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风浅幽祁墨白梁喑 风浅幽祁墨白梁喑是哪本小说主角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小说的主角是风浅幽祁墨白梁喑,这本小说是作者昭昭的小月亮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情节曲折,内容引人入胜,深受广大读者们的追捧!小说主要内容是:上一世,晏昭昭是琮阳公主和晏家状元郎的唯一的小女儿,姿容无双,名动京城。晏昭昭本来可以潇洒肆意过一生,却因真心错付,倾尽父族母族全部力量扶持那个地位卑微的男人上位,最后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她又残又哑,死不瞑目,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娶自己的堂姐为后,良辰吉日,红妆十里,宠冠后宫,只她一人。人人说他运筹帷幄,是难得的贤君;又说她是命定贵女,与他琴瑟和鸣。他们踩着她的真心她的性命风光无限,而她晏昭昭的情,晏昭昭的血,不过一文不名。重活一世,晏昭昭发誓要他们血债血偿。她以为她要下地狱,可回头还有人在。“昭昭,我来晚了。”.“二哥哥,你收了我的东西,以后就要做我的人了。”花朝节花灯如昼,群芳争奇斗艳,南明和却觉得,千般灯火,万般娇艳,都不及她站在身前歪头说的那么一句话。“好。”他眉目如画,清淡且温和,稍微沙哑的嗓音似水一般融在夜色里。倘若他并非哑巴,一定是襄城第一俊的好郎君。等等,哑巴刚才说话了?!...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 小说介绍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小说的主角是风浅幽祁墨白梁喑,这本小说是作者昭昭的小月亮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情节曲折,内容引人入胜,深受广大读者们的追捧!小说主要内容是:上一世,晏昭昭是琮阳公主和晏家状元郎的唯一的小女儿,姿容无双,名动京城。晏昭昭本来可以潇洒肆意过一生,却因真心错付,倾尽父族母族全部力量扶持那个地位卑微的男人上位,最后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她又残又哑,死不瞑目,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娶自己的堂姐为后,良辰吉日,红妆十里,宠冠后宫,只她一人。人人说他运筹帷幄,是难得的贤君;又说她是命定贵女,与他琴瑟和鸣。他们踩着她的真心她的性命风光无限,而她晏昭昭的情,晏昭昭的血,不过一文不名。重活一世,晏昭昭发誓要他们血债血偿。她以为她要下地狱,可回头还有人在。“昭昭,我来晚了。”.“二哥哥,你收了我的东西,以后就要做我的人了。”花朝节花灯如昼,群芳争奇斗艳,南明和却觉得,千般灯火,万般娇艳,都不及她站在身前歪头说的那么一句话。“好。”他眉目如画,清淡且温和,稍微沙哑的嗓音似水一般融在夜色里。倘若他并非哑巴,一定是襄城第一俊的好郎君。等等,哑巴刚才说话了?!…

《重生后她夺回帝位》 第八章 闹事 免费试读

第八章闹事

姨母梁惠十分疼爱昭昭,上辈子姨母不幸病故,病逝前却还记得孤女昭昭,给她留下一半的金吾卫,要保她周全。

千算万算,姨母到底是没有料到自己的儿子梁喑早已在暗中盯上了昭昭,这一半的金吾卫没能保住她的命,反倒被她自己拱手送了出去。

昭昭记挂着进宫见姨母的事情,却没料晏府从来不会让她这么松快。

大房的庶女晏芳月忽然就病了起来,上吐下泻的,找了大夫不见好,一两日竟就闹得快病死了。

晏芳华的生母周姨娘没了办法,只得请了个道士入府来看,那道士咋咋呼呼地作了半天法,竟是说三房隔壁的群芳园里有妖魔作祟,惊吓到了晏芳月。

群芳园正是晏珩和琮阳公主如今的住所,当初二人成婚原本应当另修住所,公主怕晏珩不适应,女帝便下旨将晏府三房旁边一荒废了近十年的皇家园林重新修葺,打通了其中与晏府的高墙,让晏珩和琮阳公主居住其中。

琮阳公主与晏珩住在最大的碧霄馆里,晏昭昭住最精致的碧雪馆,里头还有些雕梁画栋的院落,譬如南明和就住在瀟湘阁里。

那道士竟也知道捧臭脚,说是那妖凶气四溢,若是再不处理,恐怕要先冲犯到府中的老太君。

晏刘氏最怕这些妖魔神怪的,晏珩还在宫里头还没回来,公主更是在梁北的大营里,她竟当真胆大,在昭昭养病期间便开了三房和群芳园的小门,一溜子莫名其妙的道士鱼贯而入,在整个群芳园摔摔打打,吵闹非常。

