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如兰冷泽佑免费 豪门老公密宠娇妻100分沐如兰冷泽佑免费阅读

最热爽文分享!沐如兰冷泽佑小说名为《豪门老公密宠娇妻100分》,这部小说近来一直备受网友们追捧,推荐伙伴们阅读。小说情节简述:沐如兰带着大批人马杀到酒店,房门拍的震天响,狗仔在一边满脸兴奋的举着相机。“冷泽佑,你给我出来,我在家里独守空房你居然女人,你个王八蛋,我要离婚!”下一秒隔壁房门打开……狗仔们惊奇的发现,一阵风过后冷太太不见了。隔壁房间内,沐如兰被摁在墙上,心惊胆战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刚刚说什么,离婚?”男人的目光冰冷,看沐如兰的架势仿佛要灭了她。她赶紧狗腿的抱住男人的胳膊:“老公,你听错了,咱不离婚啊。”男人看着她那谄媚的笑脸,嘴角微微勾了勾,想和他离婚?下辈子吧!...

《豪门老公密宠娇妻100分》 小说介绍

最热爽文分享!沐如兰冷泽佑小说名为《豪门老公密宠娇妻100分》,这部小说近来一直备受网友们追捧,推荐伙伴们阅读。小说情节简述:沐如兰带着大批人马杀到酒店,房门拍的震天响,狗仔在一边满脸兴奋的举着相机。“冷泽佑,你给我出来,我在家里独守空房你居然女人,你个王八蛋,我要离婚!”下一秒隔壁房门打开……狗仔们惊奇的发现,一阵风过后冷太太不见了。隔壁房间内,沐如兰被摁在墙上,心惊胆战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刚刚说什么,离婚?”男人的目光冰冷,看沐如兰的架势仿佛要灭了她。她赶紧狗腿的抱住男人的胳膊:“老公,你听错了,咱不离婚啊。”男人看着她那谄媚的笑脸,嘴角微微勾了勾,想和他离婚?下辈子吧!…

《豪门老公密宠娇妻100分》 风澜大酒店 免费试读

烈阳高照,气温热得能把人烫伤。一辆的士停在A氏最大的风澜酒店门口,沐如兰从车上走下来,车子扬长而去。

沐如兰抬头看酒店上方“风澜酒店”四个大字,浓妆艳抹的脸上是势在必得的笑容。

她不理会周围异样的眼光,踩着十公分的细高跟鞋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你说你在402号房对吧?好的,等着,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

摁断电话,沐如兰进了电梯,按下到达的楼层,电梯门关闭。

一分钟左右,她从电梯门内走了出来。三三两两的情侣从她身边走过,男生忍不住偷偷多看了她几眼。

沐如兰直奔402号房而去。

望着门上贴的门牌号,她呼出一口气。

这时走廊已经没有人经过了,沐如兰打开手提包,从里面取出一瓶珍视明,匆匆忙忙往眼睛滴了几滴。

“冷大少爷,冷大总裁,你别怪我,毕竟,我作为你的妻子,不捉个奸太对不起了。”掩去眼底的不忍,她毫不犹豫地敲门。

“冷泽佑,你给我出来!”把门敲得“啪啪”作响,她大声嚷嚷,“我在家里独守空房,你居然给我养女人,你个王八蛋!”

沐如兰骂得起劲,在此期间她眨眨眼睛,眼药水落了两滴在脸上,看着和眼泪一模一样。闻讯赶来的狗仔潜藏在各个角落拿着相机拍个不停。

听到动静的酒店客人纷纷开门探出半个头来,更有好事的走出来看戏。

敲了半天没有反应,沐如兰打算再敲,门开了。

沐如兰泪眼朦胧,压低头悲伤欲绝,“冷泽佑,你整天在外吃喝玩乐,找真爱找女朋友,我要跟你离婚!”

开门的人静静看她三秒,正要开口……

各个暗处的八卦狗崽蜂拥而上,把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冷先生,请问冷夫人……”狗仔的话截然而止。

“冷夫人,你好像认错人了。”一个狗仔队员好心告诉哭得起劲的人。

“什么!”沐如兰闻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油光满面的肥脸,头顶寸草不生。

吓得她倒退了一步。

“你……你……你……”指着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光头穿着裕袍,挺着沉重的啤酒肚,双眼喷火,“什么眼神,人也能认错,晦气!”

他还以为老婆来了,吓人一跳。

面前的门当着沐如兰的面重重关上。

沐如兰大脑一片空白,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她被骗了?

身边的八卦狗仔面面相觑,知道挖不出什么有用的了,转身离开。

沐如兰掏出手机打电话,没有人接,她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靠在后面的墙壁深呼吸。

天杀的,她沐如兰活了这么多手年,什么年鬼蛇神没见过,居然被一个女人给骗了!

“喂。”

沐如兰对面传来一个男声。

她怏怏抬起头,娇躯一震,“冷泽佑!”

