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全都知晓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沈留白靳海洋)

主人公叫沈留白靳海洋的小说是《她全都知晓》,本小说的作者是肖尧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海都,华国东部最著名的一座大都市,苍澜江穿城而过缓缓汇入东海,为城市带来充足的水汽和微咸的气息。阳春三月,江南春水如烟,偌大的海都城仿佛笼罩在这荡漾的明媚气息中,处处生机勃勃。这里不但是华国著名的经济中心和港口,也是东部著名的旅游度假胜地,有山有水风景绝佳。最奇妙的是,海都这个城市能将这两种完全不合拍的风格完美无缺的融合在一起。苍澜江水将海都市一分为二,北岸高楼林立,人车川流不息,一派繁忙紧张的都会景象。到了南岸,碧海白滩,青山翠林,倒是好一派悠闲的调调。现在是晚上十点,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大都已经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入眠。而对于某些特别的人来说,这个时间才是尽情享受生活的开始。南岸,位于渚翠山半山腰的观涛阁度假山庄,正有一场豪奢旖旎的派对火热进行中。...

《她全都知晓》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沈留白靳海洋的小说是《她全都知晓》,本小说的作者是肖尧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海都,华国东部最著名的一座大都市,苍澜江穿城而过缓缓汇入东海,为城市带来充足的水汽和微咸的气息。阳春三月,江南春水如烟,偌大的海都城仿佛笼罩在这荡漾的明媚气息中,处处生机勃勃。这里不但是华国著名的经济中心和港口,也是东部著名的旅游度假胜地,有山有水风景绝佳。最奇妙的是,海都这个城市能将这两种完全不合拍的风格完美无缺的融合在一起。苍澜江水将海都市一分为二,北岸高楼林立,人车川流不息,一派繁忙紧张的都会景象。到了南岸,碧海白滩,青山翠林,倒是好一派悠闲的调调。现在是晚上十点,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大都已经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入眠。而对于某些特别的人来说,这个时间才是尽情享受生活的开始。南岸,位于渚翠山半山腰的观涛阁度假山庄,正有一场豪奢旖旎的派对火热进行中。…

《她全都知晓》 第6章 天才学霸法医 免费试读

和激动的满脸通红的小粉丝李成不同,靳大警官看向沈教授的眼神越发的锐利了起来。

“什么教授,能验尸么?”

男人抱胸歪着头,懒洋洋的看着这枚新鲜出炉的“专家”,眼中根本没有一点儿恭敬的意思。

他一向是看不起这些什么劳什子的教授,整天都关在办公室里动笔杆子,很多连现场和尸体都没见过,也敢说是专家?

让这样的人来讲课,那还不如让李成他师傅来呢。

“怎么不能?”

正主还说话,站在一旁的小粉丝倒是听不下去了。

“沈教授是个天才,22岁就已经拿到了博士学位,现在是刑警学院最年轻的教授,对法医学非常有研究,也是痕迹学的专家,在我们学校讲课讲的可好了!”

当然,小粉丝没说的是,沈教授的颜值也很高。

相貌精致,说话条理清晰温言细语,不点名也不会有人逃课,沈教授在刑警学院就是个传说。

李成至今还记得她第一次走进教室的场景。

那一瞬间,教室都亮了,原本闲聊的吃饭的打游戏的也瞬间没了声音,所有人的眼睛都定在这个看起来像是学妹的小老师身上。

每年课表更新的那一天,总有无数的少年蹲守在教务系统的网站上,就等着按下自己和女神一个学期的约定。

沈副教上课的教室永远超员,一个座位挤上两个小伙子那是基本配备,走廊和通道上站满人永远不用觉得稀奇。

她课讲的是真好,深入浅出,直达重点。虽然不爱笑也不爱闲聊,但很多人就是因为她的课才迷上了这个专业,甚至有其他专业的学生向学校递出了转系申请。

“你也说了她是课讲得好,不过理论和实践是两回事。她这么年轻,现场都没出过吧。”

“怎么样,沈教授,敢不敢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靳海洋嗤笑了一声,根本就没把李成的话听进耳朵里。

他这辈子最信奉的真理就是实干,经验和技术是靠着汗水积累起来的。

以前见过所谓的“专家”,整天只知道拿理论压人,人又娇气清高,一碰到真正的现场就要软脚,真是一点都不中用!

“这”

小粉丝被暴龙组长的话噎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他当然是相信女神的能力,但传闻女神.