只是群芳园到底还有公主的人在,这起子人没能进碧雪馆和碧霄馆,竟跑到只有几个小厮的瀟湘阁里去滋事。

南明和平日里的东西全被翻了出来丢的到处都是,什么字画书册被摔打得乱七八糟,那老道士更是说南明和的卧房里有妖,直接将他的卧榻给烧了。

他们来得极快,晏昭昭得了消息的时候,整个群芳园都快被他们给拆了,瀟湘阁更是一片狼藉。

可他们偏偏打着孝道的由头在前,闹个不休。

小翠几个气得厉害,晏昭昭的眸底更是一片冰冷。

晏芳华现在年纪还小,还不会这种手段,晏刘氏更是没理由做自己吓自己的事情,那便只有一个人——晏芳华的生母王氏。

王氏出身名门,教养极好,乃是秦国公的嫡孙女,花容月貌,秀丽非凡,嫁过来之后相夫教子,伺候祖母,安排姨娘,事事亲力亲为,十分有贤良之名。

旁人不知道,已经活过两世的晏昭昭可知道这贤良的皮囊下藏着如何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恐怕是自己狠狠地打了晏芳华的脸,这位忍不住了。

王氏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她竟亲自出手,也算看得起她。

知道直接朝晏昭昭来没用,便拿软柿子南明和下手?

晏昭昭唇边漫起一点儿冷笑,她身上已经好了大半,难不成还看着仇人在自己的院子里大闹不成?

更何况,他们闹的是瀟湘阁,南明和的住处。

晏昭昭已经打定心思,这辈子一定要对爱护自己的人好,如今父母双亲与二哥哥都不在府里,那她也应当拿出主人的气势来。

“小翠,更衣。”晏昭昭慵懒地垂下眉头,眼中却有杀意浮现。

“翡翠,去取我的金鞭,喊上阿文阿武,带十个侍卫过去,我倒要看看今日竖着进来的,有几个能从群芳园横着出去?”

她的声音萧冷无比,如同冻着冰碴一般,她一个八岁的小娃,身上竟也有这样骇人的气势。

晏昭昭已经死过一次了,她谁也不怕。

“嗡嘛呢叭咪吽!”

晏昭昭到的时候,瀟湘阁已经一片狼藉。

今日天气难得不下雨,却也没有出太阳,四周又湿又冷。

地上到处都是踩烂撕烂的书籍和字画,秀气的字体融在地上的水里。

左右都是数不清的碎瓷片,甚至有一方砚台被摔烂了。

晏昭昭认得那是爹爹送给南明和的徽州砚台,二哥哥平素里很喜欢。

他们竟如此胆大妄为?

不得不说,若是王氏的意图是为了恶心晏昭昭,又要激化她和晏刘氏之间的矛盾,无论如何,至少她的目的确实已经达到了。

晏昭昭只觉得怒气在心中翻滚非常,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睁眼的时候,杏眼里满是生冷的恨意。

那几个不知是神明牛鬼蛇神的道士还在兀自大吼大叫着,瀟湘阁的四合院中间,南明和原本的书案卧榻正在熊熊燃起着。

一群穿着道袍的小童正在到处撒符篆,看上去倒像是人死时撒的明纸。

南明和的身体并不好,王氏这是咒南明和死?!

真是杀人诛心。

“阿文阿武,带头那两个婆子,即刻杖杀。”

晏昭昭笑了一声,语气平淡的仿佛像是在何处赏花一般,一点儿也不着急。

她就那般站在瀟湘馆的门口,声音不大也不小,却无端让周围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

连阿文阿武都凝了会儿神,见这昔日一团软和的小主子脸上冷硬无比,便明白她并未夸口。

有丫头转过来,看到晏昭昭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心中却直发憷。

若她没听错的话,晏昭昭说的是“即刻杖杀”?

她顿时抽了一口气,手上却不敢再动了。

那几个道士一看是个金雕玉琢的小娃娃,顿时笑了起来,一点儿也不害怕,甚至还在喊道:“妖气又至,大家抓紧了!”

“哗!”

一大桶不知从哪儿运来的鸡血瞬间往瀟湘阁里一泼,到处都是血糊糊的,令人作呕。

原本清净雅致的院子被弄得乱七八糟,如同砍头的菜市口一般。

好,好得很。

晏昭昭手上的金鞭用力地往地上一甩,直击院落中间熊熊燃起的火堆,也不知她一个小娃哪里来的那样大力,已经被烧成焦炭的木榻瞬间炸裂,火星瞬间四分五裂开。

有个婆子离得近,被那火花烫着脸,脖颈上一片水泡瞬间便燎起,顿时鬼哭狼嚎起来。

小说

吾乃皇太子下载 吾乃皇太子免费阅读

2021-4-14 2:09:24

小说

苏绵孙宸小说 《神医农女:夫君你的马甲又掉了》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2021-4-14 2:09: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