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小吏》夏平安顾胜男章节免费阅读

夏平安顾胜男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寒门小吏》,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

《寒门小吏》 小说介绍

夏平安顾胜男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寒门小吏》,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

《寒门小吏》 第一十七章 卷铺盖滚 免费试读

第一十七章卷铺盖滚

郑子谦落落大方地说:“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就告诉你吧。石崖子乡不是已经有名无实了吗?但是因为民风剽悍,葫芦镇一直不想接收,所以青州府就派了同知蒋传秀,前去巡查撤并事宜。”

夏平安郁闷道:“我现在已经跌到谷底了,不过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些都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的。”

郑子谦责怪地说:“你呀,真是白在县衙混了那么多时间了。你想我们平时,别说见到青州府的同知大人了,就是想见我们的知县大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见不到他们,他们就不会提拔我们。所以这次,你一下要抓住机会,把石崖子乡的情况掌握得透透的,一定要给同知大人留下个好印象才是。”

夏平安刚想反驳,忽然想到什么,不由疑惑地问:“石崖子乡撤并,花厅知县就可以做主了呀,为什么还要州同知出马,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

郑子谦迟疑了一下,看到四周无人,还是压低了声音说:“可不是嘛。最近衙门里都在传,这次州同知巡查,虽然打着撤并的幌子,其实是想向你了解一下王连生死亡一事。”

夏平安苦笑道:“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看来这件事,一时半会儿还完不了呢。”

郑子谦不以为然地说:“完?怎么可能完呢?一个县的主簿不明不白被人杀死了,肯定是要找出原因的。”看到对方有点尴尬,连忙又加了句,“不过我是相信你人品的,所以从未有过任何的怀疑。”

夏平安有些感动,便坦率道:“不瞒你说,我认为王大人是被灭口的!”

郑子谦点点头说:“是的,衙门里也在这样传,都说王连生不过是一只替罪羊罢了,是上面更大的人物要他死,他不得不死。这次同知大人前来巡查,应该也是为了揭开背后黑幕。”

夏平安叹了口气:“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所有的痕迹都被抹净了,哪里还能查出来什么?”

他转念一想,不过那个来杀自己灭口的黑衣人,或许是唯一的线索了,但是这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

虽然郑子谦人很不错,但是倘若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仍然很凶险,对方是否还会和自己毫不避嫌呢?

所以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开了吧,他不想失去这最后的朋友。

因为郑子谦急着去应卯,所以又寒喧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今年秋季的赋税,已经收结束了,夏平安现在回去,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去做,所以并没有再坐马车,而是选择步行,同时想要理清围绕着王连生一案的前因后果,可惜并没有理出个头绪来。

他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所以到石崖子乡衙时,已是经巳时了。

有点奇怪的是,此时衙门大开,里里外外竟然有七八个人在打扫卫生、整理院墙,并且知县最信任的师爷鲁仁川,正双手插腰,站在院子里指挥呢。

夏平安连忙走进去,恭敬地问候道:“给鲁先生请安。”又忍不住问,“先生,你怎么来了?”

鲁仁川脸色有些难看,只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便没好气地说:“夏平安,你怎么现在才来?虽然这里没有县衙规矩多,无须点卯,但是你还要自觉点是吧?有了这次肯定还有下次,我看这份乡司的差事,你也不必做了,马上卷铺盖滚蛋吧!”

夏平安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时间竟有些惊呆了!

因为一直以来,无论对待多么低级的小吏甚至奴仆,对方都非常温和有礼,连说话都很少大声,更别提毫不留情面的喝斥了,所以口碑一向很好。

夏平安被砸得有些晕头转向,差点摸不着头脑,但是一想起早上郑子谦的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同时路上想不通的问题,也稍微理顺了些。

于是他一声不响,抬脚就走进了公事房,并把随身小包放到了床上。

鲁仁川见状,感觉到自己身为师爷的威严,好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他立刻跟上去,再次呵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你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夏平安索性坐在床上,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兀自说道:“我刚来那天,陈伯良就告诉我说,他在这里做了十五年,他原本也是一个文书,不过出于义愤,为一个被前知县儿子差点打死的人说了句公道话,就被发配到这里来了。后来虽然换了新知县,但是新知县根本记不起还有他这一号人了,所以他就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死!”

鲁仁川不由一愣,气势却弱了不少:“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平案淡淡地说:“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陈伯良其实不该死,应该死的人是我,他不过是替我死罢了。不过现在捕快都撤走了,那个想杀我灭口的人没有达到目的,肯定还会再来的。”

鲁仁川忽然感觉到后背渗出了些许的冷汗,他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有些不耐烦道:“陈伯良死是他的事,顾典吏也正在派人着手调查呢,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夏平安好象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反而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所以鲁师爷,你把我扔到这么个山高路远的地方,可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啊。因为在这里,我就算被人杀死,也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被发现。”然后有些遗憾地叹口气,“可惜我命大,没有被杀死,只是倘若上面有人来找我调查什么事,我一定会说是你鲁先生,把我发配到这里的。不知道他们听了我的话,会不会因此多心,也顺便调查调查先生你呢?”

他声音不高,神情也很平静,好象是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似的。

鲁仁川却感觉到,自己不但后背已经湿得透透的,甚至连额头也冒出了汗珠。

于是,他努力镇静了一下,色厉内荏地说:“夏平安,你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吗?我派你来这里,纯粹是为了你好,想要你保住一份差事,好好侍俸你老娘……”

小说

大佬的白月光已上线免费 甘棠唐景霆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2021-3-5 23:26:13

小说

乔诗蔓秦煜城 白团子 妈咪你马甲掉了乔诗蔓秦煜城

2021-3-5 23:26: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