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泰李秀容小说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陈云泰李秀容

《大唐开局泡了遂安公主》是作者城北徐公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人物是陈云泰李秀容,作者文笔细腻流畅,情感质朴生动,值得一看!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长安万年县。渭水河边的一个小村庄,几十个赤胳膊的仆役和匠人,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一片繁忙景象。旁边凉亭里,有个小娘子,正一边荡着秋千,一边看向前面指挥施工的那个少年。她十四五岁模样,鹅蛋脸,樱桃嘴,肤若凝脂,一颦一笑之间,都充满了高贵、典雅的气质。“算一算,这已经是和他的第八次私会了吧?”...

《大唐开局泡了遂安公主》 小说介绍

《大唐开局泡了遂安公主》是作者城北徐公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人物是陈云泰李秀容,作者文笔细腻流畅,情感质朴生动,值得一看!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长安万年县。渭水河边的一个小村庄,几十个赤胳膊的仆役和匠人,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一片繁忙景象。旁边凉亭里,有个小娘子,正一边荡着秋千,一边看向前面指挥施工的那个少年。她十四五岁模样,鹅蛋脸,樱桃嘴,肤若凝脂,一颦一笑之间,都充满了高贵、典雅的气质。“算一算,这已经是和他的第八次私会了吧?”…

《大唐开局泡了遂安公主》 第3章 免费试读

李世民和房玄龄面面相觑。

粟一百二十文一斗。

麦子一百五十文一斗。

这粮价,放在遭了灾的关中,还真不高。

虽然淮南、江南几道的粮食都在路上了,但运送到关中,还需要好几个月。

都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百姓们,都饿的易子而食了,谁还能等几个月?

李世民却没回答陈云泰的话,反而幽幽的问了一句,“你们卖的是什么粮?”

能用这种价卖的,很可能是发霉的陈粮,还是掺杂了碎石、沙子那种。

可陈云泰显然没懂他的意思,诧异的打量着李世民,心想这家伙,是耳朵有问题还是脑袋有问题,有些不耐烦的说:“就是粟和麦子,要买就赶紧,庄户们的存粮也不多了。”

李世民何曾受到过这种待遇,心里默默盘算着,要是那些粮食发了霉,或是掺杂了沙子,又可以给你小子增加一个奸商的罪。

他哼了一声,转身就往那个临时搭建起来的“集市”走去。

“朕倒要看看,你这能卖出什么粮!”

房玄龄连忙跟上。

李世民远远地就看到,田地旁边一条官道上,搭建了数十个棚子。

妇人们站在棚子下面,正和商贾们说着话,而旁边是,赫然堆着一袋袋的粮。

李世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穿过一块地,来到官道上。

“你六百斤粟米,便都卖给我吧,给六贯钱,我全都拿走,小娘子你也不用再卖给别人了。”

一个尖嘴猴腮的商贾,正在和守着摊位的妇人讨价还价。

“呵tui”

那妇人一口唾沫,吐在商贾脚边,插着腰指着商贾的鼻子骂:“你这瓜怂,在这扯什么犊子呢?真当咱们陈家庄的人傻?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不买就一边玩儿去,别耽搁老娘卖粮食。”

那商贾嘴角抽了抽,一摆衣袖,带着小工们去了别处。

李世民连忙走上前去问道:“六百斤的粟米,人家给你六贯钱,并没有错,为何说他欺负你了?”

按照陈云泰那小子的定价,粟米是一百二十文一斗,而一斗正好十二斤,一斤十文钱,六百斤卖六千文,正好是六贯。

妇人白了李世民一眼,撸起了袖子,一副要开骂的架势,“你也想来占老娘的便宜?”

李世民脸一红,羞恼道,“朕,呃,我不是那样的人。”

迎着妇人鄙夷的目光,他脸上挂不住,便从身上掏出来一枚玉,“你解释清楚了,这枚玉就赐给你。”

“还赐呢,当自己皇帝老子啊?”

那妇人口中这么说,手里动作却不慢,一把抓过玉佩,塞到贴身的襦裙里,张口就来:

“你们这些商贾,奸诈的很,总喜欢往铜钱上糊东西,一贯钱一千枚铜钱,刚铸造出来的时候五斤重,但你们给的,起码有三四两的脏东西!”

“称五斤的钱,却少了六七十文,真当老娘傻?”

在大唐,涉及到较为大宗的交易,都是拿称来称钱的。

这话一说,李世民就明白了,暗道果然是无奸不商,连百姓们的钱也要坑。

他心里恨的牙痒痒,对这些商贾,甚至是陈云泰那小子,也记恨上了。

可想一想,又觉得不对,“为什要称重,直接数不好吗?”

那妇人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老娘这六百斤的粟米,卖六千文钱,还不得数到明天去?”

“更何况,还有三百多斤麦子呢。”

李世民:“……”

他作为大唐皇帝,操心的都是天下大事,哪里会想到这些细枝末节。

李世民吃了瘪,却也不恼,对待平民百姓,他还是很有包容心的,又问道,“这么多粮食,为何让你一个人过来卖?其它人呢?”

“老娘家里就一个汉子,再加两个娃,都去挖土豆了,哪还有多余的人手?”妇人翻了个白眼。

李世民一愣,“这是你一家的粮?”

“那不然呢?”妇人反问。

李世民整个人都愣住。

在到处饥民,饿殍满地的关中。

你一个普通庄户,居然还有上千斤的粮食拿出来卖?

这……这特么到底什么情况?

