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锦沈洵小说结局 《公子的大丫头》完整版阅读

主角叫素锦沈洵的书名叫《公子的大丫头》,它的作者是时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洵败了,承认自己终究还是没她心肠硬,于是道:“我那是气话。”说完这话,地上的素锦却没动静了,等了又等,沈洵正当还要说时,素锦轻轻送来一句话:“奴婢不敢跟公子置气。”说了不置气,分明就是在置气。沈洵暂时无法,只得摸索着躺回床上,床头的灯也还没熄,沈洵也侧过身,就着灯光看素锦的背影。...

《公子的大丫头》 小说介绍

主角叫素锦沈洵的书名叫《公子的大丫头》,它的作者是时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洵败了,承认自己终究还是没她心肠硬,于是道:“我那是气话。”说完这话,地上的素锦却没动静了,等了又等,沈洵正当还要说时,素锦轻轻送来一句话:“奴婢不敢跟公子置气。”说了不置气,分明就是在置气。沈洵暂时无法,只得摸索着躺回床上,床头的灯也还没熄,沈洵也侧过身,就着灯光看素锦的背影。…

《公子的大丫头》 第2章 狐媚惑主 免费试读

素锦得空了就想起前院的事,荔儿那丫头说起话来没轻没重,怕也因为这些年在东府过得顺风顺水,太过舒服了,荔儿就真以为东府是无比安全的地方,胆子也越来越大。

有这种想法的,不会只有荔儿一个丫头,所以素锦才要担心。这样放肆的风气如果助长,只会有百害而无一利。

毕竟东府只是东府,出了大门,那外面世界住着的,才是真正的沈府主人。

素锦有什么事,都必会先告诉沈洵,是以这天用完了早膳,素锦就把丫鬟的状况和沈洵说了。

沈洵腿不能行,除了时常一本书不离手,鲜少有其他的消遣。

当下听素锦说这些,他放下书就轻笑:“这样的事也来问我,丫鬟们如果不妥当,你自己想办法不就行了。”

素锦施施然道:“奴婢是怕到时公子爷见怪。毕竟这后院若不是有公子爷,她们也未必有这种胆量。”

见怪?沈洵略略挑眉:“你倒试试我会不会见怪。”

得了他的话,素锦饭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把几个常在跟前服侍的丫头都叫到了一处。

这些丫头也都算是东府的心腹,素锦一般也不会在这些丫头跟前立威,只花期满心狐疑,不知出了什么事。

素锦见荔儿站在最后头,似有心躲避,她首先便盘问荔儿:“荔儿你昨天在归雁园,说咱们东府荒凉,不如归雁园繁华。”

话音一落,便听丫鬟中有人吸气。

素锦接着道:“如今我便问你,归雁园住的人是谁?”

荔儿哆哆嗦嗦半天没吱声,花期心里却明白了,当即咯噔一下,心说没想到荔儿这丫头如此胆大,敢在外面说这话?

荔儿见躲不过,索性也硬着头皮说:“是……是少夫人。”

“原来你也知道是少夫人,”素锦轻轻道,“更不用说自从老太太把当家权放了,少夫人如今便是沈府的主母。一家主母的院子,你能拿来和东府做比较吗?”

其实说到底荔儿也不是个省事的,那脾气就任性,虽然知道自己错了,可她心里想着另一层,依然觉得气,当下就肠子不打弯地又恼道:“她若是少夫人,那咱们公子算什么?”

现在不等素锦说什么,花期的脸就骤然吓白了,也不顾有人在旁,立刻就踢了荔儿一脚,又狠狠瞪了一眼。

花期已经歉然开口:“荔儿年纪小,难免冲动,素锦姐姐不要同她一般见识。”

素锦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按她这样下去,就不是我同不同她见识了,而是看东府外的主子,要不要同她见识。”

在场几个大丫头都了解素锦的为人,知道这话已非常重,花期咬了咬唇,到底没再求情。

素锦缓缓道:“荔儿这话,听着是为公子抱不平,可日后会惹些什么麻烦,我想你们心里都应该明白。若是真心敬重公子,就更是不该说这些会招麻烦的话。”

