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兮顾惟远小说 乔兮顾惟远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主角乔兮顾惟远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情节十分精彩,书中精彩段落节选:乔兮摔了手机,气的嘴唇发抖,一扭头,对上顾惟远似笑非笑的眸子,脸一红,赶紧拽着被子裹紧身子。“昨……昨天晚上,我没有……没有怎么着你吧?”乔兮说完想给自己一巴掌,身上的酸痛明显是已经被吃干抹净了,偏,她还不能怪他,因为毛宁一通电话让她想起来了,昨晚,她在画室画自己裸照来着,然后顾惟远进来,然后……无论谁先开始的,总归,都是她勾引在前,虽然她不是故意的,但谁让她是衣冠不整的一个。她红着脸很是尴尬,顾惟远幽幽一叹,掀开被子躺进来,一伸手,把乔兮揽在怀里,乔兮僵着身子不敢动,然后,顾惟远把自己的钱包递给她。“乔兮,把钱包打开。”乔兮一愣,没敢接,见此,顾惟远自己把钱包打开,然后,乔兮看见了陈欣说的那张照片。一张合照,两人比肩而站,岁月静好。...

《白月光朱砂痣是你》 小说介绍

主角乔兮顾惟远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情节十分精彩,书中精彩段落节选:乔兮摔了手机,气的嘴唇发抖,一扭头,对上顾惟远似笑非笑的眸子,脸一红,赶紧拽着被子裹紧身子。“昨……昨天晚上,我没有……没有怎么着你吧?”乔兮说完想给自己一巴掌,身上的酸痛明显是已经被吃干抹净了,偏,她还不能怪他,因为毛宁一通电话让她想起来了,昨晚,她在画室画自己裸照来着,然后顾惟远进来,然后……无论谁先开始的,总归,都是她勾引在前,虽然她不是故意的,但谁让她是衣冠不整的一个。她红着脸很是尴尬,顾惟远幽幽一叹,掀开被子躺进来,一伸手,把乔兮揽在怀里,乔兮僵着身子不敢动,然后,顾惟远把自己的钱包递给她。“乔兮,把钱包打开。”乔兮一愣,没敢接,见此,顾惟远自己把钱包打开,然后,乔兮看见了陈欣说的那张照片。一张合照,两人比肩而站,岁月静好。…

《白月光朱砂痣是你》 第四章 免费试读

乔家二老是走亲戚回来,正好路过乔兮这里,就顺便过来看看,因为还有其他事,所以就待了两天,临走时把拿来的东西全留给了乔兮。

“这些鹿茸和人参,是你姑奶奶给的,都是大补的东西,给你们留着,有时间给惟远补补,别只想着贪欢,赶紧把生孩子提上日程,半年内必须给我有消息,你妈牛皮都吹出去了,你要是给我掉链子,耳朵给你拧掉。”

乔母临走的时候,不停的嘱咐乔兮,乔兮被她念的头痛,好不容易把人送走后,她回房间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顾惟远给她发了消息,说中午在学校吃饭,乔兮在家无聊,准备随便吃点去画画,一进厨房,一股浓香扑鼻而来,锅上贴了个纸条。

“锅里是卤好的猪蹄,在家闲着没事,就去学校给惟远送点,促进促进感情,争取一次生两。”

字是她老娘的笔迹,乔兮眼眶湿润,有些哽咽,她最喜欢吃她老娘的卤猪蹄,昨晚还抱怨说好久没吃了,没想到今天就有这么大一锅,所以二老昨晚说出去散步,其实是去买猪蹄,昨晚她妈说睡不着,其实是偷偷在厨房忙活。

为了不浪费她老娘的一片心意,乔兮带着半锅猪蹄,欢天喜地的去学校找顾惟远吃午饭,她想着第一次去顾惟远的学校,把猪蹄分给他同事,处处关系。

结果,顾惟远同事的一句话,让她一早上的好心情戛然而止,消失殆尽。

乔兮一路打听找到顾惟远的办公室,顾惟远去上课了,不在,听说是找顾惟远的,办公室几个人似乎挺意外,问她是谁,找顾惟远干吗。

乔兮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从头到脚都倍显女人的韵味,一撩栗色大波浪长发,笑容灿烂惑人。

“我是……”

“唉,实惨,老顾那没人情味的怪物天天有美女找,同样是单身狗,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乔兮的话还没说完,一同事就摇头晃脑,仰天长叹,周围笑成一团,乔兮却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同样是单身狗?什么意思?他们不知道顾惟远已经结婚了吗?

“那个……你们不知道,顾惟远已经结婚了吗?”