只见402号旁边的401号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个把白衬衫穿出贵族气度的男人走了出来。

沐如兰一眼认了出来,准确来说,对方烧成灰她都能认出来。

她的尖叫声引得那些走到拐弯处的八卦狗崽回头,还真是冷泽佑,顿时无数双眼比灯泡还亮,手拿相机像饿狼扑食一拥而上。

只是,门“碰”的一声关上了,八卦狗崽碰了一鼻子的灰。

“你们看,冷夫人不见了!”不知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看过去果然没有沐如兰的影子。

一扇门,把狗崽挡在了外面,而里面出现了另一个世界。

沐如兰后背抵在冰冷坚硬的墙壁,而她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给压制,动弹不得。

清爽的薄荷味钻入鼻子,使她非常不适。她动手推拒几下,可却像在做无谓的反抗。

“呵,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么沐如兰。”

沐如兰下巴被蛮横得抬起,对上一双讳莫如深的眼,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老公,亲爱的……”沐如兰挤出一抹笑。

“嗯?”冷泽佑手上的力道猛然加重。

沐如兰连忙改口,“冷总裁,这是个误会,你听我给你解释。”

冷泽佑意味不明的目光打量了她一眼,后退两步,“说。”

身上的大山消失,沐如兰松了口气,刚刚后背冒出冷汗,现在放松下来感觉凉嗖嗖的。

“你有什么遗言?”冷泽佑取出纸巾擦了擦手,坐在黑色系的沙发上。

沐如兰脸上的脂粉一部分沾在他手指,不管是气味还是触感都招人反感。

沐如兰在他对面坐下来,开口解释,“我收到可靠消息,说你在这和小女友约会,我那么爱你,我当时就坐不住了,立马过来问个究竟。”

冷泽佑面无表情。

沐如兰心虚之下,继续洗白,“我怕你跟我离婚,加上你对我不冷不热的,我担心啊,你不会怪我的是吧。”

昧着良心说出言不由衷的话,她死的心都有了。

冷泽佑双手抱臂,长腿交叠,似笑非笑,“没听错的话,你刚刚说要和我离婚。”

沐如兰后背继续不断冒冷汗。

轻咳一声,笑容谄媚,“啊,那个啊,我那是气话。你那么洁身自好,我最喜欢你这点了,刚刚是个误会,怎么会离婚,不离,咱不离。”

冷泽佑深沉看她一眼。

“不离,那你的任锦可等不起。”薄唇微扬,一双狭长的眼透着浓浓的恶意。

沐如兰神情一滞,笑容难以维持了。

“你什么意思?”她直接了当盯住他,“到底是离还是不离?”

冷泽佑走向她,修长的身影逆着光,将她娇小纤瘦的身躯覆盖。

不知怎么,沐如兰有些心慌,偏偏她身后是沙发靠背,想退也没有办法退开。

“想离婚?”冷泽佑凑近她,在她耳边轻咬,“做梦。”

温热的气息吹拂而过,沐如兰不自在地扭头避开,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不离就不离,我说了,是个误会。”沐如兰嗓音干涩,艰难道,“才结了半年,不用离。”

在压迫感十足的氛围下,她很没出息的认了怂。她就不明白了,他们总共见了三次,为什么每次一见,他都给人一种想灭了她的架势?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却打破了几乎凝滞的空气。

“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呀……”

屏幕的来电显示着“爸爸”两个字,沐如兰眼皮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接通,那头怒火冲天的大嗓门在她耳边炸起,“沐如兰,你是不是好日子过够了,居然跑去酒店闹,马上给我滚回去,听到没有!”

沐如兰手一抖,当机立断拿手机离自己远点,耳朵才没有继续受到摧残。

沙发上的冷泽佑饶有兴味看过来,显然听到了通话内容。

沐如兰心下咯噔一下,转过身等那头说完,立即说道,“爸,你冷静,冲动是魔鬼,我一会儿就从风澜大酒店离开。”

沐父冷哼一声,“你最好识相点!”

电话从那边挂断,沐如兰闭了闭眼睛,内心叫苦不迭。她不过是离个婚,怎么比登天还难?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重新在冷泽佑对面的沙发坐下来,忍着害怕偷偷打量这个男人。

线条分明的面部轮廓,英挺的眉斜飞入鬓,眼睛狭长幽深,却时不时透出阴冷的光芒,挺直的鼻梁下面,唇线分明的薄唇微抿,冷淡而不失性感。

量身订做的白色衬衫显露出完美的身材,没有打领带,扣子全部扣上,给人一种无论是性格还是穿着,都不会泄露丝毫多余情绪的感觉。

沐如兰和他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两个人实际相处的机会一巴掌都数得过来。

每次他给她的印象都是冷淡疏离和掩饰不掉的危险。

沐如兰坐直身,双手微微颤抖,“我们有必要谈一谈。”

冷泽佑皱起眉,“我很忙,没时间,你可以走了。”

沐如兰磨了磨牙,压下火气,“有时间来酒店,没时间和我聊,冷泽佑,你别太过分!”

冷泽佑嗤笑一声,眼中没有笑意,“沐如兰,这话我送你才对,冷沐两家在合作一个项目,你最好收起你的小打小闹。”

这话是沐如兰听到他说的最长一句话,可却饱含警告。

沐如兰手指捏得泛白,好久才缓缓放松,“我知道了,既然是和生意有关,我消停一下没什么。”

冷泽佑像没有听到一样,打了电话给前台,叫他们把门口的狗仔队打发走。

酒店的工作人员效率很快,没多久打电话来说一切处理完毕。

冷泽佑不愿多说一句,拿走桌上的车钥匙打开房门扬长而去。

沐如兰眼睁睁看着门关上。

整个人像放掉气的气球,没骨头似的倒在沙发上。

“天地良心,我只是想离个婚啊。”沐如兰左手捂住眼睛,发出一声叹息。

夜晚,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在每个地方循环,里面狂魔乱舞,震耳欲聋。

吧台。

沐如兰仰头喝下一杯酒,一头波浪卷发垂落,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

她双眼迷蒙泛着水汽,小脸酡红,头脑乱哄哄的,因为喝了不少,不太清醒。

小说

玄学小祖宗全文免费试读 容清宴肇小说《玄学小祖宗》章节完整版

2021-4-13 8:08:07

小说

阮素季明崇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阮素季明崇)

2021-4-13 8:08: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