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锦衣卫指挥使by佚名 萧宸叶清冉陈冰言小说全本

主角是萧宸叶清冉陈冰言的小说叫做《公主锦衣卫指挥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风雪夜的天冷气彻骨。指挥使府内暖意正浓。江熙禾站在正厅内,望着外面浓稠的夜,心惴不安。眼看月上中天,一道踩雪的脚步声响起。与此同时,一抹人影走进厅内。...

江熙禾一惊,来不及多问,立刻拉着玉泉去找李墨轩。

路上,她才从玉泉口中得知,昨夜皇宫发生刺杀,李墨轩为救皇帝被刺了一剑,至今还昏迷不醒。

听到这儿,江熙禾手指搅紧了丝帕,担忧不已。

终于,到了都尉府。

正厅内。

李墨轩身上缠着绷带,面白如纸。

瞧见江熙禾进来,他眉心微皱,起身行礼:“臣见过……”

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你我夫妻,无需行礼。”

江熙禾说着,上手搀扶人坐下。

成婚三年,李墨轩日日行礼,将两人间的关系做出明确的定义——君臣,而非夫妻。

她不想在这件事上与他生口角,便也由着他。

可如今,他身受重伤,却还执拗这些小事!

李墨轩愣了片刻,回过神便立刻避开她的手:“臣不敢逾矩。”

江熙禾手一僵,心底苦涩开始泛滥。

她深深看了眼李墨轩,收回了手。

经过这一番动作,李墨轩胸口处的绷带已经有些渗血。

江熙禾瞧着心疼不已:“你的伤太医可瞧了,怎么说?”

李墨轩没回答,一双眼看着桌案上的密牒,没分半点视线给她。

江熙禾早已习惯,可看着他胸口的伤,还是不免担忧:“伤药在哪儿,我替你换药吧。”

“不劳公主。”李墨轩拒绝的话简短又冷漠。

江熙禾知道他的性子,只能退让:“我去叫太医。”

她还未走出去,就见一人走了进来:“大人,那边来人叫您过去。”

这人是梁宣,李墨轩的手下,江熙禾曾见过几次。

可现在李墨轩受伤未愈,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去?

“他……”

江熙禾话刚出口,李墨轩突然起身,鲜血洇透绷带滴到了密牒上,一抹红。

他却不顾,只穿上衣服便往外走。

江熙禾下意识地追了两步,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公主,指挥使大人有事,还请您先回府。”

她看着俯身抱拳行礼的梁宣,又抬眼看向门口,只能瞧见李墨轩消失的衣摆。

无奈之下,江熙禾只能回府。

白雪不知何时又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

西落的日头被雾蒙着,瞧不真切。

江熙禾想到李墨轩的伤势,便吩咐厨房熬了补汤。

汤熬好,已经戌时。

李墨轩却还没回来。

江熙禾看着黑下来的天,将汤装好,再次前往都尉府。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到时天已黑透。

都尉府大门紧闭,里面见不到半点儿光。

江熙禾看着,愣了下。

这时,跑去问门房的玉泉回来,欲言又止。

江熙禾看着她躲闪的眼,轻声问:“他可是有任务在身出去了?”

玉泉却倏地跪在地上,不敢回话。

江熙禾看着,良久才无声的叹了口气,将人扶起来:“说吧,他去了何处?”

“门房说,今日都尉府无事,指挥使大人带着一众人去倚春楼喝酒去了。”

倚春楼,是京城最大的花楼。

苦涩弥漫上心头,江熙禾深深看了眼漆黑的都尉府,转身上了马车。

“罢了,我们……回府!”

洋洋洒洒的大雪布满了回去的路。

她倚靠着摇晃的马车内壁,怀中抱着的热汤不知何时已经冷却,凝上了层油腥。

江熙禾看着,默默盖上了盖子。

不知为何,她想起前人的诗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若她与李墨轩也能回到初见,那该有多好!

小说

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妻橘子炒辣条 封林周子颖全文免费阅读

2021-4-14 8:03:17

小说

佟小曼欧泽野全文免费无弹窗 小说 鲜妻放肆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1-4-14 8:03: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