“结婚?怎么可能,你开玩笑的吧,顾教授结婚了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句话,让乔兮欢快热情的心瞬间拔凉拔凉的,几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不对,不是怪物,那古怪的目光,满是质疑和嘲讽。

顾惟远进来,看见她很意外,正要说什么,乔兮已经站起来把怀里的猪蹄塞给他。

“我妈让带给你的,如果你不想吃,就分了或者扔了,随你处置。”

说完她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回来,在顾惟远狐疑的目光中,抓着他的手腕在他手上来回扫了两眼,然后松开往外走,走了两步就开始跑,任凭顾惟远在后面叫她她也没回头。

“咦,老顾啊,我怎么觉得这姑娘有点熟悉啊?”

一同事望着乔兮的背影,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却没人理他,因为顾惟远已经追出去了。

9

一路跑到校门口,接到毛宁的电话,毛宁是一时尚杂志的编辑,打电话给乔兮,说他们杂志想给乔兮做一个专访,问她有没有时间。

乔兮说有,去了忙忙碌碌一下午,结束时已经晚上七点,毛宁带她去吃饭,她不吃饭,只喝酒,嘴里骂骂咧咧。

“混蛋顾惟远,老娘是拿不出手吗,都结婚这么久了,他同事竟然不知道他结婚了!他在家的时候天天戴着戒指,在学校里竟然不带,你说他什么意思,是觉得老娘给他丢人是不是!”

乔兮喝的越多,哭的越厉害,拍着桌子越骂越觉委屈。

“什么嘛,不想结婚一开始就别答应嘛,什么都让老娘主动,他妈的洞房老娘还得求着他,他以为他是谁啊,要不是老娘之前立誓三十岁之前不结婚,就老娘的姿色,勾勾手就是一卡车的富二代官二代,他顾惟远算个屁啊!”

乔兮收不住,越骂越厉害,压不住声音,惹来四周观望,毛宁赶紧捂住她的嘴巴。

“小祖宗,你小声点,脸都被你丢尽了!”

从乔兮答应接受专访他就觉得奇怪,以这祖宗的调性,是最讨厌露脸的,她在画坛的关键词,是最神秘,商业价值最高的青年画家,一幅画最少六位数起步,是媒体最想挖掘的高人,却从不露面。

他之前问过她很多次,基本想起来就问,下午也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高兴之余,又觉得她不正常,问她什么也不说,原来是因为顾惟远。

听她这话,明显是被顾惟远嫌弃了,然后很沮丧,对自己失去自信,所以才脑子一热答应了专访,她这摆明了是要找回自己的价值。

毛宁感叹,所以啊,人走运的时候喝凉水都觉得能中五百万,他这是走了狗屎运啊,说起来,他还得谢谢顾惟远,所以啊,他决定推波助澜一下。

开车把乔兮送回家,顾惟远开门,看到倒在毛宁怀里的乔兮,脸色有些难看,眸光一闪而过的灰暗。

把乔兮从毛宁怀里拉到自己怀里,顾惟远并没有让毛宁进来的意思,毛宁把乔兮的手机递给他。

“乔乔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很敏感,你一下午打一百个电话,不如想想她为什么不接你电话,她去你学校找你吃午餐,你同事都不知道你结婚了,你连戒指都没带,她以为,你其实并不想娶她。”

瞧着顾惟远眸中的警惕,毛宁斜靠在门上,勾着兰花指,朝他抛了个媚眼。

“放心,我是乔乔的闺蜜,就算撬墙角,也是撬你!”

10

乔兮第二天早上醒来,头晕目眩,喉咙干涩,睁开眼,再闭上,然后再小心翼翼的睁开。

“你……你怎么在这?”

早上睁开眼,顾惟远竟然躺在身边,乔兮心里是雀跃惊喜的,但是,脸上是错愕和僵硬。

“嗯,今天上午没课。”

乔兮红着脸,她想问的不是这个啊,那天晚上之后,他们没有再亲密接触,顾惟远这两天在忙一个学术项目。

为防她爸妈怀疑,乔兮让他在房间加班,等他忙完,乔兮早就睡着了,等她早上醒来,顾惟远早就走了。

所以,今天早上睁开眼看见顾惟远,她又惊又喜。

顾惟远似乎很累,抱着她又睡了个回笼觉,乔兮再次醒来的时候,顾惟远凑过来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他说,乔兮,今天晚上有个饭局,陪我去吧。

晚上六点半,乔兮跟着顾惟远去了一家火锅店,一个大包厢里,坐了十几个人,有几张面孔乔兮认识,顾惟远的同事。

顾惟远牵着乔兮在仅剩的两个位子坐下,然后握着她的手,两人手上的戒指闪瞎了众人的眼。

“我结婚了,这是我老婆,乔兮。”

