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休要逃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郡主,休要逃小说免费阅读

主人公叫宋昭昭阿离的小说是《郡主,休要逃》,是作者薄荷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都说阿离配不上郡主,可是两个人依旧爱的浓烈。“郡主,从前的阿离你还记得吗?”“你若是阿离,那世间便无我留恋。”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才知道,阿离不止是她的阿离,更是威赫侯嫡幼子。曾经的一幕幕深情,好似过眼烟云,转瞬即逝...

《郡主,休要逃》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宋昭昭阿离的小说是《郡主,休要逃》,是作者薄荷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都说阿离配不上郡主,可是两个人依旧爱的浓烈。“郡主,从前的阿离你还记得吗?”“你若是阿离,那世间便无我留恋。”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才知道,阿离不止是她的阿离,更是威赫侯嫡幼子。曾经的一幕幕深情,好似过眼烟云,转瞬即逝…

《郡主,休要逃》 第五章 回忆 免费试读

八年前——

皇家猎宴上,除了各路宗亲,各个伯侯将相也可偕同其子女同去。

东原公赵盛那时并无嫡子,便只好携着庶长子赵子文同去。

帝子知道宋昭昭最喜欢热闹,就也带上了。

大臣们陪着宋玮在一旁打猎,年幼的孩子们便在另一边嬉闹。宋昭昭身后跟着小然,一个人玩着大柳树上的秋千,她一荡,就可以跃的很高,看的很远很远。

仿佛可以自由翱翔一般,**极了。

“你怎么配参加皇家猎宴!”

“就是,不过是一个贱婢的儿子。”

“真是有脸啊!”

宋昭昭的裙子随秋千荡到高处时,看见一伙子小公子围在一团,像是在争论什么,便直接从秋千飞跃下,落地后走近去瞧。

“你若从我们的裤裆下钻过去,我们就放你走,要不然——”其中一个戴金冠的公子哥讽笑着。

“要不然,我们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众人嬉笑着,推壤着站在中间红着眼睛的赵子文。

“你郑以为你爹很疼爱你才带你出来?等你的母亲有了嫡子,你就什么都不是!”

“钻!快点!”

赵子文颤颤巍巍,浑身发抖,几乎要真的跪下去。

“慢着!”宋昭昭再也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从树后走出。

“哪来的小丫头,别妨碍我们找乐子!赶紧滚。”那名戴金冠的男孩很是丑恶。

“大胆!敢对我们郡主不恭?”小然怒声呵斥,直接拔剑。

几个男孩面面相觑。郡主?如今各路王爷皆在封地上,京中的郡主,只有明和郡主了。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得陛下盛宠的人,哪里敢得罪……

“郡主饶命!饶命……”几个男孩几乎屁滚尿流的爬着跑了

“吃软怕硬的东西。”宋昭昭撇了撇嘴,暗声咒骂着。

宋昭昭走近那个蜷缩成一团的赵子文,指尖轻轻戳了一戳,赵子文则惊得大颤,反倒将宋昭昭又吓到了。

“喂,你是东原公的儿子?”

赵子文点点头,又摇摇头。

赵子文深深的感到,自己的存在是给家族蒙羞的,更怕这位位高权重的郡主借此而继续羞辱他。

“你姐姐是赵熹玉?”宋昭昭看着赵子文如同惊弓之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是。”

“你姑祖母是太后娘娘?”

“是……”赵子文摸不着头脑。

“你是捡来的吗?”

“我……不是的!呜呜呜呜……”

赵子文心理防线崩溃,捂脸大哭起来。

宋昭昭一脸茫然,她说错什么了吗?赵熹玉的飞扬跋扈深深的映在她宋昭昭的脑子里,这辈子都忘不掉,太后娘娘的气度非凡,沉稳临世……这人如此弱鸡又是怎么回事?

“我带了点心和牛乳茶,你吃点吗?我难过的时候吃糕点就会开心许多。”

“嗯?”赵子文停下哭声,泪眼婆娑的望着宋昭昭。

小然笑着将包裹打开,小厨房一早才做的桂花糕,板栗酥,绿豆茶饼香气妙曼,牛乳茶更是在打开瓶塞子的瞬间,甜香味扑鼻。

“赵公子想吃什么自己拿就是,我家郡主最为大度。”小然将糕点铺摆好,自己先拿了一只板栗酥塞到嘴里,露出满足的笑容。

赵子文的眼睛几乎要放出光来,望向宋昭昭,宋昭昭一个劲点头。

“我可以……带两块回去给我娘亲尝尝吗?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些。”

“不会吧?东原公夫人从未吃过点心?”宋昭昭很是疑惑和震惊。

“不是她,是生我的娘亲,她只是侍妾。”赵子文的眸色又暗淡下去。(侍妾的低位比姨娘更为低下,连半个主子也不能算的。)

宋昭昭五岁前也是同娘亲白氏住的,自己也没有庶弟或庶妹,她无法体会嫡庶之别,但是娘亲对她的好,她一辈子也不许自己忘掉的。

“那这些,你都带走吧。”宋昭昭又望了望小然,小然鼓着腮帮子投向赞许的目光。

“多谢郡主恩德。”赵子文几乎就要跪下谢恩了。

“你以后也不必叫我郡主,就唤我昭昭,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我罩着你!皇伯伯为我建的郡主府已经成了,我很快就要去独住,你若闲了,一定要去找我玩,我闷的慌。”宋昭昭拍了拍赵子文的肩膀。

“是……是。”赵子文受宠若惊。

“还有爹娘可以孝敬,多好呀。”宋昭昭托着腮,自言自语道。

赵子文推动荒草中的一块石头,地下密室的通道展现在眼前。

密室非常昏暗,两旁的微光宛如鬼火般的摇曳。

“你见到宋明弘了?”对面的男人左脸上有一道极为深刻的刀疤。

“见了。”

“与他交好。挑起他与陈国帝子之间的矛盾,最好叫他们,反目成仇。”

赵子文没有应声,只点了点头。

那人是梁国的谍者。

十五年前,陈梁大战,两国俱大损元气,朝中停战的情绪高涨。

而如今,十五年后,主张收回遭梁国所占的七座城池,血洗国耻之声再度传出。最受宋玮器重的皇三子长平王宋明弘,即是主战派。

但若是直接除掉宋明弘的命,未免太过于明显,宋玮绝不是傻子。

梁国连续经历了七年内乱,无力与北方强大的陈国大战,若不铲除他们,后果对于梁国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灾难。

他们的内应,即是赵子文。

听雨楼中,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暖榻由沉香檀木所制,周遭悬着蚕丝玉绸作帐。楼中歌舞升平,香烟缭绕,似真似幻。

宋昭昭大摇大摆的带着萧月和魏璟唯进去。

宋昭昭今日是精心打扮了,玉步摇点饰在发,橘色的交领襦裙,白色底绣着孔雀花样的小鞋子,还向萧月接了一只团扇。

“诶呦,宋姑娘,您今日可真好看呀!”

秦杳之笑脸迎了上去,宋昭昭眉开眼笑的寒暄着。

魏璟唯倒是常与宋昭昭到听雨楼玩,萧月却一直乖的很,对此周围的氛围很是不习惯,向后踱了几步。

小说

《重生70年代李瑶瑶》无删减阅读 主角李瑶瑶谢泽扬的小说名字

2021-3-6 5:23:55

小说

最浅的念想完整 南风傅希境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2021-3-6 5:24: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