旁边的房玄龄,也是目瞪口呆,他和李世民想的一样,以为这些粮食,都是几家几户,凑了一起卖的。

“那,那旁边那些呢?”房玄龄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都是在卖自家的粮啊,这不秋收了么,要腾出地儿装新粮,陈粮也不好吃,索性就都卖了。”妇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说。

李世民和房玄龄,心中更加骇然。

关中不少地方,都开始易子而食了,结果这陈家庄,居然还有存粮,还嫌弃陈粮不好吃!

这还是人吗?

那妇人看到了满脸震惊的李世民,一副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不屑的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自打我们跟着少郎君之后,哪家没点余粮?哪家没住上新房?”

她说多了话,觉得口干舌燥,便从旁边食盒里,取出一个碗来。

李世民见那碗中装着淡红色的液体,吸了吸鼻子,闻道一股酒香。

他瞳孔,猛地一缩。

这……居然是葡萄酿!

那妇人喝了一口,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从食盒里取出一个布包,层层叠叠的打开,取了里面一块亮晶晶的东西,放到碗中。

喝了一口,顿时满足的呻·吟起来。

见到这一幕。

不止是李世民,就连旁边的房玄龄,脸色都是骤变。

葡萄酿,那可是胡商才有的好东西。

哪怕是房玄龄,平日里也舍不得喝。

更何况,现在还是闹饥荒的时候,葡萄酿这种东西,哪怕是在皇宫,存货也不多了。

李世民都是省着喝的!

但此时,这么一个寻常的农妇,居然在喝葡萄酿!

而且,更让两人无法理解的是,她居然在里面加了冰块。

这可是冰块啊!

现在刚入秋没多久,天还热的很,哪来的冰!

“你这葡萄酿,这冰,是哪来的?”李世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买的啊,你想喝?”妇人说着,扯开嗓子,冲前边喊了一声,“老刘头,有生意咧!”

不远处,一个独臂老头儿,拉着两轮车过来。

这车板上,有个三个木桶。

老刘头笑嘻嘻的对李世民和房玄龄道,“两位相公,喝酒吗?四年份的葡萄酿,只要十文钱一碗,加冰的话十二文。”

李世民和房玄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

十文钱一碗,哪怕是从胡商手里买,也没有这么低的价。

更何况,现在还在闹饥荒。

“那便来两碗,”李世民赶了大半天的路,此时也渴了,“加冰的。”

“好咧!”老刘头满心欢喜。

李世民看去,就见这老头儿掀开布罩子,从篮子里取出两个碗,放到一个木桶下面。

那木桶有个竹管子,拔掉木塞,香气四溢的葡萄酿就流到碗里。

老刘头又打开另一个木桶,用竹夹子,夹了一些碎冰块,放到碗中,笑嘻嘻的道:“两位相公,慢用。”

李世民接过碗,喝了一口,满口酒香和凉意,顿时神清气爽,不由得咕噜噜一口气喝了个精光,把碗一放,“再来一碗!”

第二碗,李世民就边喝边问,“老丈,你这葡萄酿是哪来的啊?”

老刘头嘿嘿一笑,“陈记酒楼那的,看相公面生,是第一次来吧?”

李世民点头。

“那可就得给相公说道说道了。”

老刘头面露感激之色,“陈记酒楼,是少郎君的生意。”

“少郎君是个大善人啊,看我们这些人可怜,便给了我们活儿干,每天拉着车出来卖酒,糊口饭吃,不至于忍饥挨饿。”

李世民看他年龄大了,少了条手臂,满脸沧桑,便有些同情,“着实辛苦吧?”

“苦倒是有点,但少郎君给的多呀,每个月除了五百文的底薪,每卖出去一碗葡萄酿,就会给我一文钱的抽成,我这一个月下来,也能有个小一贯钱的收入。”

老刘头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惜我身子骨不争气,娶了个婆姨,纳了三房小妾,也没能留下一个崽儿。”

李世民和房玄龄,都瞪大了眼睛。

就这个推着车卖酒的老头儿,一个月,居然也能赚一贯钱?

要知道,房玄龄一个当朝从二品大员,一个月的俸禄,也只有六贯。

九品的官员,一个月也就一贯钱。

这么一个老头儿挣的,就抵得上朝廷九品官了?

而且,这老头儿,居然还纳了三房妾室!

“两位相公不用惊讶,”老刘头说道,“在陈家庄子,我算是混的惨的,咱们庄子里,不少人家,都在长安城置了宅子呢。”

李世民愣住,就你这样,还叫混的惨?

房玄龄呆若木鸡,在长安城置办宅子?我都是因为跟着陛下发动玄武门兵变,得了丰厚赏赐,才咬牙,在长安买了房。

在那之前,一直都是租房子住啊。

哪怕是现在,许多的朝廷官员,也都是租房。

怎么你们这庄子,都有那么多人,在长安置办宅子了?

李世民转身,视线越过棚子下那些妇人和商贾,看向远处的田地里。

数百的庄户,弯着腰刨地,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更远处,一户户的房舍,升起了袅袅炊烟。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恍如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而此时的长安,此时的关中,却是饿殍遍地,满目疮痍。

李世民想起了陈家庄子大门的对联,喃喃道,“这,便是天上人间么?”

“姓陈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

小说

《不好意思我能无限重生林稳》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第1章 看女人被杀死

2021-4-13 23:15:51

小说

《昆仑战尊》无广告阅读 江铭苏倾城完结版

2021-4-13 23:16:1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