几个丫头都低了头,其中管小厨房的阿久小声道:“素锦姐姐,我们知道了。”

别的丫头没说话,但看面色也都有了愧意。

正当几个丫头以为素锦定要继续发难时,素锦却自己起了身,朝门外走。

“这些年公子一个人,尽管力薄,也依然尽他所能护着我们这些奴婢,”素锦站在门边淡淡回首,“我不要求你们别的,只望你们知道感恩。”

将心比心,她们几个立刻就想到当初没伺候沈洵的时候,过得何尝有现在半分惬意。

这些丫头们大抵都没有什么坏心,只是在东府,与世隔绝久了,把性子都散开了。沈洵是极少管教她们的,素锦又是开明好说话的,便是不在东府,她们也知,和别的做丫鬟的比较,她们的日子是极幸福好过的。

现下被素锦这样数落了一顿,多数人心里都有些赧然,都感到不是滋味。荔儿更是满面通红,自觉有愧。

素锦这番也就是存了提点的心思,敲打敲打她们,让她们任何时候,都别没了本分,因此也没有穷追猛打。

晚上沈洵看素锦只低头为他洗脚,一句话不说,有意揶揄道:“教训过了?”

素锦淡淡看他一眼:“公子不愿意教训,奴婢只好代劳了。”

沈洵轻笑:“你这是在怪我,恶人都让你一人做了?”

素锦悠悠道:“公子言重。”

说话间一面取来干布为沈洵擦拭了,一面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一打针囊,抖落开来。

沈洵一见那些明晃晃的大针,就当即冷脸:“你这又是想干什么?”

素锦面不改色:“奴婢想为公子,引金针度穴,把瘀血排除。”

沈洵沉着脸:“你还越来越本事了。金针度穴,你是想给我排瘀血,还是要给我放血?”

素锦慢慢看向他:“奴婢想报答公子,也请公子配合奴婢。给公子放血这回事,奴婢是断然不敢的。”

沈洵都不知自己该生气,还是不该生气,胸口憋得有些难受:“我没见过有谁报答别人,还需要配合的。”

素锦只看着他:“请公子信任奴婢。”

沈洵被她盯得没脾气了,又或许被她一口一个奴婢叫的,半天竟似苦涩地笑出来:“你可知若是老太太知道,你拿我当试验品,她会怎么想吗?”

素锦闻言静默了良久,方开口:“老太太怎么想,奴婢并不在意,奴婢所在乎的,仅是公子怎么想。”

沈洵终于放弃,干脆躺平,任她摆弄去。

素锦拔出一根长针,先用手在沈洵腿上量了量,似是在比划,最后才一针下去,扎在膝盖处。

沈洵理所当然没反应,他睁着眼望着床顶,说道:“难怪你今晚,没叫花期帮你,原来你也怕人知道。”

素锦眼皮都没抬,全神贯注地施针:“奴婢只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沈洵一笑,没说话。

话说丫头们自打被斥责过之后,本来心中就有愧意,因此在伺候上就更加尽心。这天当素锦准备出府去老夫人处拿药材时,花期赶来拽住了她,说道:“姐姐今日还是别出去了。”

素锦微微蹙眉:“为什么?”

花期咬了咬唇:“姐姐不知道,前面出事了,少夫人正满院子打人呢。”

素锦吸了口气,片刻道:“可知出了什么事?”

花期像有些难为情,半晌才细声道:“好像是前头的那位、大少爷……他跟前有个伺候笔墨的丫头,昨夜私自爬了大少爷的床,结果,就被少夫人抓到了……”

素锦皱着眉听完,也不知想了些什么,慢慢道:“公子的药不能断,我一个人去,很快就回。”

花期见劝不住,她了解素锦为人,因此也就不再说了。

素锦道:“替我谢谢荔儿。”说罢便走了。

花期愣了愣,回头就脸红了红,快步转身离开,待来到屋后的井边,看到正提水上来的人影张口便道:“你看你,我就说你自己去说吧,你看素锦姐姐是那等小气没度量的人吗?你还怕前怕后的,素锦姐姐这不还是知道是你了……”