11

毛宁觉得,乔兮这两天走路都是飘的,一脸的春风得意,像是中了彩票。

他问她什么事这么高兴,她说顾惟远带她吃了半个月的饭局,把她介绍给了他所有的朋友。

毛宁虽替她高兴,还是嗤之以鼻哼了一句,说那他之前为什么要遮掩自己的已婚身份,还把戒指取下来,分明就是渣。

乔兮直接踹了他两脚,说顾惟远已经跟她解释过了,他不说是因为怕她觉的烦,本来她还纳闷,不过这半个月来,她算是领教了。

听说顾惟远结婚了,他学校那些同事和外面的朋友,天天来家里拜访,乔兮一开始还高兴,后来就觉得自己整天跟个猴似的被观赏。

一个一个都要他们请吃饭,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顾惟远那帮学生竟然要排队请他们吃饭,说是欢迎师娘。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手机号外传了,那些个学生前赴后继的加她微信,她不加觉得没礼貌,因为要顾及顾惟远的面子,加了吧,又太多,她又觉得烦。

乔兮想,如果早知道这么麻烦,她可能会主动选择隐婚。

不过,虽然很累,她也觉得很高兴,因为他们在慢慢融入彼此的生活,她很喜欢顾惟远的那些朋友,除了一个。

陈欣,顾惟远的同事,女同事,建筑系副教授,高学历,女强人姿态,高高在上。

12

“听说你和惟远是相亲认识的,乔小姐,恕我直言,你很漂亮,但是和惟远并不相配。”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陈欣把乔兮约在咖啡店,一见面,就直接道出自己的目的,火药味很足。

乔兮笑了:“我跟他不相配,那谁相配,你吗?你和他在一个办公室,同事多年,如果他觉得你合适,为什么他选择的是我?”

陈欣对她的挑衅很生气,喝了口咖啡,她说,就算他娶了你,也不是因为爱你,你知道他为什么单身这么多年,突然选择结婚吗?

乔兮不说话,这个她确实不知道,她曾一度猜测,像顾惟远这么优秀的男人,为什么要去相亲,明明挥挥手就一大片姑娘扑上去,瞧瞧眼前这个陈欣,不就是饿狼扑虎的模样。

陈欣说她可怜,说她只是个替代品,乔兮问她什么意思,陈欣笑的更讥讽。

她说,乔兮,你见过顾惟远的钱包吗,他钱包有张合影,放了很多年了,那个女孩才是他喜欢的人,突然结婚,是因为年龄到了,他等不到了,他娶你,只是因为你和那个女孩长的有点像而已。

乔兮回到家,顾惟远正在阳台打电话,乔兮在沙发上呆坐了半响,等顾惟远过来摸摸她的脑袋才回神。

“怎么了?有心事?”

顾惟远问她,神色有些担忧,乔兮抿抿唇,想问又怕听到残忍的真相,纠结半响,她咬咬牙,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惟远道:

“顾惟远,你……你的钱包,能让我看看吗?”

顾惟远一愣,乔兮赶紧解释道:“过几天元旦,我想送给你一个礼物,上次见你的钱包旧了,想看看你喜欢什么款式。”

顾惟远刚回来,身上的外套还没脱,他伸手从里侧的口袋里拿出钱包,递给乔兮的时候,似突然想到什么,动作一顿,有些迟疑。

就是这一瞬的迟疑,让乔兮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所以,陈欣说的是真的,他的钱包里,真的有秘密。

13

最终,乔兮没有看到那张照片,她在他递过来的时候,怂了,直接寻个理由跑出去了。

毛宁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喝的烂醉,开车把她送回家,顾惟远还没回来,毛宁瞧着在沙发上哭的梨花带雨的乔兮,给她灌了两杯蜂蜜水,然后拍着她的脸把她摇醒。

“乔乔,你不是一直想画裸照吗,要不,今儿咱们画一个?”

乔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用枕头砸他,扯着嗓子河东狮吼。

“变态!谁给你画裸照!要画也画我老公的,我要画顾惟远的裸照!我要顾惟远给我当模特,呜呜,他竟然有喜欢的人,那干嘛还娶我,混蛋!男人都是混蛋!”

她哭的委屈又哀怨,毛宁把她推进画室,摸着她的脑袋,声音里尽是算计。

“宝贝,画别人不如画自己,你不是一直想画艺术裸吗,自己照着镜子,自己画自己!”

毛宁从外面给她关上门,然后用乔兮落在沙发上的手机给顾惟远发了个消息。

——老公,我在画室,有急事,快回来。

乔兮平时山水画居多,一直想画裸照来着,奈何有贼心没贼胆,又没人给她当模特,被毛宁一怂恿,借着酒劲心血来潮,直接脱了衣服照着镜子自己当模特。

然后,顾惟远匆匆忙忙回到家,直奔二楼画室,以为她出了事,第一时间打开门。

然后,活色生香。

小说

《侠骨神医》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叶天李菲菲小说阅读

2021-4-14 5:01:52

小说

慕笙沈言琛张柳最新章节 慕笙沈言琛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2021-4-14 5:01: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