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休要逃小说 宋昭昭阿离全文无弹窗阅读

强烈推荐好文《郡主,休要逃》,作者是薄荷糖,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都说阿离配不上郡主,可是两个人依旧爱的浓烈。“郡主,从前的阿离你还记得吗?”“你若是阿离,那世间便无我留恋。”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才知道,阿离不止是她的阿离,更是威赫侯嫡幼子。曾经的一幕幕深情,好似过眼烟云,转瞬即逝...

《郡主,休要逃》 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郡主,休要逃》,作者是薄荷糖,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都说阿离配不上郡主,可是两个人依旧爱的浓烈。“郡主,从前的阿离你还记得吗?”“你若是阿离,那世间便无我留恋。”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才知道,阿离不止是她的阿离,更是威赫侯嫡幼子。曾经的一幕幕深情,好似过眼烟云,转瞬即逝…

《郡主,休要逃》 第七章 求见长平王 免费试读

所以说起“宋昭昭”三个字时,后面都会天际上一句真情实感的叹息。

“小相公,你叫什么名字呀?明天我就来找你玩。”

“郡主别开玩笑了,我这样低贱的身份,怎么配留在您身边呢?”说着,这名小相公往宋昭昭身上歪,作出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

魏璟唯看完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得不说,听雨楼的男伎都有一套。要么当高岭之花,要么就是柔弱可怜。

“阿月来了,我们走吧。”

宋昭昭最后还朝那小相公抛去一个依依不舍的眼神。

出了听雨楼后,魏璟唯调侃道:“昭昭,你是不是明天就要为人家赎身呀?”

“去去去,我片叶不沾身,你又不是不知道。”宋昭昭对两个闺蜜勾肩搭背,顿时把目光放在萧月身上,谐谑笑道:“阿月是不是看上谁了,那么久都不出来。”

三人之中,萧月性格不比她们张扬,反而内敛沉稳,脸颊此时微红,“我在房里欣赏一位公子的字画。”

另外两人异口同声:“欣赏字画?”

宋昭昭直接捧腹大笑:“不得了,跟咱们混久以后,阿月都学会撒谎了!”第一次听到在青楼里欣赏字画的,阿月也是个人才。

谁知,阿月脸色羞红:“说了你们也不信,到底要怎样?罢了,你们来寻欢作乐,非拖上我。”

夕阳西下,少女们的背影玲珑娇俏,惹人羡煞。

一阵冷风灌进密道中,发出类似鬼哭狼嚎的声音,但并不阻碍两人的谈话。

梁国谍者颇为不悦,赵子文这颗棋子培养了这么多年,按部就班,没出一点差错,可不知从哪蹦出个宋昭昭,扰乱他们的一切行程。

就在刚才,原本谈得好好的。赵子文居然说不准动宋昭昭,否则,一切计划作废。

孩子翅膀还没硬就想学会飞,可笑至极!

“宋昭昭是最大的敌人,这句话你牢记在心里,其他的我也不多说。若敢毁了计划,你一定会亲眼看见宋昭昭的死亡。”

赵子文一噎,顿时掐紧掌心,内心涌出一股恨。

恨自己势单力薄。

“而且……”谍者冷漠地看了赵子文一眼,“你这么做只会暴露自己是梁国间谍,我劝你三思后行,不要为了个女人而一败涂地。”

说完后,梁国谍者携带其他下属扬长而去,徒留赵子文在原地杵着。

天无绝人之路,赵子文不相信世上有难全的事。转念一想,上次参加了马术大会,见过宋明弘一面,对方对他似乎颇为欣赏……或许,她能在宋明弘那里找到一丝转机。

夜幕降临后,赵子文踏着沉沉月色赶到了长平王府。外面两座雄伟的石狮子虎视眈眈,威严得让人不敢有一点不敬。把守在门外的精兵数名,严密巡逻着。

“我乃东原公府之子赵子文,求见长平王殿下。”

书房内灯火通明,宋明弘正伏案批阅事务,就听见下属汇报。

“赵子文?他来找本王作甚?请进吧。”宋明弘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不错,上次马术大会时,就想认识。他爱惜人才,赵子文如果能收入麾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半响后,赵子文被带进来,身着一袭玄黑长衫,头发半盘半散,看起来干净利落。

郑夙很识趣的离开,顺道把门关上。

“见过殿下。”

宋明弘岿然不动,跳跃的烛火中倒映出他严峻的侧脸。不苟言笑时,宋明弘就是那个人见人怕的长平王。

“有事就说。”

开门见山。赵子文心里有点紧张,不疾不徐地说道:“此次前来,是想告诉殿下,劝昭昭多在别的地方用功,不要成天寻欢作乐,耽误了时间。”

这话无端端让宋明弘笑了出来,赵子文不解地看着他。

“你又不是不知道本王的妹妹,她形骸放浪,脱缰的野马都没她顽皮。加上她年纪还小,多玩两年不会怎样。”宋明弘很宠宋昭昭,不管宋昭昭要什么,合不合理,只要他能给的,一定会做到。据他所说,宋昭昭天生就是生来被人疼爱的,学那些劳什子无聊的东西干嘛。

对此,赵子文早有心里准备,再次开口道:“话虽如此,可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殿下能护得住昭昭一辈子吗?万一她日后在外碰到危险,殿下不可能每次都第一时间赶到,不如让她自己多学些东西,也对她有帮助。”

虽然有点不敬,但这话还算比较中肯。

宋明弘笑道:“本王以为你是来找伯乐,没想到是为了昭昭。”

赵子文的脸莫名一红,听出对方想招揽自己的意思。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做。

所以对于宋明弘的拉拢,只能装糊涂。

“我认识昭昭很多年,所以希望她好,恳请殿下原谅我今天的唐突。”

宋明弘做了个“没事”的手势,终于起身,拍了拍赵子文的肩膀,语重心长。

“你的心意本王明白了。日后在府里过得不好,欢迎你随时来找本王。”

赵子文道谢后离开,心思重重。

郑夙重新进来,看了赵子文的背影一眼,莫名觉得这位赵公子没有初见时那么简单。而且今天这一出,有点莫名其妙。

“你也发现了?”

郑夙愣了愣,对宋明弘拱手道:“郡主贪玩也不是一天两天,赵子文突然来说这些话,难免惹人怀疑。”

是啊,赵子文为什么以前不说,偏偏要选在这个时候呢,叫人想不明白。不过也侧面看得出来,此人并非传说中的却弱无能,反倒很有主见。宋明弘又在打量着培养人才的主意了。

翌日清晨,日光斜斜穿透纱窗,光线被切割得斑驳。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被小然一把拽起。

“郡主,都日上三竿了!”小然时不时就变得很啰嗦,不断嘱咐她今天有要事要办。

但宋昭昭听得耳朵都快起茧,还是没记住。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无非是去青楼听小曲,和姐妹们嗑瓜子聊八卦,除此之外胸无大志。

“再睡会吧,外面天还没亮呢。”

宋昭昭整个人都是被拖起来的,像软趴趴的面条。小然不得不扶着她的脑袋替她梳妆,又气又好笑。

小说

神王殿凡本 神王殿叶然林梦溪全文阅读

2021-3-6 5:10:44

小说

(人气)宋昭昭阿离小说 郡主,休要逃在线阅读

2021-3-6 5:11: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