荔儿被说得也没吭声,那张脸也是红了。

素锦心里知道了那些事,走路还特意绕开了归雁园,一路倒也平静。

哪知一进老太太的主院,该躲的还是躲不过,居然隔很远就听见了女人的号叫。

“老太太!老太太呀!我再也不敢了……”

等进了院子,发现那些丫鬟婆子们俱是低眉顺眼,如履薄冰走过前院的时候,摒息静声,大气也不敢出。

几个仆妇七手八脚正在厮打一个女子,准确地说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子,而她浑身已经看不见一块好肉。头发散落像个疯子,哭得惨,样子更惨。

马婆子狠狠一脚踹了过去:“作死的贱婢!也得看看自己什么货色,浑身没一块骨头是不贱的,痴心妄想什么富贵的命!”

看那场景,素锦都眼皮一跳,真难以想象,已活到天年的老太太,竟然还有这样狠毒的心肠。

再打下去,恐怕连人命都要出了。

素锦吸了口气,才硬着头皮,目不斜视地从被打的女子身边走过,进了老太太的内堂。

进去了也只敢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老太太,老太太的脸紧绷着,隐隐呈现青紫色,显见气得够呛。素锦只垂首伫立,叫了声“老太太”,便站那不动了。

老太太本就看她不顺眼许久,现在这情况,她也唯恐一开口,又触了老太太霉头。似她这把年纪,气大了更是件要命的事。

老太太颤抖着一只手抬起来指着门口,只骂:“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这作死的骚蹄子!让她以后还敢胆大包天儿地勾引主子……”

那些婆子得了令,只一声气儿地打得更欢,马婆子带头,扯了丫鬟的衣服,好几双手就在她皮肤上使劲拧,疼痛可想而知,那丫鬟好似杀猪一样号叫,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老太太……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

可惜她越哭,老太太越生气,最后浑身都发抖:“把她嘴给我堵了!”

那王嬷嬷就忙不迭地拍她胸口顺气,一边劝道:“老太太,您紧着些,别为了个奴才气坏身子,可不值得啊。”

老太太重重地哼了一声,好容易才气顺了过来。只见门外,马婆子一把捂了女子的嘴,一边恨恨地又踢了几下。

王嬷嬷眼朝素锦跟前瞥了瞥,似才看见她,扑哧笑了出来:“是玉姑娘!瞧,又来给公子爷拿药来了?”

素锦不声不气地福了福:“是的,王嬷嬷。”

王嬷嬷笑得更欢,像是对老太太说:“要我说素锦姑娘也真忠心,不怪咱们公子爷也喜欢她。也从来**红戴绿,狐媚惑主。”

说到狐媚惑主,王嬷嬷的语调放慢了些,满含笑意地看了眼素锦。

老太太目光凌厉地上下扫了素锦几眼,看她素簪布裙,怒意才褪去了少许,只是眸中的不屑更甚。

“王嬷嬷,回头你去一趟归雁园,将那些不正经做事的丫鬟都换了,以后再胆敢有这等狐媚子出现,一律都拉去发卖了!”老太太最后一句话说得狠,眼里活像淬了两把利剑。

王嬷嬷低头应是。

随即王嬷嬷又笑道:“要不先把公子要的首乌……给了素锦姑娘吧?”

老太太隐约露出一丝嫌恶,哼了声:“天天都要些贵重东西,也不知是不是真是让洵儿那孩子吃了。”

王嬷嬷僵了一下,忙笑道:“老太太瞧您说的,这些好东西拿回去不给公子爷吃,那还能有谁吃啊?”

老太太冷冷看了素锦一眼,只看了好一会儿,嘴里才终于迸出几个字:“王嬷嬷你去取给她。”

王嬷嬷哎了声,就进了内屋。等出来把首乌递给了素锦,不多不少,还是只有二两。

素锦低眉顺眼地跪了下来:“谢老太太,奴婢告辞。”

老太太皱眉直摆手:“去吧去吧,别在跟前碍眼。”

素锦站起身向外走,来到外面芳草地,还是忍不住朝那奴婢看了眼。

她此时已经连喊的力气也没有了,渐渐就没声了,马婆子还在骂:“你个骚蹄子,这下知道厉害了吧!还敢骚到了少夫人头上,看怎么让你死的!”

