”

上次训练,她就往他背上趴了一下,再不济,也就拧了把他的腰腹呗。

他又是分神又是脸红的。

这次又是,不过离他近了那么一点点,他真的是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在抗拒,而且又脸红了!

堂堂警队队长,恐女?

林声觉得自己掌控了他的软肋。

乔柏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真的不知道这家伙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什么鬼东西。

“林声,”他站直身子,怒气一触即发,“我警告你,最好端正你的态度。”

啧啧啧。

真无趣。

林声现在反正已经掌握了他的软肋,更不怕他冷言冷语的威胁,反倒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她笑得像个女流氓,刚想伸手去够乔柏的下巴,乔柏偏头躲开,一巴掌盖在她脑袋上。

林声猝不及防被推开,脚步一个踉跄,下意识就往前边抓。

“乔柏?”

韦奕察觉动静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一个女生往乔柏怀里扑过去,而这个平日里对她冷冷淡淡的男人正摸着怀里女生的脑袋,她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林声回身稳住身形,看到韦奕眼底的怒火,只不过只有一瞬间,韦奕很快粉饰过去,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柔了声音:“乔柏,我等你好半天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声音嗲兮兮的。

林声一阵恶寒。

不等乔柏出声,韦奕侧过身正对着林声,刚才嗲兮兮的语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鄙视和不屑。

林声:“……”小丫头片子还两副面孔呢!

“你是乔柏的朋友?”韦奕一脸高贵冷艳地打量林声一番,也没给她开口的机会,自己先自报家门,“你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乔柏的……”

她刻意顿了顿,偏过头去含情脉脉地看了眼乔柏,笑得深意满满:“好朋友,我叫韦奕,以后有时间请你去家里吃饭。”

啧啧啧。

好朋友?家里?

潜台词就是“这个人是我的,识趣的话你趁早躲远点不然老娘弄死你”。

林声想到唐安跟她“科普”过的韦奕一心追乔柏的那些戏码,又想到奚凯“中二”时期跟前女友的恩怨纠葛。

嗯……

女人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林声悄**地扫了眼身边的乔柏,忽然灵机一动,要不,借力打力?

他不是怕被纠缠吗?那不如借机给他制造点儿小误会小麻烦什么的,他忙着应付面前这位,不就没心思再针对她了?

哎呀,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你好,”林声伸手,不动声色地往乔柏身边靠了点,使出浑身力气尽可能笑得暧昧一点,“我是——”

“不是说想喝奶茶吗?”

林声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人打断,肩头一重,她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就这么对上乔柏带着笑意的眼神,还有那么一点点……宠宠……宠溺?

她嘴角一阵抽搐。

这也太惊悚了吧?

乔柏早就把林声的小心思看了个透,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笑得温和,很自然地抬手钩住她的肩膀,略一用力,将人半拥在怀里,然后抬眼看向韦奕:“刚刚在这边碰到声声。”

什么鬼?声声?

可别恶心我了好吗?

林声吞了口唾沫,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身边人轻笑一声,不动声色地压住她刚有所动作的手肘,轻笑一声:“抱歉韦小姐,不能送你回去了,我爷爷不了解情况,我替他跟你道个歉,他那边我晚点也会解释清楚。”

林声瞪大了眼睛:“?”

看不出来您戏还挺多啊!

韦奕也顾不上一直装着的淑女风度了,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乔柏。

朋友都说她攻不下这个住在神坛上的男人,但是她不死心,死缠烂打无果后又从老爷子那里下手,以为总算有点成效了,哪想到今天撞到这一出。

可面前男人分明一副“不好意思女朋友闹”的抱歉模样。

韦奕一张小脸又红又白,又不好发作,只能把火气撒在林声身上,恨恨地盯着林声。

林声被乔柏从背后压着胳膊肘,还沉浸在被他反将一军的震惊中,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飕飕的冷意。

她转过头,就看见韦奕那双通红得仿佛要吃人一样的眼。

哎,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乔柏根本没有给林声吭声的机会,直接钩着林声的脖子往外走,林声看着韦奕对着她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林声气不过,咬牙用力去掰肩膀上的手,无果后又转移目标抬脚去攻击他下盘。

乔柏早有防备,侧身躲开,换了只手轻易将她两只手臂叠在一起单手控制住。

于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林声就这么被以押罪犯的姿势拎了一路。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好话说尽求放过,但是心里在“仇恨小本本”上给乔柏恨恨记了一大笔。

小说

热文《卦天门》林玥胡庭桉全文无弹窗阅读

2021-4-17 5:26:25

小说

林喻渡江衬书by执宋 你过分可爱了全文免费阅读

2021-4-17 5:26: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