“同学,把你带来的勘察箱给我,你去检验阳台门上的痕迹。”

还没等他纠结完,一个清冷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

李成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到女神对着自己点了点头,立刻激动的将身边的工具箱拎了过去,还殷勤的给对方捧上了一双一次性手套。

“请请用!”

“谢谢。”

少女轻声道了谢,戴好了手套,慢条斯理的拎着箱子走到了那道阳台门的跟前。

“从这里开始,你要注意门把手和锁钮上的指纹。”

“等你把指纹采集完毕之后,重点看一下阳台上的情况,那里是死者高坠的起点。”

“还有门锁的情况也要记录,注意门背面有没有触摸的痕迹。”

李成点了点头。他不再说话,安静的从箱子里取出了毛刷和粉末,动作熟练迅速的开始提取指纹。

这个时候的李成,丝毫不像刚才那个战战兢兢的新手,手法流畅思路清晰,看的一旁的沈留白满意的点了点头。

“靳队长,麻烦你找些人保护现场,我先下去看看尸体。这是非正常死亡案件,我需要确定一下死者的死因。”

转过身,沈留白墨一样的眸子投向靳海洋,很自然的吩咐道。

靳海洋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唇边弯起的弧度似笑非笑,似乎是不太习惯有人用这种命令的口吻跟他说话。

他忽然抬了抬形状优美的下巴。

“教授,怎么称呼你?”

“沈留白,我叫沈留白。”

靳海洋在嘴里重复的念叨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

“我叫靳海洋,看你这岁数,我准你叫我洋哥。”

沈留白没有搭理他的调侃,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工具箱,转身走出了套房。

“大尚,找人上来看着点现场。”

“这个名单上的人都是目击现场的证人,你一会儿拿着去组织人手分别询问,那个任旭东你先留着,我要亲自会会他。”

靳海洋朝着一旁的高大尚嘱咐了一番,然后就跟着沈留白的脚步,一起向楼下走去。

所谓的非正常死亡案件,在法医学的概念中,是指由外部作用导致的死亡,包括火灾、溺水等自然灾难;或工伤、医疗事故、交通事故、自杀、他杀、受伤害等人为事故致死。

因为不是正常规律导致的死亡,所以死亡原因需要法医检验之后方可以确定。如果确定不是刑事案件导致的死亡,则会被重新归类为正常死亡,由家属处理后事。

高坠致死是非正常死亡案件类型之一,一直以受质疑多、勘验难度大、尸检麻烦著称。

李绵绵的尸体就倒在石板路上,警戒线顺着花园的外侧一直拉到别墅楼前,穿着黑色短裙的李绵绵就静静地躺在这里,身下已经能看到鲜血的痕迹。

见此情景,沈留白忽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她猛地伸手抓住身边人,这才勉强没有倒下。

“怎么?害怕了?”

耳边传来低沉的男音,轻佻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戏谑。

沈留白转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抓着的,竟然是靳海洋的胳膊。

她咬了咬牙,努力的站直了身体,想让自己显得若无其事。

但生理上的恐惧和厌恶却并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消弭掉的,她摸索着取出药瓶,含了一片随身携带的强力薄荷丸才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惊惶。

“尸体动过没有?”

沈留白轻声问着站在警戒线边上的警员。

“我们到达的时候那群人只是远远的看着,所有的人都说没动过。”

“那死者叫什么?”

这个问题靳海洋能回答,李绵绵和任旭东的恩怨纠葛董武一之前就给他八卦过了,这点他比刚到的警员更清楚。

“死者叫李绵绵,49岁,她老公叫任旭东,31岁,就是你刚刚在楼上套房看到的那个开门的男人。”

沈留白点了点头。

死亡当时的情况她也是看到的,不用靳海洋再重复一遍。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李绵绵真正的死因。他们必须要弄清楚,之前所有人在楼上看到的李绵绵,究竟是一个活人还是个死人。

阳台门上面的痕迹让她有了一些猜测,但是这只是一个想法,还需要充足的证据给予支持。

她走到李绵绵的尸体前,强压着本能的恐惧和厌恶,仔细的开始勘察这具尸体的情况。

小说

忘忧杂货铺陆铭笔趣阁 忘忧杂货铺陆铭蓝亚

2021-4-13 5:13:10

小说

摊牌了,我的姐姐是龙主小说肖云曲凝烟无错版阅读

2021-4-13 5:13: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