素锦瞧见,那奴婢一双眼亮得吓人,此时的她,恐怕恨不得一刀痛快死了,也好过被这些婆子折磨死。

在老太太身边当差的这些婆子,个个心肠比石头都硬,指望她们有怜悯之心,基本等于痴人说梦。在她们手里,真正才是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素锦总归是不忍再看,扭过脸迅速出了老太太的院子。

素锦原是听说少夫人要打人,没想到亲眼看见的却是老太太在打人,回去路过归雁园,那里倒是平静得一点动静都没有。只两个丫鬟守在园子外面,神色也无半点不对,好像老太太兴师动众全然和她们没干系。

不愧是……兵部尚书的女儿。

在归雁园不远处有两个交头接耳嬉闹的小丫头,素锦慢慢地走过去,两个丫头你打我、我打你玩得投入,根本没在意有人靠近。

“啧啧,不是说夫人,其实早就看大少爷身边那个墨梅不顺眼吗?怎么这次打一早就没从屋里出来过呢?”

“要不怎么说少夫人厉害呢,这叫自个儿没动一根手指头,就借老太太的手把眼中钉除了。”

“怪不得呀,咱少夫人到现在可一句话没说过,人也是老太太吩咐打的。看前院,打了足有一个时辰了吧?”

“嘿嘿,老太太好不容易娶了个尚书千金做孙媳妇,少夫人不需要如何孝敬她这个老人家,反而老太太心里,只怕还想使劲讨好巴结少夫人是真的。”

“嘘!”红衣丫头突然狠狠打了她一下,声音也一下放低了好多,“说这话你作死哪?!小心你……”

蓝衣丫头也生气了,伸手就要打人。

红衣丫头道:“你也知道,娶少夫人是为了光耀门楣。如果惹恼了少夫人,那就是阖府倒霉的事了。”

蓝衣丫头这才噤声,眼睛四下一瞄,就瞥到了素锦。

素锦从一旁的树丛灌木中走出来,两个丫头都自觉地低头,立刻散开了。

素锦眸光沉凝,却仿若未闻地向前走去。

马婆子早就看到了素锦离开,眼看墨梅已经再次昏了过去。

她伸了伸似乎打酸了的手臂,冲着素锦背影就鄙夷地说道:“老太太这样每日给,她也真就每日跑。成天打着公子爷的旗号来要东西,老太太对她指桑骂槐她也当作没听见,脸皮真够厚的。”

从屋里出来的王嬷嬷刚好听到这话,笑得颇具深意:“我就说素锦姑娘其实才不简单,要不怎能在公子爷跟前待那么久呢?”

马婆子瞅了一眼:“就她那锯嘴葫芦惹人嫌的样子还叫不简单呐?要我说,公子如今是行动不便,没有其他好人家姑娘肯上前了,才会轻易被她勾搭上!”

王嬷嬷笑得深邃:“你这话说得就不妥了,公子可是人中龙凤,即便是双腿不便……那也不代表,就娶不到好人家的姑娘。”

马婆子似是忍不住地咧开嘴:“哎哟你可别笑死我了王嬷嬷!我可不像你一样喜欢表面说和气话,现在谁不知道府里的天早就变了多少回了?不是我说公子的闲话,本身以大少爷那德行,那品貌,就说一不二了。如今再加上少夫人做臂膀,少夫人可是正经的何尚书嫡女,有她在,大少爷也是当定了沈府的主子了。你再瞧公子爷,他能娶得了如今少夫人这样的官家千金吗?”

王嬷嬷只笑得越发柔和,也不再接她的话,扭身自小院里离开了。

马婆子口水一堆,自己说了个没趣,看了眼地上僵挺的墨梅,不耐烦地对旁边几个小丫鬟喝道:“把人抬走,先用水泼醒了她!再关起来!”

小说

苏格孟斯年全文免费阅读 (苏格孟斯年)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2021-3-5 23:23:55

小说

素锦沈洵做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素锦沈洵的小说

2021-3-5 23:24: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