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人白首不离》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左未央陆城小说全文

主人公叫左未央陆城的小说叫《许一人白首不离》,它的作者是林恩旭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七年前,陆城高冷地对她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地说:“我从来都没有一点点喜欢过你。”七年后,高冷的陆城在她面前再无任何骄傲地乞求:“今生今世,我陆城注定是为未央而生的,我头一回居然是那么感激这个世界,让你能够出现在我身边,救赎我,改变我,创造我。”可是啊,这七年里,她也遇上了一个如她爱陆城一般不求回报爱她的少年,心中的城池成了无边的梦魇,明媚的少年为她而死,只留下心脏还在她的胸膛跳动,直到有一天真相大白,就连一向最自若无畏的陆城也无力回天,他失去了一个为他可生可死的人,而他,居然都不知道。...

她是在昨天下午晕倒在母亲那里的,应该是母亲通知了赵医生,然后赵医生又通知了陆城,只是不知道,她这一回,又昏迷了多久?

陆城语气很淡,除了比平时的他少了些戾气,仍一般无二:

“上午十点。”

上午十点,那么就是二十个小时。

也不知是昏迷了太久甚至还不清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直觉,左未央忽然又开口问了一句:

“你一直陪着我?”

陆城的眸色在微光中一瞬即逝地闪过极复杂的光芒,随即飞快恢复平静,乃至有一丝不屑:

“你想太多了,是赵医生见你快醒了才通知我来的,既然没事,公司还有个会,我也走了。”

“嗯,我知道了。”

左未央苦笑一声,最后微笑看着他离开。

怎么到了现在还认不清自己的位置?居然还在异想天开。以为他会在乎自己?不,纵山海可平,都绝不可能。

门内是无望的黑暗,门外是残酷的现实。

赵医生是个百无禁忌的中年人,耳朵又特别好,正倚在门框上一边抽着烟,一边问走出来的陆城。

“怎么不告诉小未央你就是巴巴看了她二十个小时?”

陆城冷冷瞥他一眼,却回答不上来,反而顾左右而言他:

“再让我看见你在这里抽烟,一定解雇你。”

一面说一面往楼下走,好像真有什么要紧的事等着他去做,可事实上当他得知左未央晕倒的那一刻,就一边亲自往阮好的别墅赶,一边早就把接下去三天的会议都延后了。

赵医生掐了烟,还继续不知死活地跟上去:“你看吧,你就是在乎小未央。”

直到被陆城冷眼看得心头发毛才闭了嘴,灰溜溜地离开了别墅,心里却还嘀咕着,他当初可是堂堂国家级人才,是谁软硬兼施地求他来的?现在倒好,卸磨杀驴……

而陆城走到一楼,站在空空如也的厅里,才蓦然感觉到自己的无奈。

左未央,叶堇哲死了,你记着他,念念不忘,那么他的父母都死了,又该算在谁的头上?他不想恨你,却不能不恨你。

左家一个人都不站出来承认,如果谁都不是凶手,那么,谁都是凶手。

——————————

午夜,中环码头一辆VenomGT超跑疾驰而过,引得路边女郎纷纷侧目,香港从不缺豪车,可是开着豪车,又长得如同模特的男人,却并不常见。

好在陆城本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侧目,置若罔闻,那些或是**裸,或是娇羞的目光,对他而言都不不上七年前某个人的追随。本欲往常去的会所,只是半路上,却被一个穿着艳丽的女人拦了下来。

一个急刹车,周围人愈发投来目光,几乎要在车周围起圈来,尤其是当车上下来一个男人,伸出修长的腿,关车门,走到艳丽女人的身边,一举一动都优雅得如同一幅画。

陆城勾勾嘴角,就已经算是极少见地笑了一笑,对方也深知这个勾嘴角动作的可贵,报之以笑靥如花。

“看来香港真是不大,我才找了你半个月,居然就偶遇了。”

纪唯走到他的车边上,斜靠着车笑,每一个动作都将成**人的妩媚发挥到极致。可是落在陆城眼中,却仅仅只是好笑。

偶遇?

这个女人的话又怎么能信?

“是啊,纪大医生。”陆城语气中几分骨子里的玩世不恭,恣意得仿佛这里并不是车水马龙的中环码头。“能否说说,这次又是为什么来找我?不过首先要提醒一句,我现在可是有妇之夫,如果仍旧是因为纪大医生无处安放的感情,那就还是别说了,正所谓……最难消受美人恩。”

纪唯的笑容有了些尴尬,果真还是当年那个陆城,一如既往的狠心,就连拒绝人都那么不留余地。可是,即便是他拒绝自己,即便是知道他心里从来都只有那个女孩子,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们并不合适。婚姻这东西与爱情不同,人、时间、地点,错一样都不行。他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总有一天得放弃,反正自己有时间,等着就好。

纪唯弯了弯眼,眼看着朝他们瞧过来的目光越来越多,抬头笑道:“不管我是为了什么来到香港……陆总看看现在这个情况,确定不需要请我去别的地方坐下谈?要是造成交通堵塞可就不好了。”

“……上车。”

陆城拉开车门,邀纪唯进去,随后自己坐进驾驶座,一踩油门,离开了喧闹的中环码头。

——————————

附近有林林总总可供休憩的所在,陆城挑的是一处算不上奢华的地方,点了两杯咖啡,遂与纪唯叙旧。

“你倒是好记性,还记得我只喝美式。”

“不是我好记性,而是纪大医生记性太差。”陆城说,“这也是我的习惯,不过正好与你雷同,可别误会。”

可是她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她大概就是靠着自欺欺人的误会来继续爱他的,他们很像,她就骗自己是缘分,哪怕陆城从来都只是把她当成朋友,可是……她拥有的,也仅仅只有这些自欺欺人罢了。

她不准任何人剥夺,陆城也不行。

明明身为心理医生,却偏偏得了偏执的疾病。

“还真是直截了当。”纪唯捧着下颌轻笑,搅着咖啡的手一顿,忽然问,“你还记得孙莞儿吗?”

孙莞儿。

提倒这个名字,就连陆城的表情也有一瞬间的僵硬。

“你好好的提她做什么。”卷起的衬衫露出的半截手臂,有微微明显起来的青筋,嗓音哑得如同咖啡厅里浅吟低唱的歌声,“逝者已矣,还提她做什么?”

孙莞儿是谁?七年前除左未央之外另一个爱上陆城的女孩,但是与当时默默无闻的左未央不同,她美丽、聪明、骄傲,而最大的不同,是她即父母为他许下的结婚对象。

只可惜那时候的他谁都看不上,孙莞儿也好,左未央也好,统统比不上他的少年意气,要是能够重来一次,他一定不敢再那么轻视,以至于莞儿为他而死,成为他一辈子的亏欠。

“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莞儿。”陆城面无表情地说,“其次,就是你。”

小说

《秦先生的小心肝》苏沫秦缀精彩试读

2021-3-6 5:02:58

小说

千思湖小区李十一赵曼 千思湖小区免费阅读

2021-3-6 5:03: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